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终】
作者:藤萝为枝   女配没有求生欲最新章节     
    黛宁也没有想过这件事。

    杜恬礼貌道“纪小姐, 我在请教英语问题, 你坐着我的书, 可不可以让让。”

    黛宁抽出她的书,翻了翻“你问赵屿做什么, 他那么傻, 一看就没读两年书,你哪里不会问我呀。”

    赵屿看黛宁一眼。

    黛宁疯狂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什么都会哦,来来我教你。”

    杜恬就没有不会的地方, 但是赵屿看着呢, 为了保持住爱学习的温柔少女形象, 她柔声问“纪小姐, 这道题怎么翻译”

    黛宁一眼看过去,煞有介事沉思两秒。

    她说自己很厉害,赵屿和杜恬都信了,毕竟大小姐在大城市长大,受的教育请的老师都是顶尖。

    于是黛宁要回答时,连赵屿都忍不住看着她。

    黛宁眼睛一眨,从随身包包掏出一枚手机。

    她手指点的飞快, 打开扫描功能, 在杜恬英语书上扫过,很快,手机自带词典把英语翻译了出来。

    黛宁把手机塞给杜恬“我厉害吧”

    杜恬

    赵屿

    黛宁大方得很,她笑嘻嘻道“你这么喜欢学习,我手机给你拿着用, 超级方便哟,扫一扫无障碍,你还可以查单词,听听力,一条龙服务。”

    杜恬咬牙“无功不受禄,你手机这样贵,我怕弄坏了。”

    她哪里是要学什么英文

    黛宁财大气粗“一个手机而已,我如果想要,明天可以弄一百只。你坐远一点,说话口水喷到人家脸上啦。”

    杜恬笑容差点挂不住。

    大小姐不满地擦擦脸,转头看赵屿。

    “你快给我擦干净。”

    赵屿看着大小姐粉嘟嘟的脸,什么都没有,就知道她又在闹幺蛾子。

    赵屿没理黛宁,转头对杜恬道“杜恬妹妹,大小姐平时娇惯了些,你别和她计较。”

    杜恬笑得勉强“不会。”

    说是这样说,对话却再也进行不下去。杜恬按捺住心头憋闷之感,站起身“我回去看看谷子,赵屿哥,谢谢你了。”

    她起身离开,黛宁还冲她挥手,杜恬深吸一口气,没回头。

    见杜恬走远,黛宁转头看赵屿,赵屿也在看她。

    “你很讨厌杜恬。”

    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黛宁不否认,反而认真和他商量“你和我一起讨厌她吧”

    赵屿看她半晌,薄唇吐出几个字“无理取闹。”

    论讨人厌的程度,谁比得上大小姐赵屿不了解杜恬,但是就目前来看,杜恬没做任何惹人讨厌的事,反倒与人为善。

    如果想得多的人,估计还会猜,大小姐这样见不得他和杜恬在一起,是否对赵屿有意

    可赵屿不会这样想,杜恬一离开,黛宁立马离他一丈远。

    原因赵屿能猜到,他白天在谷场守着,阳光固然利于晒谷,可热是真的热,他哪怕是个再爱干净的男人,都无法避免出了一身汗。

    大小姐这种嫌弃的表现会对他有意才怪。

    赵屿对她道“趁着天没黑,你快回去吧。”

    黛宁托着下巴摇头。

    杜恬都不走,她也不能走,杜恬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自己一走,她铁定立刻黏过来。

    赵屿“你不自己回去,晚点我也没法送你。”

    黛宁说“我不回去,我也要在这里守谷子。”

