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章 证据
作者:褚羊习习   穿书后她才是真千金最新章节     
    第77章

    安今夏被送回宋家没多久,a市的大学基本上就都开学了。

    宋晚也进入了a大报道,成为了a大设计系学院的一名学生。

    本地的学生基本上都知道了她这个a市状元,外地的学生却是第一次见到她。宋晚进学校没多久,隐隐约约就有了系花的名称。

    宋晚对这些倒是没有怎么在意。她一进学校,过了军训那段时间后,就主动找到了系里的老师,也就是上次直播比赛后联系过她的那位年教授的妻子程教授,跟着她开始学习。

    虽然她还是在跟着大家一起在学习,但是因为自身进度和能力甚至超过了一些在校的讲师,于是一直被程教授带在身边学习。程教授最喜欢的就是宋晚,因为不止是她能教给宋晚东西,宋晚有时的思路和实践能力甚至能给她很多启发。

    宋晚上辈子大学毕业后就没读了,甚至她大学也不是读的这个专业,在专业性知识这方面很是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习。

    这辈子有机会弥补这个遗憾,她还是很高兴的。

    学着学着,不知不觉大学也过去了一两个月。

    这时,江宴给她带来了新的消息。

    “找到证据了”宋晚有些惊讶,她还以为这件事会磨很久,毕竟下药这件事是好几年前就开始的,离现在太过久远,很多证据都很难找到。

    “找到了一些,但是足够了。”江宴摩挲着杯子,心情委实算不了多好,“你猜猜宋家是从谁的手里拿到的药”

    宋晚摇摇头“谁”

    “那些药就是安今夏给的。”江宴查到结果的时候,也是差点没把自己给气着,“她十一二岁那两年,因为之前不小心掉进海里,差点淹死,好像得了很严重的后遗症,需要吃药才能控制住。”

    “她的医生陆陆续续给她开了不少的药,其中就有不少药吃了会发胖,但是她只有最开始吃了一些,后来再也没有吃过。但是这些药,她的医生还是一直继续在给她开。甚至到了这几年,她偶尔也会去找医生,说自己的后遗症还没有好,但是药吃完了让他再给一些。”

    “我找人去找过那个医生,那个医生也将开药的证明给了我一份。”当然,寻常来说医生是不应该将这些东西泄露给别人的,但是江宴使了一些手段,就让那个医生乖乖地将东西给他了。

    “其实那个医生也不是个好的。”江宴冷笑一声,“后来问他的时候,他自己承认了他其实早就发现了安今夏的后遗症早就好了,但是他以为小女孩想装病,再加上安家的威力和安今夏私底下给他的好处,他就半睁只眼半闭只眼一直没有拆穿。”

    那么这些年安今夏陆陆续续要来的药,她自己也没有吃,去向了哪里江宴和宋晚都知道了。

    “有时候是掺在饭里,有时候是磨在水里。”宋晚淡淡道,“应该也是从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开始下药了,而我的体重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像吹了气的皮球一样胀了起来。”

    她说到这里,江宴心疼地抓住了她的手。

    宋晚挣了挣,见挣脱不开,索性就放弃了“其实也还好,我现在也瘦下来了。”

    江宴见她不反抗,愉悦极了,又抓紧了一点儿“那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这些证据足够控告这几个人故意伤害罪了。”

    “不急,还有最后一件事。”宋晚笑了笑,“还是要保证万无一失,把这最后一件事给完成了。”

    “好。”

    a市今年的开学庆典比以往都晚一些,据说是为了配合其中一个从a大毕业的学长的时间。

    这位学长毕业两年,就已经掌手了好几家公司,甚至给母校捐了一栋楼。

    这次的开学庆典,a大就是准备请他回来做演讲,为了迎合这位学长的时间,甚至推迟了开学庆典,一直等到大一开学了两个月,才正式准备举行。

    “宋晚”班长有些不好意思地走过来,“这次的开学庆典,学校准备从每个学院里选择一名同学当礼仪,你愿意报名吗”

    辅导员把这件事交给他的时候,还特地嘱咐了就要宋晚,按照她的颜值和条件,完全能够碾压其他院的人。

    而且条件最优秀的礼仪,在庆典上还会上台将花束献给回校演讲的学长。

    “会加第二课堂的分哦。”班长继续劝说。

    宋晚想了想“行。”

