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出柜?
作者:静舟小妖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最新章节     
    第八十六章

    第二天是很紧张的一天。

    周尧一大早起床,戴着周氏集团的工作牌,跟在周保全先生一起进了拍卖现场。

    官方程序比较复杂,在拍卖前还开了一个小时的会,宣读国家政策,又拿一个小时介绍新区的开发计划。

    新区的面积很大,在开发初期的目的就是为了减缓海市的人口压力,所以初期拟定的新区规划只有住房区,住房区的配套设施,以及非常少的商业用地。

    然后拍卖的主持人投影播放了一组t,提到新区会分三期来建设,今天主要拍卖的就是一期的土地。

    其中就包含了那块“烂地”。

    根据政府规划,一期的土地可以建设四个大型楼盘,可以容纳十三万人的一个居住区域。

    看到这里,周尧回忆了一下天佳木所在的位置,不得不说那木头实在太坑,辐射范围四个楼盘都会踩上一脚,其中a2号地,完全就在那几棵树的正上方。

    换句话说,一旦买下来一期的土地,多多少少都会有所损失,a2地则会把人坑的血本无归。

    那周保全先生是怎么计划的呢

    虽然自己说了天佳木的存在,却并没有说过有多大的区域会被规划到森林公园的范围,就算有意识地避开了a2号地,但买下其他土地也会受到影响。

    看来必要时候,自己需要叫住父亲了。

    房地产是很暴利的新兴产业,资金链也向来最是紧张,一旦地皮发生意外,短时间的资金链断裂都会让公司元气大伤。

    周尧重来一次,就算为了报仇,也不至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儿,家族企业当然还是要稳定发展更好。

    说话间,十点了。

    终于进入了拍卖流程。

    一段国土局的批文念下来,再传到每个公司代表的手上,然后就开始拍卖了。

    一开始,就很激烈。

    周保全跟着举了几次牌,然后就没了动静。

    周尧侧目。

    该说是姜还是老的辣吗就算自己什么都没说,周保全先生似乎也做好了舍弃一期的准备。

    哦。

    对了。

    虽然自己没有提过森林公园这件事,因为这几棵树的存在,说不定会影响到高速公司的修建,地皮的价值必然大不如前,不能下手。

    a1交易完成,这家地产商看起来心满意足,不再停留,带着人去隔壁房间办理后续问题。

    剩下的地产公司还有十一家。

    国土局的领导很满意刚刚的价格,笑容满面的与身边人交谈着,然后也不知道聊到了什么,还转头看向周保全先生,露出了友善的笑容。

    周氏集团被其他圈子的人称为“暴发户”,但坐地产行业能够在京城站稳脚的可不多,周氏集团这些年做了很多工程,在业内的名气还是比较大。

    所以这位领导看周保全先生那一眼的意思是下一个看你表演,吗

    周尧咬着嘴唇,忍住了笑。

    恐怕要失望了,这个局,周氏已经提前退出。

    a2地开始拍卖。

    一开始,单军就来势汹汹,开口就直接涨了一个亿,落下牌子的时候还意味不明地看了周保全先生一眼。

    所以也说明,周氏集团其实在业内发展的还是很不错,已经是别人不能够忽略的程度。

    周保全先生做戏做全套,马上就加了一千万。

    然后另外一家公司追了一千万。

    随后进入了一个小范围增加的竞拍模式。

    期间那位土地局的领导又转头,给了周保全先生一个鼓励的眼神,周保全先生“犹豫再三”,最后一次举牌,加了十万。

    再无视身边一圈奚落的目光,不再举牌了。

    开玩笑,万一真落在手上了怎么办。

    单军不明所以,问身边的人“他们资金出问题了”

    “不知道,但今天奇异的人没过来,可能合作上有点什么矛盾。”

    “他那儿子的电视剧不还在奇异播出吗算了,不管他了,少了个竞争者更好,举牌,一定拍下来这块地,我就看上这块地了。”

