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心计4
作者:养心殿   女配爱平淡最新章节     
    第二日,舒明阿就带着芸妃的家书,在朝堂上公诸于众,大力支持皇上所提议的减税政策。跟随舒明阿一起附议的大臣有不少,这其中就包括之前同样反对减税的乌苏安格和庆亲王。

    道光皇上简直是觉得惊喜,没想到一个废妃的一封家书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却不知道舒明阿为了劝动庆亲王与乌苏安格私下里花了不少的力气。

    道光高兴的回到后宫,直接到达储秀宫,自然也要见一见慕云。

    皇后这时也开口为了慕云向对皇上求情“皇上,妹妹她知道错了,不过她变卖珠宝也是因为被逼无奈,连家里的老人都闹得自杀,可见是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不论怎么说,慕云也跟了皇上一场,再让她做宫女不太合适吧。”

    道光皇帝本来就觉得这次政策能够成功慕云贡献出来的家书帮个大忙,她也算是功臣,“那朕就做主恢复芸妃的位分好了,还回去住到景仁宫。芸妃,你能有今天都因为皇后宽容仁爱,你还不谢谢皇后。”

    芸妃激动地叩首道“奴才谢皇上,谢皇后娘娘。”

    在这之后,皇后让芸妃把那个丫头踩桥重新领回景仁宫去,并且好生给那个彩桥治伤,让她们主仆两个尽释前嫌,到底能不能做到心释前嫌,沅婉不知道,不过这样一来,就算是全妃再眼馋人才,也不能越过芸妃,把彩桥收入她的宫中了。

    芸妃的起起落落后宫众人也是唏嘘不已,芸妃自此以后果然性格变了很多,还成了皇后的死忠,为人也变得内敛起来,不过却比之前更加难以对付了,跟她颇有夙愿的成妃,林贵人等人深受其害,为此苦不堪言。

    沅婉去太后宫中请安的时候,被太后旁敲侧击的敲打,说后宫不得干政,不论是出发点在哪,这个先例都不能开。沅婉自然表示会虚心受教,会谨记皇太后的教诲,下次不再犯。至于是否真的再犯,只能等事到临头再说了。道光皇帝处事有时实在是过于软弱,难怪能在朝政之事上给他出主意的全妃会出头。

    瑞亲王最近心里在犯嘀咕,以舒明阿的势力之大,皇后不至于这么久还查不到他安排的人啊,但是为何一直都没有动静为了利用沅婉对付皇上新宠的心,让皇太后更加相信大哥的骨灰已找到这件事儿,瑞亲王可是动了脑筋的,把所有人的反应都算在了内。

    其实,绵忻与穆亲王绵怡是同母所生的亲兄弟,就算是年纪多差了几岁,关系也一样要好,他也不想大哥出事,只不过,这件事情悬而未决这么久了,不论是先帝还是当今的皇上,都下过大力去寻找,却找不到丝毫消息。在中华大地上,但凡有一点儿能找到绵怡的可能,绵忻都不会放过,只是这么久的无功而返,让他早就没有希望了。绵忻心里早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和心里准备。

    他这次伙同皇上用假骨灰欺骗太后,也只是想让太后安心,把这件事情揭过去,不要再沉溺在爱儿失踪且尸骨不明的悲伤中了,已死去的人得到安息,还活着的人才能继续生活。

    他安排好了一切,等待皇后和皇后的娘家人上钩,那边却一直没有动静。

    先帝嘉庆皇帝也学他的几位先祖,并不明着立太子,而是秘密立储,等到他死后再公布继承人的人选,这样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康熙时先立太子,然后引得众位皇子攻击太子,使朝廷上党派林立,各自为政那样的悲剧。就算嘉庆皇帝没有明说继承人是谁,在穆亲王入朝之后,大家已经默认是大皇子穆亲王了。他在众皇子中最出众,文治武功样样不差,所以朝中重臣支持他的大有人在。

    其实,穆亲王的死讯坐实不仅是让他的前福晋死了心,那些一直在审视道光,等待穆亲王回归的大臣们也同样死了心,专心侍奉眼前的皇上。

    舒明阿正是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所以在答应皇后之余也不打算揭穿瑞亲王和皇上的把戏,他现在已经贵为国丈,和当今皇上是利益共同体。穆亲王的死讯只会使朝廷上下更加团结,舒明阿沉浮官场许多年,又怎么会拖皇上的后腿把这件事曝光出来呢所以他继续按照沅婉的指示查访穆亲王真正的埋骨之处,事实上,他也对穆亲王尚在人世不抱希望。

