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帝九仙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不,不是夕颜。”一息之后,叶辰又眉宇微皱的坐了回去,可双眸却依旧目不斜视的盯着那小丫头,她真与当年的夕颜长得一模一样,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丫头长得真水灵。”一侧的紫发青年抱着酒壶嘿嘿一笑。

    “什么小丫头,她是帝九仙。”秃顶老头儿往嘴里塞了一颗灵果,“论起年岁,她也不比我俩小,好意思叫人小丫头。”

    “她就是帝九仙哪!果然与传闻中一般无二。”紫发青年唏嘘一声,“两百岁还是丫头模样,这么小,他相公还不急死。”

    “敢在名中挂帝字,身份必是不简单。”叶辰自帝九仙那边收了目光,看向了身侧秃顶老头儿,“那小丫头是啥个来历。”

    “九霄真人听过吧!玄荒最年轻的准帝。”秃顶老头儿回道,“她就是九霄真人的孙女,他们家的人,天赋全是妖孽。”

    “那她可有孪生姐姐或妹妹。”叶辰希冀的看着秃顶老头儿。

    “孪生姐妹?”秃顶老头儿挠了挠头,“这个真没听说过。”

    “问你也白问。”又看向了那叫帝九仙的小丫头,她若真有孪生姐妹,或许是夕颜转世也说不定,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这等情况不是没有过,就如转世洛曦,也有一个孪生姐姐。

    “我坐这了,嘿嘿嘿。”另一边,帝九仙小丫头嘻嘻一笑,再一胖子老头儿身侧坐下,完事儿还不忘大眼扑闪的看了一眼那胖子老头儿,“老家伙,你眉毛胡子为嘛这么长这么长。”

    “懒的剪。”胖子老头儿干咳了一声,本是想当场发飙的,可想到这小丫头的爷爷,就瞬间蔫儿了,那可是一尊准帝。

    “帝九仙来了,九霄真人多半在附近。”众多老家伙纷纷捋了捋胡须,说着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说不定就在这里。

    “这小丫头的天赋堪称恐怖,有望超越九霄真人。”不少人都意味深长一声,“他们这一脉传承,皆是以天赋著称的。”

    “二百岁准圣,与我差不错嘛!”有年轻修士不由的撇嘴了。

    “你懂个屁。”年轻修士身侧的老家伙骂了一句,“她已度过一次天人五衰劫,若非渡劫时出了意外,她已是一尊圣人。”

    “这天赋,人比人,压死人哪!”那年轻修士耸拉下了脑袋。

    “拍卖继续,价高者得之。”小插曲过去,主持拍卖的额发老翁将七海蛟龙甲悬在了半空中,“底价五百万,现在起拍。”

    “吾出六百万。”当即就有人出价,就是先前那黑衣大圣。

    “七百万。”黑衣老大圣话语方落,又有人加价,不用说便是那侏儒老者,报完价都不忘挑衅的瞥了一眼那黑衣大圣。

    “老夫出八百万。”黑衣大圣冷哼,一语还带着几许杀机。

    “九百万。”

    “一千万。”

    “一千五百万。”

    拍卖会场,因这俩货的竞拍,变得异常热闹,听得那些境界低微的人心脏扑通直跳,两千万源石,于他们而言就是天价。

    而且,七海蛟龙甲的价格绝不会停到两千万,黑衣大圣和侏儒大圣一口气斗到了三千万,还未分出胜负,便又有人加入。

    一经有人参与进来,便形成了连锁反应,呼喝声此起彼伏,嚎的惊天动地,不拿自己源石当钱看,玩儿了命的往上加。

    短短不过十几个瞬息,七海蛟龙甲的价格便被飙到了五千万。

    这还没完,参与进来的人更多,无一例外皆是大圣,圣王级的修士都没干吭气儿,谁敢跟这帮畜生争,争也争不过他们。

    上面干的热火朝天,叶辰无心参与,已起身窜到了帝九仙那边,那小丫头也无聊,正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那七海蛟龙甲。

    叶辰的到来,让她下意识的侧首,“哇,你的血脉好强啊!”

    “同行衬托,哦不,应是先辈们给面子。”叶辰咧嘴一笑,不拿自己当外人,直接坐下了,笑道,“问你打听个事儿啊!”

