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大学恋爱日常(3)
作者:曲小蛐   别哭最新章节     
    大学恋爱日常3

    3自动化专业严禁蹭课

    比起已经成为老油条的老生们, 每一届的大一新生在最开始永远是最乖巧的从忙碌且管理严苛的高中生活里解放出来,新生们刚开始适应大学的自由和开放环境总需要一个过程。

    而等他们一旦了解了大学校园里的“生存规则”, 他们就会逐渐开始躁动起来、暴露本性

    每年随着开学时间推移,新生们逐日递减的出勤率就是这一点上再明显不过的证明。

    年年如此,各院系的老师都已经习惯这一点,每到新学期过半就会开始采取各种措施严抓考勤制度

    但偏偏今年的自动化系就成了个例外。

    周五上午930的第二节大课, 也是自动化系每周高等数学的例课时间。

    716寝室四个女生分成了两拨, 唐染和许萱情先起来了, 另外两个还在赖床。她们俩作为先行部队,提前来教室“占座”。

    一到教室门口, 许萱情就被门内的景象震住了。

    过去好几秒, 许萱情僵硬地扭头看向唐染“我们不是提前15分钟来的吗”

    “嗯。”

    “那里面这人头攒动的景象,难道是我的错觉”

    “应该, 不是。”

    “学姐不是说期中考试过后教室里想坐满一半都难吗那我们这届是怎么回事大家都这么积极好学的吗”许萱情深吸了一口气, 刚要继续宣泄自己此刻的震惊情绪,她就突然想到什么。

    教室门口安静两秒,许萱情缓慢而狐疑地将目光落到唐染的身上“今天是周五”

    “嗯。”

    “骆湛学长是不是今天又会来跟你一起上课”

    “嗯。”唐染这一次应声的动静明显要比之前轻多了。

    这里面的情绪归结起来, 简称心虚。

    许萱情磨了磨牙“我、就、该、记、住、的上周五的课前占座就是因为他才成了地狱模式的”

    唐染心虚不语。

    许萱情没敢再耽搁, 拉着唐染进去,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两处分开的位置。拿书本占了5个座位后, 她松了口气, 拉着唐染坐下。

    “小染,我们商量件事好不好”

    “嗯”

    “你跟你那个个人魅力有点超标的男朋友商量一下,让他别再每周五都来找你上课了虽然在别的情侣那儿这事没啥, 但你俩、你俩毕竟不一样啊”

    许萱情一边说着,一边抬头往前张望“你瞧瞧这场面,陪女朋友上个课闹得这么兴师动众的,你说他就没有一点良心不安么”

    唐染张了张口。

    “不好意思,没良心这种东西。”一个似笑非笑的话声懒洋洋地拦住了唐染的,先一步在许萱情身后响起来。

    许萱情一噎。

    两三秒后,她尴尬地扭头,哂笑“学、学长好。”

    “学长不太好。”骆湛抬了抬下巴,“你把我们小姑娘身旁的位置还给我,我就好了。”

    许萱情“”

    许萱情委委屈屈地看了唐染一眼,抱着书本起身,自觉挪去了后排她占好的三个位置上。

    骆湛心安理得地坐到唐染身旁。调整好位置,这人还丝毫不顾忌半点作为校内知名学长的形象,侧倚到了他身旁小姑娘的肩头上。

    唐染停了一下,转了转头,脸颊被身旁那颗带着淡淡香薰气息的毛茸茸的脑袋蹭得微微发痒“骆骆”

    “嗯”

    那人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微哑的应声。

    唐染放轻声音“你昨天没休息好吗”

    “在实验室睡的沙发太短,屈了半晚上。”

    “怎么没回家休息呢。”

    “有一个算法优化没做完,不能拖到今天。”

    “为什么不能”

    唐染没说完,骆湛打着呵欠直起身“拖到今天,不就没办法陪我们染染上课了么”

    唐染回头,看见骆湛眼睑下淡淡的乌青,不由心疼地皱起眉“你实验室里那么忙,不用每个周五和周末都抽时间陪我的。”

