饰品设计大赛Ⅲ(一)
作者:俐纱   卖破烂后我成了大佬最新章节     
    作者写文不易,订阅全文可解锁更多正版内容

    谁在叫她

    茹冉就如陷入了一个怎么也找不到出口的黑暗中,长途跋涉了很久,身体已满是疲惫和无力。

    忽然出现的声音给了她指引,让她能再次聚集起力量来,努力的挣扎着。

    大约有半个世纪那么久,又可能不过才几秒,她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眼。

    “感恩造物主,可怜的小茹冉终于醒过来了。”

    茹冉听到那个声音继续说道,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欣喜。

    她睁开眼,先是被亮光刺得眯了眯眼,随后才虚弱的看向说话的人。

    听声音应该是一个有些年纪的成年女性。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两个穿着奇怪服装的人,像是隔离服一般将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连根头发丝都看不见。

    只有脸上戴着的防护是透明材质,隐约能看到说话人的面孔一张极为憔悴沧桑的女性面孔,瘦的腮帮都有些凹了进去。

    然而首先吸引茹冉视线的,是她那一对满含关切的眼眸。这让茹冉想起了同样有了年纪的师母,小时侯每当她生病时,醒来后看到的师母的眼神就如她这般,带来一种被关怀的温暖。

    茹冉不禁对眼前这位陌生女人生了些许亲近感。

    但随后涌上心头的,是搞不清状况的懵然。她确定自己并不认识面前的人。

    所以这里是哪里

    茹冉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周围的环境。

    天空泛着铁锈色的红,没有一片云朵,却能看到几个大大小小的星体悬浮在空中,看样子也不像是太阳或是月亮。

    而不远处的天边,竟有一艘不知是由什么金属材质构造的巨大飞船,几乎占据了一大半的视野,泛着冰冷的光泽,像一个庞然大物的怪物一般,张着血盆大口,不断的往地面倾倒着什么。

    茹冉的脑袋依旧晕眩着,太阳穴如同被针扎了一般一下一下的刺痛着,看到眼前如同末日的景象,不禁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火辣辣的疼,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手撑在地上想要借力站起身仔细看个清楚。

    可脑袋“嗡”的作响,身体晃了晃,一阵天旋地转中,茹冉手中胡乱抓住了一个东西,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转瞬间就又陷入了黑暗。

    等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转移到了室内,躺在一张有些硬邦邦的大床上,身上盖着一条单薄的被子。

    她揉着还有些发胀的太阳穴,从床上坐起身来,环顾四周的环境。

    屋子里一片静谧,没有开灯,唯一的光亮是从左侧半掩着的小窗外,投射进室内的一道暖光,洒落在七零八落堆放着修理工具的地板上。

    没有被光照到的一处阴暗角落里,看模样应该是一个中型机器人,一动不动的静立在那儿,像是被闲置了许久,积了不少的灰尘。

    视线转动,茹冉能认出的东西不多,桌子椅子、还有半面墙大的置物架,上面摆放的东西都形状各异,奇奇怪怪的看不出其用途。

    而房间的右侧墙壁边有一个落地镜,正好正对着床。茹冉转头就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却被吓了一大跳。

    一张干瘪的脸瘦的几乎都脱了形,肤色发黄发暗,背对着光照镜子,脸更显得黑,差点都看不清五官的模样。刚睡醒的头发乱糟糟的,发质干燥枯黄,就像一把杂草。

    茹冉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

    这这丑八怪是谁

    然后看到镜中的人也随之一起瞪大了眼睛。

    茹冉想起自己晕倒前看到的天空中悬浮了好几个星体的景象,还有这陌生房间里摆放着的奇奇怪怪的物件。

    这一切都似乎在告诉她,这里和自己所熟知的世界不同。

    甚至她都很可能已经不在地球上了。

    可怎么会这样

    茹冉记得自己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之前,正在自家的工作室里雕琢玉石,拿着刚刚到手的古籍残页,研究着上面记载的神秘图纹,并试着雕刻了下来。

    后来

    茹冉努力回忆之前的记忆。

    后来等她停下手里的活后,才发现自己竟已经不吃不喝一连工作了二十几个小时了。她站起身来,身体不稳的晃了晃,腿脚无力两眼发黑,一下子没站稳往后一倒,脑袋就砸在了地上的工具箱上。

    再醒来时,她就来到了这里。

    茹冉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就在这时,静谧的房间里忽然发出声响。茹冉抬眼,看到面前有一道银色光亮像超小型的烟花一般,biu的一声,从低空升到茹冉眼前,“啪”的绽放开,一段泛着银光闪闪的文字出现在半空中。

    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类被人熟知的文字,然而茹冉下意识的就能读懂它们。

    “亲爱的小茹冉,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早上看到你晕倒在地上吓了我好一大跳,好在只是因为饥饿晕倒的,身体没别的什么毛病。我给你喂了一支营养剂,还另外留了一支放在了你的床头。很抱歉没有留下来照顾你,因为我今天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捡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所以还需要继续工作。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请不要有什么负担,来告知我和汤普森爷爷,我们会想办法帮助你。今天好好休息,愿造物主护佑你安妮玛希,留。”

    银光色的文字只在空中停留了半分钟,之后就像烟花一般消散了去。

    安妮玛希

    茹冉脑海中浮现自己昏迷前看到的一个穿着隔离服的女人的面孔,那双眼睛里的关切让她想起了师母。

    面对陌生的世界和陌生的人,她不禁有些迷茫,又下意识的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伸手用力掐了一把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