    “啥事儿。”小丫头一边在叶辰身上嗅来嗅去,一边随意道。

    “你...有没有孪生姐姐,或是孪生妹妹。”叶辰试探性问道。

    “没。”小丫头摇了摇小脑袋,回的很干脆,语气也很确定。

    “不是,你好好想想,不急着回答。”叶辰紧紧盯着小丫头。

    “这个,真没有。”帝九仙又一次摇头,“我娘就生我一个。”

    “是吗?”叶辰紧绷的身体瞬间松弛了下去,深邃的眸光,也随之暗淡了几分,神色恍惚的看着帝九仙,她与夕颜真是太像了,都如小精灵一般,无论样貌和秉性,皆是一般无二。

    “打搅了。”三五秒后,他才落寞的起身,心里空落落的。

    “你别走嘛!”帝九仙拽住了叶辰,扑闪这一双灵澈大眼,嘿嘿一笑,传音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荒古圣体。”

    “什么荒古圣体,你莫不是看错了。”叶辰当即摆了摆手。

    “还不承认,我嗅出来。”

    “你鼻子八成出问题了。”

    “不承认是吧!我找人来验验。”说着,这小丫头直接站了起来,而后还憋足了一口气,“快来看哪!这有圣...唔唔...。”

    未等帝九仙把那“体”字说出来,叶辰便上前捂住了她的小口,这一嗓子喊出来不要紧,今日这拍卖会变得无比热闹。

    “小丫头片子,你会的挺多啊!”叶辰额头满是乱窜的黑线,得亏这是个丫头,这若是个小子,他必定拎出去揍一顿。

    “看看看,我就说吧!”小丫头嘻嘻一笑,“这下承认了?”

    “认认,我认。”叶辰狠狠揉着眉心,“可别给我抖搂出去。”

    “放心,我懂。”帝九仙眨巴了一下大眼,“这有好多熟人。”

    “我说小九仙,你方才说有圣...圣什么。”真是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许是帝九仙那嗓子来的太突兀,以至于拍卖会都愣是中途停止了,二人说话时,全场的人都扭头看了过来。

    被老家伙这么一问,小九仙大眼骨碌碌一转,“有...剩饭。”

    “剩...剩饭?”满场的人都扯了一下嘴角,表情甚是精彩。

    你是过来逗乐儿的吧!若非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老子一个板凳就甩过来了,好好一拍卖,被你一句话整的稀里糊涂的。

    看着一张张发黑的脸庞,叶辰差点笑出了声,帝九仙这一出,比昔年熊二那一出更奇葩,你俩都是个顶个儿的人才啊!

    又是一个小插曲,老家伙们纷纷吹胡子瞪眼的接续参与竞拍。

    叶辰干咳了一声,转身就要走,却又一次被小丫头给拽住了,一本正经的看着叶辰,“你可不能走,我得给你放点血。”

    “你晓不晓得,你这么聊天儿,出去很容易被人给打死的。”叶辰脸庞又黑了,都没见过给人放血还这么一本正经的。

    “我拿宝贝,又不白要。”小九仙嘻嘻一笑,从怀中摸出了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这是玉泪仙金,换你一缕圣血。”

    “我不要这个,我要这个。”叶辰指了指小丫头脖挂的玉佩,玉佩品阶虽没有玉泪仙金高,可其上刻画一个古老的文字,那是遁甲天字,帝九仙走进来的那一瞬,他便已察觉了。

    “要这个也行,那你得多给我放点。”帝九仙又扑闪大眼了。

    “成交。”叶辰拂手取出一个玉瓶,其内装着一缕荒古圣血。

    “这分量,足够了。”帝九仙接了玉瓶,将那块玉佩塞给了叶辰,“有这瓶圣血在,再渡天人五衰劫,就安全很多了。”

    “再渡?”闻言,正埋头擦拭那块玉佩的叶辰不由得抬起了头,神色惊愕的看着帝九仙小丫头,“你渡过天人五衰劫?”

    “渡过,没成功。”帝九仙耸了耸小玉肩,“差点就死了。”

    “你家果然皆是妖孽啊!”饶是叶辰的定力,也忍不住咂舌了,爷爷是最玄荒最年轻的准帝,孙女将会是最年轻的圣人。

    “与你比,还差点。”帝九仙鼓了鼓小嘴,“真后悔没去瑶池盛会,我也想与你打一架,打赢你,多半就能打赢瑶池。”

    “纵你打赢我,也未必战的过她。”叶辰不由得摇头一笑。

    “那可说不定,我与南帝打,就输一招。”帝九仙嘿嘿一笑,“南帝与东神齐名,不相上下,谁胜谁负,未数可知哦!”

    “玄荒大陆的女子,都这般能打吗?”叶辰不由得揉眉心了,“你与夕颜真的很像,她是大楚天赋最高,你乃玄荒天赋最高,若你是她,该是有多好,也不枉师尊两百年岁月蹉跎。”

    “拍拍拍,快拍,那是好东西。”叶辰喃喃时,小九仙晃了晃他的胳膊,“那宝贝可遇不可求,错过了再去寻就难了。”

    闻声,叶辰下意识抬眸,看向了中央云台,那主持拍卖的鹤发老翁已取出一物,悬在了手掌心,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目光。

    那是一株雪莲,赤金色的,通体流溢着金辉,萦绕着赤金色气,生灵蓬勃,仔细去凝看,还有一幅幅绚丽异象似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