    瑞亲王心中存着疑惑,所以决定来试探皇后。这天,皇后沅婉在御花园里赏花品茗的时候,与瑞亲王遇见了。

    瑞亲王向来都是吊儿郎当的不羁态度“皇后娘娘,这么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品茶呀”

    沅婉“原来是瑞亲王,相请不如偶遇,不如坐下喝一杯。”

    绵忻听到这话正合心意,刚好还在想找什么借口能留下来多说几句,“那本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皇后打发了跟在身边的宫女再去沏一壶热茶来,这边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沅婉果然如他所说在悠闲的喝茶,仿佛对其他事情一点都不好奇,没想向瑞亲王打听任何事,瑞亲王刚要将话题引到全妃身上,进而试探他有没有派人去证实穆亲王骨灰的真伪。只听皇后悠悠的开口道“戒指丢了”

    “什么”瑞亲王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我曾经送给你的那枚戒指你”瑞亲王没想到他会说这个,这个时候还哪顾得上什么试探别人的事,满脑子都剩下当年那个定情信物他送她的戒指。瑞亲王自嘲地说“你早就把它丢了吧,现在又何必跟我说这些。”、

    皇后放下茶杯看着他说道“我是说那枚戒指不小心掉在了太后宫里,都说知儿莫若母,我不知道那戒指皇太后是否熟悉,所以不敢去取回来了,这里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准备,若是太后当真认得那枚戒指向你问起为何会出现在那,你也能够给出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答案。”

    瑞亲王只觉得今日脑子都不太灵光,甚至人都有些结巴“你你是说,戒指你还一直留着我以为以为你早就将它抛出脑后了。”

    沅婉说道“你不要误会,戒指留着也不代表什么,本宫只是看它好看,一直没舍得丢掉,而且我早已经不见了戒指,回忆之后才想到有可能是遗落在太后宫中。总之这一次,也应该是拿不回来了,你知道这事就好。”

    绵忻沉默了一瞬,终于恢复了以前伶牙俐齿的本色“掉在太后宫里,你就不敢去找回,你是不是怕皇额娘会认出那枚戒指”

    沅婉认真地看着他,“皇太后果真熟悉那枚戒指”

    绵忻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以为那枚戒指是皇额娘给我的送给儿媳妇的定情信物”

    沅婉看出他视此事为有趣之事,颇有戏弄之意,淡淡的说道“我不会去赌那个可能。”

    瑞亲王今日心情大好地说道“我就说你这个人最爱胡思乱想了,还总爱自己吓自己。其实,皇额娘不认得那枚戒指,那是本王花了所有私房钱给特地定做既然掉在了寿康宫,我负责帮你要回来。”

    沅婉阻止,“别去,既然皇太后不认得那戒指,你就别去招她的眼,那戒指我也不要了。”

    瑞亲王一脸不赞成“那怎么能行,万一时间久了无人认领,被皇额娘扔掉,岂不可惜。大不了,我只说是我掉的,不会把你这个好皇后供出来。”

    沅婉还要说什么,但是听到不远处有人走过来,不想在别人面前继续这个话题。她装备了系统空间中的武艺技能,所以耳聪目明,只要她愿意,方圆百里的风吹草动都能感觉到,自然也听出向这边走来的正是全她和她的嬷嬷。

    想到瑞亲王之前好像是有备而来,她将话题转到瑞亲王关注的事情上“本宫记得两年前的一天,那时沅婉还没有成为皇后,以为皇上去了穆亲王府,就去亲王府上找他,刚好看到穆亲王将一把匕首送给瑞亲王你,他还说是由太后所赠,是一把幸运匕首,希望能陪伴你远征。虽然离得有段距离,看起来真的好像是灵堂上供着的那一把。”

    瑞亲王说道“也许皇后是眼花看错了,灵堂上的那把匕首是大哥的贴身之物,和穆亲王的尸骨一起找到的,皇额娘正是看到那把匕首才相信我们终于找到了穆亲王。”

    沅婉说“那次之后,你们就分别出征,匕首你一直带在身边,自然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试问,你又怎么可能将匕首与骨灰一同寻得呢除非你根本没找到穆亲王的尸首,整件事是你捏造出来的。”

    瑞亲王摇头说“皇后娘娘你编故事的本领真令本王大开眼界,自愧不如。”

    皇后语气平淡地道“你还狡辩,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被我发现,绵忻,你敢说穆亲王没有将匕首交给你”