    “那可不行。”骆湛单手撑到桌前,歪过头来懒洋洋地望着小姑娘,眼神虽然有点倦然发懒,但柔软带笑,“我可不想再听见有人造谣说我们分手了。而且谭云昶说了,一周忙到只有两三天见得到面我应该谢你不甩之恩。实在不能再少了。”

    听骆湛这样说,唐染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什么。

    不多时,高数老师拿着课本教案走了进来。上到讲台后,他并不意外地看到了这满教室熙熙攘攘的场面。

    男老师目光在教室里转了一圈,轻松找到了“罪魁祸首”的位置,他无奈地笑“你们再这样下去,我就该跟学校申请给我增加课时费了啊。不然这一样的课时费,怎么别的老师都只带半个系,我却要给两个系的学生人数上课似的”

    学生们哄闹地笑。

    在那些目光纷纷落去的角落里,模样俊美神态松懒的青年不以为意地打了个呵欠,他身旁的小姑娘赧然得快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坐在他们后一排,许萱情摇头,小声跟另外两个室友苦叹“这就是脸皮厚度和做人底线的强烈对比啊。”

    前面懒洋洋的靠着椅背“学长还没聋。乱说话会倒霉的,学妹。”

    许萱情往后一缩,和另外两个对视一眼后,她小心翼翼地赔着笑开口“我们得算是小染的娘家人了吧,开个玩笑,玩笑。”

    “娘家人”骆湛嘴角勾了勾,侧眸看向身旁还红着脸的小姑娘,“她们算么”

    唐染在许萱情求救的目光下,只能无奈点头。

    见女孩耳尖都快红了,骆湛逗人的心思更压不住,他往那边靠了靠,声音压得低低哑哑的“点头不能算,小姑娘,要让我听到才行的。”

    “”

    唐染难得有点恼地看向骆湛。

    骆湛似笑非笑地回望着她。

    对视数秒,还是唐染脸皮扛不住,没办法地低下头去,声音隐约“算。”

    “算什么”

    小姑娘脸都要红透了,严肃地绷起来“骆骆,你不能得、得寸进尺。”

    骆湛失笑“既然我们染染都这样说了好啊,算。那娘家人准备什么时候把小姑娘嫁过来”

    刚得罪完骆湛的许萱情求生欲极强,一秒钟没犹豫就把唐染“卖”了“随时随地随便你”

    唐染“”

    骆湛哑然地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唐染憋住气,不说话了。

    骆湛坐在旁边,撑着脸笑着看“我们小姑娘到现在还脸皮这么薄,以后可怎么办呢。”

    唐染闷头看书,装聋作哑。

    只是更镀了一层红晕的耳朵还是出卖了她。

    第二节大课结束已经是中午十二点,骆湛被咨询专业课问题的学弟绊住了,一直到教室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他这边才结束。

    等学弟激动得脸色通红地离开,教室里已经只剩下骆湛和等他的唐染,以及讲台上还没离开的年轻男老师了。

    骆湛和唐染走下教室里的阶梯过道,经过讲台时骆湛停了停,跟讲桌后的男老师打招呼“钱老师。”

    “骆湛,你这么缠着我们系的小学霸可不好。”男老师关上多媒体,打趣道。

    “小学霸”骆湛回头看唐染。

    “嗯,这次期中考试,高数和大物双料满分的可只有你这小女朋友一位啊。”

    骆湛不由笑起来“真的怎么没跟我说。”

    唐染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怪认真“只是期中考试。”

    男老师玩笑道“你这话被别人听到,可要气死了。”

    唐染脸上微热。

    三人聊着,并肩往外走。

    在教学楼下要分开前,男老师表情迟疑了下,然后才若有深意地对骆湛说“大学里蹭课挺常见的,不过,每周五自动化专业无论在系里的大课还是专业内的小课,人都有点太多了。虽然这不是你们的错,但想解决难免要影响到你们。”