    周氏父子如老僧入定,再也不管外面的风风雨雨。

    周尧低声说“您演的不好。”

    “我怎么了”周保全先生愣了愣,脸有点红,“我演什么了”

    周尧叹气“算了,你前面戏都演烂了,接下来听我说。”

    “”周保全歪头,听着儿子的附耳低语。

    a2地还没最后落锤呢,周保全先生突然阴沉着一张脸,接着电话出去了。

    拍卖一瞬中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周保全先生身上,奈何接着电话的男人只留给了大家一个背影,匆匆离开。

    局里的领导急忙过来询问,被周保全先生的秘书拦下,在一边嘀嘀咕咕。

    周尧左右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垂着头出了门。

    这是真的出问题了

    很多人的脑袋里都开始快速的运转,为自己寻找“答案”。

    其实周家父子和秘书的“戏”都演的不太好,但糊弄这些圈外人就太简单了,毕竟他们的注意力被拍卖吸引,也只会按照自己想象的去推断结论。

    肯定是资金出现了问题,总不会是这块地没有拍卖的价值吧哈哈哈哈。

    周尧退场,让那些地产界的大佬继续在里面厮杀。

    门外周保全先生还在打电话,对着没有播出去的电话说道“具体的我们可以当面谈,但你今天不过来就没意思了。”

    说“合同都签了,现在讨论这些还有意义吗”

    说“别说了,再说就没有合作”

    周尧摸了摸鼻子,走上去勾住了周保全先生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行了,就我一个人,而且你这么说,不怕卢叔听见了生气。”

    周保全愣了一下,讪讪笑着,放下了电话。

    感慨道“哎,要不是你的消息,我这次肯定在坑里了,没想到一己之私,害了这么多的同行,不安,不安啊。”

    “”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周尧看了一眼周保全眼底的“鳄鱼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难怪你上辈子会被人联手“坑杀”。

    都不是好人啊。

    同时在心里警醒。

    “大鳄”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今天称兄道弟,明天拔刀相见。

    自己如今也在这“大海”里,也需要时刻提防。

    爷俩去了趟洗手间,又等着周保全抽完了一支烟,等着二十多分钟才回去。

    a4地的拍卖正好进了尾声,最后一块地,竞争尤其惨烈,报价都比前两块地高,拿下a2的单军对着周保全露出胜利的笑容,局里的领导转头看了周保全一眼,笑容有点冷。

    周保全过了座位也不坐下,一拢外套走到了局领导的身边,就是嘀嘀咕咕的一顿说。

    这个时候就没周尧什么事了,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热闹,忍着自己掏手机的冲动,一直到十一点拍卖会结束,他跟着人群一起离开了拍卖厅。

    几家欢喜几家愁。

    能来到这个拍卖场的房地产公司都算是华国名气斐然的大企业,无一不是上市企业,资本雄厚,可以说对这个新区的土地是势在必得。

    按理来说,新区那么大,十二家地产商绝对可以都分得一杯羹。

    但谁让土地局那边是分了三期拍卖,就是怕地产商联合起来压价拍卖。

    现在一分期,就不一样了,拿到一期工程的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进场,各个都是得意洋洋的模样。

    周保全还在和领导交谈,周尧站在门口等他,正好碰见了在隔壁签合同回来的单军。

    单军看见周尧,眼珠子一转,走到他面前问道“小周啊,你父亲今天这是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周尧微笑“我不太清楚,今天主要是来开开眼界的。”

    “哦。”单军点头,“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我,大家吃同一口饭,同气连枝,能帮一定帮。”

    周尧继续笑,笑着目视单军离开,身影消失,于是他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愈发浓郁。

    周保全后来回到车上的时候,叹了一口气“就不该来的,但要不是来,又怎么让他们进”

    顿了一下,周保全叹气“二期要多准备一点钱了,拿个好地段才好交代。”

