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作者:柠檬马卡龙   非人类研究手册最新章节     
    第86章

    东王公掌中玉扇发出七彩霞光,气势凌厉的当空劈下。

    电光火石间,阎君侧身沉肩,轻巧地避开扇脊,翻手回出一掌,泛着金色光晕的掌印气势汹汹的袭向半空。

    东王公不敢硬接,拧身退了回去。

    “保护他们”阎君叮嘱了秦剑一句,纵身跃上石柱,与东王公战到一处。

    秦剑连忙展开结界,将几人周身的范围护住。

    灵气激荡,扇光掌影纵横开合,阎君和东王公的身形快到只剩下残影。

    “咔嚓”玉扇带起的罡风余势未消,落在地上,将密室地面砸出道巨大的裂缝。

    “哗啦啦”掌风去势不减,将穹顶拍塌了一块,小山样的掉下大片碎石。

    天级之间的对决,每招每式都带着惊天动地的架势,几息之间,密室已经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破坏力有点大赵无垢无奈的转头看看六门的在场代表沈未闻,“照他们这样的打法,古阵怕是保不住了。”

    “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也算我们五宗六门为降妖除魔略尽绵力。”无尘道人嘴上说得大义凛然,脸颊却心疼得直抽搐,带得胡子都一颤一颤的。祖师爷,徒儿不孝,您传下来的东西今天恐怕是要毁了

    赵无垢安慰性的拍拍他的肩膀。

    “轰隆”两人说话间,东南角的石柱又被拦腰击断,大大小小碎成数节,激起大团的烟尘。

    脚下地面震颤,眼见密室有坍塌的危险,秦剑眉心紧皱,提醒赵无垢,“大人,照这样下去,我的结界未必撑得住,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先退出去吧。”

    赵无垢跟沈未闻对视一眼,点点头,他们刚往外走了两步,耳边“轰隆隆”又一阵巨响,地面摇动之间,密室地面连同东王公和阎君脚下的那半根石柱,都被一劈为二,只留下道深沟巨壑。

    “当啷”飞扬的尘土之间,一样黑黝黝的物件随着碎石落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千秋万岁镜”沈未闻惊呼了声,救宝心切的直冲过去。

    “快去帮忙。”担心无尘道人被周围乱窜的灵气伤到,赵无垢赶紧让秦剑过去帮忙。

    秦剑犹豫了下,他过去的话,判官大人身边就没人了。

    “快去千秋万岁镜一定要保住。”赵无垢扬起眉峰催促道,无尘道人那边太危险了。

    秦剑左右看了看,只得临时把赵无垢安排在一处看起来相对安全的壁角,然后转身去追沈未闻,打算速去速回。

    无尘道人虽然已经年逾半百,动作却依旧很利索。

    只见他左闪右避,几个起落之间,便已经赶到古镜旁边。确定地上的铜镜完好无损,他不禁松了口气,刚刚要弯下腰去拿,斜前方的那根石柱猛的倒了下来。

    此时要是避开,他自己或许没事,但千秋万岁镜恐怕会被砸得四分五裂。

    无尘道人一咬牙,将铜镜抓起来护在怀里。这东西再碎了,他日黄泉之下,他还有什么脸去见师父

    “站住别动。”就在他准备用自己的身体做肉垫硬扛的时候,突然听到秦剑的声音。

    沈未闻立刻凝神屏息,抱紧铜镜站直了身体。

    他只听得耳边扑簌簌声响,四周寒意凛冽,剑气如霜,无数碎石飞屑划过。再睁开眼时,头顶那截断柱已经被秦剑尽数削解。

    见无尘道人有惊无险的拿到古镜,远处的赵无垢也跟着放下心来。

    “轰隆隆”

    赵无垢刚松了口气,身后的石壁突然传出异响,异变陡生。

    一只巨大的脚掌踏碎石壁,带着凌厉的风声朝着他头顶直直踩下,下一秒便要将他踏为肉泥。

    千钧一发之际,赵无垢从怀里摸出个翡翠领针丢了出去。

    几抹翠色在空中绽开,化作穹罗巨伞,遮在赵无垢头顶上方,堪堪挡住那只巨大的脚掌。赵无垢趁机疾退数步,金红两色光影自他腕间冲天而起,宛若长虹贯日,在空中兜转半圈,化作生死簿。

    “咔嚓”那只脚踩碎了巨伞,高逾数丈的身影佝偻着脊背破壁而出。

    巨人

    赵无垢扬起头,眼前的家伙须发皆白,耳如斗牛,脸上却只有一眉一目,正恶狠狠的用仅有的那只眼睛盯着他。

    手中的生死簿疾翻数页,停在上古异族的某页上。赵无垢扫了两眼,皱眉看向巨人,“防风氏你不在封山因何来此”

