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作者:拈花无裳   知足常乐(快穿)最新章节     
    刘芳看着底下的符文,尝试着用真气去除,却发现,她体内已经无法聚集真气了,也就是说,她现在,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她叹了口气,也不做无谓的挣扎,到了此时,她才发现,自己能力太渣,根本没有办法自救。

    所以,她这次真的是只能等死,对吗

    呵,还真是讽刺啊

    她抚着肚子,叹着气道,“孩子,可能,这次,你真的要陪着我一起死了。”

    任务肯定是失败了,只是不知道,她这次任务,还算不算正宗的庶女部任务,如果是,那她真的要投诉了哪有这种随时随地都会死的庶女部任务啊

    说好的知足常乐,可是至今,刘芳也就第一个测试任务是安安静静,啥事没有,之后的任务多多少少都有些事儿发生,真的让她特别的无语。

    而这一次更好了,直接就凉在这儿了。

    她想到自己的空间对啊,她到时候可以进空间啊

    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进去。

    想必,地府的东西不会这么菜的吧

    而正当刘芳胡思乱想的时候,半空中,一道火红炽热的身影显现出来,随后,是一道灰色的,绿色的,蓝色的

    宫徽,刘风等人先后出现

    刘芳一愣,“大娘阿爹母亲”

    宫徽却先看向她身下的祭台,看到那些鲜红的符文,顿时心一沉,她转而看向刘芳,道,“小芳芳,你别怕,你一定会没事的。”

    说罢,她看了刘风一眼,刘风微微颔首,“开始吧。”

    宫徽点头,“开始。”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所有人瞬间散开,围着祭台站好,随后同时打出真气

    顿时,五颜六色的光华照的刘芳眼睛都眯起来了。

    这是要干啥

    而随着他们打出的真气越发强大,祭台竟然慢慢裂开,直到最后整个破碎,化为飞灰

    刘芳瞬间没有依仗,整个人就往下掉,宫徽飞身而至,伸手抱住她,一挥手,把她手脚上的铁链全都打碎了。

    刘芳顿时感觉胸口一热,浑身暖洋洋的,体内的真气终于可以聚拢了。

    她心底松了口气,抬头看着宫徽道,“谢谢大娘。”

    宫徽淡淡一笑,道,“无事。你安好就好。”

    正当她们快要落到地上时,刘芳身上突然冒出了一团炽热的火光,烫的宫徽都抱不住她,一下子就放开了双手

    宫徽大惊,“小芳芳”

    随后她不顾自己双手已经被烫伤,飞身扑过去,想要重新抱住刘芳。

    然而,刘芳整个人并没有往下坠不说,反而是很快飞上了半空之中,停在了上面。

    刘芳只觉得自己的骨头在发烫,血液也在发烫,烫得她灵魂都快消散了。

    她想要躲进空间里,可是她根本就进不去

    这到底是怎么了

    而且,空间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我靠

    刘风等人原本以为刘芳已经无碍,万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情况

    玉凰看着半空中痛不欲生,不断在挣扎的刘芳,心痛的眼睛都红了。

    她浑身溢出同样火红的真气,将她身上的衣服都全部烧毁,化为飞灰,她整个人化成一团火红色的火焰,随后慢慢变成一只浑身冒火的火凰

    煽动着翅膀就向着刘芳飞去

    宫徽眼神一冷,抬头看着夜空,天上的七个最亮的星辰连成一线,发出灿烂的光芒。

    宫徽微微冷笑一声,“想让我们认命呵”

    她抬手成爪,直接一下插到自己的胸口处,穿透了身体,将自己的心脏掏了出来,炽热火红的心脏还微微跳动着,发出璀璨的光芒

    柳无双一看,淡淡地温和一笑,“大人,我们,绝不认命”

    说罢,她也抬手将自己的心骨掏了出来,同样散发着璀璨的绿色光辉。

    随后是上官蔚然,云雪,方芮

    刘风看到她们的作为,笑了笑,扯开了自己身上的灰衣,顿时,磅礴的银色光辉照得周围宛如白昼

    而躲在一旁的梁馨与一名白衣少年就这样一览无遗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上官蔚然打了个手势,立即有人去把两人给抓住,彻底打散他们的修为,绑着丢在一旁。

    刘风抬头看着还在半空中挣扎的刘芳与飞上去的火凰。

    他再转头环视了一圈宫徽等人,笑着道,“我欠下的债,就由我来还吧。”

    说罢,他瞬间飞到了刘芳身旁,挥退了扑过来的火凰,伸出手,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将刘芳抱住

    那炽热的火光,随着他的靠近,渐渐转移到了刘风身上,他笑着,笑容格外地慈爱。

    俊逸年轻的面容,随着火光转移到他身上,而渐渐消失,容颜慢慢变得苍老。

    他看着刘芳道,“孩子,好好活着

    对不起,当年我没能阻挡住天道对你的作为,是我这个父亲的不对。

    现在,我愿,以我的生命,换回你此生的安然无忧

    你记住,御剑山庄,永远都是你的娘家。

    我,也是你永远的父亲

    孩子,对不起”