    周尧没有说话,在心里则啧啧说的那么痛苦勉强,嘴角别勾起来啊还多拿点钱买个好地段,这是要赚更多钱的意思呗。

    老狐狸

    不过坑也挖了,该掉下去的人也掉下去了,剩下怎么填土就不管周尧的事情了。

    周保全先生什么人啊,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跟着他爷爷在工地里进出。

    二十八岁就成为了房地产公司的“小周总”。

    三十三岁,见证了公司在华国上市,坐拥数百亿身家。

    那之后一直在学习如何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四十二岁执掌公司,如今已经五十五岁,可以说是在房地产的商海里浸淫了一辈子。

    周尧的优势是重生,但在上市公司间的“搏杀”上,他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等着这事办完了,周尧和周保全一起在一家豪华餐厅里和卢豹见面,紧闭的大门,餐桌上觥筹交错,身边都是百分百信任的人,自然可以畅所欲言。

    聊到今天的拍卖会。

    聊到单军大价钱买下的a2地。

    聊到“东窗事发”的未来。

    嗯真是酒都多喝了两杯。

    等着房地产的事情聊完,卢豹视线落在周尧身上,问了一句“你那个裸眼3d什么时候投入使用啊听说最近浪漫国那边好像也在搞什么裸眼3d高科技这种东西啊,无论他是不是完美,第一个出来的都是最关键,获利最多的。”

    周尧点头,想起上次和卢豹聊到的,显然卢豹在这个技术上分一杯羹,从他的字里行间,毫不掩饰他的野心勃勃。

    这让周尧有不小的危机感。

    别看他们现在两家其乐融融的,那是因为资产相等,互惠互利,合作共赢。

    但如果奇异平台做大了,此刻的温馨愉快就是个笑话,奇异平台早晚会抛弃他们,寻找更强的合作伙伴。

    反之亦然。

    所以周尧对这个3d技术始终抓的很紧,也完全没有让卢豹染指电视流媒体这一块的打算,便只和卢豹聊技术聊运用,决口不起开发。

    卢豹可是人精,听过便品出了滋味,不再提了。

    周尧赶快转移话题,说道“神说电影版的剧本基本出来了,现在就差一些包袱笑料,回头我去公司,给您看看剧本。”

    卢豹来了兴趣“你那里有没有电子版,发我一个,我让公司帮你评估一下。”

    “好。”

    周尧想了想,又说“卢叔,裸眼3d技术肯定会运用在这部电影里,但如果最后在院线上映,恐怕优势不大,一来院线本身就有3d技术,二来我们那个技术当前最适合的还是小窗口放映,所以我有个很大胆的想法。”

    卢豹已经想到了周尧打算说什么,但还是点头配合“说来听听。”

    周尧开口前,注意桌子上的人都在看他,便又斟酌了一下用句,最后说道“从多方面考虑,我想要开创一个网播电影的先河。”

    卢豹眉心蹙紧,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沉思之后说道“我想你应该是想要通过流媒体播放电影,但怎么赚钱,售价多少,你考虑过吗”

    周尧点头“考虑了一点。”

    卢豹看他,示意继续说。

    周尧便说道“考虑到电影的产出比,最后的价格肯定要从成本上考虑,具体多少暂时我们谁都定不下来。

    不过关于流媒体3d大电影的这个噱头是肯定够的,足以吸引更多的用户进入平台观看。

    收费模式无外乎就三种,一个是单片购买模式,现在平台看片统一价格是6元,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吧。

    但院线级别的电影平台播放,还有3d的观影模式,足够让奇异平台突破这个价钱封锁,价格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定,十二块十五块甚至是二十块,都可以。”

    卢豹点头,这也是他的想法,也是为什么会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原因。

    不赚钱不得利谁在意啊。

    当然是因为网播电影肯定会赚钱,才有接下来的谈话。

    “第二种呢”卢豹继续问。

    周尧说“s,超级会员,包年,应该会成为后期的主要模式,当你拥有很多院线电影后,更多的观众都会选择这个方式。”

    “第三种”

