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这脸得给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万众瞩目下,叶辰终是被请了进去,额头黑线乱窜,大脸奇黑,千算万算,没算到古三通和无涯道人有帝兵。

    更没想到是,那俩贱人,挣了一票之后,把他晾在了门口,着实的尴尬。

    “不要在乎那些细节。”古三通捋着胡须,语重心长,体内还有一缕缕帝威流溢,修为弱的,被压倒一大片。

    叶辰隐隐开了轮回眼,盯住了这厮。

    一眼,他便望穿,古三通体内有半块铜镜,乃是残破的,刻满帝道神纹。

    那铜镜甚是不凡,古老沧桑,帝威四射,仔细聆听,还有大道天音响彻。

    他这妄自窥看,刺的轮回眼也生疼。

    收了目光,他又瞟向无涯,在其体内,也发现半块铜镜,与古三通体内的一样,纵两块拼起来,也并不完整。

    “有意思。”叶辰不由摸了摸下巴。

    “有意思。”龙一和龙五也在看古三通和无涯,也在摸下巴,表情疑惑。

    “龙帝对帝器颇有研究,可看出这铜镜是哪尊大帝的。”叶辰传音问道。

    “闻所未闻。”两人皆摇头,神色怪异,“龙帝记忆里,没有这尊帝兵。”

    叶辰挑了眉,对此却并无半点意外。

    昔日,楚萱体内的极道帝兵玉如意,他俩也未曾听过,可分明是存在的。

    除此之外,还有五禁区的极道帝兵。

    很显然,这诸天的帝器,并非只玄荒一百三十帝,还有其他大帝的帝兵。

    “诸天除了玄荒一百三十帝,还有其他大帝?”叶辰轻喃,这想法很靠谱。

    “来,跟爷说说,你是咋活过来的。”古三通戳了戳叶辰,笑的很欠揍。

    “你先跟我说说,你这残破帝兵哪来的。”叶辰笑看古三通,得整明白。

    “说起这残破的帝兵,那话就长了。”古三通很自觉的掏了烟袋,吧嗒抽了一口,吐着深沉的烟圈儿,开了忽悠模式,“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俺俩走着走着,就见有帝兵坠落。”

    “这解释,无懈可击。”叶辰扫了一眼古三通,终是忍住了揍他的冲动。

    “俺说完了,换你。”古三通说道。

    “跟你俩一样,睡着睡着,就醒了。”叶辰耸肩,跟老子扯淡,那就扯呗!

    “你这经历,乍一听,也没啥毛病。”古三通又吧嗒吧嗒抽起了大烟袋。

    “反正不要钱,喝,别给恒岳省钱。”

    “难得逮住人请吃饭,就等这顿了。”

    二人扯淡时,四方皆有大呼小叫之声,总有那么些个贱人,上蹿下跳的。

    叶辰不用去看,便知有吴三炮和太二。

    一帮后辈活宝也起哄,咋咋呼呼的。

    那些贱人,是牟足了劲要把恒岳吃穷。

    恒岳的长老,脸色黑了,这些人都不客气的,自己就去搬了,连喝带偷。

    “傻逼,你踩我脚了,赶去脱胎啊!”

    “谁偷摸老娘的屁股,活腻歪了吧!”

    “你妹的,老子钱袋呢?还来偷的?”

    场面一度混乱,狼嚎大骂此起彼伏,咋呼声连成一片,比菜市场还热闹。

    大楚人都这尿性,如一帮强盗似的。

    “要不,咱去外面喝吧!”熊二揉了揉鼻子,扭来扭去的看,人忒多他也忒胖,挤的他这坨,快成一肉饼了。

    “还真有情调。”司徒南咧嘴啧舌。

    “外面那么大地儿,都特么挤进来喝。”

    “挤挤好,挤挤热闹。”谢云最活跃,真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哪美女多往那钻,手还不老实,一路钻一路摸,惹得穆婉清一路追一路打,贼热闹。

    “这般有活力,吾心甚慰。”叶辰意味深长道,都他带出来的,倍有成就。

    要说,大楚奇葩也多,可谓人才济济。

    譬如盗跖那厮,所过之处,总有人丢钱丢宝贝,盗圣的名堂,并没白叫。

    譬如谢云那货,走哪摸哪,只要是漂亮的,无论老辈小辈,都照摸不误。

    他算是看出来了,把这么多人才们聚一块,不热闹才怪,不出事也才怪。

    长江后浪推前浪,大楚彪悍的民风,一辈更甚一辈儿,都很有活力的说。

    “吾大楚的皇者,可否赏脸喝一杯。”诸王挤了过来,一人拎着一酒坛。

    “这脸得给。”叶辰一甩头,白发甚是飘逸,顺手拎了酒坛,逼格渐满。

    “若在俺们那个时代,就你这号的,早被打死了。”夔禹疆意味深长道。

    “说啥废话,喝。”叶辰举了酒坛。

    “喝。”他这一举酒坛,恒岳几千万人,都来了精神,嘶喝声排山倒海。

    大楚英魂齐聚,感慨万千,无人藏着掖着,皆敞开了喝,庆祝叶辰归来。

    谁会想到,昔年战死沙场的英魂们,能又聚一起把酒言欢,着实让人感动。

    而他们,如今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皆因那白衣白发的青年,背负着使命,让英魂重聚,再续大楚昔日辉煌。