    绵忻沉着的应对道“既然被你发现,没错,穆亲王确实送了把匕首给我,不过是这把。”说着他拿出一把匕首,上面镶着几颗耀眼的绿宝石。“皇后要不要拿着这把匕首去穆亲王的灵堂比对比对”

    沅婉看了看匕首,意有所指地说道“两把匕首确实很像,看来就算到了皇上面前,皇上也会说,灵堂里的匕首是真的。看来,这事情真真假假扑朔迷离,本来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因为所做的越掩越多,事情才会越复杂。本宫倒是没什么兴趣了追查真相了,还是留给想要知道真相的人吧。”

    瑞亲王有点不明白,她刚刚还咄咄逼人的质问,却口风一转不求真相了。随后,他听到有轻微声响传来,随之望过去“是谁鬼鬼祟祟在那儿出来”

    面前的花树动了动,全妃走了出来,原来是她听到他们的对话,惊讶之余,脚上不小心踩到了一段枯枝引起注意。

    皇后说道“本宫显些忘了,本宫是约了妹妹来品茶,全妃,你来得刚刚好。”

    见来人是全妃,也不知道她在那听了多久,瑞亲王见才如梦初醒,知道中了皇后的圈套,立刻站了起来,“皇后,你”

    全妃走过来,脸上毫无血色的给皇后见了礼,之后对绵忻说道“锐气王,皇后娘娘说的是不是真的绵怡的匕首曾经送给了你,那为何你说是随着他的尸首一起找到的,难道现在灵堂里供着的根本不是绵怡”

    瑞亲王看到皇后唇边带着的笑意,懊恼地说“本王没有说谎,这把匕首是大哥所赠,他带在身边的是另一把匕首,现在也随大哥正供在灵堂当中,全妃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自己查看。”

    全妃仔细看了看瑞亲王的匕首之后,说道“皇后娘娘,奴才今日身体不适,不能陪您饮茶了。”

    皇后通情达理地说“去吧,那就下次再约。”

    全妃匆匆行了一礼,“告退了。”就快步离开,果然是去穆亲王灵堂的方向。

    绵忻气愤的说道“你故意的”

    沅婉说“瑞亲王说什么本宫听不懂。”

    绵忻“别装傻了,你故意让全妃听见,明知道”

    沅婉正色道:“我该明知道什么明知道你和皇上合起伙来骗人,就为了把全妃纳入后宫,还是明知道,全妃听到这话一定会去找皇上问个水落石出,让他不得安宁”

    看到绵忻控诉地看着她,沅婉道“本宫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说,今天只不过是跟瑞亲王闲聊罢了。你不知道,以全妃的个性,绝对不会因为听到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她会自己去验证查个明白的,所以一切跟本宫无关。”

    绵忻说“还说你不是故意的,根本所有人的反应都是在你的算计之内”他悲愤的想,他就倒霉要背黑锅了,最后皇兄一定会怪他消息从他这里泄露出去可是看到皇后得意的样子,绵忻的心中竟然觉得有丝莫名其妙的喜悦,真的好久没看到她这么生动的表情了。

    全妃果然如原来所说,不会听到什么都信,因为她会怀疑皇后在故意给她下套,不过这事关乎穆亲王,她自然要自己去验证清楚,她先是拿出最早之前穆亲王给她写的信,还有最后一封瑞亲王带回来的据说是在他临终之前的绝笔信,终于发现有一个字起笔和落笔的不同,她又故意引得皇上写字验证,发现最后一封信上的那个字的笔迹和皇上的一模一样。全妃把皇上带到穆亲王的灵堂,在灵堂里质问皇上真相究竟如何。皇上起先还试图掩盖过去,但是到了大哥的灵堂上,他也不想说假话了,于是将为了救全妃性命所以让绵忻制造一切证据的事情和盘托出。

    全妃表示对皇上感到很失望,没想到他会拿这种事情来骗她,还骗了皇太后。

    瑞亲王得知皇上什么都招了之后,有些恨铁不成钢“皇兄,你也真是的,怎么全妃一问你就什么都招了”

    道光说“朕总不能在大哥的灵堂上说假话,朕的初衷就是救她,真的没想到自己要得到什么,伊兰就算是现在不理解朕,她终有一天会释怀,接受这个现实的。”

