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047
作者:五朵蘑菇   嫁给男主的病秧子哥哥最新章节     
    第47章

    于寒舟打算给小乖缝只球,让它扑着玩。这个很好缝,都不需要什么手艺,拿了碎布块,攒吧攒吧,不一会儿就缝了一只拳头大小的布球。

    它现在还小,先缝个这么大的,等它长大些,再给它升级成巴掌大的球。

    将缝好的布球拿在手里,逗着小乖去抓,然后往炕上一丢,就让它跑去扑着玩了。

    于寒舟坐在炕沿上,手按在膝上,目光温柔地看着玩耍的小乖,只觉得最大的心愿都实现了。

    她曾经就想着,如果能肆无忌惮地吃饱饭,给小乖也吃饱饭,还能无忧无虑地玩耍,简直就是梦一样的生活。而现在,梦成了真。

    偶尔,于寒舟会想,这该不会是她做的一场梦罢她偶然捡到了一本古老的电子书,从里面看到了这个小说,然后就做了这样一个梦。

    或许这真的是梦。但如果是梦,请让她晚一点醒来,让她再沉溺一段时光。

    她看着小猫玩耍,不时捡起布球逗一逗它,贺文璋坐在一旁,则是看着她。看着她逗猫,看着她笑得开怀,却一眼也不看他。

    贺文璋胸口闷闷的,简直不想说话。

    直到翠珠察觉到什么,给他倒茶的时候,于寒舟才察觉到他还在外间坐着。

    往日这时候,两人在讨论话本子,但今日于寒舟有了小猫

    “璋哥,你不写话本了吗”她问道。

    既然他不太喜欢小猫,那就去写话本好了。

    于寒舟觉得贺文璋不太喜欢小猫。如果他喜欢,就会过来跟她一起逗猫。他说自己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敢逗,但如果他喜欢,他会坐过来看着她逗,而不是远远坐在桌边,只看着这边。

    因此,于寒舟觉得他应该是不喜欢。或者,他是害怕。毕竟他身体不好,有可能害怕小东西让他不舒服。

    这样想着,她心下感动又愧疚。他为了让她高兴,给她抱了只他自己并不亲近的小猫。

    这并不是什么簪子啊,手镯啊等,他纵然不喜欢,可是她不戴就是了。这是小猫,是活生生的生命,会长大,会捣乱,会日日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的。

    她由衷觉得这个男人很好。

    很好很好。

    “嗯。”贺文璋见她问,就以为她看破了他枯坐在这里的尴尬,又觉得没什么理由再坐下去了,遂应了一声,起身往书房去了。

    坐在书房里,贺文璋看着案上的笔架,看着手边的砚台,看着码放整齐的纸张,一时有些烦闷。

    过两天,她就不会这么新鲜了吧她会减少一些热情,再次看见他了吧

    可是她对小猫很喜爱的样子。又是抱床上睡,又是做衣裳,又是亲手缝玩具。贺文璋想着,又觉得很悬,她太喜欢那小猫了。

    本来她这么喜欢他送的礼物,他应该感到高兴的。可是现实却是,他好不郁闷。

    他还忍不住想道,她从前对他无微不至的体贴和关切,该不

    是因为她没事做吧

    因为没事做,没有小猫可以逗,才对他好现在她有了更喜欢的事做,就不再陪他了

    这个认知让他感到震惊,还很伤心。

    午饭的时候,贺文璋便闷闷不乐的,吃得很慢,还有些难以下咽的样子。

    于寒舟跟他坐在一张桌子上,抬头就看见了,便问道“你怎么了不开心吗写话本遇到难处了”

    贺文璋上午根本没写话本,他坐在书房里,一直在郁闷。

    不过,此时却心中一动,抬眼看向她道“有点没头绪,不知道写什么。”顿了顿,“你下午有空闲吗帮我出出主意”

    “可以啊。”于寒舟点点头,她有大把的时间。

    现在她是贺府的大奶奶,不用做事,也不缺吃喝,要什么有什么,时间更是大把的有。

    两人就说定了,下午她陪他一起构思话本。

    贺文璋一下子高兴了,吃饭也香起来。

    午后,他吃了消食茶,略坐了坐,就去午睡了。待午睡醒来,就叫了于寒舟去书房,一起构思话本。

    于寒舟抱着小猫去了。

    “带上它,不太合适。”贺文璋见她进来,本来很高兴,可是看到她怀里的猫,那笑容差点没挂住,抿了抿唇,他缓声说道“它毕竟是猫儿,如果给它来惯了,以后怕没人带着也会自己来,弄乱书籍字画就不好了。”

