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作者:沐雨经霜   穿成女主那炮灰闺女最新章节     
    c国队在国际赛上势如破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成为所有队伍最不愿意碰见的常胜之师。

    顾呦在国际赛上发光发热的时候,国内也悄然掀起了一波暗潮。

    戚薄商应该是最早察觉到这一切的人之一,许家那小家伙手段干净利落是不假,不过到底是有几分青涩。不过也不用他出手,戚鸩那小子就上赶着给人家收尾擦屁股去了。

    “我戚家难得出一个痴情种,倒是被你闺女拐走了,简直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他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似笑非笑地说道。

    “这不是很好吗我想要和阿商做儿女亲家,可是想了很久呢。”他对面的人微微笑了笑,语气不急不缓,顿了顿,带着些揶揄地继续说道“阿商没能做成我的妹夫,小鸩倒是比你厉害多了。”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妹妹,戚薄商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你还好意思说你那女装癖的弟弟简直就是个蛇精病”想到他年幼无知的黑历史,戚薄商一阵头疼,“我说这么多年你可真放心,那就是一只疯狗,你也不怕他咬伤了你的宝贝闺女”

    闻言,那人挑了挑眉,笃定地说道“如果我已经死了,小音肯定会玉石俱焚。但是只要我还在一天,我就是牢牢系住他的那根绳索。而且,”他笑了笑,铅灰色的眼眸中闪过一如既往的年少风华,“我相信呦呦。”

    “毕竟,她可是连你儿子都能收服的。”甘岑音,不,应该说顾衡冲着他笑了笑,“可比我当年厉害多了。”

    “滚蛋”再也维持不住邪魅狂狷的人设,戚薄商抄起背后的抱枕冲着他砸了过去。假死这么多年,还能让司徒彻和朱文封给你装疯卖傻,你还不厉害,你这都厉害得上天了

    顾呦此刻也并不像所有人认为的那样正在欧洲参加国际赛。

    “你其实没必要回来。”深夜,许君珩去接她的时候,不赞同地说道。

    身穿着国家队服的少女摆了摆手,“我当然相信你和阿鸩,但是我还是想要亲眼看着这一切的结束。”

    许君珩想到她早些年的遭遇,如果不是白雪当机立断地逃走,现在哪里还有一个顾呦在这里坐着他妥协一般地叹了口气,不再劝她离开。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顾呦坐在后车座,轻薄的笔记本上敲完最后一个字,微微笑了笑,“那些垃圾还不值得我为此放弃比赛。今晚可就是最后的晚餐了,希望几位叔叔吃的开心。”

    她的话温温柔柔的,漂亮的脸上都带着得体的微笑,甚至连眼神也看不出一丝冷冽,若是不知道的,恐怕还真的以为这是一句体贴客套的话。早就知道她坑死人不偿命的性子的许君珩不由得抖了抖,转过头一边开着车,一边认命地说道“行吧,大小姐,你就可劲儿闹吧。”

    话音刚落,一阵白光闪过,突然从街角窜出来一辆重型卡车,凶猛地朝着黑色的小轿车冲了过来

    此时,某间别墅内,几个皱巴巴的老头正围在一起,摆放在正中央的笔记本电脑上放出这一幕。黑色的小轿车瞬间被碾压成碎片,轰得一声冒出了熊熊烈火,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举起了桌上放着的香槟。

    “cheese”

    “当年让这小丫头跑了,现在哼”

    “顾衡呵,我能搞死你,就能搞死你女儿九泉之下,你们父女终于可以团聚了哈哈哈哈”

    “过两个小时就安排人在网上公布吧。顾氏那里咱们就各凭本事喽”

    “哼,你老哥就是狡猾啧,若不是这小丫头太不安分,我可还真舍不得她这颗脑子。”

    “呵呵,顾家的人啊真是让人羡慕得发疯。”