    “所有的人类都该死”巨人大吼了声,喷出股腥臭的恶气,举拳朝赵无垢砸下。

    掌风贯耳,飞沙走石。

    “我生平写得最多的,就是死字。”另一边的赵无垢临危不乱,镇定的立在当场,左手掌簿,右手持笔,稳如磐石地在生死簿上勾划而过。

    笔走龙蛇,惊风泣鬼。

    一个铁画银钩的死字倏然而现。

    玉笔勾魂,判官索命

    巨人的动作戛然而止,拳头突然没了力气,软嗒嗒的垂了下去。

    “轰”巨人跪倒在地上,须臾之间,气息全无。

    赵无垢捏着判官笔,脸色冷厉的看向防风氏尸体的后方,“看了这么久,还不想出来么”

    “见大人繁忙,不敢叨扰。”西王母臂挽彩帛,身后带着一众仙童,笑意盈盈的走了出来。

    “王母迟迟不肯现身,是准备选个良辰吉时么”赵无垢勾转着判官笔,似笑非笑的看着西王母,眉间带着睥睨众生的杀气。

    秦剑带着沈未闻急匆匆的赶到赵无垢身后,戒备地盯着西王母身后那班仙童。

    察觉到西王母现身可能会对赵无垢不利,阎君挥出一掌击退东王公,转身便要赶过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东王公狞笑着挥出一扇,直奔阎君腰侧。

    阎君闪身避过,面沉似水,竖手为诀,翻手为印,“本想带你回去受审,你却自寻死路”阎君“轰”数十道紫红色的电光杀气腾腾的当空穿下,瞬间穿透东王公的身体,来势之霸道凶猛,让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东王公身上多了十数个血洞,手上的玉扇也“哗啦啦”碎成数截。他扶着身边石柱的碎块才勉强站稳,几秒之后,还是跪了下去,“噗”地吐出大口鲜血。

    他捂着胸口,气息粗重的犹如破旧的风箱,“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

    “想看我真正的实力你不配”阎君冷冷的道。

    东王公

    阎君看都没再看他一眼,大步流星地赶到赵无垢身边。

    “两位不必这么紧张,”西王母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跟他们动手的意思。她仪态优雅的踱着步子,走到奄奄一息的东王公身边,“我是冲着他来的。”

    东王公抬起头,冷笑着看了她一眼。

    西王母没有理东王公,依旧看着阎君,“我只是想问问,可不可以网开一面,把他交给我来处理”

    阎君冷淡地摇摇头,“他的罪,要四司十殿来审。”

    “可惜。”西王母遗憾的摇了摇头,突然抬手拍向东王公的头顶,“那不如就让我来替天行道。”

    她出手如电,两人又近在咫尺,阎君和赵无垢根本来不及阻止。

    赵无垢皱了皱眉,他甚至做好了西王母是故意过去给东王公做人质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她是过去杀他的。

    “好好你果然够狠”东王公双眸泛出阴毒的神色,“我死了,你们也要一起陪葬”

    他狠狠的咬断舌根,喷出一口血雨。

    跟他的血气呼应似的,密室地下泛起数道红光。

    “哈哈哈”东王公仰天大笑,神色癫狂。

    “不好,他提前布下了化魂大阵”沈未闻悚然变色。天级大妖的化魂大阵,恐怕能让天地变色,将此处炸得灰飞烟灭

    西王母闻言不禁色变,急急的踹开东王公,飞身冲向穹顶的方向。

    阎君也立刻揽住赵无垢的腰,带着他疾纵而上,秦剑带着沈未闻,紧随其后。

    众人破山而出,阎君急急捏诀,罩住密室的范围,来不及阻止,只能尽量避免东王公的阵法造成更大的伤害。

    “轰隆隆”山腹接连发出十数下剧烈的响动,地动山摇。

    天地间风云变色,阴云密布。

    黑白无常已经率领鬼卒将山上的精怪料理干净,正遵从阎君的吩咐守在周围,避免有人逃脱。见他们冲出来,赶紧赶过来,“君上”

    “没事,待会儿你们再下去。”阎君摆了摆手,示意黑白无常,待会儿下去收拾残局。

    半盏茶后,天空下起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山底彻底寂静下来。

    “我还以为自己会交代在这里。”沈未闻单手拿着古镜,惊魂未定的摸摸自己的胸口。

    “放心,你不会有事的,还有小徒弟等着你回去呢。”赵无垢安抚性的开口。

    “糟糕”听赵无垢提起,沈未闻这才想起来看时间,已经快天亮了

    “我急着赶回道观,能否将此物先寄存在两位手上,改日我和几位长老商量好如何处理再过来取”无尘道人看看旁边的西王母,朝阎君和深施一礼,将千秋万岁镜递给赵无垢。这东西留在他自己手里恐怕要保不住,还是放在大佬手里安全。