    “那我等会儿就把礼仪要穿的旗袍给你,到时候你自备一双高跟鞋就可以了。晚上所有报名参加礼仪的人都会去大礼堂集合,彩排明天的事宜,你别忘记了呀”

    “好。”

    宋晚并没有在学校里住,她并不是很习惯跟一群人一起住,于是就申请了继续住在校外。

    她拿到旗袍之后就回家换上了自己的高跟鞋,化了一个淡妆,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还带了几个银手镯在手腕上。

    等到晚上,她出现在大礼堂的时候,所有正在彩排的人都静了静。

    这次所有报名参加礼仪的都是大一的学生,就算都是底子比较好的女孩,但是宋晚依旧甩了她们许多。

    不仅是在相貌、造型这几个方面,还有气质上的。如果大家不是知道她也是大一的,甚至觉得她是礼仪培训的老师也说不定。

    负责这次典礼的老师看到宋晚之后,直接拍板决定上去送花的就是她了。

    “明天晚

    上,你只需要站在礼台入口处,等到演讲的学长要上台了,你就伸手做一个请的姿势就行。等到他讲完,你再抱着花上去给他送一束花,就结束了。”

    宋晚的任务其实是最轻松的,她全程就只有两个动作。和其他站在大礼堂几个入口处欢迎所有学生的礼仪不一样,她们需要全程都站在那里,而宋晚的任务完成就可以离开了。

    宋晚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等到第二天晚上,开学典礼如约举行,a市的大礼堂空间极大,大到足够容下大一所有新生。

    宋晚穿着旗袍,站在礼台旁边发呆。

    她答应来做礼仪其实还是为了第二课堂的分,不然她现在也能跟其他新生一样坐在下面,而不是穿着高跟鞋站在这里。

    典礼开始,照例先是学校领导发言,等到领导发言结束,才开始正式介绍这次回校演讲的学长。

    “这次我校有幸邀请到17年毕业的孙桧回校发言”省略了一堆介绍孙桧在校的优秀表现和毕业后的卓越成就,发言的领导终于落下了最后一句,“下面有请你们的孙桧学长跟你们聊一些他在校时的心得体会”

    掌声瞬间雷动,坐在第一排贵宾席上的孙桧起身,从容地绕过观众席,往礼台上走去。

    “这个学长有点帅啊”

    “你听到刚刚副校长对他的介绍吗我的天,他真的好厉害啊,毕业两年就有这么多成就,而且还帅”

    孙桧只是走了几步,离得近的新生就开始议论了。

    宋晚见终于到自己第一个任务了,立马打起精神,在孙桧走上礼台的时候微微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孙桧刚刚踏上第一个阶梯,余光瞥到一旁的礼仪,她微微低着头,旗袍竖起来的衣领衬得她脖子修长纤细。

    孙桧只是愣神了一秒,随后恢复自如,继续上台开始自己的发言。

    这种事情他做得太多了,自从他毕业之后,正式接手家里的公司后,这样的场合越来越多。

    往往他只需要露个面,让秘书写一份发言稿,自己根据发言稿说上一些,任务就结束了。

    这样一来,学校面子上有光,他的名字也能更加广为人知。

    这次也一样,他花了二十多分钟说完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后,照例激励了一下刚入大学的这些学生,就准备结束自己的发言了。

    学校那边也给他提前打了招呼,在这个时候会有人送他一束花,他接过花再说几句就可以结束了。

    他的发言停顿之后,就看到原在礼台下的礼仪抱着一束花,缓缓地踏上礼台,又缓缓地向他走来。

    抱着花的礼仪就是最开始他在礼台旁边看到的那个,这次她怀里抱着一束花,面上含着笑,走来的姿势让所有看到的人都觉得美。

    尤其是台上还有灯光,照在走来的女孩身上,将她衬得越发让人欣赏和沉醉。

    孙桧第一次感

    受到了女人穿旗袍的魅力,光是那一份婀娜多姿的身材和缓缓而来的身姿,就足够让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女孩离他越来越近,他甚至能闻到女孩身上的香味。

    然而还没有等他仔细闻,女孩就把怀里的花交到他手上,随后微微一笑,下了台。

    孙桧还沉浸在那一笑里,忘记了自己要说的结束词,只好干巴巴地说了两句,就下了台。

    等到他下台后,再抬头就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女孩的身影了。

    宋晚的任务结束,终于能够提前离开大礼堂。

    外面的天已经很黑了,夜风吹在胳膊上还有些微凉。

    宋晚依靠在大礼堂外的栏杆上,吹着晚夏的凉风,看着远方出神。

    她在思考今天江宴带来的消息,既然已经有了证据,那么她应该如何去利用这个东西

    “是你”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宋晚扭头一看,发现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叫她的正是之前在商场遇到的那个叫赵青柯的男生。