    深夜,网上突然爆出热搜,声称本应在国外参加国际赛的顾呦队长私自回国,出了车祸。

    有图片,还有视频。

    这可算是一石惊起千层浪,已经睡着了网友都被同学或者亲友喊醒了过来,浏览量迅速破亿,底下的评论也以恐怖的速度增长起来,可见顾呦的国民度到底有多高。

    大多数人并不相信,怒骂微博博主丧心病狂,并且纷纷赶到了顾呦、顾氏和国家队的官博底下留言,尤其是有一部分网友想起来国家队里还有一个最喜欢刷微博的林保琛,又带着一大波儿人到他微博下求证。

    但是没有任何动静。

    要知道,顾呦所代表的不仅是她个人,她背后的新顾氏,更是整个国家队。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但是官方的速度都非常快,态度明确地进行了辟谣。

    渐渐地,就开始有了不同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背后进行推动一般。

    这么长时间了,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好好地在国外比赛不就得了,非得大半夜回来

    听说是回来见男朋友呢,内部消息戚氏集团的太子爷听到这个消息脸都白了

    卧槽我手里可还有顾氏的股票呢

    如果顾呦真的出事了,希望可以有新的继承人来支撑新顾氏

    我觉得鸿耀就不错,他们家的产品和顾氏相似

    白氏电子科技集团也可以,顾氏有海外市场,白氏有生产链,强强联合也不错啊

    在有心人的带动下,网上很快就乱成了一团。

    被认定出了车祸,甚至可能已经挂了的顾呦正待在甘岑音的实验室,慢悠悠地磨着一杯咖啡。

    最后一滴咖啡落下,她放下咖啡杯,轻轻一响。

    “敌人全部都已经浮出水面,您现在准备现身了吗。”她微微一笑,抬眼看向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父亲。”

    “你小时候就很聪明。”他顿了顿,看了眼时间,“不着急,可以和爸爸说一说,你猜到了多少吗”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玩解谜游戏啊顾呦很想对面前悠然自得的男人翻一个白眼,卧薪尝胆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可以复仇了,居然这么不急不缓吗

    但是再仔细一想,哪有什么卧薪尝胆看看这人,换了一个身份,不仅成为了世界上最年轻的诺贝尔物理学家享誉世界,还有一个像她这么聪明可爱的闺女帮他打脸复仇啧,怎么感觉被老狐狸利用了

    顾衡笑眯眯地看着她,好像猜出了她的心思一样,幽幽地说道“爸爸也很惊讶,呦呦长大懂事了,都学会拐人家家里的小伙子谈恋爱了呢。”

    “咳。”想到自己想要拐着戚鸩入赘估计还要靠眼前的万人迷老爸,顾呦清了清嗓子,把话题拉了回来。

    “不得不说,您真的很有想法。”顾呦想到自己的猜测,似赞叹,似怪异地看了他一眼。

    “我妈没嫁给你之前肯定很喜欢你,要不然也不会有我这么个爱情的结晶。但是我猜你们之后的感情肯定出了问题,或许是觉得做夫妻不如退回到朋友,所以你们离婚了。在这个时候,我想您大概就看出来了司徒叔叔和妈妈之间的感情,甚至这其中说不定还有您的配合跟助攻。”

    说到这里,顾呦看了他一眼,见到他点点头,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厉害,主动给自己头上放羊的男人,简直深不可测。

    “顾家出事绝对不是一两家的集团,而是很多利益集团的联合突然发难。我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以前顾家也是超然于所有家族之上都没有任何问题,偏偏这次就被发难了呢想必,只有利益的原因。凭您的本事,我一点都不怀疑,您一定是拿出了让其他家族无法容忍的东西,比如”

    “全息游戏,第二世界。”她笑着晃了晃优盘和一个连拆开都没有拆开的小盒子,“优盘是戚叔叔保管的,盒子我没打开,是我偷偷从司徒叔叔后花园那棵香樟树下挖出来的。”

