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利息
作者:凤阿凤   爱豆对家他总撩我最新章节     
    齐柚一直被原明鹤告白这件事困扰着。

    她觉得原明鹤既然都对自己告白了, 自己礼尚往来,也该给点回应。

    可她依旧想不出, 自己对于原明鹤的喜欢究竟是哪种喜欢。

    她以前就不确定。

    最近被原明鹤说了那通话后, 更加不确定了。

    而且原明鹤为什么要说那些话,这人真的不是捉弄自己吗原明鹤到底喜欢自己哪里哦对了, 是喜欢自己的傻。

    这人有病。

    齐柚没忍住的默默骂了句。

    她顿时不想继续思考这件事情,将自己思绪稳了稳,开始努力工作, 但是没有忘了告白的事情。

    空闲的时候, 齐柚觉得自己应该多了解一下原明鹤, 了解多了说不定就能分清自己究竟是崇拜还是爱。

    她打开以前的“世界”的几首曲子看了起来。

    五年前的视频画质模糊。

    舞台效果欠佳, 服装和造型都有些古老。

    原明鹤那会儿还不是团内ace,站在边角落里, 舞台灯光只有一半落在他身上。

    年轻男生短发利落干净, 穿一身黑色普通衣服,看着像是个家境贫寒的大学生, 手上抱着吉他, 睫毛低垂着五官漂亮完美, 鼻梁高挺,袖子卷到手肘,冷白的皮肤在光照下无比亮眼,即便是在角落, 也会让人一眼便瞧见。

    十足一副翩翩少年郎模样, 似乎和现在没多大区别。

    只是现在更成熟, 也更自恋了点。

    齐柚继续看。

    音乐响起的瞬间,齐柚立刻响起这首歌的旋律,还想起这应该是“世界”参加一场商演时候的内容。

    世界团队没参加几次商演。

    团队原本就糊,在这场商演中,由于主唱季机第一次上台紧张,发挥的不太好,导致团队再次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不过虽然是季机唱走调,最后出来背锅的,似乎是原明鹤。

    这段记忆有些模糊,齐柚不确定自己想的对不对,但不管怎么样,现在去追溯这些问题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悠扬的吉他声响起。

    齐柚坐在书桌边,手托着脸看眼前的ad。

    屏幕中绚丽光彩不断变换,二十秒的时候,季机唱错了第一个音节。

    齐柚以为自己对这段应该很熟悉了。

    可现在,她突然发现了一个以前没有注意过的细节。

    当季机唱错的时候,原明鹤很迅速的将弹奏的音阶随着往上提了一度,随后才慢慢降下来,让季机的这个错误被掩盖在合适音域,几乎没有被在场的观众发现。

    齐柚“”

    她不得不感叹,原明鹤真的好厉害,这个天赋和音感真的太强了。

    在十七八岁意气风发的时候,有的人还在中二病,有的人已经能够写歌作词,并且根据队友失误即兴发挥,将错误压到最小。

    而且这副少年洒脱的模样,不经意间和齐柚记忆中那个音乐节遇到的少年重合。

    齐柚虽然有些记不清,但也并不是完全忘记。

    她还记得那时夏日音乐节结束后,她走到学校后门的小道上,又遇到了那个弹吉他的少年。

    她上前一步打招呼,询问那人到底叫什么。

    那人转过身,背对着路灯落下的光线,大半张脸被光线投成黑乎乎的阴影,齐柚瞧不清他模样,只能看到形状好看的下巴,以及嘴唇勾起的一个笑容,带了点漫不经心。

    他垂下头说“不告诉你。”

    齐柚问了多少次就被拒绝多少次,但是并不气馁。

    “那能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我想支持你”

    她那时候完全不知道爱豆私联是死罪。

    不过那男生似乎也不知道这件事,让齐柚伸手,随意的在齐柚手背上写了个邮箱地址非常古早的联络方式。

    “有事情发邮件。”那男生说。

    齐柚被写的手背痒心尖也痒,她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上心,甚至还产生了包养这个小爱豆的想法。

    她觉得自己长大了,变坏了,心思都有些不纯洁。

    晃晃脑袋打断自己这些思绪后,她低头看着手上的邮箱地址,凝神缓缓念“theord”

    男生应了句“嗯。”

