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冤无仇
作者:元月月半   百年小饭馆最新章节     
    小羊不禁攥紧筷子,犹犹豫豫,“我,想娘我我,我不要爹爹死。”

    小猫想说爹爹不会死,昨日周桂香拿擀面杖砸贺清溪的一幕浮现在小猫眼前,小猫哆嗦了一下,“我也不想爹爹死。”

    “那我,我就不想娘了,哥哥。”

    小猫点一下头,“我也不想。”给他夹块鹅腿肉,“弟弟,吃这个。”

    “这俩孩子真懂事。”秦爷往柜台方向努一下嘴。

    小猫和小羊以为他们声音很小,然小饭馆不大,秦程二人离柜台近,又都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就把两小孩说的话听了个遍。

    胖乎乎的程爷道,“像小贺。”抬头看到柜台上的“招财猫”,冲“猫儿”招招手,“来吃点。”

    “嗷呜”大白张开嘴,咬你。

    程爷乐了,“小张,你们家大白饿了。”

    “大公子吃好就喂它。”张魁见又有客人进来,过去把客人带到离秦程二人较远的地方,“大白不让小人碰。”

    秦爷瞥一眼大白,“惯的。”

    “嗷呜”大白张大嘴,咬你。

    冯掌柜忍不住问,“张魁,你们家这个是老虎还是猫儿”

    “虎猫。”

    “噗”程爷嘴里的肉全喷到地上。

    冯掌柜看他一眼,转向张魁,“逗我玩呢。”

    “小人也说不准。说它是虎,这么多年没长过。说它是猫,又不会喵喵叫。”张魁一脸抱歉,“我家主人说,它是老虎和猫的后代。”

    大白扭头瞪一眼张魁,人家才不是猫和老虎的后代。

    张魁假装没看见,盛碗菜端给刚来的客人,发现秦程二人桌上的炊饼没了,用盘子端两个炊饼过去,又盛一勺汤加两人碗中。

    “掌柜的,听说你这里的汤不要钱”

    如老僧入定般坐在桌子上的大白猛然起身。

    从外面进来一满脸络腮胡,蓬头垢面,眉毛杂乱,眼神不善,穿着短打的汉子。

    张魁脸上的笑容消失,“小人是跑堂的,不是掌柜。菜吃光了续的汤不收钱。”

    汉子脚步一顿,“菜多少钱”

    “十文一碗。”张魁道。

    汉子往离他最近的桌上一看,抬手指着桌上的碗,“那么点要十文你抢钱”

    张魁呼吸一窒,“小店,小店都是”

    “都什么”

    “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吱呀一声门打开,清朗的声音传进来。

    屋里静下来,众人扭头看去,一身材高大,剑眉星目,穿着青色长袍的男子走进来。

    “你谁呀”络腮胡开口问。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歇过乏的贺清溪。

    “不才在下正是此间饭馆的主人。”看到坐在柜台旁的两人满身杀气,头顶上方一团功德金光,贺清溪眉头一挑,走过去弯腰道,“程爷,秦爷。”直起身往旁边移两步,拱手道,“冯掌柜,陈掌柜。”放下手,直面络腮胡,“客官,有何吩咐”

    “来一碗肉”

    众人脸色微变,冯陈二人眼中尽是担忧。程爷就想起来,秦爷先一步按住他的胳膊,微微摇头,不急,先看看。

    贺清溪面带微笑,不气不恼,正想说没有,瞳孔紧缩,络腮胡身上有煞气

    贺清溪心中一凛,敛下眉眼看一下程秦二人,络腮胡身上的和二人在战场上沾染的杀气完全不同。

    贺清溪不动声色地动了动手指,打开天眼,嘴角溢出一丝笑,“稍等。”

    络腮胡愣住,显然没料到犹豫不决的贺清溪一出口是这两个字。

    “一碗不成”贺清溪再次开口。

    张魁张了张嘴,贺清溪扭头横他一眼,张魁退至灶台旁。

    络腮胡打量贺清溪一番,揣摩他话里的真假。

    贺清溪见状,笑着问,“两碗”

    络腮胡又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正当贺清溪要开口,络腮胡转身走到窗台边坐下,就往街上瞅。

    贺清溪眼中堆满笑意,“张魁,给这位客官盛一碗。”

    “主人”张魁冲贺清溪招招手,“主人来看看盛哪边的。”

    贺清溪愣了愣神,见他一个劲冲自己使眼色,顿时明白,张魁怕他上当受骗。

    “张魁,今日的我不是昨天的我。”贺清溪提醒他。

    张魁醍醐灌顶,朝自己脑袋上一巴掌,“小人忘了。”拿起勺子,盛一碗鹅肠和鹅汤端过去。

    贺清溪上前一步挡住张魁的去路,同时伸出手。

    张魁想拒绝。贺清溪一瞪眼,张魁把碗递过去,“烫手,主人小心。”脸上尽是担忧。

    贺清溪乐了,“你主子我又不是弱病西施。”