    赵屿知道她古灵精怪,不会听自己的,也就不浪费唇舌。

    如果不是大小姐搅合,他这会儿早该吃饭了。赵屿从帐中拿出中午留下的干饼子,就着凉白开啃。

    饼子是小弟赵平烙的,干硬而无味。

    赵屿垂着眸,没什么表情。

    这种苦日子他从小就过,如今已经习惯,不觉得难吃,安之若素。

    身边的少女大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

    黛宁来谷场之前就已经吃过钱叔送的晚饭,她出生含着金汤匙,上辈子即便到死,也也没过过苦日子,哪怕心里煎熬了些,到底是纪家大小姐,从不缺衣少食。

    黛宁无法理解,像赵屿这样辛苦,活着有什么意义身边一堆拖油瓶,日子看不见光似的。

    纵然他未来会开挂般牛逼可现在他不知道啊,不是没盼头么。

    假如让大小姐来过这种日子,她这样没斗志的人,选择安详地凉了算了。

    太阳落下去,山村没多少人夜间舍得点灯,谷场黑漆漆。好在有月光,还有满天星斗。

    远处传来几声细弱的虫鸣和蛙叫声。

    蚊子围着黛宁转,不得已,她挪到赵屿身边,和他告状。

    “赵屿,有蚊子咬我。”

    赵屿说“我把手电筒给你,你自己回去吧。”

    黛宁摇头“不要不要。”

    赵屿也没法替她赶蚊子,大小姐自己作了一番斗争,累得够呛。

    黛宁揉揉眼睛“我要睡觉。”

    说来奇怪,在都市的人容易变成夜猫子,但是小村庄与世隔绝,因着没信号,黛宁生生调整好作息,平时睡得很早。

    往常这个点,她已经舒舒服服躺在“冷气房”的床上了。

    大小姐困倦的声音软绵绵的,赵屿抿了抿唇“你如果不介意,去帐篷里睡。”

    黛宁说“哦。”

    如果是杜恬,肯定会体贴担忧地问一句,那你怎么办

    但黛宁不会问,赵屿一说,她立刻乐呵呵自己跑去睡。她还小心眼道“你不许靠过来哦。”

    赵屿垂眸,也习惯她小气又自私的性格,从鼻子里挤出一个音“嗯”。

    黛宁钻进他的帐篷。

    在今天之前,大小姐没有睡过这种几块钱一个的帐篷,她爬进去,有几分茫然。

    借着月光,她看清这个帐篷里有些什么一床用来垫的破棉絮,还有一层用来盖的薄毯。

    没有枕头,只有一把蒲扇、一本书、一个水壶,还有个手电筒。

    黛宁心想,这穷鬼

    她忍住嫌弃,试着往棉絮上一躺。

    隔着这床破棉絮,她感受到泥巴地面凹凸不平的形状,黛宁身上哪里都娇气,一下子难受得她吸口气。

    赵屿坐在外面,听着夏夜的蝉声,打算就这样将就一晚。

    他年轻气盛,几晚上不睡也没事。

    身后霸占他休息地方的少女,探出头来“赵屿”

    赵屿低声问“怎么了”

    “你快过来一下。”

    赵屿走过去蹲下,月光下,她头发散开,海藻般的卷发怪可爱的。

    只可惜又开始嫌这嫌那。

    “地上好硬,我不舒服。”

    赵屿道“只有这个条件,你也看见了,大家都这样睡。”

    “可我不是大家。”黛宁强调道,“我不要这样睡,你给我想办法。”

    赵屿简直头大。

    “你自己要跟过来,我再有本事,也变不出高床软枕,没办法,你要睡就安分一点,不睡就回去。”

    一听这话,她脸颊鼓得像小河豚。

    见她这样,赵屿忍不住笑了笑,但他依旧没松口。大小姐毛病多,一身公主病,给她惯的。

    再说了,他确实没办法。

    赵屿至今没想明白,大小姐这样的人,富豪家的掌上明珠,怎么会来这种偏僻小村庄玩。

    他们这个村子,比国家其他地方起码落后四十年,大山阻隔出路,村里只有一轮绝望的月亮。

    赵屿不肯想办法,黛宁自己想。

    她借着月光将破棉絮叠两层,又把薄被盖在上面,然后把它们全部扔在赵屿怀里。

    她自己美滋滋往新出炉的“人肉垫子”上一躺。

    啊舒服多了。

    赵屿怀里拥着一床棉絮一床毯子,上面还加一个人,他沉默看她半晌,开口“纪黛宁。”

    她脆生生应一声“你不要说话哦,我快睡着了。”

    赵屿额上青筋一跳,你要脸么

    大小姐调整好惬意的姿势,想起什么,顺手拿来蒲扇塞他手中。

    “我热,你给我扇扇嘛。”

