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104】
作者:藤萝为枝   女配没有求生欲最新章节     
    对于去医院, 黛宁完全不反抗。好像每个男主都致力于把她弄去检查一遍,她的结果很快出来。

    拿到报告单的时候,黛宁趴在窗边吃糖, 时慕扬脸色却一下白了。

    他捏紧这薄薄几张纸, 纸上显示黛宁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查不出重大疾病,但她身体的器官,正在以普通人数十倍的速度衰弱下去。

    这意味着什么,时慕扬几乎瞬间明白。

    他看向窗边的少女, 她似乎并不知道事情又多残酷, 见他看自己, 下意识冲他一笑。

    笑容纯真又可爱, 让他疼得心立即紧缩了一下。

    时慕扬勉力笑笑“等我一下。”

    他和医生沟通去了。

    黛宁知道自己没救, 也能猜到报告单上都有些什么, 所以半点儿也不失望。

    她晃动着小腿, 等时慕扬接受现实出来。

    等了半个多小时,他过来了。

    男人身上带着一股很浅的烟味, 他笑嘻嘻抱起她“医生说你吃好喝好病就没事, 走,回家。”

    黛宁便也认真点点头。

    时慕扬若无其事,给她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好玩的。从恶之岛回来, 明明有很多事情忙,可他每晚总能抽出时间, 陪黛宁看没有营养的电视剧。

    他开会时, 也把黛宁带在身边。

    她坐在一室之隔的休息室里, 时慕扬在里面架了一张公主床,还布置了一个水果架、游戏机, 甚至冷饮柜。

    他在的时候,不许她多吃,他一旦去开会,黛宁吃东西毫无节制。

    大小姐对什么都兴致缺缺,也不关心时慕扬每天都在做什么。

    有一天,她的雪娃娃冰淇淋没有了。她推开隔壁的门,一眼就看见时慕扬在喷人,他那样子跟得了狂躁症似的,恨不得把人喷得狗血淋头。

    对面的人,抖得像他孙子。

    门嘎吱一声响,时慕扬身体一僵,瞬间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对门边人道“睡醒了,要什么”

    大小姐说“雪娃娃没啦。”

    “等一下,我去买,马上好。”

    众人看见时二少人也不喷了,火山瞬间平息,说散会就散会。

    他买回来雪娃娃,还不忘絮絮叨叨“只许吃一个。”

    见大小姐不满地嘟起嘴,他也没妥协。

    时慕扬监督完她吃东西,又从兜里掏出她的药“来吃药。”

    他喂她吃完药,两个人心里都清楚,那只是普通的维生素。她药石无医,这些东西,不知道是时慕扬用来骗她的,还是用来自欺欺人。

    时慕扬固执地把越来越虚弱的黛宁留在身边,她离开他视线一长,他的脾气特别暴躁。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离开t市。时慕扬阻止任何人靠近她,他像是把黛宁圈在了自己的领域,谁也不给触碰。

    而黛宁偶然间刷新闻,知道言景找自己快找疯了。

    她如今单线索,悬赏金就高达一个亿。

    不仅是言景,连她那个曾经狼心狗肺的弟弟,每周都开车到处在各地找人。

    一个月前,纪墨珏正式入驻纪家公司,他身上股份不低,开始挑起纪家的大梁。

    黛宁划过新闻,竟然有好几条都是关于纪墨珏的。

    纪家大少疑似痛哭

    纪少半夜尾随女子,是怪癖还是另有缘由

    以往他一旦有什么花边新闻,纪墨珏总是很快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消失无踪,可是如今,新闻爆出来几个月了,他管也不管。

    大小姐咬着冰棍,若有所思。

    纪墨珏坏掉啦

    纪墨珏才下班,见李管家神情犹豫,他立刻道“有纪黛宁消息了”

    李管家不忍骗他“对,据说,在市,有人看见过大小姐。但是消息来源并不可靠,纪少,我并不建议您前往。”

    毕竟上个月那件事,还历历在目。

    有人用一个疑似黛宁的背影,引得纪墨珏不管不顾跟随了大半夜,他闯红灯,疯魔一样跟着追,结果被人制住,险些被一刀捅死。

    纪墨珏才接任纪家,树敌众多,他本就是纪家独苗,要是他死了,得利的不知道有多少。

    就在纪墨珏差点被捅死的时候,对方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言景沉默着把他扔回了纪家。

    言景看过监控,他厌恶这个让黛宁豁出性命去保护的弟弟。只不过那个肖似黛宁的背影,引来的不止是纪墨珏,还有抱着一线希望找人的言景。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才是最折磨人心智的。

    纪墨珏瘦了不少,以往他活蹦乱跳,惹是生非,现在脸颊凹陷,几乎能看见脸上的骨头。

    他似乎一瞬间长大不少,不再抱怨公司辛苦,不会的东西,拼命去学。他终于从不懂事的少年,蜕变成一个试图守护家族的男人。

    纪墨珏越来越不爱讲话,那天晚上纪墨珏回来以后,李管家知道他睡在大小姐房间地板上,脸上挂着泪,难过到像个小孩。

    只是第二天,他又穿好西装,照常去上班。

    老爷子身体也没以前那么好,有时候半夜,还能听见咳嗽声。

    纪墨珏变得孝顺,不再喊他老头,知道他腿脚痛,得空就给老爷子按揉。

    李管家心中叹息,只是可怜了大小姐,她还那样年轻。

    纪墨珏当天晚上还是去了市,他清晨才回来,整个人又染上一分颓然的阴霾。

    但他心里总有种感觉,她没有死。

    他们是双生子,曾经一起被孕育,她真的出了事,他一定会知道。纪墨珏不敢回忆过去的事,他曾经为什么会那样混账,为了一个恶毒的私生女妹妹,去指责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姐

