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
作者:春风榴火   护短最新章节     
    奈奈下楼充值校园一卡通的时候,听到走廊上有不少女生在讨论今晚舞会的事情

    “真的好想去啊,听说全是咱们学校的明星。”

    “普通同学就不能去了吗。”

    “能去啦,就是票很少,我室友就有一张,她是学生会的,能拿到福利票。你们要是有认识的门路,也可以拿到啊。”

    奈奈刚把卡插上去,便接到了林雪柔打来的电话,她按下接听

    “奈奈,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嗯,收好了。”

    “你安顿下来之后,不要在学校乱逛哦。”

    “为什么”

    林雪柔笑了笑,解释道“早上我进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如果有人认错咱俩,那就很尴尬了。”

    奈奈有点无语。

    她更不想被误认为是林雪柔好吗

    奈奈随口问了一声“听说今晚会有一场舞会,你会参加吗”

    林雪柔立刻敏感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身边的同学都在讨论这件事。”

    “奈奈,怎么说呢,这个票是给学校里有名气的学生准备的,不太适合你们这些普通同学去。”

    “可是我听说也有”

    “奈奈,你身体不好,安顿好以后乖乖在宿舍休息,不要东想西想了。”

    “呃。”

    “之前我就跟妈妈说,不要让你报传媒大学了,你语文成绩这么好,不念文科多可惜啊,将来当老师,稳定又体面。”

    奈奈终于默然了,听着姐姐在电话里叨叨

    “你啊,非得任性,跟我一起进了传媒大学。咱们长得这么像,很容易被认错的。”

    “我的名气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到时候出了丑,网络可是个大染缸,真的说不清楚啦。”

    “所以,听姐姐的话,少抛头露面。”

    林奈奈挂掉了电话,也没有多失望,习惯了。

    在不触及任何自身利益的情况下,林雪柔对她,就像对小猫小狗一样,投喂食物,聊表善心。

    一旦触及到利益,林雪柔会立刻变脸。

    很久以前,林雪柔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姐妹俩吃冰淇淋的自拍合照,评论里有蛮多粉丝留言,夸妹妹皮肤白、很好看、丹凤眼也颇有韵味。

    凌晨,林雪柔默默删掉了那条微博。

    此后,她发任何秀姐妹情深的微博的时候,都会把奈奈的脸给马赛克掉。

    美其名曰不希望别人打扰我妹妹的生活。

    而事实上,不过是不想让奈奈抢了她的风头罢了。

    这些,奈奈心知肚明,对姐姐也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奈奈从一卡通机器上抽了卡,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一卡通的电脑屏幕上跳出抽奖环节。

    还能抽奖

    强迫症奈奈看到屏幕中间的抽奖盘,手犯痒痒,戳了上去。

    抽奖盘开始旋转,慢慢地停下来。

    屏幕中间跳出一个大礼盒,爆出了“特等奖”三个字样,配合着五毛钱特效的彩弹礼花,满屏幕飞。

    奈奈盯着电脑屏幕,想看看特等奖到底是什么,可是屏幕上的抽奖转盘已经消失了。

    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奈奈

    说好的特等奖呢

    就在这时,一位模样帅气、打扮时尚的男同学走出来,对奈奈说“同学,我是学生会干事,恭喜你刚刚抽中了特等奖。”

    奈奈愣愣地“昂”了一声。

    男同学从包里摸出三张晚会邀请函,递给了林奈奈“今晚八点,不见不散哦”

    不等奈奈询问,他便又如风一般离开了。

    奈奈看着手里的卡片,不明所以。

    怎么着全校女生都求而不得的邀请函,就这样抽个奖,还能中了

    她最近的运气,好像不是一般的好啊

    那位号称“学生会干事”的男同学,鬼鬼祟祟来到树下,摸出手机,给顾平生去了一个电话“搞定了生哥,冒充学生会,她没有怀疑。”

    “嗯,谢了。”

    男同学扶了扶时尚的金丝眼睛,笑着问“生哥,怎么着又换口味儿啦”

    顾平生很不客气地说“你觉得这种送东西的方式,是老子的stye吗。”

    “呃,还真不是。”

