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最终记忆·别怕
作者:宁素来   结局要HE前白月光回来了[快穿]最新章节     
    巨大的电子屏幕悬在空中,所有蓝星公民可以看到,上次公布出来的星盗名单中,艳丽漂亮的少年此时神色冷漠,规矩的站在了镜头面前。

    他的脖子上被扣上干扰精神力的机械环,好像凶兽变成了弱小的宠物。

    只不过对上那双眼,锋利不羁,仍是让人心惊。

    让蓝星公民觉得奇怪的是,这则逮捕新闻反复的放了几天,似乎是想让什么人知道一样。

    林赏没有想到会栽在自己成员手上,所以一开始,优尔就是算计好了的

    跟其他犯人不同,林赏被单独的关在了一间房间里。这一切,都要多亏克莱夫家族的小少爷。

    优尔克莱夫。

    家族因为长子安成为联邦军部中一名高级长官,以至于家族地位提高了许多,而克莱夫夫妻也准备找回曾经因为无力抚养的小儿子,也就是跟着林赏进入了帝青的优尔。

    优尔还有幼时的记忆,所以清楚的知道自己姓甚名谁,起初却没有想要认回家人的想法。

    可能林赏没有跟虫族接触,他一辈子也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

    可是到底,要解决到那个虫族,就必须借助长兄的力量。

    所以优尔才会再联系上克莱夫家族之后,跟安商量,利用林赏引来虫族,然后一举歼灭。

    只要那个虫族死了,林赏还是以前那个林赏,不属于任何人。

    安克莱夫自然是答应了,不说自家父母对失而复得的小儿子很是看重,能够逮捕星盗成员,又能够杀了虫族,何尝不是大功一件

    至于优尔,只是被迫成为了帝青星盗的俘虏,跟帝青没有一点关系。

    林赏冷笑,任由优尔怎么说,也不搭理。

    他知道对方的打算,觉得可笑。

    那个虫族怎么可能会因为他而自寻死路他所在的位置靠近联邦,偏僻独立,是个明晃晃的诱饵。

    不过这个干扰机械环有些麻烦,他身上的武器被搜走,之前暴露的精神力也被这个机械环压制没有办法使用。

    林赏珀眸里闪过一丝急躁。

    被优尔背叛,被联邦抓住好像都不足以让他产生这样的情绪。

    那个虫族不会真的过来吧

    优尔隐藏了林赏是头目的身份,只是说他的其中一员。好像这样就可以让林赏少受一些苦。

    对于林赏来说,却没有什么差别。

    好像料到虫族会中计,林赏可以察觉到优尔那兴奋激动的眼神和联邦不停歇的动作。

    而其他星盗也好像没有预料到优尔的背叛,又无法进入蓝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威廉沉默着,提出自己进入蓝星。孤身一人去救出林赏。

    其他成员不同意。

    威廉苦笑“要不是因为我,老大也不会中计被逮捕。”他也的确没有想到优尔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其他成员跟威廉一样的想法,任谁也不会想到,那个腼腆清秀的男孩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只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多说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威廉的身份没有被联邦察觉,优尔想的不够全面,心思全在处理解决虫族的身上。

    通过蓝星的广播,所有人都知道帝青星盗林赏的落网,其他成员也看到那扣在林赏脖子上,干扰精神力的机械环。而现在,先要帮助威廉去把老大救出来。

    自家嚣张懒散的老大因为优尔,居然要套上那种东西,其他星盗成员恨不得把优尔抓来往死里打。

    联邦的重心还是在虫族的身上,因为机械环,又因为林赏的安分配合,那群人自然也放松了对他的警惕。

    漂亮的少年坐在冰冷的椅子上,小小的圆形密封窗外能够一眼看到星际战场。

    安克莱夫进来的时候,便看到少年神情落寞孤寂,透亮的眼眸里失了些许光芒,看上去有些悲戚。好似觉得自己的命运就是如此了。

    “你不用害怕,等我们解决那个虫族,你就自由了。”安说道。

    林赏眸光微动,似乎是因为他的话而产生了一些希冀。

    不过随后,苦笑开口“你说的自由,不过是换个地方而已,毕竟,我有罪不是吗”

    安不了解眼前的少年,他看上去很漂亮,比起自家弟弟,要精致很多。但也比优尔更有能力,不是弱小无力的蝼蚁,他第一眼见到对方的时候,就感受到那没有丝毫隐藏的锋芒和锐利。不过此时,好像被磨掉了棱角,变得无害且容易拿捏。

    对方这样的姿态是最好不过的,这才是属于俘虏,身为诱饵的姿态。

    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将囚禁林赏的房间门紧紧的锁上。

    安离开之后,那眉眼低垂忧郁的少年没有一丝哀伤,只不过他看向窗外,脸上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担忧。

    这种被拿捏的感觉,还真是差劲。

    臭虫子,不要中计啊。

    期间优尔来了几次,都被林赏冷酷的态度给赶走了。他身穿昂贵的服装,清秀的脸上满是受伤,好像被抓的人是他一样。

    林赏再也不想看到这个背叛他,利用他的少年了。

    威廉还没有来得及找到林赏所在的位置,那边虫族就已经攻了过来,联邦和帝青两边都没有反应过来对方会这么快。

    林赏皱眉,运转精神力却被机械环察觉,滋滋的发出响声,脑袋里如同千万根针一般刺着他,让他脸色顿时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很是虚弱。

    林赏这个时候甚至想骂脏话了,没有想到会这么麻烦。

    林赏还没有解决机械环的事情,就被军部的人推着到了战场上面,纤弱的少年出现在指挥战舰上,一直发动攻击的虫族顿时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没有了动作。