    全妃和皇上一起去拜访太后时,看到太后还是会触景伤情,想起绵怡的死,全妃差点忍不住说出来,不过她看到一旁的皇上很紧张,便把话咽了下去,而是向皇太后请求,想去城外的皇觉寺小住礼佛。皇觉寺是皇家寺庙,里面没有闲杂人等,妃子去小住,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不过正常情况下,皇上的妃子都是住在宫里的,没有特殊情况也不会往寺庙跑。

    太后在后宫这么多年可不是虚度的,什么手段都见识过了。她觉得全妃此举是在耍手段,目的是为了欲拒还迎,让皇上对她求而不得,这样日后才能把她看得更宝贵。太后一向觉得全妃是个不祥之人,成婚久就克死了绵怡,是非之源,现在又使心作性,既然她自请去佛寺小住,当然就同意了,因为男人的专情是经不起考验的。太后还让她帮忙打点半年之后去皇觉寺参拜的事宜,也就是说全妃竟然选择离宫去佛寺,那么至少要住上半年。全妃顿了顿就谢恩了,似乎没觉得离开皇宫半年之久有什么不妥。

    皇上当然不乐意了,他想到一个方法,全她既然不想在宫中呆着,那他可以带她到热河避暑山庄去,避暑山庄里面也有佛寺,于是就下旨成行。全妃若是想礼佛,那里也有佛堂,一样可以。道光作为一个皇上,九五之尊,说出这样的话,全妃就算是想反驳也被身旁的嬷嬷给拦住了,崔嬷嬷认为皇上一言九鼎,全妃不应该总反驳他,那样只会招来厌恶,到时候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皇上一时忘形下了这决定,才想起来自己带着个妃子出去避暑,也没跟皇后说一声,似乎不太好。于是来到储秀宫,顺便给皇后送来几盘首饰作为讨好补偿,其中一个金项圈做工不凡,镶满了各色宝石,特别名贵。沅婉见惯了珠宝,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谢过皇上之后就让人收了起来,两个人坐在一起说话“对了,全妃妹妹最近看起来仍然心事重重,可能她还不适应皇宫里的生活,稍后皇上带着全妃去热河避暑,相信那里的自然风光以及皇上的陪伴和关心能让她早日释怀才好。”

    皇上见皇后主动提及,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现,更加觉得心虚,说道“沅婉,不如你也陪朕去热河避暑吧”

    沅婉笑看向道光“皇上真的希望沅婉也同行”

    道光毫不犹豫地说“当然了朕有你这位贤惠淑德的皇后,真的是有福气。自然想走到哪儿都带着你。”

    皇后笑了笑,如果她足够有眼力,那么应该知道这次皇上和全妃单独相处,会是他们培养感情的大好机会,明知道皇上还未得到全妃的欢心,不应该去打扰他才对。可是,沅婉把全妃视为悬在脖子上的利剑,放她做大就有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又怎么会放过皇上这种亲口邀请的机会呢,“好啊,皇上想带臣妾去哪儿,臣妾自然要跟着,所谓夫唱妇随嘛”

    道光真心实意的高兴道“那真是太好了,天朗气清,有美同行,相信这一次行宫之行,一定很难忘。”

    皇后说道“会的,皇上自然会如愿以偿。”她口中应着皇上,心中则在盘算,全妃自请离宫要去佛寺,一定是舒明阿那边有了动作,就像原著一样,找人对全妃透露了穆亲王出现在宫外的消息,所以全妃才会不论是皇觉寺还是热河避暑山庄,都一定要出宫,因为只有离开皇宫,她才有机会去看看穆亲王是不是真在那。

    舒明阿和倩柔此举自然是为了女儿着想,想为她铲除一个眼中钉,却不知道这一次,把全妃引进了满是疫病的村落,以为她就能必死无疑。却低估了皇上的反应,皇上一涉及到全妃,根本不顾自身地跟着去了,一国之君体质却不如全妃,还在村中染上了疫病,全妃细心照顾他,为他这种不顾一切的爱情所感动,彻底接受了皇上。正是这种患难与共让他们二人情定于此次之行。

    沅婉既然知道,怎么能够不去破坏呢就算不能破坏,也要尽可量的加深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印象,减少全妃的影响。而且日后若是真的不幸,这件事情被人查出舒明阿设计的痕迹,她这个皇后也去了,便可以证明舒明阿的无辜,他就算是再狠心,也不会把自己的女儿设计进去吧。

    皇上带着皇后和全妃到了避暑山庄。全妃是打算准备实行她的逃跑计划,她身边除了崔嬷嬷以外,伺候的大宫女就剩下彩兰,这次她只带着两个人出来,想要成功逃走,也要这两个人配合帮忙她才行。