    “完全复制院线那一套,你不花费任何的价格购买版权,只参与分成,可以注明因制片方要求必须收费,完全可以将风险放在制片方的身上。”

    卢豹笑了“所以前两个提议的意思,你是希望我一口气买下电影,而最后一个则是我只负责出品,嗯,这很有意思,我确实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短暂的安静后,卢豹带来的一位高管问道“小周总,我想问一下,网络电影怎么解决盗版问题。”

    周尧的父母听见也有点好奇,纷纷看了过来。

    卢豹倒是知道一些东西,笑道“说起来,这就是我对那个软件佩服的地方了。”

    周尧说“因为这个裸眼3d软件是实时处理的技术,从平台直线发送到客户手机上,可以看见正确的版本,录播和转载都会导致画面模糊,当然也可以看,但就是3d画面没了,而且脸是糊的。”

    周尧母亲一亮“已经可以做到这么智能了吗”

    “和智能无关,只是每个点播电影的末端都会一起发送一个一次性的播放码,一些厉害的程序员应该可以解锁,但是如果终端经常变化播放码,自己看还可以,想要赢利是不太可能的。再说了,现在国家抓盗版抓的严,举报上去就有人查,一般人也不会知法犯法。”

    “那倒是,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本来去电影院需要十的电影票,手机看却只花费一半不到,就这样还只看盗版,就有点过分了吧。”

    周尧看着母亲,也没说看盗版不仅仅是素质问题,可能也是习惯问题,他小说的粉丝里就有身家好几千万的,天天看盗文网站,然后到他的正版页面下打赏,打赏的钱都够看他小说百遍的了,却偏偏不爱来网站看。

    奇怪不。

    人家那是没钱吗人家那只是风骚,是寂寞,是冷。

    所以爱看盗版的人,始终不会充钱,那么自然也就有在这个盗版行业里寻找利润的不法分子。

    后来大家又聊了一下这个软件的前景,如何预防盗版的出现,后来奇异平台这边的高管又提出了“播放码增加服务器压力”这件事。

    周尧解释了一番,后来话锋一转,说道“这样说来还是挺麻烦的,也行吧,实在不行到时候走院线,裸眼3d的吸引力应该还是有的,而且这种i剧,票房应该不会差。”

    卢豹狠狠地瞪了那个高管一眼。

    高管瞬间脸色涨红,不敢再开口。

    走院线,还有他们线上流媒体什么红利了

    蠢

    卢豹呵呵地笑着,举了酒杯“不管怎么说,这个技术未来可期,未来可期啊,喝酒”

    周尧举起杯,喝下了酒。

    这天晚上大家高高兴兴地散了,第二天周尧和父母一起飞回了a市,前脚才落地,后脚就接到了卢豹的电话。

    说是要到a市开个会,想要顺便看看这个裸眼3d技术。

    啧

    什么开会,根本就是特意过来的。

    周尧能怎么办,只能给唐佳佳打了个电话,问她30版还有没有保留,拿出来准备“接客”。

    唐佳佳提高了声音“30这漏洞百出的版本谁还留着啊。”

    “你找找,去问亨利,他那边应该有。”

    “我知道了,不过你要什么干什么接待谁”

    “奇异集团的卢总。”

    “卢总那你拿30怎么不拿最好的拿最好他才能出大价钱啊”

    “就怕太好了惹人眼热,直接上手抢,30就行了。”

    “好吧我还得去翻仓库。”

    “灯用最新的就可以,软件用老版的。”

    “行行行,你是老板听你的,什么时候来啊明天是上午吗时间定好了记得提前给我打电话。”

    “好。”