    顾平生那位纨绔少爷要送东西,哪能绕这么大的弯子,想送什么直接塞女生手里。

    爱要不要,不要你给老子走着瞧。

    简单粗暴。

    “所以你干嘛要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送邀请函啊。”

    顾平生不耐烦地说“你问我,我问”

    问他哥去啊

    也真是奇了,他兄长顾聿宁的玲珑心思,可从来不会用在女人身上。就算是旗下最婀娜曼妙的流量女星,他也从来没多问候过一句。

    怎么着会如此花心思在这么一颗小白菜身上

    寝室里,梁晚夏和景遥看到这三张邀请函,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是真的假的不是说现在已经一票难求了吗”

    “抽奖中了三张你仿佛是在跟我开玩笑哦”

    “别是被诈骗了吧傻丫头”

    奈奈还真是实心眼,连忙摸出手机检查校园一卡通绑定的银行号,看有没有被骗钱什么的。

    不过充值了校园卡之后,她的银行账户里好像也没剩几块钱了。

    谁要来诈骗她呀,街边乞丐都比她有钱吧。

    不管是真是假,景遥和梁晚夏是兴奋起来了,拉开衣柜给自己挑选出席晚会的漂亮裙子。

    奈奈知道,这种交谊舞会应该要穿晚礼服才可以。

    她拉开了衣柜,扫了一眼衣柜里寥寥无几的几条裙子,都是特别日常款的裙子,而且,也不太好看。

    景遥和梁晚夏换好了裙子,又站在镜子前开始梳妆打扮,注意到奈奈似乎没有换衣裳,景遥问道“你还在磨蹭什么呀,别是想穿牛仔裤去晚会吧。”

    奈奈眼眸微垂,抿抿嘴,脸上浮现为难之色,被景遥一览无余“没衣服穿啊”

    奈奈诚实点头。

    梁晚夏和奈奈身材一致,都属于个子小小的萝莉身材,她拉着奈奈来到自己的衣柜前,大方地说“挑我的吧。”

    有底气走上这条路的女孩子,家境都不会太差,梁晚夏这满满一柜子的漂亮衣裙,让奈奈眼花缭乱。

    因为一开始有姐姐的教训,她并没有主动挑选,怕选到人家的心爱之物。

    她礼貌地对梁晚夏说“你帮我选一件吧。”

    梁晚夏看出了奈奈的心思,爽朗地笑了声“哎哟,喜欢什么就拿,我还不至于为了一条裙子就不高兴吧。”

    既然她如此说,奈奈也就选了一条浅色系的短款连衣裙,百褶的大裙摆,束腰,背后有一扇蝴蝶结修饰着腰身,看上去少女感十足。

    景遥有拿着化妆盘在她脸上捣鼓了一阵子,连声夸赞道

    “你的皮肤,真的太白了,我都不用给你上粉底液了。”

    “是因为没有血色吧,我身体不太好。”

    奈奈的皮肤属于那种不太正常的冰肌玉骨,给人一种病美人的感觉。

    化好妆以后,景遥将奈奈推到镜子前照了照,镜中的女孩穿着浅粉色的礼裙,身段玲珑可人,颈边有旗袍扣,将她白皙修长的颈子锁住。

    腰身纤细,眸光清澈,五官因为妆容更显立体,唇上涂了一层莹润的粉嫩。

    梁晚夏都惊呆了,一开始看奈奈除了皮肤白,在美女如云的传媒大学好像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现在一打扮

    美得令人窒息啊

    会议室里,周助理叫了顾聿宁好几声,顾聿宁才缓缓睁开左眼,望了望对面正在作汇报的项目经理。

    他的左眼蒙着一层白色的阴翳,平时是近乎失明的状态,可是通过左眼,却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个女孩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刚刚看见镜子前的她,顾聿宁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小丫头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他失明这么多年的左眼,重见光明