    全妃却不知道彩兰此人,一向心思多变,或者说是比较现实。彩兰知道了全妃这么大的秘密,想到的不是和崔嬷嬷一样如何为主子达成愿望,而是想到了自身,如果她真的帮全妃逃跑,一定会获罪,不如将这件事情告发。彩兰虽然想出卖主子,她也不傻,不会贸然行事,就算告发也只能暗中向皇后娘娘告发,让皇后领她这个人情。因为大家都知道,全妃一向有皇上眷顾,就算皇上知道了这件事,也未必会治全妃的罪,而她这个高发的奴才却一定会受责罚,再也不容于全妃。

    彩兰想找机会向皇后告密,皇后身边却一向前呼后拥,让她根本没有机会。好不容易遇见皇后,还是和全妃一起,彩兰只能心中暗暗着急。

    全妃见到皇后走上前来行礼“奴才恭请皇后娘娘金安。”

    沅婉说“免礼,全妃的行李收拾的怎么样了”

    全妃说“谢皇后娘娘关心,一切已经安置妥当。”

    沅婉随口说道“既然来了避暑山庄,这里草木葱茏,暑气全消,相信也不会像在京城皇宫里那么燥热了,人在这儿都觉得清爽很多,就算是心中有什么一直过不去的坎,相信在这里也能想明白,全妃妹妹,你觉得呢”

    全妃听出皇后是在说她,也许是出于好意提醒,也许是出于敲打,只能谨慎地说道“皇后娘娘说的是,奴才也觉得来到这里气象一新。”

    道光皇帝到了热河避暑山庄之后,真的是打算来玩儿的,若是让奏折再追着送到热河来,有一些需要加急处理的便会耽搁,所以他让瑞亲王在京城坐镇,代理朝政。他甚至玩起了洋人带来的玩意儿自行车,当然这个时候叫中国人将之叫做流马,跟船而来的泊来品很稀有的,国外几十年的代步工具,却不会有人重视,只是作为外国进攻的奇巧淫技之一,当做一个有趣的玩意儿。

    看到皇上过来,沅婉“参见皇上。”

    皇上正好停在她们身边,从那上面下来说“两位爱妃都在这儿呀,正好朕还想让人找你们呢,看看这个东西怎么样。”

    全妃惊讶的看着皇上,骑着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身后面的太监们要小跑着才能跟得上。“皇上,您骑的这是什么。”

    皇上说道“这是洋人的玩意儿,叫流马,你骑坐其上,双脚踩踏,它就会自动向前走了。很好玩,你要不要试试”

    全妃走上前看那流马,“真是太神奇了”

    皇上说“朕学了很久才可以掌控它。你们要不要试试当然,由朕扶着不怕摔的。”

    全妃眼里充满渴望,还是说“奴才不敢擅专于前,还是让皇后娘娘先试吧。”

    皇上说道“沅妃,你想不想试试别怕,朕扶着你啊”

    皇后看了看这个时候的“流马”,前面的轱辘大,后面的轱辘小,用起来肯定不如同样大小的方便舒服,不过,若是能在中国普及,那也会是一向利民的好举措。她当然不怕摔,说“我来试试,不过应该不用皇上扶着。”

    道光奇怪道“怎么皇后在舒中堂府上的时候,曾经玩过流马吗”

    沅婉说“那倒是没有,不过刚刚看到皇上操作,我已经大概知道了。”

    皇上就算听她这样说,还是在身边护着,虚扶着,怕她摔了,摔伤自己。

    沅婉穿着花盆底儿,带着旗头,虽然这身装扮骑车摇摇晃晃很不方便,但是没两下也保持住了平衡。皇上本来是护在她身边的,但是发现皇后不用他也能平衡,还越骑越稳越快,大笑道“皇后真是太有天分了,朕学了很久才能掌握它,你只是看朕玩了一次,就能立刻融会贯通。”

    皇后多骑了几圈才从车上下来,只有在避暑山庄这里才有机会这么放肆,如果在皇宫之中被人看见,定然要说做皇后的不够端庄。沅婉道“全妃也来试试。”

    全妃刚才看到皇后玩的那么好,很开心的样了,已经是羡慕不已,现在也跃跃欲试,仍然谦逊的说道“奴才笨手笨脚,一定没有皇后娘娘玩的那么好。”