    周尧挂了电话,又想了一下,确定自己这么做没错,然后就起身去接咖啡,才走出门,就看见了郁明进来。

    金漪带着经纪公司,已经搬到了影视街,立了个“周氏影业”的招牌,开门营业。

    公司里不算金漪,有十一个经纪人,五十多名签约艺人。

    其中大部分是参与过周尧电视剧拍摄的演员,虽然不是什么名角,但红花也需要绿叶衬,配角演员的演的好,也是黄金配角,片酬不比主演低。

    还有二十来个都是北电毕业的学生,唐泽推荐,或者是顺着白敛那条线过来的,再加上校长推荐的部分学生,人数有点超标,正不知道怎么解决。

    剩下不多的就是真正星光汇聚一处的几个大明星。

    白敛不说了,现在还在最耀眼的高空挂着。

    张家驰小火,去年的神说第二季播出后,凭借着iq一角,今年接到了奇异平台的一部小投资的都市爱情剧,首次担纲男主,也算发展的不错。

    而剩下的,就是蓝星环球影业被收购之后,在苹果公司的拦截下,孤身一人,义无反顾,来到周尧公司的郁明。

    郁明不会演戏,这一点毫无疑问。

    其实唱歌除了音准以外,嗓音也没什么特色。

    之所以能够成为顶流三年,靠的都是他的颜值撑着。

    至少圈外的观众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快看,那姐姐长得真像男孩啊。”

    看起来没了团队,自身实力不行,又被黑粉缠身,凉透了的郁明很难翻身。

    但郁明的价值又何止如此。

    就看周尧公司和苹果公司因此正式结下梁子,难道只是为了争口气吗

    郁明的综艺感很强。

    以前偶像包袱一吨重都可以在综艺节目上合理搞怪逗笑。

    一旦将他的未来进行重新定义,作为综艺大咖推出去,他甚至具有撑起一个综艺节目的能力。

    现在拍综艺节目多赚钱啊,老百姓爱看,资本愿意投钱,拍出来不愁卖,郁明还是个自带黑红光环的极品。

    处理的好,也是颗“摇钱树”。

    不过最终,这颗“摇钱树”到了周尧公司。

    目前应郁明所求,挂靠在金漪名字下面这个郁明被黑粉整怕了,因此对“公关女战士”金漪有种蜜汁崇拜。

    哪怕金漪几次推拒,最后甚至拿出“我不可能跟你去工作室”的杀手锏,结果郁明工作室也不开了,乳燕归巢般扑进了金漪的“怀抱”里,竟然和公司签了三年的经纪约。

    所以现在心满意足,终于如愿以偿徜徉在“金妈妈”怀抱里的郁明,开始生出了汹汹的野心。

    他要复出

    他要翻红

    他要化身成综艺大咖,走出一条自己的新生路

    但公司现在还没有做综艺的打算啊。

    怎么办

    郁明表示没事,计划都是聊出来的,所以今天跑来找周尧了。

    周尧接了一杯咖啡,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郁明,郁明进了办公室一点也不局促,站在办公室中间,就开始噼里啪啦的一通说。

    大概意思就是,我有个好点子啦,我们的综艺可以这样这样做,我们的赞助可以这样这样的找,我们的播放平台可以考虑这些个

    一上午的宝贵时光,就在郁明口沫横飞的独角戏中,匆匆过去。

    周尧完全没兴趣。

    但公司现在有自己的运作方式,他不感兴趣,不代表公司不能去做这件事,只要通过公司的风险考核,这个项目是完全可以拉扯起来的。

    等着郁明说的嘴角发白,晕晕乎乎去吃午餐的时候,周尧给金漪打了个电话,了解了一下这件事。

    金漪说“那孩子想要重新复出的心特别地强,您别怪他擅作主张来找您,毕竟他被雪藏了一年,已经算是极限了,再不露面,人气也确实会掉光。”

    周尧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那这个综艺你有计划吗”

    “有。”金漪说。

    “直接说吧。”

    “好的。”