    男人自身形巨大的虫族队伍里走了出来,俊美妖异的脸上神情淡漠,幽暗的瞳眸却在看到少年时染上一丝怒火。

    他压抑着心中暴虐“我说了让你跟我走。”

    林赏撇过头,忽略心中的委屈“我也说了不要。”

    安克莱夫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虫族,若是放在蓝星帝国,就算说是贵族皇室也不会有人质疑。

    他紧紧的钳制住少年的手臂,一双眼疯狂的看着裴清玄。

    “没想到虫族居然会看上人类,怎么要救他”

    林赏珀眸冷酷,冷笑“我跟虫族没有一点关系。”

    话落,他直直的看着裴清玄,对方身形修长挺拔,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眸藏着复杂的情绪,紧紧的盯着他。

    他心中淡淡的叹息一声,声音平淡“我不需要你救,滚回你的虫洞去。”

    墨发有些凌乱,少年微微低头,额前的碎发在那张白皙的脸庞上投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情绪。

    裴清玄要是听他的,也不会三番四次的招惹少年。

    他眉目冷酷“放了他。”

    身穿灰蓝色制服的高级军官知道自己赌对了,他的笑容有些扭曲,似乎觉得胜利就在面前。

    星际战场上布置了针对虫族的特殊陷阱,只要裴清玄往前一步,就是能够将其毁灭。

    他看了看身旁的诱饵,机械环的禁锢让少年没有多余的能力可以逃脱。

    事情到这一步,他也没有用了。

    “既然你这么想要,那就”安的声音扭曲,扯着林赏的手臂就前走前。

    指挥战舰和星际战场有些高度,少年要是就这么坠落下去,也许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林赏的双手被绑在身后无法挣扎,后背传来一股力道。

    “还给你。”

    优尔一脸震惊的冲过来,却没有碰到少年丝毫。

    看着林赏坠落下去,优尔语气愤怒“你做什么计划根本不是这样的”

    按克莱夫冷笑,笑对方的天真。

    “这是战场,不是什么慈善会,就算他现在不死,到最后定罪之时也难逃。”

    优尔心中冰冷,这个时候后悔已经没有任何用处。

    少年自指挥战舰上坠落下来,林赏感受着疾速的风和下坠失重感,珀眸可以瞥见裴清玄眼神慌乱的冲了过来。

    好傻

    是陷阱啊

    “走啊”林赏闭上眼喊道。

    少年纤弱的身体如同折断蝶翼的蝴蝶从空中坠落,裴清玄稳稳接住少年的时候,心中的恐慌才平复下来。

    他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少年,失重感消失,林赏睫毛颤了颤不愿睁眼去看男人,仿佛怕泄露出自己真实的情绪一般,他嗓音压抑,重复的开口“走啊”

    “走啊”

    裴清玄好似没有察觉到少年那颤抖的语调,亲密的抵住林赏光洁的额头,温温柔柔的开口“你不要总赶我走,好不好”

    就是到这个地步了,少年连救他的资格都不愿意给吗

    就算是异形,也有爱人的权利吧

    林赏倏地睁开眼,珀眸倒映着男人的面容,他脸上勾着浅浅的弧度,即便身处这样的险境,他的目光也没有半点撼动。

    只不过容不得两个人继续独处,那在指挥战舰上的男人按下了按钮。

    俊美孤傲的虫族小心翼翼的将人类少年按在怀中,林赏没有反应过来,耳朵被微凉的手掌捂住,珀眸呆呆地看着男人,只见他薄唇动了动。

    别怕。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裴清玄和林赏所在的位置冲出了一股炽热的波浪,浓烟滚滚仿佛铺天盖地的沙尘暴,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情况。

    伴随着猩红的火焰和不绝于耳的爆炸声,不少虫族被炸的粉碎,血肉四散,

    急急忙忙赶过来,还没来得及动手,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其他星盗成员顿时呆愣在原地。

    “老大”

    作者有话要说日更

    打滚求营养液评论么么哒

    下本新书打滚求收藏,收藏不迷路

    当渣攻穿成炮灰白莲花穿书

    向来美人撩到手,鬼话连篇成天秀的渣攻陆星挽穿越了。

    看着镜子里的纤弱美人,陆星挽擦了擦鼻血。

    霸总小言文里恶毒女配的炮灰弟弟

    陆星挽表示这不影响自己重操旧业再创辉煌。

    但后来他放弃了,只要自己ooc就会受到如坠冰窟般的寒冷侵袭,陆星挽是个猪才不放弃。

    所以只能憋屈的看着剧情发展,直到某天夜晚被人强势的拉进小巷子。

    陆星挽这种被自己玩烂了的招数

    可是看清是谁之后,陆星挽尽管没有ooc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

    向来高冷禁欲的男人脸上勾着玩味轻佻的笑容,低哑性感的嗓音滑过耳畔。

    “勾引我嗯”

    陆星挽懵了。

    小剧场

    陆星挽顺着剧情和貌美千金相亲。

    高档西餐厅里,即便对方是女生,陆星挽也十分体贴的为对方抽椅子,切牛排,点热饮。

    千金很感动,准备约下一次见面。

    只是还没有用完餐,走进一名俊美男人,神情凶狠的将陆星挽拉走了。

    第二天,千金在报纸上看到沈氏总裁强势亲吻某青年的新闻。

    那被压在墙上看不清样貌的青年,身上穿着跟陆星挽一模一样的西装。

    2

    听闻沈氏集团总裁手段狠戾为人高冷孤傲,禁欲薄凉。

    被狠狠疼爱占有的青年眸光潋滟,若不是他全身无力,肯定要跳起来把说这话的人脑袋拧下来。

    他的身上,禁欲俊美的男人低声喘息,凑到他的耳边。

    “你叫的真好听。”

    伪白莲花真作天作地浪里小白龙受x钱多势大占有欲强男主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