    此言一出,店内的客人皆露出惊讶之色。程爷抬脚朝秦爷腿上一下,冲贺清溪努一下嘴,这是小贺么。

    “先看看。”秦爷无声地说出来,冲窗台那边努嘴。

    程爷转过身,贺清溪走到络腮胡身侧,右手碗换左手,右脚绕到络腮胡身后,踩在络腮胡背后另一张桌子旁边的椅子上。

    程爷面露疑惑,冲秦爷使眼色,小贺这是干嘛呢。

    “客官,请用。”贺清溪把碗递到络腮胡手中。

    冯陈二人放下炊饼和筷子。

    常来小饭馆的人都晓得,贺清溪只管炒菜,迎客待客以及上酒菜都是张魁和张惠的活儿。

    贺清溪今日非但亲自迎客,还亲自上菜,他这是要做什么呢。

    贺清溪的手抖了一下,汤洒出来,络腮胡“哎呦”一声,伸出左手去接。贺清溪往后一步,右腿用力,长长的板凳霍然翘起,贺清溪抓起来就朝络腮胡背上砸。

    “小贺”

    “贺掌柜”

    “主人”

    络腮胡轰然倒地。

    贺清溪的身体晃了一下,啪嗒板凳落在地上。

    “爹爹”

    张魁一个箭步过去,“主人”

    “爹爹”小猫和小羊同时跑过来。

    贺清溪抬手挡住要扑上来的俩孩子,“我没事。”

    “伤着没主人。”张魁说着就撸他的衣袖。

    贺清溪连忙攥住他的胳膊,缓口气,松开他的胳膊站稳,“我真没事。找个绳子把他绑了。”

    “小贺,我认为你应当先跟我老程解释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

    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贺清溪想问解释什么,继而一想两人身上的杀气和功德光芒,很是懊恼,他怎么把这二位大爷给忘了啊。

    贺清溪想给自己一巴掌,“程爷,秦爷。”转过身,面露难色,“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那你就先说说,他和你什么仇什么怨。”胖乎乎的程爷严肃道。

    贺清溪“无仇无怨。”

    “你”

    秦爷攥住程爷的胳膊,“方才你同张魁说,今日的你不是昨天的你,又是怎么一回事”

    贺清溪愣了愣,意识到他说什么,有些意外。他还是他,脸色依然不甚好,身体和往日一样,没料到跟他不甚熟的秦爷这么快就看出来了。

    贺清溪装出一副不好意思又很开心的模样,道,“您看出来了我的病好了。”

    “好了”冯陈二人齐呼。

    贺清溪笑着点点头,看到张惠拿着麻绳过来,“绑桌子上。”接着就问,“关于我的传说,不知诸位知道多少”

    “你家有仙人庇佑梁上君子进你家,被仙人打了。”程爷指着柜台上的大白,“实则是它。这个除外,还有别的传说”

    绸缎庄的陈掌柜道,“你家有本食谱”贺清溪摇头,“那就是你有双阴阳眼可你的两个眼一模一样,没有一阴一阳啊。”说着就看贺清溪的眼睛。

    贺清溪笑道“就是这个。”指着自己的眼睛,“道行高的妖魔鬼怪我看不出来,不敢伤人的小鬼小妖瞒不过我这双眼。”

    “这是只妖”冯掌柜看一眼地上的人,慌得跳到陈掌柜身后。

    陈掌柜吓一跳,“你干嘛”

    “妖,妖啊。”冯掌柜哆嗦着手,指着地上的人。

    众人齐叹气。

    “不是”冯掌柜看了看众人。

    “哪有这么弱的妖。”陈掌柜白了他一眼,“就是只小妖,我们看不出贺掌柜跟你我有何不同,他也看不出来他能看出来就不是只小妖,就不可能这么弱。”

    “不是啊早说么。”冯掌柜松了一口气,心又提到嗓子眼,“那他,他不是妖怪,是什么小贺,他醒来”

    贺清溪怕他问个没完,打断他的话,“这人身上杀气很重,虽然他刻意收敛了,还是被我看出来了。我所料不差,他手上应该有人命。对了,那边就有只鬼。”抬手指着冯掌柜。

    “啊”冯掌柜尖叫一声。

    众人吓一跳。

    程爷怒吼,“冯书画”

    冯掌柜慌忙捂住嘴,退到柜台旁。

    贺清溪耳朵清净了,就对张魁说,“去报官。”转向程爷等人,“到这边来,我和那只鬼聊聊。

    程爷等人立即到贺清溪身后。

    大白一只小老虎能口吐人语,又跟小猫和小羊说过贺清溪不是普通人。以至于两小孩听到贺清溪这样讲,眼皮不带眨一下的,还往四周看了看。

    没找到鬼,小羊歪着脑袋看着贺清溪,满脸好奇,“爹爹,鬼在哪儿呢”

    鬼影动了一下。

    贺清溪顿时明白那只鬼听得懂人话,伸手把俩孩子拽到身边,“是不是他杀了你我听不见你说话,是你就晃一下,不是就晃三下。”

    “晃了没”冯掌柜扒着贺清溪的肩膀就问。

    程爷瞪他一眼,冯掌柜连忙放下手。

    贺清溪扭头冲程爷点一下头,再次转向那个若隐若现,看不清脸和躯体的鬼影,“有程爷和秦爷在,他插翅也难逃,明年的秋天必是他的忌日,你可以放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