    赵屿已经不想讲话。

    大夏天的,他身上两床被子一个人。

    想起先前大小姐说只把他当个物件儿的话,赵屿有种把她扔出去的冲动。

    怀里的黛宁半张雪白的小脸精致,深褐色的发散在他怀里。

    有两缕落在他掌中,赵屿不经意碰到,发现手感特别好,卷卷的,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

    她发间还有两个黛色丝带结,不讲话时,她可爱漂亮得像海里走出来的小海妖。

    月光皎洁,等他回过神,发现大小姐呼吸均匀。

    也不知道是他看得太久,还是她入睡太快。

    黛宁娇贵惯了,即便睡着,梦里也觉得不舒服,在他怀里的毯子上动来动去,还无意识用手背揉揉脸。

    赵屿见她脸上停了只蚊子,几乎条件反射,拿起蒲扇,替她扇走蚊子。

    她感觉到舒服,睡颜重新变得乖巧起来。

    赵屿难以置信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这是被纪黛宁虐出奴性了吗

    赵屿把蒲扇一扔,打算直接把她推开。

    月光温柔地落在她鱼尾裙上,不知道梦到什么,她弯起唇角,笑容甜蜜。

    赵屿推她胳膊的手顿了顿,最后心不在焉地看着她发间的丝带结。

    罢了,和一个女孩子计较什么呢

    他热出满身的汗,最后捡起蒲扇,有一搭没一搭替她扇风。

    黛宁睡着了不知道,赵屿却记得。

    那晚北斗七星特别亮,星河流转,四周安谧。

    他低头看纪黛宁,迫切希望她尽快离开。生活因为她的到来,平静被打破,他不喜欢这样的变化。

    赵平害怕哥哥斥责自己把大小姐带来,连忙问黛宁“我哥就在那里,我可以回去了吗”

    黛宁笑嘻嘻点头“再见哦。”

    赵平不敢看她,跑得飞快,他十二岁,也快到少年慕艾的年龄,大小姐美得近乎妖孽,性格却坏坏的,他听初中班上的同学讲过,这种女孩子最好不要招惹。

    他哪里敢招惹大小姐,一套碗三万多,害他做了一宿噩梦。

    赵平跑得不见影,黛宁拎起裙摆,小心涉过泥坑,朝着男女主迈进。

    黛宁速度这样慢,事实上脚程快的杜恬到达好一会儿了。

    杜恬没穿书前已经25岁,是个白领,小时候跟着家人生活在农村,什么农活都干过,相当利落能干。

    她家奔小康以后,杜恬开始讲究生活品质,自己在网上找菜谱学做饭煮茶。

    在落后的杏花村,煮茶指望不了,但做饭和认野菜的水平,她分外出色。靠着这两个技能,她穿书以来带着母亲过得很不错。

    赵屿家的情况她知道,家里懂事点儿的就两个少年,平时衣服破了都是自己缝缝补补,按杜恬分析,这种男人特别需要关怀和陪伴。

    赵屿重情,日后发达了,定不会忘记她的帮扶之恩。

    事实上,她的洞察和分析十分正确。在黛宁上辈子,她就成功成为赵屿生命里不可磨灭的存在。

    但前提是,大小姐没来搞破坏。

    杜恬一大早做了蔬菜饼,她不同于杏花村土生土长的人,做菜舍得放油,饼子煎得又脆又香。

    杜恬柔声道“赵屿哥,我做了蔬菜饼,我娘让我给邻居都分一点,你要尝尝吗”

    此刻已经十点半,太阳完全出来,上午的太阳并不炙烈,然而在七月,依然让人够呛。

    赵屿对着她脸色好很多,他摇头谢绝杜恬好意“谢谢,不用。”

    杜恬之前是村子里公认最好看的少女,让人看到,估计会说她闲话。

    杜恬也不气馁,她说“那你喝点水吧。”

    她眼里的光真诚,不过分谄媚,也不过分冷清。

    杜恬解释“去年我娘进山拾柴,多亏你救她一命,我一直想感谢你。”

