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 18 章
作者:Ventisca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最新章节     
    听着群聊里不会再说什么了,殷凝昼也意犹未尽地退出了群聊。手机用户请浏览 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短短片刻,他心里已经浮现出了一堆疑问。

    首当其冲就是刚才那个很有问题的解释。别的城市意志不知道,他和巫渝都知道刚才的异常是因为他,为什么后面出声的那位就能信誓旦旦说这是个漏洞

    然后就是代行者这个问题,普通人都知道城市意志会选择代行者,巫渝之前那么大的排场也是在选择代行者,现在城市意志内部却说他们从来没有选择过

    虽然这些都是意料之外的情况,但思考归思考,殷凝昼并没有感到多头疼或者紧张,反倒是觉得现在的情况很有意思,甚至让他感到了一丝愉快。

    说实话,殷凝昼对于稳扎稳打发展兴趣不大,有可能的情况下,他绝对是更倾向于玩个大的。

    发现背后还有这么多谜题,这一次他终于提起了精神,不像之前那样懒洋洋的,而是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从刚才到现在,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几个猜想,只等日后证实。

    能解答这些的只有巫渝,殷凝昼打算找个机会拐弯抹角地问一下。

    想到这里,殷凝昼又想起来既然被查了履历,那么艾殷估计也会亮才对,于是随口问了句“刚刚群聊里在说的事你听到了吗你那边怎么样”

    艾殷“没有亮。”

    也对,艾殷是新城市,怎么想也不会有像巫渝这样的机制。

    暴露的几率又低了一点,殷凝昼很满意。

    谁知道这时候,他听到艾殷幽幽的耳语声“但是很多城市亮了。”

    他的声音几乎是贴着殷凝昼耳朵响起的,仿佛有气流贴着耳骨轻轻拂过,他有些痒,偏了偏头,同时下意识分析艾殷这句话的意思。

    听语气仿佛是发现自己养的猫同时还是很多人养的猫嗨,就这点事,用得着这么酸吗殷凝昼云淡风轻地想。

    这种时候就应该想想别的转移一下注意力,于是他调整出好奇的语气,虚心问道“对了,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问你,但是没找到机会,现在正好,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为我解答一下”

    艾殷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暂时把其他想法推到一边“什么问题”

    “简单,就是你知道,一般来说你是无法直接触碰人类的,但是触碰代行者和物品没有这个问题,”殷凝昼一本正经地问,“所以如果你的蝎尾扎到了我,我会原地暴毙吗”

    艾殷蝎尾一顿,有些迟疑“我不知道。”

    一涉及自身问题,小煤球就相当茫然,毕竟很多事他都是在殷凝昼的指点下才了解的,眼下这个问题完全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

    “或者说,你有毒吗”殷凝昼问。

    艾殷“”

    用两个问题绕晕了艾殷,殷凝昼估计他短时间内也不会想别的了,便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曲继续下山去了。

    接下来的一路,艾殷都在思考这两个问题。

    想要知道答案很简单,验证一下就行,问题是他不能拿代行者做实验,要是他真的有毒,他就要没有代行者了。

    几秒后,艾殷再度从空气中显出身形。

    蝎尾高高地翘了起来,他转头看了看自己尾尖的毒刺,眼睛一眨不眨。

    收拢的羽翼缓慢打开,那根锋利的毒刺随着蝎尾弯曲,慢慢,慢慢,点在了翅尖上。

    轻轻一下。

    下一刻,他一个激灵,翅膀猛地伸直了,僵硬了片刻,忽然开始抽风一样上蹿下跳起来。

    直到那一阵激烈的剧痛稍稍缓解,他才不再蹦跶,趴在地上萎靡不振地喘气,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的确有毒。艾殷确认了这点。

    带着种种疑问,殷凝昼离开迷雾,和其他茫然失落的候选者一起下了山,也算是宣告了这一切的结束。

    特效其实都是巫渝搞的,这次巫渝没搞,星图也不是外面能看见的,在外界看来就是这次巫渝没有选择代行者。

    至于各个城市的异常现象,先不说由于距离不同,在各个星球看来远没有殷凝昼看到的那么整齐壮观,光是现在的通讯延迟,想整合还原出事件全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此殷凝昼并不太担心。

    成为巫渝的代行者这一项任务被殷凝昼划去,接下来一项就是买盐了。

    “买盐”

    这种小事对巫渝来说不值一提,殷凝昼提起时,巫渝很是大方“行啊想要什么品级的每个品级我都能给你推荐一座最好的盐场,等会带你去盐场看就是了。”

    巫渝出产的盐并不来自海洋,而是来自大大小小的盐泉,不过说是泉,实际上汇聚成的天然盐塘几乎有湖那么大了,殷凝昼看过资料,天高云淡,一片片镜面般的盐湖依偎在青山之间,倒影与群山相映成趣,放眼望去,让人只觉得心旷神怡。