    说到这里,顾呦也有些好笑,“我可真是没想到,我一个影后居然被人用精湛的演技骗了这么多年,一开始见面的时候我还放狗咬了司徒叔叔。司徒叔叔被绑架以后,司徒家被翻得乱七八糟,大概也是怀疑那份资料在他手里。被绑架回来以后,司徒叔叔反复地提到了香樟树,朱校长也提到您喜欢香樟树,还有小叔叔那里您站在香樟树下的照片我就是再笨,这么明显的提示也猜到了。”

    “甘家是奶奶的娘家,具有北欧那边的血统。所以您和小叔叔应该很像,小叔叔才是真正的甘岑音您的眼睛颜色本来就是铅灰色,只不过这个颜色有些特别,您应该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带了变色的隐形眼镜,所以知道的人很少。”这一出李代桃僵真的绝了,知道有人要杀他,他不仅不躲,还更加张扬了起来,胆大包天地用了弟弟的身份,正大光明地在一群敌人面前晃悠。

    谈到这个,顾衡也叹了口气,“其实我本来已经打算好用其他的身份,但是小音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我的计划,留下一封信后就跑了个没影,还扬言如果我不用他的身份活下去,他就要让这个身份彻底消失。”

    换句话就是说,要么他隐姓埋名他哥来用他身份复仇,要么他就直接自杀让甘岑音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孩子真是太任性了。但是我也能理解,他只是有些太寂寞了,所以也很想要参与到这场他觉得有趣的游戏里罢了。”顾衡解释道。

    孩子你家孩子三四十岁吗爸你是不是隐形眼镜戴得太久了顾呦抽了抽嘴角,这是多么深沉到变态的兄控反正她和顾小白之间是没有这一对兄弟这么黏黏糊糊的。

    “你们之间相处的很愉快不是吗”接收到女儿的白眼,顾衡哈哈一笑,摸了摸她的后脑勺,“既然是由我而起,那么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小孩子就不要去做那些上门打打杀杀的事情了,我仿佛记得,你装死这件事,好像还没有和戚鸩透个底呢吧”

    顾呦坏,坏了。

    顾衡蛰伏了二十年,计划自然是非常圆满。且不提那些已经在别墅开庆功宴准备瓜分顾氏的人见到他突然出现露出了怎样见鬼一样的表情,几家大公司突然被查出了偷税漏税、产品伪劣、资金链断裂等各种问题,顾呦笑眯眯地出现在微博上,还爆出了一个惊天大新闻。

    顾呦v介绍一下,我爸甘岑音v

    随后,甘岑音突然上线改了微博名,变成了顾衡。

    广大网友

    而与此同时,顾呦已经没功夫去看网上的轩然大波了,她正在安抚自家暴躁的小鸩鸟。

    “行啦,我的错,我错了嘛。”面对这么一张盛世美颜的脸上明明白白的控诉,饶是顾呦也只能举双手投降。

    “那,那下次如果我不知道,也不许告诉许君珩”虽然对顾呦他根本狠不下心,但是比许君珩这个左右手慢了一步的事实,却让他觉得非常恼火。

    他真的是非常好哄了,顾呦觉得戚鸩的底线对于她来说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简直忍不住让人想要得寸进尺。她习惯了强势,习惯了独立,习惯了一个人做好所有的事情,习惯了成为所有人的支撑,所以戚鸩愿意为她收起浸毒的羽毛,收起阴郁偏执的性格,小心翼翼地在她身边扮演一个小白脸、贤内助。

    太难得了,能够遇见这样一个如此珍惜自己的人。

    而扪心自问,她大概早就喜欢上他了。

    顾呦忍不住笑了一下,伸出手拽住他脖颈上系着的领带,在男人泛红的眼尾处轻轻落下一个吻。

    “比赛结束,我用世界冠军的奖杯向你求婚,嗯”

    心里仿佛有一束束的烟花砰砰地绽放起来,戚鸩眨眨眼,小心翼翼地在她嘴角边回亲了一个,笑了。

    他曾经在深渊里凝视,夜空沉沉,无风无月。

    而现在,他终于得偿所愿,将这一轮初日拥入了怀中。

    作者有话要说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