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同是命苦人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念慈山轰隆,直欲崩塌,滚滚煞气,肆虐在天,飘飞的雪,也静止了。

    小尼姑与老尼姑心颤,匆忙赶来。

    远远,便见吓人的一幕:无泪仙子被叶辰掐着玉颈,提在了半空中。

    “道友,你....。”老尼姑神色大变。

    “滚。”叶辰一声如万古的雷霆,震得老尼姑耳膜破裂,瘫倒在地。

    小尼姑吓坏了,脸色苍白,小身躯在颤抖,动也不敢动,叶辰太可怕。

    “回答我的问题,无泪之城何时降临。”叶辰一双血眸,死死盯着无泪仙子,就如一头发了狂的恶兽。

    “不知。”无泪仙子淡语,冷漠的神情,无人的情感波动,无泪便是无情,她就如傀儡,不知何为疼痛。

    “好一个不知。”叶辰眸中寒芒乍现,金色手掌雷霆肆虐,寂灭冰冷。

    无泪仙子娇躯染血,肉身开始支离破碎,同是圣人,她无反抗之力。

    叶辰动了杀机,一瞬足要她的命。

    “叶辰,还不住手。”女音蓦然响起,一绝世女子现身,竟是北圣。

    “滚。”叶辰冷叱,准帝剑显化,翻手一剑,斩出银河,霸道无匹。

    堂堂北圣,还未靠上前,便被一剑斩退,已她之战力,也难敌叶辰。

    她紧咬牙关,欲再次冲上去阻拦。

    然,未等她动身,一只覆满老茧的手便搭在了她肩上,禁的她一滞。

    再看禁她那人,仔细一瞅,可不正是念慈山下小镇中卖酒的那老翁吗?

    老翁依旧穿着大棉袄,如一邋遢的糟老头,步伐老迈,却鬼幻莫测。

    他强的没边,只轻轻拂手,便救下了无泪仙子,而叶辰,也被他禁了。

    叶辰双目通红,荒古圣血滴滴沸腾,却冲不破禁锢,法力也被封了。

    “与吾走,她没骗你。”老翁话语温和,拉着叶辰,走出了念慈山。

    北圣擦拭了嘴角鲜血,玉手轻拂,替那老尼姑抚灭了暗伤,又抹去了小尼姑记忆,这才看向了无泪仙子。

    无泪仙子衣带染血,却是神色平静,有神霞环绕,遮灭了通体伤痕。

    “太上忘情,果然霸道。”北圣一语轻喃,也转身离去,去追叶辰。

    这边,老翁已将叶辰带回了古老小镇,现身在一普普通通的农家院。

    “方酿的酒,暖暖身。”老翁如慈和的老爷爷,将温的一壶浊酒递来。

    “前辈,你到底是何人。”叶辰静静看着老翁,一双血目,也散去了血色,敛去了暴虐,有了一丝清明。

    “与你一样,命苦的人。”老翁揣着手,仰看缥缈,苍老面孔满是缅怀色,“我的妻,也在那无泪之城。”

    “这.....。”

    “奈何桥啊!着实让人无可奈何。”老翁摇头,笑的干涩,神色沧桑。

    叶辰默然了,端起了酒壶,猛灌了一通,他与老翁,的确皆是命苦人。

    老翁该是比他幸运些,尝试过去踏奈何桥,而他,连那个机会都没有。

    不知为何,他对那缥缈的无泪之城,竟生出一股愤怒,世间明明有情,为何偏偏无泪,让红尘满是殇痕。

    上苍还真是会作弄人,给了人希望,却比绝望更失望,无形中的那只大手,就是那般肆意拨弄着命运。

    农家院变得平静,二人皆只顾喝酒。

    不知何时,老翁似是倦了,抱着酒壶睡着了,堂堂准帝,睡觉也梦呓。

    叶辰独自喝,一壶浊酒,越发的苦涩,越喝越觉世道悲凉,让人发抖。

    漆黑的夜,他才起身,摇摇晃晃。

    出了小镇,又是苍茫大地,大雪纷飞,掩埋了他身后一连串的脚印。

    他又上路,不知奔何方,踏过了一座座古城,寻了一个又一个转世人。

    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乐见这温馨画面,也成全了一对又一对的有情人。

    可漫漫征途两百多年,他还是独自一人,身影萧瑟,孤寂的没人陪伴。

    如此,三月悄然而过,他出了西漠。

    月下的他,有些苍老,头发早已雪白,眼角皆是皱纹,胡子已是老长,眸子暗淡,提拔的背,也弯曲了。

    如今的他,再也不需用黑袍遮身,用鬼冥掩面,因为他此刻的苍老形态和佝偻身躯,便是最好的掩饰。

    谁会想到,一个看上去已过迟暮的老人,竟会是气吞山河的荒古圣体。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星辰璀璨。

    他走出了一座古城,城中有转世,而且是两个,在前生还是一对伴侣。

    他又成就了一对,默默送上祝福。

    可微风拂来,他却忍不住弯下腰,剧烈咳血,气息低沉,萎靡不堪。

    他的修为跌落了圣人级,成了准圣。

    这个夜,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岁月惹人老,用他来诠释,最好不过,本是风华正茂,却在急速衰老。