    直至夜幕降临,这场酒宴,才散去。

    恒岳还真是被喝穷了,辛辛苦苦几十年,一顿酒宴,直接喝回了解放前。

    请了几千万人喝酒,再浑厚的底蕴,也架不住这么造,都白花花的源石。

    酒散,各方势力纷纷离走,喝的摇摇晃晃,喝的脸红脖子粗,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的,看的他人直扯嘴角。

    有哪些个喝懵逼的,诸如熊二谢云,拉着叶辰的手,非要借他媳妇用一晚,不让用还跟人急,骂骂咧咧没完。

    结果,这号的,都从恒岳飞了出去,没人知道飞哪去了,只知很远很远。

    偌大的恒岳,平寂了很多,狼藉一片。

    俏丽的*,也随之空旷了很多。

    叶辰化了酒意,坐在树下仰望星空。

    众女在身侧,相偎相依,美酒使得伊人醉,皆是脸颊绯红,那一双双灵澈的美眸,也水汪汪的,朦胧到迷醉。

    她们的叶辰就在身边,感觉颇不真实。

    无数个宁静夜晚,无数个魂牵梦萦,红颜的泪,只为他而流,穿着嫣红的嫁衣,在古老岁月中,空守着千疮百孔的记忆,为满目疮痍的情缘活着。

    他回来了,披着岁月的灰尘,叶辰还是那个叶辰,承载着她们所有的梦。

    “叶辰,你娶我们吧!”上官玉儿轻语声呢喃,倚在他肩头,柔情似水。

    她的话至情至圣,也是众女想说的,等了前世今生,等了整整一个大轮回。

    风风雨雨,花谢花开,蹉跎了一年又一年,能想到最美好的事,便是和他慢慢变老,在红尘中直至地老天荒。

    “好啊!”叶辰温情一笑,话不完沧桑,在人间道,他负了爱他的痴情女子,那等遗憾,绝不会在现实延续。

    他走了太久,痴情女子也等了太久。

    这段沉淀千年的情缘,该有个结果。

    夜逐渐深了,随着花瓣一片片飘落,众女映着皎洁月光,沉入了美好梦乡。

    纵是沉睡,也不死死抓着叶辰衣衫。

    总有那么一两声梦靥,都有一个叫叶辰的名,她们的眼角,还残存着未曾风干的泪,装饰着一张张凄美的脸颊。

    叶辰微笑,祭了柔和之力,将众女送入各自闺房,而后起身,走向小竹林。

    竹林中,有一座矮小的坟墓,乃是众女为他立的衣冠冢,融了态度的泪。

    曾经,他也是一个人,伫立在这里,静望着自己的坟,静望着墓碑上的名,人活着,却有墓在,还真是感慨。

    他轻轻抚摸,却并未将这坟墓毁掉,或许,在千百年之后,还会用的上。

    良久,他才离去,一步踏上了*巅,静静俯瞰这片仙境,眸光痴醉。

    回家了,他回家了,一切都如做梦。

    这里的人,这里的物,皆那般亲切,也只在这里,才能寻到心灵的慰藉。

    沧桑一笑,他取了混沌鼎,悬在身前。

    大鼎庞大厚重,古朴自然,一缕缕大道天音,交织着玄奥的道蕴,他修混沌道,它寓意万物,二者完美契合。

    “来,吃饭了。”叶辰微笑,拂手之下,成堆成堆的法器,堆在了山巅。

    那些个法器,最弱的都是圣兵级的,有从冥界带来的,有从灵界带来的,有一路打劫来的,闪烁着各色的光。

    混沌鼎颤鸣,甚是兴奋,鼎身嗡动,鼎口有漩涡浮现,一尊尊法器被吞。

    继而,便是金铁碎裂之声,咔嚓咔嚓的,被吞入的法器,皆被神鼎碾碎。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疯狂的吞噬。

    随着法器被吞,它的阶品,也一路攀升,从圣兵级一层,一路杀到了九层,强势冲破桎梏,修成了准圣王兵。

    然,它并未停下,就如修士在进阶,直杀到准圣王兵巅峰,才缓缓停下。

    并非它不能再进阶,而是受主人压制。

    叶辰乃准圣王,它也只能是准圣王。

    若放开了禁制,叶辰笃定,以此刻的财力,足能助它一路破到准帝兵级。

    时隔三年,再次进阶,鼎甚是不凡。

    大罗神铁铸造的神兵,先天便是一种威慑,威力霸绝,其道蕴,浑然天成。

    “不晓得,你俩谁硬。”叶辰拎出了地藏陨铁,通体黝黑,恍若一门板。

    说着,他还不忘用陨铁砸了砸大鼎,哐当声清脆,擦出的火花,也甚雪亮。

    混沌鼎没崩,地藏陨铁也一样没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