    这不就是团队名字吗。

    齐柚气馁,还以为可以从邮箱地址看出这人名字,没想到失算了。

    她想多聊几句,旁边已经有人开始喊这人的英文名,让他快点上车。

    那人稍稍抬声应了句,和齐柚招招手告别,背着吉他跑远。

    齐柚也挥挥手,和那人道别。

    之后两人便几乎没见过面,全靠邮箱联系。

    齐柚逐渐忘了这人长什么样,后来开始搞团,认真分辨着团里的每个人,最优先关注点是吉他手,可是总觉得不太像。

    随后看舞台上几个人的样子,觉得每个都有点像那位男生,又每个都不太像,心心念念的分辨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记忆变得模糊,干脆也不再执着找人,好好当团粉。

    一封封邮件不断在信箱里传递着。

    持续了很久,直到齐柚邮箱被盗号。

    她花了一段时间把邮箱找回来,想再联系那个男生,但那男生似乎是换了邮箱,或者意识到爱豆不能私联粉丝,再也没理过齐柚。

    齐柚回忆起这些事情,觉得好怀念啊。

    明明只是五年前的事情,但莫名有种沧桑感。

    想到自己正好在书房,她干脆打开电脑搜了下自己五年前那个邮箱地址,登录邮箱看了看。

    垃圾邮件很多,正经邮件一封也没有。

    果然那个男生再也没有理过自己。

    齐柚叹了口气。

    她点开以前的内容看了看,发现旧邮件还都保存着,齐柚扫了眼内容,震惊的发现那时候两人的对话好幼稚,完全是把邮件当成了微信聊天。

    比如她问那个男生什么时候发专辑。

    那头隔了半天回有歌才能发。

    齐柚问你们现在没歌吗音乐节那些唱的还挺好听的。

    那头说难听。

    齐柚我觉得好听。

    那头你小学生审美。

    齐柚你为什么这么瞧不起自己,你自信点啊。

    那头不是我唱的,所以难听。

    齐柚哈哈哈哈你好搞笑。

    那头

    再比如齐柚有时候会忍不住自己的小心思,开玩笑询问那头缺不缺钱,如果缺钱的话自己可以出钱意思意思包养一下。

    那头关于这点回复的还挺快的不缺。

    齐柚不信不缺钱怎么会出来卖唱。

    那头这不是卖唱,是梦想。

    齐柚问那你可以用钱加速梦想实现啊,你怎么不花钱。

    那头说梦想不该沾上铜臭。

    齐柚狂笑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像个神经病。

    那头

    后来两人聊的多了,那男生偶尔也会问齐柚为什么会粉上自己。

    齐柚那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对这男生一见钟情,但是被男生定义为“粉”,顿时被带了节奏,以为自己真的只是得到了信仰,憧憬敬畏这个人。

    她连忙拎出一些男生的优点来夸他,夸完以后还没等到回复,邮箱就被盗了

    齐柚隐约记得,自己为了解释这件事情,还往那个男团的工作室寄去一封信,不知道被谁收了。

    她到底写了什么来着

    齐柚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完全想不起来。

    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她现在不敢过快回应原明鹤,生怕自己弄混了憧憬和喜欢的区别。

    就像当年那段懵懂的感情,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种喜欢。

    与此同时。

    小孙喊“哥啊你东西掉地上了,好像是一封信。”

    原明鹤揉揉头发,慢吞吞从沙发上坐直,扫了眼地板,弯身子将地上一封信捡起来放到手边。

    他被喊醒后也懒得继续睡,站起身换上外套,直接拿着这封信准备出门。

    小孙问“哥那是什么信啊,这么宝贵,最近好像老见你拿着。”

    原明鹤脚步停顿,没什么表情的说“你别管。”

    小孙在那头笑“这么宝贝别是初恋时候的情书吧”

    原明鹤直接走出工作室,没理小孙在身后的狂笑。

    他原本想去健身房锻炼会儿,想到这两天一直在外地拍风雪来客,好几天没见到齐柚,便直接去车库开车准备回别墅去。

    坐上驾驶座的时候,他顺手准备将那封信放手套箱里,丢进去两秒,没忍住的又拿出来看了眼。

    信封拆开,里边是一张折叠许多次的粉色信纸。

    纸张上好几道折痕,上边歪歪扭扭的字体写满了整页。

    如同小学生字迹。

    内容是什么不重要,甚至原明鹤差不多都背下来了。

    他视线向下,注意力完全落到了信纸最下边的落款处,瞧着上面有些丑的两个字“柚子”。

    这两个字和齐柚先前的签名风格差不多,尤其是那个柚字,几乎一模一样。

    看了会儿,原明鹤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也没有笑得多夸张,只是车内的橘黄色灯光给他漆黑眼底布上温柔色彩,显得他格外怀念着什么。