    金漪的计划是“综艺制片招标”。

    公司因为缺少这方面的人才,没必要从头拉扯出一个团队,不如直接对成熟的团队招标,让他们带着自己的节目和团队过来,公司只负责出钱,和安排播放平台就可以了。

    周尧觉得新奇,没想过综艺节目竟然也可以招标。

    但转念一想,拍电影、拍电视不也经常把一部戏就给了一个剧组,这和“招标”也没什么差别,最多一个是“人情招标”,一个是“能力招标”。

    有点意思。

    “这个法子是你想出来的吗”周尧笑问。

    “也不算,其实有些电视台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一直没有落在实处,我只是觉得这个法子对我们现在很合适。省事,省心,如果录制一季的效果不如意,随时可以结束,损失不会太大,最关键是自由。”

    “我懂,这个办法我同意了,你明天明天下午吧,带着计划书过来公司,我们商量一下。”

    “好勒。”

    郁明吃过午饭,嘴上还沾着油,就被周尧撵回了经纪公司。

    一听综艺的事情有着落,激动的差点亲周尧一口,后来被周尧冷眼一看,变成猴子欢快地溜走了。

    下午难得没事,周尧写了写小说,却始终不在状态,有点后悔自己元旦开文在自己这忙碌的状态,也不知道存稿消耗殆尽之前,能不能完结。

    第二天,卢豹跑过来,看过了30版本的裸眼3d,一边称赞这是高科技的产品,一边彻底冷静了下来,不再对这个裸眼3d技术表现太多的野心,倒是终于愿意退后一步,不太想要搅合进周尧计划的电视流媒体里面。

    30解决的是线条模糊的问题,但线条过于凸显之后,反而给人仿佛在看动画片的失真感。

    没有影院的3d电影的窗口感好。

    但40后,这个问题不但解决了,“窗口”的纵深度还要深,如果是小窗口看,甚至比影院的3d效果还要好。

    现在正在开发的50,正在解决大屏幕院线的问题,而且进度不错。

    搞软件开发就是这样,从无到有的建设很难,而事后升级和完善就会相对简单很多。

    这个技术比上一世最起码早出现了五年,有亨利的灵感和才华,有周尧指向明确的开发方向,除了硬件方面受限于现代的科技发展还不够好之外,周尧发现自己现在能够给出的指导也不多了。

    至少就他看来,最终的成像效果和上一世也没有什么差别。

    只除了对剧组的视力伤害。

    在正式投入之前,一定要找到合适的代替品。

    说不得这个技术最后分一杯羹的,不是奇异平台,而是刁家的公司。

    毕竟刁点已经在敦促家里的公司研发更好的替代品,而要说到这种工厂科技,当然还是刁家最厉害。

    等着陪着卢豹吃了午饭,下午周尧又赶回公司开会,商量综艺节目的招标问题。

    第二天上午,卢豹也不回海市,又跑到周尧的公司参观喝茶,还看了神说的电影剧本,下午周尧又在公司内部开会。

    三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等着卢豹转够回去的周尧,却拿到了卢豹的合作协议。

    奇异集团要以影视公司的名义参加神说的电影拍摄,并且要投资一个亿,参与后期的票房分成。

    至于最后究竟是在奇异平台网播电影,还是上院线,就要等着电影拍出来再说了。

    看来卢豹对他们的裸眼3d技术还有疑虑,但又充满了期待,才会做出这么矛盾的决定。

    拿一个亿来试下水。

    进可攻退可守,机智

    周尧不置可否,签下了这个协议,那边却暗自决定要敦促刁点快点把硬件问题解决,鸡蛋果然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些上市公司的老总,一个比一个鸡贼

    一群老狐狸

    等着综艺节目招标的消息传出去后,a市的温度渐渐热了起来,超算第二季也即将迎来大结局。

    白敛也要从国外回来。

    说出来别人可能不信,他和白敛在一起一年,真正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日子估计也就半个多月。

    换句话说,内啥滚床单的次数也挺少的。

    周尧三十一岁了,不再是年轻力壮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毫无年轻人流于表面的浮躁,没有对爱情的渴望,也没有对床事的疯狂追逐。