    不过也因为盐泉的盐分大多来自岩层,地下水上涌形成了盐泉,也带出了多种有害气体,因此想要去位于城市之外的盐场,殷凝昼必须要戴上过滤器才行。

    过滤器是个类似护目镜的装置,往脸上一扣就能自动吸附,不知道过滤的原理是什么,反正不影响呼吸和进食。

    雀神大赛总之那什么比赛结束后,巫渝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虽然这一次巫渝意志依旧没有选择代行者,不过巫渝代行者已经缺席了十几年,巫渝人也早就习惯了。

    而落了最大好处的殷凝昼,却秉持着低调的作风,并没有暴露自己就是巫渝代行者的事实,在选定盐场并且预定订单后,他便打算去实地验收货物。

    离开酒店,殷凝昼登上轻轨,再次体验了一把巫渝的立体交通,车体透明的列车从江水上疾驰而过,他抬头望向头顶纵横交错的道路,感觉自己就像是徘徊在一座灯红酒绿的迷宫里,每一处都是从未见过的风景。

    “你叫殷凝昼对吧”

    听到巫渝这么问,殷凝昼从风景里回过神“对,怎么了”

    巫渝似乎在琢磨什么,半天才开口“之前你说过你打算发展艾殷,有什么计划吗”

    这个殷凝昼就有话要说了,当即洋洋洒洒给巫渝讲了一通他的建设计划,从难处讲到期望,顺便还把之前那个“很长的故事”讲了一遍,末了还不忘给暗示一下巫渝“我在这一行也干了这么多年了,经验绝对丰富,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所以有什么尽管说出来,区区小事哪里需要劳动你呢,我来就行”

    巫渝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等殷凝昼讲完了,她才磕磕绊绊地说“嗯,我记得艾殷离边界很近对吧,那边,是不是很少有航线往那边走所以你打算从哪里找买家”

    巫渝说的也是殷凝昼毕比较头疼的一点。

    他现在的邻居都是什么人,殷凝昼也清楚,没人喜欢被傻逼包围,所以他现在迫切想要寻找新买家,推动建立起新航线,毕竟如果航线建起来了,来往船队一多,不说星盗变少,航线肯定会更安全,这样他也不用再物流上浪费更多资金了

    巫渝“你知道信使吗”

    殷凝昼“嗯”

    “你能和我们沟通,想寻找新买家会简单很多,但是对普通人来说不是这样,所以他们会雇佣或者培养信使,这些人就负责往来各个城市,推销他们的产品,想办法签订合同,基本上现有的航线都是靠着他们一座座城市跑下来才能形成的。”巫渝和他解释。

    嗯,也就相当于推销员只不过现在推销的对象从一个个家庭变成了一座座城市,推销的产品也不再是肥皂刷子化妆品,每一笔订单的金额也膨胀到了数以亿计这么说也可以认为是外交官之类的职业了啊。殷凝昼理解了一下,也猜到了一点巫渝的意思。

    反正巫渝知道他没钱,殷凝昼也不虚张声势了“我假设你推荐的信使不会比我自己跑更费钱”

    巫渝“嗯什么推荐害,我是说你可以自己当信使啊,既然你是艾殷的代行者,你把他给你构建的壳子变成你,留在艾殷搞你的建设,你自己接着往前走不行吗走远点到中央星域都行,能从那边开辟一条航线的话,还用担心经济问题嘛”

    “不对啊朋友,你这个逻辑很有问题,”殷凝昼听完,指出巫渝的逻辑漏洞,“我完全可以自己回去,在外面靠着你们给我构建的身体活动啊。”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要获取更多城市意志的许可,不过现在他都能进群聊了,还担心这个吗。

    听他这么说,巫渝有点冒汗,打了个哈哈“哈哈,这个,这个嘛”

    她总不能说刚刚自己在私聊被交托了这么个任务,必须要把殷凝昼忽悠到中央星域去吧

    如果说一开始星湖发光时,巫渝还觉得这里面可能有点什么阴差阳错,殷凝昼大概也就是一个不错的娃娃,但在被私聊之后,巫渝已经不这么想了。

    她现在非常确信,自己的新任代行者绝对有着非常不简单的过去。

    由于只有同类才能听见彼此的声音,城市意志们总是更加真情真性,彼此之间的关系远比人与人之间要来得亲密,因此巫渝虽然知道代行者估计很不简单,但也没有什么想法,反而挺惊喜送上门的打工仔是个熟练工。

    还没等她想好怎么开口,打工仔忽然沉吟“不过这个建议也不错”

    虽然上线时殷凝昼身体会昏迷,但是当信使其实一半时间都耗费在路上,打个时间差就行,不会影响他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自己跑应该比雇佣信使省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