    “你也是a大的吗”赵青柯的目光落在宋晚身后的礼堂上,悟了,“你是今年的新生是吗”

    宋晚并不想理他,自从上次她就已经看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并不想跟他纠缠。

    见她不理自己,赵青柯并不气馁,自从上次离开后,他遗憾了好久,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没想到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她竟然也是a大的学生

    “你是哪个专业的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一些建议呢”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青柯,我找了你好久,你不是说去买瓶饮料吗怎么在这呀”刘青青挽住赵青柯的手,充满敌意地看着宋晚。

    她原本是看赵青柯这么久还没有回去,就跟着出来看了看,结果就发现他在跟一个女生聊天。

    走近一看,哦吼,竟然还是上次的那个女生。

    这该是什么样的孽缘刘青青恨恨地想着。

    她抱紧了赵青柯的胳膊“原来是你呀,你跟我的男朋友在聊什么呢”

    宋晚自然听出了她的敌意,好笑地看着她,觉得上次江宴跟她说得话她怕是只当做耳边风了。

    男朋友是这么一个人,她要敌对的可不止自己。

    “你笑什么”刘青青看出她脸上的笑意,觉得她是在嘲讽自己,瞬间就炸了,“上次就是你故意勾搭我的男朋友,这次又故技重施,你还要不要脸”

    宋晚嗤笑一声,拿出手机打开录音,赵青柯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你也是a大的吗”

    “你是哪个专业的”

    她这次可学精了,赵青柯上来搭讪的时候,没有看到刘青青老远找过来,但是宋晚可看到了。为了自己不再像上一次那样被

    误解,她直接将赵青柯说的话全部录了下来。

    录音里全程都是赵青柯主动找宋晚搭讪,刘青青听了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半晌,她咬牙瞪着宋晚“每次我男朋友出现的地方都有你,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这位同学,慎言。”

    礼堂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打开了,孙桧和他的助理从里面走出来。

    他发言结束后跟学校说自己还有事情,就提前离开了,倒是没有

    想到在后门这里撞见了这一幕。

    孙桧皱眉看着刘青青“既然这件事是你的男朋友先起的头,何必迁怒到其他人身上”

    刘青青见他穿着西装,又是一副精英模样,下意识觉得他是学校什么领导,自然而然气弱了好几分。

    她不敢再像刚刚骂宋晚那样反驳了,生怕这位问自己是哪个专业的。

    宋晚淡淡地看着她“给我道歉。”

    “凭什么”

    “凭我才是最无辜的人。”宋晚扬了扬手机,“你如果不跟我道歉,我就会让全校都知道你男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你又是如何刁难我的。”

    刘青青害怕了,宋晚有录音在手,如果真的让她宣扬出去,不占理的完全就是她这边。

    “对、对不起。”刘青青不甘心,但是也无可奈何,说完就扭头跑了。

    赵青柯早在刘青青找过来的时候就慌了,现在见刘青青离开,自己看了宋晚一眼,又看了孙桧一眼,转身跟着追刘青青去了。

    两人离开后,宋晚扭头看向孙桧“谢谢学长。”

    她是认识自己刚刚献花的孙桧学长的,没有想到他刚刚会帮自己说话。

    “小事而已。”孙桧垂眸看着宋晚,明明真的跟人说上话了,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宋晚笑了笑“总之谢谢学长了,我还有一些事,就先走了。”

    孙桧看着她转身离开,下意识喊了一声“等等”

    “”宋晚疑惑地看着他。

    “这是我的名片。”孙桧拿出了自己的私人名片,“可以认识一下吗”

    他的意思十分明显,宋晚对于这种明显的意图反应很快。她曾经也接过不少这样的私人名片,大抵上都像是孙桧这样的意思。

    “抱歉。”宋晚婉拒道,“可能学长今天来得匆忙没有带正式名片,下次遇见再给也可以。”

    她这么说,孙桧就懂了,也有些后悔自己将意图放得这么明显了,只得看着她离开。

    “孙总”助理迟疑道。

    “算了。”孙桧遗憾地笑了笑。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晚安呀。

    我争取在一个星期之内完结它应该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