    道光很开心的说道“没关系啊,试试嘛。”于是道光开始教全妃骑车,全妃就算人也够聪明,但是第一次骑车都有一种恐惧心理,而且很难掌握好平衡,时不时就会向一旁摔去。全妃此人表面上看起来温婉,实则争强好胜,她刚刚看过皇后娘娘骑车,就也存了一教高下的心思。她越是这么想,越紧绷,难掌握好平衡,摔倒的几率就更大。虽然全妃此时是存着利用皇上带她来此,然后想办法出行宫,去找瑞亲王的心思,仍然不影响她想和皇上的皇后争胜。

    倒是一旁护着全妃的道光高兴,终于有机会可以一沾芳泽,全妃一倒过来,他就上去接住,每次都摔进他的怀里。

    皇后见他们玩儿的不亦乐乎,干脆让人送来茶点,摆张椅子坐在那里含笑欣赏,全当是娱乐。

    不过在道光看来,不仅他的妃子娇俏可人,他的皇后也这么温婉大度,简直就是共侍君旁的典范,他心中高兴无比。

    正在这个时候,有太监过来禀报说,“舒中堂来了热河,有急事求见皇上。”

    皇上去见舒明阿,知道了竟然是因为河堤崩塌之事,道光问道“为何此时会河堤崩塌呢”

    舒明阿“回禀皇上,奴才收到八百里外加急的奏折,指水灾的时堤坝被冲毁,尚未修好。近日连场大雨,河堤再次崩塌。已经造成不少死伤,奴才不敢怠慢,立刻从京城来到热河禀报皇上。”

    道光皇帝叹气道“百姓刚刚受过水灾之苦,如今真是雪上加霜。”

    舒明阿说道“奴才斗胆向皇上提议,若是皇上御驾能够亲临灾区,既可安抚灾民之心又能鼓舞大家的士气啊。”

    道光说道“你所言正符合朕的心意。百姓受苦,朕责无旁贷。传朕旨意,朕的御驾就亲临灾区视察,明日启程,让瑞亲王做好代政多日的准备”

    舒明阿故做犹豫了一下说道“皇上若是能带着皇后娘娘一起,让灾民们也看到皇后母仪天下的风范,有皇后娘娘加以安抚,想必更加事半功倍。”

    皇上说“有道理,朕这就回去问问皇后愿不愿意跟朕一起去。”

    舒明阿说道“皇上严重了,凡是由皇上决定的事,皇后又怎么会反对呢不过帝后二人情深,有商有量,当真是天下夫妻的典范。”

    皇上笑道“朕有今天贤淑厚德的皇后,也全要靠舒中堂这些年来对沅婉的培养。”

    沅婉听了皇上的问话,她本来就知道舒明阿要搞事情,一定会把皇上支走,但是没想到竟然把自己和皇上绑在了一起,那样到是省了她的麻烦事,“皇上既然觉得帝后亲临效果会更好,那臣妾自然是陪皇上去了,而且此去路途遥远,臣妾也不放心皇上一个人去。”

    其实皇上也有问过全妃愿不愿意一起去灾区视察,全妃说皇上和皇后两个人已经足够,若是多带妃子去,恐怕会适得其反,而且她以也想花点时间好好思考自己和皇上的未来为由,拒绝了皇上同往。此时的道光皇帝心中满是欣喜,以为全妃既然肯说出这样的话来,分明就是要忘了从前,那么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想必就能给他答案了。看来这么久的等待终究是值得的。

    这一边,帝后启程前往决堤之处,全妃等他们启程之后也想尽办法出去目的地是张家口,她在行宫找到了一处狗洞,趁机逃走,还带着崔嬷嬷和彩兰。其实双方人马所走的方向基本一致的。

    果然就在皇上带着皇后视察河堤的时候,直隶总督穆章阿冒死前来求见,并将皇上带到了张家口一带,让他亲眼看到疫病蔓延的惨状,疫病已经十分严重,继续下就会去到了无法控制的情况,让皇上早做定夺,最好是烧村,彻底根除疫病的源头以保万全。

    这个时候,来自任何行宫的侍卫也已经到了,跟皇上说全妃娘娘失踪了皇上还没从发生这么严重疫病的打击中缓过神儿来,又听到全妃失踪的消息,简直是迎头的闷雷,不敢置信道“全妃怎么会失踪呢你们这些奴才到底是做什么吃的”

    热河行宫里的守卫虽然没有皇宫那么多,但是少则也有几百人,怎么会让现在里面唯一住着的妃子失踪。

    在场的几位大人都看得出皇上似乎很难保持冷静了。

    皇后问道“是只有全妃一个人失踪了还是有其他人一起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