    言景讨厌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他痛苦地抱紧自己的头。

    他就是混账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能再见到黛宁,他要把世上最好的东西给她,她打他骂他都好,是他忘记了保护她一辈子的初心。

    时慕扬不希望黛宁回去京市,但她已经许久没有好好透过气。

    这几天大小姐表现得格外懒惰乖巧,时慕扬对她放松了警惕,于是今天,她慢吞吞跑出房间,下楼出了门。

    她还有个计划,总不能真悄无声息死在时慕扬身边。

    她走在下午的大街上,冬日阳光缱绻,t市的冬天并没有雪,相比较京市,这里格外温暖。

    大小姐一张小脸粉黛未施,却惹得街上的人频频回头。

    她对许多东西,总是抱有强烈的好奇心,看见路上的锅包饼想吃,看见半米长的奶酪香草酥也走不动路。

    但她身上没钱,时慕扬生怕她不要他,不敢让她经济自主,平时都是要什么给什么。

    大小姐目不转睛看着人制作半米长的香草酥,她眼睛也不眨。青团突然想起,有一年,她也是身无分无,然后靠脸骗吃骗喝。

    眼看往事就要重演,大小姐又要卖节操来换吃的,身边一个人轻轻给她系上柔软的围巾。

    她抬起眼睛,就看见了一脸平静的赵屿。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恍然间,还是杏花村初见那个少年,可他眉宇已经褪去青涩,完全是成熟男人的模样了。

    因为她的出现,他提前好几年,成为了不得了的大佬。

    他买了一个香草酥,让店家切成小段,拎在手中,边走边喂她。

    他没问她去哪里,黛宁啃着香草酥乱晃,他就默默走在她的身边。

    等她累了,眨巴眼睛看他时,赵屿在她身前蹲下。

    大小姐软软扑在他背上,他背起她,问她“去哪里”

    “不知道,一直往前走。”

    他步子不停,黛宁的香草酥落了他一脖子,他没生气,擦都没擦,真就带着她,一路往前走。

    黛宁悄悄看他,她以前便最讨厌他这幅波澜不惊的模样,如今同样讨厌,她这样好看,他怎么就不如别人那样,重逢见她,激动万分呢

    好个老王八,肯定不爱她啦。

    她手上的点心也不吃了,去咬他脖子处的碎屑。

    男人的身体果然僵了僵,他无奈地把她放下来,轻叹一声,捧住她的脸。

    这个吻猝不及防,她睁着清透的眼,眼睛里映照出t市清朗的天,和男人略微动情的脸。

    大小姐总算有种自己得到了重视的感觉,她哼哼唧唧,又不给亲了,想把他脸拍开。

    赵屿没由着她,他缓慢吻完,唇上还带着大小姐嘴角的香草酥碎屑。他寡淡着神色,先给她擦完嘴,再把自己唇上乱七八糟的糕点抹掉。

    青团在黛宁脑海里惊叹“我屮艸芔茻赵屿竟然把气运养回来了”

    它团生不短,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

    万物皆平衡,失去气运就失去了,没见纪恬越来越倒霉吗可这是第一次,它见到凭借一己之力,把气运培养回来的。

    放任这样下去,赵屿的成就,半点儿不会比前世低。

    大小姐瞬间好气“你怎么不早说早说刚刚就偷他气运啦”

    白被他亲那么久。

    她对自己没有的东西,很是垂涎,小叔叔是条毒蛇,可眼见这个男人禁欲又干净,她坏心眼一上来,顿时看赵屿顺眼不少。

    她拉起他衣襟摇了摇,丝毫不提这几年的事,一味用糯甜的语调撒娇。

    “晚上想吃糖醋排骨,可乐鸡翅,赵屿,你给人家做嘛”

    赵屿低眸,在给她擦手上的糕点屑。

    他的语调很平静“时先生那里,晚上不回去了不是说,不离开他吗”

    “”

    青团看着眼前的赵屿,心虚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去赵屿什么时候知道黛宁回来的,他不是没找她吗

    还好它的契约者脸皮厚“我骗他的,我当然更喜欢你啦”

    赵屿似乎笑了下,可它看过去时,又没在他脸上找到残存的笑意。

    黛宁的耐心向来浅薄,别人如果不依她,她也不会等着同意,只会甩手就走。

    “可以。”赵屿说。

    其实青团最怕这个人,赵屿看起来平静,可他才是真正的心思难测,疯起来连自己都杀。

    既然赵屿知道时慕扬的存在,黛宁干的好事,估计他心里都清楚个七七八八。

    换个男人,估计对这顶程亮的绿帽子,气得七窍生烟,可他的态度竟然十分诡异平和。

    仿佛只是放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独自闯荡几年,等她觉得饿了,又接回家给她喂饭。

    青团弱弱道“黛宁,咱们不去他那里,回时慕扬那儿吧”

    毕竟现在时慕扬已经不打算伤害黛宁,要是被时慕扬知道,黛宁转眼就不要他了,那时候修罗场该多恐怖啊

    时二少不是言景,暴躁得说砍人就砍人。

    黛宁十分期待“不要,虽然赵屿找到我,在意料之外,可是明天一定很精彩。”

    青团给跪了,你都活不了几天,不搞事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