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战佛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轰!

    九霄之上,雷霆乍现,与乌云共舞。

    苍天轰隆,大地动颤,这片世界,被乌云遮的昏暗,失了佛家的光明。

    叶辰脚踏魔煞血海,头悬浩宇星空,吞天气势,荡的血发扬天飞舞。

    他的身后,拓出了一片无妄魔土,诸多异象显化:尸骨成山,血流成河,星辰于其中幻灭,骄阳于其中崩碎,各种毁灭交织,颠覆了乾坤。

    “施主,你这又是何必。”释迦叹息,缓缓走出灵山,伫立在虚天。

    他的佛眸,有佛的慈悲,亦有准帝的威严,苍生念力,如江河大川,融着无穷力量,普渡着红尘众生。

    “佛家讲因果,我与她的仇是因,不死不休...便是果。”叶辰一步踏碎星天,一拳握乾坤,轰穿了苍穹。

    释迦又是一声叹息,挥手拍出佛印。

    轰!

    拳与掌对抗,轰隆声顿起。

    一道光晕,以拳与掌碰撞的那个点,无限的蔓延,如一只无形的大手,抹平了天地,周围大山接连崩塌。

    叶辰手骨炸裂了,圣血洒满虚天。

    他所对抗的,乃是一尊真正的准帝,而且并非一般准帝,释迦很强。

    皆是准帝,先前被他诛灭的焚寂老祖,与释迦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反观释迦,巍然未动,如一座八千丈巨岳,伫立灵山前,谁也撼不动。

    战!

    叶辰一声嘶吼,卷着滔天煞气冲杀。

    纵知释迦强大,他依旧无所畏惧,他敬畏佛,不代表他真的就怕佛。

    他要杀凤仙,便必须轰破释迦这尊大山,亲人的血债,需用血还还。

    释迦满眼慈悲,脚下念力之海汹涌,挡住了叶辰魔煞海,头悬的佛光菩提树,抵住了叶辰的浩宇星空。

    叶辰挥拳,掌之间古老篆文流转,混沌道则融入,一拳让时间也凝固。

    释迦以佛门秘法对抗,卸去叶辰一拳威力,抬手一指,洞穿了叶辰。

    身为准帝,释迦尊者佛眸中有惊色一闪而过,叶辰之强,远超他意料。

    大成圣体的圣骨,威势霸绝无边,更有十倍战力加持,足与他匹敌。

    大战顿起,崩天裂地,天地失了色。

    一方,乃荒古圣体,融了大成圣骨,有圣威助战,更是开了仙轮天葬,十倍战力加身,恍如一尊战神。

    他的攻伐,干脆而霸道,没有任何神兵,只有一双无敌金拳,每一拳,皆融了千百种神通,霸道无匹。

    一方,乃佛家尊者,货真价实的准帝,佛家禅法博大精深,执掌众生念力,如一尊神明,耀眼的刺目。

    他的神通虽柔和,可威力却霸绝,打的叶辰的圣躯,不止一次裂开。

    对战波动太大,看戏者一退再退,遥看那片天地,满目之色,皆震惊,“竟...竟与释迦尊者斗的平分秋色。”

    “大成圣体圣骨,岂是闹着玩儿的。”

    “仙轮天葬的十倍战力,也不是浪得虚名。”老辈修士们唏嘘不已。

    “这若真的大成圣体,不用开天葬,一只手足以吊打释迦。”有猥琐老头儿揣着手,就搁一方虚天蹲着。

    “诶?”四方修士侧首,上下扫了一眼猥琐老头儿,便忙慌行礼了,大圣级也不例外,神色恭恭敬敬的。

    这猥琐老头儿,可不正是先前那钓鱼的老叟准帝吗?也跑来看戏了。

    见圣体叶辰与释迦斗的旗鼓相当,饶是他准帝的心境,也不由震惊了。

    又一次,他极为庆幸那日没去管智阳,这若与叶辰打,他也不是个儿。

    “不过圣骨威势,用一分则少一分,圣体迟早会败。”老叟唏嘘道。

    “前辈所言极是。”有大圣附和的点了点头,“灵山还有极道帝兵。”

    “凤凰族的公主,此招着实高。”老叟准帝抬首,瞥向了山巅凤仙。

    凤仙伫立山巅,也在观战,她倒是演的很像,满眼慈悲,满目的不忍。

    这乍一看,她真以为他就是佛家虔诚的信徒,悲悯众生,诚心皈依。

    “跟我斗,你差远了。”她的双眸,总是时而闪一抹烁狡黠的目光。

    此刻,饶是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算计,引叶辰与灵山斗,此计的确妙不可言,说不定还能灭掉大敌。

    她只需等,等她凤凰族自祖地归来,便可脱下伪装面纱,由家族庇佑。

    此番观战,每逢见叶辰喋血虚空,她都兴奋的欲发狂,总想肆无忌惮的大笑,可为了伪装,只得掩饰。

    “仙子笑什么。”许是看的太入迷,凤仙俨然未曾觉察到身后有人来。

    那是西尊,也上了山巅,佛眸清静。

    “吾只悲悯,哪里有笑。”凤仙叹息一声,“皆是我一人惹得错啊!”

    “凤凰族的公主,今日着实让我刮目相看。”西尊淡语,神色平静。

    “是佛博大精深,感化了我而已。”凤仙行了一佛礼,真是越演越像。

    噗!

    二人谈话时,叶辰又一次喋血虚天,圣躯被弥天佛印压得崩裂喷血。

    圣骨威势,再弱一分,释迦太强。

    “退吧!”释迦尊者满眼的慈和,如一尊大佛,金光四射,耀眼夺目。

    “宁死不退。”叶辰嘶吼,双目通红,沐浴着圣血,又一次扑杀过来。

    “叶辰。”冥冥中,似有人在呼唤,歇斯底里的,带着悲恸和哀伤。

    那是身在忘川中的姬凝霜,似能隔着无数万里,清晰看到这边画面。

    她的眸,满是泪,模糊了她的视线。

    一句叶辰,道不尽沧桑,他在玄荒西漠,她在禁区忘川,偏偏不得见。

    两百多年的岁月,不知多少万里的距离,也遮不住她的眸,那道苍老的背影,死死印在了她的灵魂里。

    “圣体一脉,皆是这般刚烈吗?”悠悠叹息声响起,孟婆现身了。

    “婆婆,求你救救他。”姬凝霜希冀的看着孟婆,泪眼婆娑,她不希望叶辰死,也不希望孩子没有父亲。

    “老身出不去。”孟婆无奈摇头。

    “那便放我出去。”姬凝霜哀求道。

    “赎老身无那个权力。”孟婆再摇头,目光放在了姬凝霜已隆起的下腹,“天谴之子,需等天王归来。”

    姬凝霜神色痛苦了,捂着下腹嘶吟。

    “无论为你,还是为孩子,老身皆要封了你。”孟婆抬手,掌心有古老法阵显化,印在了姬凝霜眉心。

    “不...不不....。”姬凝霜满脸泪光。

    然,任她如何嘶吟,任她如何哀求,也难挡封禁,元神正被拖入沉眠。

    被封的弥留之际,她暗淡的美眸,再次看向灵山方向,多期望能摸摸他的脸庞,替他拂去苍老与疲惫。

    封禁蔓延,她终是倒下,颤抖的闭上了双眸,缓缓沉入了忘川之底。

    这一封,再醒来,不知会是何年,再醒来,不知这世间是否还有叶辰。

    PS:第二章。作者后台有延迟,更的章节,一直刷新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