    赵屿本来还疑惑杜恬这段时间为什么突然对他很好,闻言明白过来。

    他犹豫一下,这回倒没拒绝。

    他年前满了十八,正是长身体的年龄,最饿的时候,赵屿觉得自己能吃得下一头牛。

    偏偏农忙家里伙食不好,早上那一碗稀饭早就消化得差不多。他又渴又饿,加上杜恬再接再厉柔声道“你下次去山外,帮我带一只小兔子吧。”

    聪明女人明白,不能步步紧逼,做交换才会让男人心安。

    几个饼换一只兔子,算起来是她赚了。

    “好。”

    赵屿从田里上来,接过杜恬的蔬菜饼,就着她带来的凉白开,坐她身边吃。

    杜恬蕙质兰心,厨艺过硬,赵屿眉宇舒展开,夏风拂过他们,一切都很安静美好,直到赵屿看见远处的紫色裙子少女。

    大小姐小心翼翼走过来。

    她裙子似盛放的紫罗兰,发间用同色丝带做点缀。

    黛宁忽视他们俩谈笑风生,目光落在赵屿手中的蔬菜饼上,带着明晃晃的嫌弃之色。

    赵屿见她这个眼神,本来还吃得有滋有味,一想起大小姐这两天丰盛的伙食,顿时也觉得嘴巴里的饼子索然无味。

    他放下蔬菜饼,问黛宁“你来做什么”

    黛宁疑惑地偏了偏头“来看你割水稻,你为什么不割,在偷懒吗”

    她以为人人都是她吗还偷懒

    赵屿嘴角一动,没说话,被她打断吃东西的心情,重新挽起裤腿准备下田。

    一旁的杜恬抬眸看黛宁,离得近,她终于更加清晰地感受到黛宁带来的美颜暴击。

    大小姐肌肤吹弹可破,白白嫩嫩。

    本来属于她和赵屿的美好时光,因为黛宁的加入,一下子变成诡异场面。

    杜恬皱眉道“纪小姐,赵屿哥又不是机器,累了自然可以歇歇。”

    黛宁赞同地点点头“这么容易累,他好弱哦。”

    赵屿动作顿了顿,手背冒出青筋。

    杜恬吸一口气,一双含情目瞪她“你别乱说话。”

    “是你说他累了嘛”她可比杜恬凶多了,大眼睛瞪回去。

    杜恬哑口无言,她看看田里的赵屿,想说自己没那个意思。

    赵屿却已经发话“杜恬,你别理她。”

    杜恬见赵屿把自己和他划在统一战线,心里微甜,也不和黛宁计较了,轻轻应一声“嗯。”

    太阳高照,黛宁开始后悔出来。

    女主不走,她也不能走,坚持到现在,她终于不行了。

    黛宁站田埂上,冲已经割好几大排水稻的赵屿喊“喂,你过来一下。”

    赵屿回头。

    “你快过来嘛”

    赵屿看见她就一脑门子官司,语气也不是很好“你又怎么了”

    旁边站成一道风景的杜恬也警惕看过来。

    “好热,我晒。”她是真的急,拽住少年干净的衣领,“你快想办法呀。”

    赵屿见她原来白皙的脸蛋儿发红,沉默了一下“你回去就好。”

    黛宁说“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你送我回去。”

    赵屿和她讲道理“我必须把这片割完,送你回去再回来都下午了。”

    黛宁会体谅他才有鬼,她紧紧拽住少年衣领“你不给我想办法我不让你继续”

    赵屿脸色一黑,偏偏眼前的人打又打不得,说也说不得。

    他说“松手,我给你想办法。”

    过了一会儿,他去林子里采了几片芭蕉叶,在一棵小树下搭起棚子,用两片垫在地上,冲黛宁道“过来。”

    黛宁欢欢喜喜跑过去坐好,她觉得挺新奇,虽然还是热,可不晒了,她坐这里视角还不错。

    赵屿见她不再闹,继续干农活。

    杜恬心思几转,纪黛宁娇气讨厌,净添乱,如果这时候她表现出自己不怕苦,一心关心赵屿,两人一对比

    “赵屿哥,快中午了,你还剩那么多,我来帮你吧。”

    见赵屿要拒绝,她斩钉截铁道“我就帮你堆放一下,你已经耽搁好一会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下雨,再不快点来不及。”