    赶紧丢出去吧,让丫鬟们抱着就好了,他心里想着。

    然而于寒舟一脸愧疚地抱紧了猫,却说道“是我大意了,没有想到。不如我们去正屋吧那屋里烧着炭,暖融融的,比书房好。书房才刚点了炭,还没有热起来,索性不要点了,咱们去正屋。”

    贺文璋“”

    胸口闷闷的,可是还能说什么呢

    让她看出他不情愿,其实不喜欢那只小猫吗那是不可能的。

    “好。”他挤出如常的笑容,起身收拾纸张,准备离开书房到正屋去。刚收拾了几张,忽然想起来他根本不必收拾,丫鬟们会来收拾。

    可恼,他气得都糊涂了。

    不动声色地放下手里的东西,他绕过桌案,往外走去“我们走吧。”

    “嗯。”于寒舟抱着小猫转身。

    两人回了正屋,先在桌边坐了,由着丫鬟们收拾一会儿要用的地方。

    于寒舟拿了小杯子,喂小猫喝水。她眉眼温柔,动作细心,落在贺文璋眼中,不由得怔住了。

    她很高兴。自她嫁进来,几个月中,他难得见她像现在这样的高兴,眉眼舒展开来,发自内心地笑着。或者说,她从没有如此笑过。

    他不禁想道,原来之前的她都不快乐的吗

    然后他发现,是的,是这样的,之前她都不快乐。至少,没有很快乐。

    嫁给他,她并没有很快乐,贺文璋意识到这

    一点,他才是这桩亲事中最大的受益者。

    这让他胸中一口气涌上来,半晌咽不下去。

    自她嫁过来后,他就一直很高兴,就连身体都逐渐好起来。一部分因为她总是会注意到他的小情绪,会开导他,宽慰他,让他心中几乎没有阴霾。另一部分是因为,她会管着他,他偶尔不想约束自己的时候,她都不怕他生气,会严格执行常大夫的吩咐。

    所以他才能好起来。

    他占了那么大的便宜,现在她因为一只小猫而高兴,难道不是应得的吗

    他早就该补偿她,将属于她的快乐赔给她。

    这样想着,胸闷之感渐渐就散去了。

    在丫鬟收拾好之后,两人坐到炕上,商量起接下来要写的话本。

    题材已经定好了,就是武侠和江湖。于寒舟之前买的话本子,其中一本就是这个题材,但是故事她不太满意,于是想让贺文璋写几个。

    就围绕着女主、大侠、魔头展开。

    女主和大侠在一起,剿灭魔头。

    女主和魔头在一起,大侠痛失所爱。

    女主先和大侠在一起,被大侠伤透了心,失忆后被魔头俘获。

    女主先和魔头在一起,然后在魔头和大侠决战前夕,把魔头捅了,原来她只是一个间谍

    两人一口气商量出好几个版本的故事,然后推敲细节。

    丫鬟们在旁边听着,跟着一起出主意。

    之前的话本子卖的银子,并没有全都拿去布施,留了一部分,给丫鬟们每人发了二百文做赏钱。因此,她们出起主意来就很积极。

    虽然于寒舟还是不忘抱小猫,而且时不时逗逗它,可是贺文璋已经不胸闷了。

    她高兴,比什么都好。

    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似乎一转眼天色就暗了,到了用晚饭的时候。

    贺文璋看了看天色,率先站起来道“咱们过去吧。”

    自从进入十二月后,侯夫人就不许两人每日去请安了。虽然贺文璋的身体好转了,可是侯夫人比之前更爱惜他了,等闲不许他出门,唯恐他冻着,就连请安也改成了三日一次。

    贺文璋如今也非常爱惜自己的身体,侯夫人不许他去,他便没有执着。总归他如今身体在好转了,如果养得好,以后会有大把时间到父母跟前尽孝。当今的重中之重,就是养好身体。

    今晚是两人去用晚膳的时候。

    于寒舟自然不能抱着小猫去正院了,

    便把小猫交给了丫鬟抱着,自己换了身衣服,跟贺文璋一起往正院去了。

    走出长青院的时候,望着眼前一片清幽的小道,贺文璋在心底深深感激母亲。是母亲给了他和媳妇独处的机会,母亲简直太英明又睿智了。

    不错,他是很高兴媳妇喜欢小猫,但是他更期待跟她独处。

    这是他的心上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贺文璋我和媳妇去散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