    他很稳。

    每天以公事为主,忙碌不休。

    然后在心里默默是算着白敛回来的日子,渐渐心浮气躁。

    当然别人是看不出来的。

    总觉得周总这人就是个事业狂,干脆娶了事业算了。

    谁都不知道,在周尧的心里燃着一团火苗,日渐变大,开始灼烧他的五脏六腑。

    其实猜测周尧这人比较禁欲的都错了,他只是能忍,还特别会爆发,一次吃个够本,属于那种吃的太饱,接下来一段时间想着都觉得腻歪的程度。

    不过这段时间隔得委实有点太长了。

    国内外的距离感更是增加了思念的厚度,让周尧的身体里藏着一座火火山,时时刻刻都可能爆发。

    所以在白敛回国这天,周尧早上五点就醒了,刷牙洗脸后在沙发上闲极无聊的勉强待到六点,就提着他的电脑包,开着那辆40万的小车,低调的出了门。

    到机场,也才六点过一点,从米国过来的飞机八点才降落,这个时候的白敛说不定还在飞机上睡大觉。

    周尧去了咖啡厅,给自己叫了一杯咖啡,然后打开了电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愣愣地看着窗户外面的风景,硬生生地坐了一个半小时。

    待得终于熬到了时间,收起毫无作用的笔记本电脑,匆匆地赶到了接机口。

    接机口的人不算多,大部分都是家长来接孩子的,白敛低调出国,低调回国,行程没有贴出通告,自然也没粉丝会来机场接机。

    待得旅客从接机口出来,周尧很快就看见了与梅广轩并肩行来的白敛。

    白敛依旧戴着墨镜和帽子,厚厚的羽绒服挂在手肘上,单手推着银色的小行李箱,隔着一片墨镜,两人的视线对上,白敛脚下的步伐加快,三两步走到了周尧的面前,嘴角已经勾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

    周尧想要拥抱的。

    还想要亲吻他。

    但最后他只是接过了他手里推着的行李箱,克制地微笑着。

    上了车,周尧问副驾的梅广轩是不是回家,梅广轩摇头,说“我今天和楚迅约好在公司见面,走一遍剧本,我现在有很多的想法,白敛”

    “白敛今天有别的事,剧本的事情过两天再说。”

    本来想说“白敛回家休息”的梅广轩闭上了嘴。

    行了吧,知道你们小别胜新欢,搁我这儿撒什么狗粮呢。

    又过了一会儿,周尧说“你要去公司的话不顺路,你打电话让公司的车来接你,约个地方我把你放下去。”

    白敛探头出来“去哪儿”

    公司和家在一个方向,怎么会不顺路,难道今天不回家

    白敛好奇,梅广轩也好奇。

    但周尧并不解释。

    后来梅广轩下了车,白敛把手从座椅靠背的后面伸出来,搭在了周尧的肩膀上。

    戳戳。

    问“咱们去哪儿啊”

    “既然是度假,自己家肯定不算,我家在西郊那边的温泉庄园有栋别墅,前几天我让人打扫了,咱们去那里住几天。”

    “好。”白敛当然不会反对。

    周尧笑着,眼底的冷气消散,化为暖暖热流,牵起白领的手背,亲了一下。

    白敛抱着椅背笑弯了嘴角,用手指在周尧的嘴唇上揉揉按按,又缓慢地勾了一圈。

    车里气氛骤然一漾。

    暧昧升腾。

    过去的一路,两人几乎都在“tiao情”,浅浅的撩拨着,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待得车开进了别墅群,周尧的车甚至都没有停正,就匆匆下了车,白敛跟在他后面连行李都没拿,门一开就被周尧推了进去。

    他压着周尧亲,周尧脚下用力,又把白敛抵在了墙上,呼吸急促,动作越发过火。

    眼看着擦枪走火。

    “咳”

    有人咳嗽了一声。

    白敛睁眼一看,吓得一个激灵,一把把周尧推开了。

    周尧这才看见他母亲,元素兰女士此刻正站在正对着玄关的客厅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