    周助理看见顾聿宁的手紧紧攥着拳头,立刻给项目经理递了眼色,让他离开了办公室。

    顾聿宁曾经也是红遍了大江南北的青春偶像,不过后来退圈了。

    这些年,他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健康。

    当年那场可怕暴力事件中,他满身鲜血,抓着那人的衣领往死里揍,眼神狠绝,一拳一拳,宣泄着无边的恨意。

    这段视频后来被传到了网上,又被媒体大肆报道,谁都没能想到,以谦谦君子、阳光少年人设出道的青春偶像,竟然会有这般狠辣的一面。

    视频闹得沸沸扬扬,铺天盖地的谩骂声袭来,顾聿宁一夜之间,声名狼藉。

    两天之后,他宣布退圈。

    巨大的精神压力,还有失去挚亲的悲伤,令他一夜之间,左眼失明。

    失明原因与神经性因素有关,这些年情绪还算稳定,不再那么阴郁,但还是经常失眠整夜。

    所以当他情绪暴躁的时候,周围人都习惯地远离他。

    周助理看着他这隐忍压制的模样,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

    忽然发神经对一个素未蒙面的小女孩施舍善心,也是因为创伤的缘故吧。

    晚上八点,女孩们来到了学校的星光舞堂。

    这场交谊舞会的场面虽然比不上群星荟萃的红毯颁奖礼,但是逼格也不低,不少经常在屏幕上看到的熟悉面孔,都出现在了舞会上。

    一开始,奈奈她们并没有抱任何希望能进去,推推搡搡来到门边。

    可是当她们递交邀请函的时候,礼宾却非常客气地对她们做出了“请进”的手势。

    女孩们瞬间兴奋了起来。

    舞会不全是明星流量和网红,也有不少过来凑热闹的普通同学,拿着签名本挨个要签名。

    不过,这些普通同学能拿到邀请函,多半是家里有一定背景势力,或者认识艺人不想来,把邀请函让给了他们。

    梁晚夏也准备了签名本,怕丢人所以没拿出来,现在见大家都在要签名,也屁颠儿屁颠儿跑去凑热闹。

    奈奈回头看到了盛装出席的林雪柔,她穿着深蓝色的礼裙,加了裙撑的大裙摆,裙身流光溢彩宛若拖着一条银河系,颇为引人注目。

    林雪柔身边也萦绕了不少有名气的明星网红,在相互夸赞着各自的装扮衣裙。

    林雪柔在她们中,是很显眼的。

    她真的漂亮,身材好到没眼看,一举一动都顾盼风情。在奈奈还是根豆芽菜的时候,姐姐就已经是成熟绽放的牡丹蓓蕾了。

    这些年,家里不管是亲戚还是学校的朋友,眼里似乎都只能看到姐姐。

    角落里的豆芽菜,其实也有很努力很努力地汲取营养,想要变得更美、更出众,努力学才艺,努力在学校文娱演出上赢得喝彩。

    不过,她好像永远没有自己的名字,不管哪一次演出,主持人介绍她,说的都是林雪柔的妹妹。

    没有人知道她叫林奈奈。

    林奈奈最迷茫失落的那几年,经常哭。

    直到那一天,她含着眼泪,遇到了一位少年。

    他叫顾长生。

    访谈节目里,他英俊无双,微笑的样子,如阳春融雪。

    他很机智,每句话都有梗,连主持人都招架不住,逗得奈奈又哭又笑。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见钟情的话,应该就是那一刻了。

    奈奈开始搜集关于他的全部信息,电影、海报、演唱会、访谈节目了解他,倾慕他。

    那时候的奈奈太迷茫了,太需要有这样一位阳光偶像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

    可是后来,他却以一种声名狼藉的姿态,退圈了。

    销声匿迹,成了娱乐圈不可言说之痛。

    除了奈奈,没有人相信他,喜欢他,他成了奈奈一个人的宝贝。

    舞会还在继续,林雪柔身边,聚集了不少的女孩。

    “雪柔,你演微甜青春的女配洛西然,真的演得太自然了,都丝毫看不出表演痕迹呢。”

    “没有啦,这个角色比较单薄,我其实更愿意尝试走心的复杂角色。”

    和林雪柔聊天的女孩是一个十八线网红,言辞间不无奉承之语“听说时光遇见你的导演也在和你接洽,女一号肯定非你莫属,真是羡慕你呀。”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接这部戏呢,主要希望走出青春题材,尝试更多别的”

    林雪柔话音未落,转头便看见了窗边东张西望的林奈奈。

    一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