    原明鹤确实挺怀念的。

    前段时间,差不多是教齐柚签名那会儿,他便发现齐柚字迹和五年前的小粉丝一样这件事。

    当时他瞬间呼吸都乱了,压抑不住手上的笔。

    自己有好感的人,绕到最后竟然是同个人,这件事让原明鹤内心收到一股冲击。他恨不得直接将齐柚搂到怀里,绑着齐柚让她哪也不能去,只能老老实实待在自己身边,当自己的宝贝。

    不过没多久,他便冷静了下来。

    因为当他回顾这段时间的各种事情,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欠了齐柚什么。

    齐柚这人,五年前撩完自己就跑,成了自己对家的粉丝和自己结婚,好不容易脱了粉,现在还嚷嚷着要当自己粉丝,而不是老婆。

    想到这些事原明鹤觉得有点来气,面色沉沉的。

    却又忍不住感叹这件事奇妙。

    谁能想到自己偶尔会惦记的,以为早就失去的人,原来一直就在自己身边。而自己的审美也是常年未变,看来看去最后喜欢上的竟然是同个人。

    现在既然好不容易重逢,那能怎么办。

    只能把人看牢了,好好疼爱着。

    他将信收起来,发动汽车,往别墅开去。

    齐柚还在客厅沙发上看原明鹤以前拍的电影,顺便思考自己对原明鹤到底是什么感情。

    现在俩人已经结婚领证,没有退路,所以她必须谨慎点。

    看到一半的时候,门口传来开门声。

    齐柚抬头瞧见是原明鹤回来,赶忙将手上视频关了。

    原明鹤没遮掩自己情绪,依旧是前几日那样懒洋洋的,嘴角稍稍勾着,走到齐柚直接坐进沙发里。

    齐柚挪开一点。

    原明鹤开门见山“想的怎么样”他声音又沉又平缓。

    齐柚发现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这么回避这么问题,怎么原明鹤偏偏上来就提这件事。

    她小声说“没。”

    原明鹤低声笑了笑“这么慢啊,好几天了。”

    齐柚抿抿唇,总觉得原明鹤这声笑的有些危险,她又挪开一点,撑了下沙发扶手准备起身,按照上回的套路逃跑。

    刚冒出这个念头,身后立刻传来一股力道将她往后拉,齐柚整个人挣扎着往前跑,没成功,直接跌进原明鹤怀中,贴着原明鹤结实的身体,侧坐在了原明鹤腿上。

    正想快点起身,就在那一俩秒的功夫间,原明鹤将脸埋入她颈窝,灼热气息贴上来,柔软的嘴唇蹭了两下,用力亲上来,顺着侧颈的线条一直延伸到锁骨处,细密又深沉的吻像把火点燃全身。

    齐柚整个人又软了。

    她挣脱不开,腰被原明鹤抱着,半靠在原明鹤身上,努力低垂头妄图逃避原明鹤攻势,嫩白泛粉的后颈更显得纤长脆弱。几秒之后,她身子本能性的有点发颤,修长的腿曲起,双手紧张抓着原明鹤袖子,想让原明鹤放过自己。

    动了动嘴唇,出口的是可怜巴巴的呜咽声。

    原明鹤停在齐柚腰间的手更用力,终于停下动作,顿了顿后声音低哑问道。

    “你到底是要推开我,还是要勾引我”

    齐柚大脑还没回神,听着原明鹤这句话,觉得自己仿佛在听外星语,眼眸一片茫然,呼吸也有些急促。

    她觉得自己平时也没这么没用啊,怎么最近越来越没用了。

    原明鹤又碰了下她脖子。

    齐柚连忙蜷起来躲避,想快点离开但身子不争气,大脑也因此有些缺氧,窗外阳光猛烈的晒进来,将她原本就发烫的脸颊晒得更加灼热。

    “专心点。”原明鹤低声说。

    齐柚终于回过神,努力推开原明鹤,拉开距离后问“你发什么神经。”

    原明鹤低声“啊”

    齐柚大脑混混乱乱的,说出的话也不太自然“我都没给你回复。”