    见赵无垢接过,沈未闻便急急的起身离去。他那位徒儿,不见他不睡觉的

    “此间事了,就此别过。”西王母也轻飘飘的朝阎君和赵无垢施了个礼,召来一只七彩凤鸟,踏上鸟只身而去。她带来那班仙童,刚才已经尽数葬身在阵里。

    替天行道总觉得不太可能。赵无垢把大衣递还给阎君,望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位王母,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天地素白,落雪无声。半个时辰之后,赵无垢和阎君坐在山脚一处幸存的廊亭里休息,顺便等着去山底收魂的黑白无常。

    赵无垢若有所思的看着沈未闻留下的那面铜镜。

    “还在想刚才的事情”见自家伴侣唇色已经冻得有些发紫,阎君连忙将大衣脱下来,罩在他肩上。

    “我总觉得没有结束,东王公好像还留下了什么幺蛾子。”赵无垢纠结的皱起眉心。东王公,西王母,几千年的夫妻,妖界的神仙眷侣,居然是塑料爱情。西王母到底是来灭口的还是来替那位穆王报仇的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筹谋许久,还有没挖出的党羽也不稀奇。我们有的是时间将这件事调查清楚。”阎君又倒了杯热茶,塞在赵无垢手里,“放心,不论牵扯到谁,绝不放过。”

    “如果我是东王公,你会亲手杀我还是把我交给四司十殿”赵无垢琥珀色的眸子里露出探究的神色。

    “我下不去手,也不可能让别人来审你。”阎君眉心微微皱起。

    “你这是失职”赵无垢不赞同的拍了阎君一巴掌。

    阎君眉心抽搐了下。

    “你怎么了受伤了”发觉部长大人的表情不对,赵无垢连忙掀开大衣,这才发现,阎君的胳膊上,渗出了巴掌大的一块血迹。

    “没事,就是刚才上来的时候被石头刮了下。”阎君不自在的道,刚才抱着赵无垢冲出来的时候太着急,只顾着护住怀里的人了。

    身为天级,居然被石头刮伤,实在是有点丢脸。

    “忍着点。”赵无垢着急的撕开衬衫底襟,扯出几块布条,认真的给阎君包扎起来。

    不远处的白无常站住脚步抱起双臂,痞笑着撞撞黑无常的胳膊,“我没记错的话,君上好像是第一次受伤吧不过,用得着包扎么君上可是天级”

    “关心则乱。”黑无常面无表情的道。

    “你说的是君上,还是判官大人”

    “都是。”

    “哎,你拽我干嘛”

    “走,再去看看还有没有落下的魂魄”

    “我们不是检查过两遍了吗”

    “事关重大,再检查一遍。”

    白无常

    阎君眸色深沉地看着面前忙和着包扎的自家伴侣,赵无垢低垂的眼睫仿佛蝶翅,扑簌簌拍打在他的心底。

    “无垢。”阎君突然开口。

    “嗯”赵无垢疑惑地抬起头。

    阎君拍拍桌上的那面铜镜,“我也送你面镜子怎么样”

    赵无垢调侃道,“干嘛,标榜情比金坚,还是祝我千秋万岁”

    “都可以。”阎君垂下头,轻轻吻上他冻得有些发紫的唇,温柔缱绻,极尽缠绵。

    天地为壶,

    日月为杯,

    与君共饮,

    千秋万岁。

    山脊那边,一轮红色的暖阳冉冉升起,照亮天地。

    天地之间,是让芸芸众妖乐此不疲的人间烟火。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此完结。鞠躬感谢各位的陪伴。希望大家也能点进给我的专栏,给预收文一个机会

    剩下的一些琐碎枝节,会在番外里大致交代。番外基本就会以轻松风为主了。

    感谢shenny的深水,当时正为房子忙得不可开交,抱歉没有及时看到。非常非常感谢,鞠躬

    感谢行舟何返顾,摸摸,谢谢你从头到尾的鼓励,非常非常感谢,鞠躬

    感谢艾斯的飞蛾,谢谢你的深水,非常非常感谢鞠躬

    还有586585、hyy、斑点猫、油炒炒呐、羊羊羊、绿绿绿、大郭等等等等,感谢大家的地雷,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支持和鼓励。

    还有投注营养液的各位,原谅我犯懒,就不去翻后台了

    还有摔倒的红烧肉,巴拉巴拉,水扣,ucha,天涯何处污芳草,江海难渡,观花,胖橘,锦鲤、kk、黑saa、六毛、清角等等诸君的留言没写到的各位请原谅我的记性,感谢各位给我的反馈。

    还有默默订阅到现在的各位,感谢各位看到这里,希望这是篇天马行空的文字能让你看得开心。

    爱你们,番外见

    感谢在2020020822:41:212020021104:40: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行舟何返顾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陆嘟嘟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