    刘芳看着他渐渐透明的脸,眼眶通红,眼泪不断地落下,又被炽热的火焰蒸发掉。

    “父亲不啊”

    宫徽等人都愣住了,包括以血脉之身现形的玉凰

    “刘风”

    宫徽松开手里的火红心脏,心脏瞬间就回到了她的体内,只是胸口处依旧有一个伤口在流着血。

    她不顾自己的伤势,飞身上前,想要抓住刘风快要消散的身影,然而,她只看到,刘风转过头来对她无声地说了一句话,随后就消散在空中了

    宫徽愣愣地看着自己满是血迹的手,无法相信,他,那个,她以为已经变了的他,竟然会真的不顾自己的身份性命,就这么

    “啊”

    宫徽红着眼抬头看着天空,怒吼道,“我要打碎你”

    刘芳却快步上前抱住了她,低声道,“大娘,父亲没事”

    宫徽愣住,她看向刘芳,刘芳微微一笑道,“他很好。真的,您相信我。”

    宫徽闭了闭眼睛,缓缓道,“好,我暂且信你。”

    刘芳

    老爹真的没事

    她一开始也以为老爹会死,没想到,最后他竟然被她给收进了空间里头。

    虽然吧,样子有点惨。

    但好歹没事不是吗

    那边的玉凰也恢复了原状,她空间法宝里多得是衣服,根本不怕会失礼,穿上衣服,她依旧是端庄优雅的她。

    柳无双一看,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心骨放回体内。

    其他人也是如此,各自把自己武道天赋收回。

    到了她们这种境界,拆个身体啥的,其实根本也死不了,不然,怎么说她们的修为能与天道相比呢

    刘芳看着大家都一身伤痕累累,便说道,“还是先回去吧。”

    宫徽点头,“好。”

    说完,她抱着刘芳,向着裴家坊而去,其他人也跟在其后,至于梁馨与那白衣少年,则被上官蔚然的人给带走了。

    刘芳回到家中,先看了看裴隽的情况,见他神色平和,确实是没事,这才放下心。

    而宫徽等人也在柳无双的门人医治下,伤口很快就痊愈了。

    柳无双看了看外头的夜色,见原来的七星连珠已经消失,她看向上官蔚然,上官蔚然微微颔首道,“时辰已经过了。”

    柳无双松口气,转头看着宫徽道,“大人,时辰已过。”

    宫徽微微颔首,看向刘芳,刘芳微微一笑,把手放在外室的榻上,一个差点烧成黑炭的人被放在上面。

    宫徽等人

    刘芳看着烧成非洲黑人一样的老爹,也觉得格外好笑。

    毕竟是修习武道的人,刘风即使伤成这样,其实也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吧,看起来有点惨而已。

    不然,刘芳也不会有看自家老爹笑话的心情了要真是受伤严重,她哭都来不及,哪有心情看笑话哦

    柳无双最先回神,她赶紧打出一道绿色真气,笼罩在刘风身上,不多会,刘风身上的伤势就完全恢复了。

    只是,他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却变成了银色的白发,同时,他也不再年轻,依稀可以看出一些皱纹。

    柳无双收手对宫徽道,“大人,庄主只是修为跌落了,并无大碍。”

    宫徽点点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我先带他回云雾山疗养,这里就暂时交给你。”

    “好,大人放心。”

    刘芳看着宫徽抱起刘风走了,柳无双则先出去处理后续,而上官蔚然等人随之也都陆续走了,只剩下玉凰与她两人在屋内。

    还有一个昏迷着的裴隽在内室里躺着。

    玉凰对刘芳道,“小芳芳,来,坐下来吧。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今晚,索性,我就全都告诉你。”

    刘芳确实是有很多疑问,她坐在玉凰身边,两人坐在榻上,沉默了一会,玉凰才缓缓地把一切都说出来。

    其实,当初只有宫徽,是刘风真心迎娶并且与之有了夫妻之实的。其他人,无论是柳无双,还是乔楹,甚至是后来的云雪,与他都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并无夫妻之实。

    当然,还有上官蔚然等人,也是如此。

    原因,有很多,总得来讲,就是因为她们都曾经是被天道挑选中的献祭之人。

    玉凰缓缓道,“我也是其中之一。凤凰一脉,历来武道天赋逆天,因此被天道选中为献祭者,也是理所应当。我的母亲,曾经就是被献祭的人之一。

    只是,到了我,我却不甘心如此被牺牲。既然是众生平等,又有了修心修德之途,为何天道一定要我们这些人献祭,以保全天道的恒久

    呵,说到底,不过是先飞升的那些人,对林武界设下的禁忌诅咒罢了。实际上,他们怕的是后来者把他们的至尊地位给摧毁了。一切都只是哄骗后世人的谎言”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