    原明鹤揽着齐柚让齐柚趴自己身上,挺流氓的搭着齐柚的腰,慢悠悠说“要什么回复。”

    齐柚解释“我还没确定对你到底是哪种喜欢。”

    原明鹤沉声说“哪种不都一样吗。”

    齐柚别开眼,不再看着原明鹤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后,她神志总算有些回笼,开始和原明鹤谈判。

    “你松手,我俩现在不算两情相悦,你现在这样是耍流氓。”

    原明鹤顿了顿,手顺着齐柚后腰摸上背部“哦,是这样吗”

    齐柚被撩的立刻脑子发麻,好不容易回归的神志顿时退散。

    她支起身子抓住原明鹤胳膊,想骂人。

    然而话到嘴边,突然觉得不管怎么说都不太对劲。

    最后她只能默默说“我还没说是夫妻间那种喜欢,你这真的是耍流氓,我能告你的。”

    齐柚气势太弱。

    原明鹤静了两秒后,开始笑,笑了好一会儿,仍旧带着未曾疏散的笑意“不是也没关系,我现在这样,就是宠粉。”

    齐柚睫毛颤了下,抿抿唇,顺着问“那如果是夫妻间那种呢”

    她故意分散原明鹤注意力,一边说着一边想逃跑,往边上挪。

    但这种意图瞬间被原明鹤发觉。

    原明鹤手稍用力,再度将齐柚压到自己身上,面色不变懒散散补充“如果是夫妻那种,那我现在就是疼老婆,一样的,还得一块上个床。”

    齐柚整个人扑到原明鹤怀中,侧脸撞在原明鹤胸肌上,第一次意识到原明鹤还每天在锻炼身体。

    至于刚才那套理论

    仔细想想好像没什么问题

    齐柚怀疑自己漏了什么。

    两人这会儿身体交叠着,齐柚原本就使不上力现在被压着更加无法动弹,只能认命趴在原明鹤胸膛,听着胸腔传来的沉沉心跳,以及说话时带动的震动。

    她无法挣脱干脆享受。

    眯了眯眼,准备睡一觉。

    片刻后,耳边传来胸腔震动的声音,她听到原明鹤说“而且,我等了这么久,也该收点利息了。”

    利息

    齐柚没想明白。

    自己思索这个问题的时间长吗哪里长了这才几天。

    像是看懂齐柚的疑惑,原明鹤接着说“你不觉得你思考这些问题吊着我,很不像话吗,我就像个备胎。”

    齐柚“”

    这么夸张吗

    她被原明鹤说的有些迷茫,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坏,和那些平时在微博上被谴责的人没什么区别,不过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她还想转动脑筋思索一下。

    原明鹤没由来的撩拨她的后腰,齐柚整个人再度软下来,酥麻顺着后腰的某个神经点向别处转移,腿是酸的,胳膊也没力气,胸口还有些痒痒的。

    齐柚觉得这招还真是神奇。

    上回也是这样

    自己腰上是有什么开关吗

    她内心觉得羞耻,身体更是有种说不上的感觉,各种纷杂混杂着涌上脑子,让她头脑晕乎乎的,忍不住想到古代的那些绝世武功。

    她以前一直觉得古代武功是在开玩笑。

    现在被原明鹤这么一弄,突然能接受那些反科学的东西了。

    耳边朦朦胧胧的还传来原明鹤的低沉嗓音“所以我收点利息,这样就能避免那种情况,你也不用有负罪感。”

    “”

    齐柚心想我好像就从来没觉得负罪过。

    原明鹤看齐柚不说话,趁机哄骗“我说的是不是挺有道理”

    齐柚脑袋晕,不知道怎么反驳,随便应了声“大概是吧。”

    空气安静两秒。

    周围刮来一阵冬末的冷风,外边似乎是开了什么寒骨凛冽的花,清浅香味蔓延。

    原明鹤眉眼舒展,声音仿佛也带着一股寒香,哑着声音说“乖。”

    他好看的桃花眼在阳光和树影的明灭交错下勾着人,拇指勾着齐柚的发尾玩了会儿,目光注视齐柚头顶的发璇儿。

    齐柚被下午太阳晒得有些困,侧着脸躺在原明鹤身上没去看原明鹤。

    半晌后,原明鹤收了手,缓缓地继续说“你现在可以过来,继续交利息了。”

    齐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