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 玄荒海战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擒尘夜者,立地封王。”玄荒星海上,大喝声融着修为之力,传遍四海八荒,不止星海外的星域,就连玄荒大陆也被惊动,不少大神通者,纷纷驾船下海。

    俯瞰星海,三族的战船无数,各个神光四射,蒙在璨璨神辉下,整个黑压压一片,如遮天的黑幕,掩了一片又一片海域,在万丈波涛之中飞驰,气势恢宏。

    每一艘战船上,皆站满人影,各个身披铠甲,手握战戈,双目血红面色狰狞,舔着猩红舌头,嗜血而暴虐,席卷的洪荒气,与星海浪涛共舞,勾勒可怕画面。

    “诸天并非无人。”叶辰伫立在船头,如一丰碑,嘶声大喝,“要战那便来。”

    他的嘶喝,惹得洪荒震怒,三族的准帝登上船头,亲自执掌战船,直追叶辰,准帝级战船,如山岳般巍峨,速度极快,也甚是霸道,阵法炮台复苏,融着准帝威,扫出一道道神芒,寂灭而冰冷。

    叶辰神色平静,撑起了战船守护结界,走位很是溜,每次皆险之又险的避过。

    海战他并不陌生,当年与小灵娃合力,以一艘圣兵级战船,愣是打的拜月神教抬不起头,那场大战,至今还被传颂。

    “小心前方。”夔牛那厮扒在铜炉口,握着一个名为望远镜的宝贝,眯着眼看。

    “娘的,这么多。”李长生也握着望远镜,一眼睁着一眼闭着,咧嘴又啧舌,

    “多多益善。”叶辰冷笑,遥看对面,波涛汹涌中,有洪荒之气翻滚,一艘艘战船浮现,一字排开,亦是准帝战船开道,隔着很远,都还能瞧见战船上屹立的战旗,乃是犰狳族、螣蛇族和鬼犼族。

    “生死不论,凡擒尘夜者,立地封王。”三族的阵仗,着实吓人,更甚梼杌族、饕餮族和穷奇族,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这才聚集在星海,要将叶辰诛灭。

    这下,追杀叶辰的,从三族变成六族,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各个杀气腾腾。

    相比洪荒六大族,叶辰所御动的战船,渺小如砂砾,时刻皆有被吞没的可能,这等形势,纵对方不轰击,叶辰也难逃,四面八方被围的结结实实,总不能御船撞不过去吧!撞成渣渣...也跑不掉。

    “自大娘胎里出来,俺都没见过这么大阵仗。”李长生猛吞口水,心砰砰直跳。

    “麻溜跳海,别浪了。”夔牛干咳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也怂了。

    “莫急,时机未到。”叶辰淡定从容,就跟没事人似的,一边御动战船开遁躲避攻击,一边悠悠笑道,“等六族聚在一起,再出手不迟,挨个收拾他丫的。”

    “你逃不掉。”梼杌准帝驾船奔驰而来,神色狰狞如恶鬼,扫出了阵法神芒。

    “有种追上我。”叶辰嗤笑,豁然转变方向,那道神芒,是擦着船身过去的。

    纵是如此,却还是将战船震得嗡嗡震动,守护结界被擦出一道大口子,这也得亏没被正面击中,不然整个战船都会被轰穿,准帝级的战船,不是闹着玩的。

    没能轰灭叶辰战船,梼杌准帝咬牙切齿了,怒的发狂,御动战船一路追一路轰。

    饕餮族与穷奇族准帝,也皆不落下风,与梼杌准帝并驾齐驱,身后的战船各个迅如闪电,不管在不在射程,只顾轰。

    还有对面三族,一道道阵法神芒如光雨,没打着叶辰,却将星海轰的波涛滚滚。

    “六大种族、十九尊准帝、上万大圣啊!”四方人修也赶到了,远远望见那画面,脸色惨白无血色,心颤的直欲崩裂。

    “真是一个极好的讽刺。”玄荒大陆也有人前来,驾驭着战船,游驰在外围,“为捉一圣人,洪荒竟出动如此阵容。”

    “不知为何,望着那尘夜,老夫莫名忆起了叶辰。”老辈修士怅然,浑浊老眸朦胧,苍暮的老态中,难掩的是沧桑。

    四方默然,每每提起那个名,他们皆忍不住叹息,刚烈的圣体一脉,从未屈服。

    如今的尘夜,与当年的叶辰何其相像,纵被洪荒六族围杀,却依旧不弱诸天名号,盖世的人杰,让老辈都心生敬畏。

    如今,望着叶辰被围攻,太多人都做着思想斗争,有那么几瞬间,差点就催动战船杀过去了,可那念头,终是忍下了。

    并非他们不帮,而是帮不了,六族阵仗何等庞大,仅准帝级战船,就有六艘,其余大圣级战船多不胜数,他们这些冲过去,一个浪花就能淹没,炮灰罢了。

    “尘夜的战船被击中了。”沉默之中,不知谁说了一句,把四方目光吸引过去。

    遥看而去,叶辰执掌的战船,被穷奇族准帝战船击中,所谓的战船守护结界,比白纸还脆弱,庞大的船身,被当场击穿,大圣级战船,也扛不住准帝级轰击。

    “还不破。”饕餮准帝冷叱,催动阵法炮塔,射出阵芒,一路洞穿星海空间。

    “撑不住了。”叶辰弃了战船,瞬身遁入了星海,他这刚走,战船被中招了,轰然炸裂,碎片崩飞,跌入了浪花之中。

    六族的战船随后就到,一艘挨着一艘,以叶辰沉船的那片星海为中心,方圆百万里...都被围了,如一张黑色的地毯。

    “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穷奇族准帝冷哼,神眸天眼开启,扫视着一寸寸星海,他家的皇子还在叶辰手中呢?

    想到这里,穷奇三尊准帝皆扫向上善,神色冰冷,九皇子被捉,他难辞其咎。

    上善心颤,虽是恼怒,却大气不敢出一声,一尊准帝巅峰如此,着实让人想笑。

    这边,叶辰在星海中前行,已遁出包围圈,直到最外围一艘之下,才缓缓定身。

    夔牛和李长生还好,早知圣体不受星海束缚,倒是被封的穷奇九皇子,双目凸显了,瞳孔紧缩,难以置信的看着叶辰,不受星海束缚,这也太让人意外了。

    “换我了。”叶辰露出了两排雪白牙齿,并未立刻开攻,而是不断往嘴里塞丹药,极尽恢复着气元,准备大干一场。

    “宝贝,别忘了收宝贝。”夔牛搓着手咧嘴直笑,这一票若干完,他就发了。

    “锅已架好。”李长生也乐的呵呵直笑,这一路吃了洪荒大族的精元,他的血脉之力,已恐怖到一个极为吓人的级别。

    要不咋说跟着荒古圣体混...有前途呢?看大戏的同时,不仅有汤喝,还有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