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开了光的嘴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域台通道中,叶辰俨然而立,手攥星空图,看了又看,不时也会做一下标注。

    铜炉中,李长生那坨肉饼,又聚了人形。

    先被造化宗女弟子一顿捏肩,后被叶辰一顿乱踩,整整昏了一夜,总算醒了。

    这才刚恢复清醒,这货便扒到了铜炉口,焦急的问道,“老大,进通道多久了。”

    “一个时辰。”叶辰很随意的回了一句。

    “可过化凡星了。”李长生一脸希冀。

    “你没睡醒呢吧!如今在传送通道中,过没过化凡星,我怎会知晓。”叶辰道。

    不过,说到化凡星,星空图上的确有,距离赤辰星不近,按此速度,该是没到。

    李长生不说话了,坐在铜炉中,一语不言,本性话唠的他,第一次这般平静。

    叶辰挑眉,听惯了这货絮叨,这猛一沉默,还真有点不习惯了,总觉少点啥。

    “今日她成亲,我答应过她,要去祝福的。”沉默了良久,才又闻李长生开口。

    “哥掐指一算,你口中的她,在化凡星。”

    “那颗古星,没有修士,皆普普通通的凡人。”李长生继续说着,“化凡星,是我平生走过的最远距离,在那遇见了一凡人女子,可惜,她只想做平凡人。”

    “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了。”叶辰唏嘘,遥想昨夜...那个吊儿郎当的李长生,与此刻着实判若两人,还是个痴情郎。

    “若能中途下车就好了。”李长生嘀咕。

    他这一句话不打紧,刚说出口,空间通道便轰隆一颤,前方通道在寸寸崩塌。

    很显然,是星空中有动静,还是大动静,也许是有人大战,这才波及了通道。

    “你姥姥的,嘴开光了吗?”叶辰大骂,在崩溃前,跳脱了出去,现身星空。

    入眼,便见一只大巴掌,板板整整的大摔碑手,他这一不留神,就撞了正着。

    当场,他便被抡飞,横翻出去足几千丈,一路霸气侧漏,撞破了一颗颗陨石。

    待到稳住身形,浑身尽是狼狈,抬眼去看那方,别说,真有大战,修为还不低,动静也不小,不然也不会波及通道。

    那是一黑一白俩老者,准帝威甚是浩荡,不知为啥在干架,出手贼猛,招招皆是杀生大术,就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这片星空,因他二人大战,变得混乱不堪,一颗颗死寂星辰,一颗颗的爆裂。

    叶辰都纳了闷了,这鸟不拉屎的宇宙边荒,哪来的准帝级,而且一下出两尊。

    他忆起了造化老祖的话,多半是因洪荒大族,大派大教都在向边荒地带迁移。

    “我就说嘛!能中途下车。”铜炉中,李长生搓手嘿嘿直笑,“这下能赶上了。”

    “你给老子闭上嘴。”叶辰大脸奇黑,额头黑线乱窜,确定这货的嘴真开光了。

    “此乃冥冥中的定数。”李长生干咳,振振有词,“要让我了却一桩因果心愿。”

    “你若非青川的宿主,老子早掐死你了。”叶辰火气着实不小,骂骂咧咧的,“早知会有这扯淡事,还用什么星空域台,一夜的时间,飞也飞到千万里了。”

    “距离化凡星,也就三百多万里路程了,以你的脚力不过半日,您老就当发发善心了。”李长生眼巴巴的,泪汪汪的。

    “别说话,不想搭理你。”叶辰骂道。

    骂归骂,路还是要赶的,远方的黑白俩准帝,越斗越凶猛,打着打着,就朝他们这边来了,真是俩疯子,不死不休。

    叶辰暗骂,当即开遁,可不想遭了波及。

    如今的他,打大圣级还行,准帝级就别想了,若无极道帝器傍身,绝对挨虐。

    “一个小小圣人,也敢妄想造化青莲?”黑袍准帝冷叱,在与白袍准帝对战的同时,还抽空朝叶辰那边...扫了一掌。

    “什么造化青莲,你俩打架,关老子鸟事。”叶辰扯着嗓子狼嚎,脚下生了光,开遁的速度不是盖的,躲过了那一掌。

    也得亏他没极道帝兵,不然,定会杀过去,好好教教黑袍准帝,该咋样做人。

    见他跑的这么溜,黑袍准帝不由惊异了。

    多少年了,还第一次见圣人能躲过的他之镇压,也第一次见圣人跑的这么快。

    这一个晃神,白袍准帝攻来了,施的乃盖世秘术,差点将黑袍准帝给生劈了。

    黑袍准帝自是不干,顿开禁法,战力飙升,不再理会叶辰,专心对战白袍准帝。

    星空更是混乱,星辰寂毁,骄阳崩涅,诸多毁灭异象,交织纵横,已成寂灭。

    星空中的修士,大老远望见,就忙躲开了,准帝级的斗战,谁人刚上前找虐。

    这边,叶辰一路狂奔,见黑袍准帝没追来,才在星空中定足,拎出酒壶暴饮。

    “造化青莲是啥。”李长生又扒到了炉口,“竟是惹得两尊准帝玩儿命的抢。”

    “乃是炼制九转还魂丹的...必备材料。”

    “九转还魂丹?”李长生惊异,“九纹丹?”

    “相传,造化青莲是由大罗金仙本源精气所化,能成九纹材料,亦可炼入人身助融大道,逆天级的神物,可遇不可求。”

    “难怪,难怪两尊准帝抢的那般疯狂。”

    “没咱啥事,准帝惹不起”叶辰随意扔了酒壶,辨认了一下方向,再次上路。

    李长生挠头,没再说啥,直勾的看星空,叶辰嘴上虽骂他,可还是很靠谱的。

    此番,叶辰所去的,正是化凡星方向。

    说起来,叶辰真是他的贵人,助他出危难,又带他去化凡星了却因果,这个一世屠两帝的盖世狠人,对他还是不错的。

    或许,他真是想多了,绝对的想多了。

    叶辰可没空搭理他的因果情缘,若非去化凡星顺路,老子会去?我是大忙人,大把的媳妇等我睡,大把的敌人等我打。

    二人一路无话,划过星空,速度极快。

    不知过了多久,才见一颗星辰映入眼帘。

    蔚蓝色的,小的着实可怜,萦绕着暗淡的光,无甚出奇,一抓一大把的那种。

    它,便是长生口中所说的...化凡星了。

    还真是凡人的古星,嗅不到修士气息,平平凡凡普普通通,连星云都是稀薄的。

    “瞅瞅,是这不。”叶辰瞥向李长生。

    “是是是。”李长生自铜炉中爬了出来,看着化凡星,神色恍惚,眸子也暗淡。

    来参加心爱人的成亲典礼,心境悲凉。

    人仙殊途,她要的是平凡,他走的是逆天路,这段情缘,自开始便注定没结果。

    “能不能快点。”叶辰一脚踹了过去。

    李长生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一件洁净衣衫,进化凡星,要去了却那段因果情缘。

    至于叶辰,并未进去,在化凡星外等待。

    其内皆凡人,纵是有转世,也绝活不过三百岁,他们,多半已葬了好多年了。

    哎,随着一声叹,他取了酒壶,洒在星空,算是祭奠英魂,愿他们在天有灵。

    酒撒过,他又摊开了星空图,做着标记。

    可不知为何,心却一阵阵的痛,来的莫名,让他不止一次抬首,望看四方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