    “你还要跟我多久。”叶辰擦拭了嘴角鲜血,声音沙哑,干涩无比。

    身后,空间扭曲,一绝世女子走出。

    她是北圣,在皎洁月光下,如梦似幻,圣洁无暇,如一尊红尘谪仙。

    自念慈山出来,她便跟了叶辰一路。

    她是唯一一个亲眼见证他从辉煌走向暗淡的人,无论是修为还是寿元。

    她不知叶辰发生了什么,亦不知他藏着何种故事,可如今的荒古圣体,这般形态,看着让人莫名的心疼。

    是英雄迟暮了?还是这岁月太无情。

    “你怎会变得如此。”北圣轻咬贝齿,看着叶辰,只觉心一阵阵的痛。

    “是吓着你了?”叶辰沙哑一笑,许是累了,坐在了一棵老树下歇息。

    “圣体不该是这样的。”北圣上前,瞧见了那张苍老的面孔,杂乱的白发随风拍打,让她忍不住去拨开。

    “在北圣看来,圣体该是哪样的。”叶辰拎出了酒壶,眸子暗淡无光。

    “与帝齐肩的血脉,便该翱翔九霄。”北圣祭出了一粒丹药,按入了叶辰后背,那是一颗补充寿元的丹。

    然,那灵丹级别虽不低,足可补充一百年寿元,可没入叶辰身体之后,竟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化解了。

    北圣皱眉,皱的很深,“周天演化。”

    “九黎族的眼界,果不是一般的毒辣。”叶辰微笑,“的确是周天。”

    “是谁吃饱了撑的,竟传你此等秘法。”北圣脸色难看,甚至是凝重。

    “我该感谢他才是。”叶辰抱着酒壶,忍不住缅怀,并不怪周易当年瞒着他,因为凭借此秘法,他的确寻到了很多转世人,这是一种恩赐。

    “他是个疯子,你也是一个疯子。”

    “这么激动,莫不是看上我了?”叶辰抬首,饶有兴趣的看着北圣。

    “这么老,谁会看上你。”北圣狠狠刮了叶辰一眼,“远古遗迹扒光我衣服,还没寻你算账,还有念慈山斩我一剑,我可都给你记着呢?”

    “秒懂。”叶辰很自觉的拎出了焚寂,“我得防好,保不齐就被灭了。”

    “没空与你开玩笑。”北圣被气的想笑,而后遥指了前方,“那是万古大江,跨过大江便是北岳境地,去赤月古城等我,我寻人来救你。”

    说着,北圣踏入了虚天,转身消失。

    叶辰摇头一笑,灌了最后一口酒,也起身上路,对北圣丝毫不抱希望。

    连诸天剑神都无奈,他实在想不出北圣能寻到谁给他瞧病,都没用。

    前方的确是一条大江,波涛滚滚,气势恢宏,乃西漠和北岳的分界线。

    此乃万古大江,纵横足有几千万里。

    有关此江,也有古老传说,相传乃古时大帝的一缕血所化,融入了大地,化作大江,见证世间沧海桑田。

    叶辰登天而行,俯瞰着万古大江,寻到了沧桑,也寻到了磅礴之力。

    跨越大江,乃苍茫大地,一路向北。

    不肖三日,便有一座小古城映入眼帘,名不见经传,正是赤月古城。

    夜晚的赤月古城,也依旧繁华热闹,大红灯笼高挂,吆喝叫卖声满是。

    此城有凡人,街头卖艺的自是不少,惹来一片片叫好,两侧阁楼亦有人观看,河上的拱桥,最是热闹。

    叶辰动了周天,却并未寻到转世。

    穿越了大街,他才在一座小酒肆驻足,算是等北圣,想瞧瞧她去找谁。

    “听说了,仙族与凤凰族也自封了。”旁边桌子有谈论,一猥琐青年喷的正欢,惹得酒肆不少人围观。

    “倒是听了一些,还有神族和魔族,也先后自封,都不晓得是为啥。”

    “仙族神子、凤仙公主、神族神子和魔族神子倒是每走,最近很欢实。”

    “那何止是欢实,简直是肆无忌惮,到处作乱,不少人都遭了大殃。”

    “圣体呢?咋没音讯,收拾他们。”

    “等着吧!肯定来北岳。”有老家伙意味深长一声,“东荒、中州、南域、西漠都闹过了,下一站北岳。”

    “看来我这副形态,还真是很好的掩饰。”叶辰摇头一笑,就搁这坐着,没带面具,尔等都没认出来?

    微风轻拂,带着女子香,北圣来了,还拎着一人,乃是一大胡子老道。

    见那大胡子老道,叶辰顿时一愣。

    那厮,可不就是熟人燕老道吗?

    叶辰表情奇怪了,对北圣找来的人很愕然,谁曾想到竟会是燕老道。

    燕老道也发怔,正喝酒,就被北圣拎来了,说是救人,感情是救叶辰。

    “看你俩这表情,很显然是认识的。”北圣坐下了,饶有兴趣的看着。

    “我俩好基友。”叶辰不由一笑。

    “周天的反噬,已变得这般凶猛了?”燕老道皱眉,脸色有些难看。

    “救了他,欠我的人情,就算还了。”北圣自斟自酌,“别整没用的。”

    “我真救不了。”燕老道无奈道。

    “那就找你老本家,此事他在行。”

    “伏羲老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哪找他去。”燕老道揣了揣手。

    “那我不管,救不了他,你去死。”

    “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