    骆湛抬头“打扰到钱老师上课了”

    “我是没事,”男老师打了个哈哈,“但难免别的学生有意见嘛。”

    骆湛眼神微动。

    须臾后他点头“我知道了,谢谢钱老师提醒。”

    “嗯,那就这样。我去教务处还钥匙,你们先走吧。”

    “老师再见。”

    这件事唐染没有太放在心上。直到这天晚上,最后一节晚课结束后,716四个女生回到寝室。

    坐聊环节,她们的手机却不约而同地震动了下。

    许萱情离得最近,拿起手机来一看“是班级群里的消息,我看看说了什嗯”

    “怎么了”寝室里另外两人问。

    唐染也好奇抬头。

    然后就见许萱情表情复杂地纠结了几秒后,忍着笑开口“系里给咱自控专业下了最新规定。”

    “啊只给我们专业”

    “对。”

    “什么新规定啊”

    “从今天起自动化专业严禁蹭课。”

    “噗。”

    “哈哈哈哈哈哈”

    许萱情憋了好几秒,终于还是笑出了声,她朝旁边铺位呆住的唐染竖起拇指“姐妹牛批,你男朋友以后就是改变了校规的男人了你俩绝对得载入咱k大自控专业历史啊哈哈哈哈”

    “”

    新的一个周五。

    716寝室四人到齐,教室里人数比往常少了一小部分。而新规之下,骆湛果然没有露面。

    又一个周五,骆湛依然没出现

    这情况持续了一个月后,每周五自动化专业的上课人数果然恢复了正常数值,教室里往往也只有一半的位置坐满了。

    “唉,骆湛学长不来,还真是少了好多乐趣啊。”许萱情叹气。

    “可不是,”716另一个女生哀怨道,“本来周五的老师上课从来不点名的,逃课都毫无后顾之忧现在可倒好。”

    许萱情乐了“你就知道逃课考勤分还要不要了”

    “不逃了不逃了,骆湛学长不来陪小染上课,我哪还敢逃课啊”

    “对了小染,骆湛学长之后真不来了啊”

    被点名的唐染从她已经开始预习的高数下册的课本里抽回意识。想了两秒,唐染不确定地点头“应该,吧”

    “嗯什么叫应该吧”

    唐染“我也说不准。”

    许萱情凑过头来“难不成这样他都敢来那可真是跟系里对着干了啊。”

    “骆骆不会主动惹事。”唐染一顿,眼角微弯,“但他的性格,也不是很轻易就会被规定折服的人。”

    “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懂你们俩听懂了吗”

    “没。”

    唐染无奈地浅笑解释“他应该会钻个空子但是要怎么钻,我也想不到。”

    “可这规定很死啊,哪有空子可钻”

    “打铃了。”

    “上课上课,下课再说哎,钱老师今天怎么还没来”许萱情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不解地望着空荡的讲台。

    正在教室里的学生们茫然的时候,教室前门被推开,一道修长的身影懒洋洋地走了进来。

    看着那再熟悉不过的人走上讲台,教室里陷入呆滞的死寂中。

    “钱老师这两周去x省开学术研讨会了,我是他这学期的临时助教,会给他代两节课嗯,差点忘了。”

    那人放下书本,撩起眼帘。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骆湛,双控及模式识别双硕士学位,目前人工智能方向博士学位在读生接下来的学期里,请多指教。”

    陷入死寂的教室内,半晌才响起掌声。从零碎松散,再到专业内一些男生干脆起哄拍桌的笑闹。

    这动静里,从震惊中回神的许萱情转过来,给唐染竖起拇指

    “骚还是你男人骚。”

    唐染“”

    “不过,助教都是自己人了,我们这学期的高数应该会很幸福吧”

    “有道理有道理。”

    然而一节课后,自动化专业的学生们就集体挂上了宽面条泪

    “玛德让这个魔鬼走把我们温柔慈祥和蔼善良的钱老师还回来啊啊啊啊啊”

    讲台上,骆助教露出“和善”的笑

    “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