    说着,她穿筒靴下了田。

    赵屿低声道“谢谢。”

    他知道杜恬是个好姑娘,心中多有感动,想着以后尽可能多照顾她和她娘。

    黛宁盘腿坐好,撑着下巴看他们。

    她没见过人割水稻,按理说农村夫妻都是一起下田,边割边脱粒。

    可是赵屿家只有他一个壮劳力,只好割完再想办法脱粒。

    杜恬虽然去帮忙,但是只帮忙堆放,对赵屿来讲杯水车薪。

    黛宁心想杜恬不愧是女主,真够拼的,这么热,也要站在赵屿身边,难怪这份青梅之谊让赵屿动容。

    她从包里摸出手机,开始拍风景照。

    田里的男女主听见拍照声,同时抬起头。

    赵屿看黛宁悠闲的模样,额上青筋一跳。

    讲道理,有纪黛宁这货在,她简直就是世界核心,不管让人关注她还是想打死她,她都很擅长。

    赵屿“大小姐,你在做什么”

    少女说“我没拍你们哦,你要不要看看”

    赵屿吃饱了撑的才去看她拍照。

    他按捺住脾气,加快速度割水稻,却忍不住分了一丝心神留意黛宁。

    她没干什么坏事,只是撑着下巴看他和杜恬收割水稻。

    那眼神充满趣味跟看耍猴儿一样。

    赵屿习惯以后就麻木,懒得理她。

    旁边的杜恬不好受,她总觉得黛宁把自己狼狈模样拍下来了。

    杜恬下田没多久就开始后悔,正午的太阳明晃晃,在田埂边还好,可是下田迎着大太阳,很快她就出了一身汗,衣服湿哒哒黏在身上,筒靴上都是泥,裤子上也溅了不少。

    女孩子都爱美,杜恬甚至担心赵屿闻到自己身上的汗味。

    如果黛宁不在一旁,她还可以安慰自己如今是在和赵屿共患难,但是芭蕉叶下坐了一个俏生生的少女。

    纪黛宁眸若点星,桃腮浅粉,裙子在芭蕉叶上铺开,看戏似的看着她,让杜恬觉得浑身不自在。

    最让人生气的是,纪黛宁被赵屿照顾得那样好,她却在田间忍受太阳的烘烤,加上身边的男人明显有几分心不在焉。

    杜恬没有后悔的余地,她心中懊恼,却依旧坚持陪着赵屿收割完这块地。

    赵屿先上岸,他冲杜恬伸出手“上来吧,辛苦你了。”

    杜恬呆呆看着他,心脏怦怦跳,把手放进他掌心。

    赵屿把杜恬拉上来。

    杜恬心中喜悦,忘了先前的狼狈,她有心想看看黛宁的反应。

    黛宁的确很意外。

    男女主吸引力这么强吗她这么大个灯泡在这里呀

    黛宁不高兴,她不高兴都写在脸上,瞅着赵屿。

    赵屿不知道两个女孩子在想什么,他捡起镰刀,对芭蕉叶下的黛宁道“大小姐,回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再说一次哦,幻想番与正文无关,只是为了填补缺憾。

    终于完结啦一会儿会改成完结状态,感谢小天使们,一路陪枝枝走到这里。如果有全文订阅的小可爱,可以帮枝枝打个分哦么么啾就在a的文案下面。

    每次打下全文完三个字,都感慨又开心

    这次算是新风格的尝试,作精大小姐和温润冷静的男人,或许有不足的地方,以后会努力进步的

    例行祝福愿所有看文的读者,都嫁给爱情,愿你们善良坚强,且有力量。愿你们一生被爱被珍惜

    下本开黑月光拿稳be剧本,有缘再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的小天使莫问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ajou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倾朕、陈晗嫣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人间四月天 3个;白白白仔 2个;42571520、云溺、x、徐知凡现任女友、等你、36340011、往日无仇近日无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欢 40瓶;昼礼 39瓶;云溺 20瓶;芳菲 17瓶;不吃狗粮的喵星人 15瓶;日月星辰、en、何木安女儿、星星、淮九、练意长、芝士四季春、男主都爱我、胖兔爱吃肉、一筐居、45083144、倾城小狮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