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师小白脸有才【完】琴曲千古流传
作者:西西莱客   我吃软饭,但我有才[快穿]最新章节     
    贺明智听到隔壁牢房有动静。

    “公子伤在皮肉,半月时间就可休养如初,不会有大碍。”

    “我开个药方子,一日两次煎服给他喝。”

    “多谢大夫。”

    开封府衙将顾鸣送来时,特意嘱托差役好好照顾。

    海大人亲自吩咐下来的事情,看守的狱卒不敢怠慢,替顾鸣上好金创药,又扶他坐好,还询问有没其他吩咐。

    “顾公子有吩咐,可直说。”

    能办好海大人吩咐的事情,就是功劳。

    顾鸣脸色苍白依旧,霍家父子回长公主府,替他准备行装了,毕竟,得在大理寺牢狱蹲三个月。

    青年微微一笑,笑意如沐春风,目光平和。他坐在阴暗潮湿的牢狱里,悠闲自在地像出来旅游“劳烦大哥了。我有些饿了,大哥能不能帮我置办点儿吃食过来”

    “这简单,顾公子想吃什么”

    顾鸣掏出50两银票“天然居的双板鸭,水晶饺,玲珑凤南糕点,再来条鱼。若剩下银子,便当我请大哥吃酒了。”

    狱卒心里算了算,能剩下七八两,心里乐开了花,连连摆手“跑个腿而已,哪用得着这么多赢钱。”

    “差大哥不必推辞,银钱不过身外之物,哪里比的人情,以后三个月还得请差大哥照拂呢。”

    差役拍拍胸脯“公子是个豪爽人,我喜欢。我叫王二,以后有事儿尽管分咐,我能做的都给你办。”

    读书人自命清高,向来跟他们这些跑腿儿的兵卒们不是一道人。面前这公子芝兰玉树,也没有读书人的臭毛病,王二对顾鸣的好感蹭蹭蹭暴涨。

    他去置办吃食,顾鸣悠悠然靠在布置好的松软床铺,闲闲瞟对面蹲牢的少年。

    贺明智窝在角落里,浑身上下散着我自闭,我颓丧,谁也不要理我,我也不想理你的气场。

    傍晚时,分发吃食,牢门外都放了一碗饭一碗汤。

    狱卒用刀鞘敲两下牢门“太子爷,吃饭了。”

    “太子爷,连着两天滴水未尽,是得把自己给饿死要我说啊,您还是多吃点儿东西,好歹,不能亏了自个儿。”

    贺明智气息阴沉,一言不发,那狱卒已经习惯了贺明智的做派,直接把饭撤走,嘀嘀咕咕“人都蹲这儿了,还以为自己是金尊玉贵的太子爷呢难伺候”

    “谁知道还能活几天”

    他们的大理寺牢房,进来的就没一个能出去的。

    任你是当朝一品还是皇亲国戚,进了大理寺,来日不是诸灭九族,便是流放幽禁。

    身份再尊贵,没用

    刚开始进来时,贺明智听到这种话,还会愤怒会呵斥,可现在他被抽走了全部精气神儿,蔫哒哒,没力气。

    “顾公子,您的饭到了。”王二拎着精致饭盒,把餐点取出来。

    天然居大厨是御厨首席的传人,烤鸭火候恰到好处,加上鱼羹。刚拿出来,饭香就飘满了整个牢房。

    顾鸣懒洋洋拿起筷子,吃边边招手,示意王二过来,他低声吩咐了几句,王二微微一怔“公子,这”不太好吧

    王二眼角余光瞟隔壁牢房,好几天没吃饭喝水的落魄太子爷是不是太狠了

    “王二哥不想做,便罢了。”顾鸣端着一小碟烤鸭,王二摇头“能、能做”天然居的酒席,一桌子就得好几十两银子,他能蹭到一回吃,不容易。

    王二拿起一小碗水晶虾饺,特意跑到距离贺明智最近的地方,囫囵吞吃一口,喟声赞叹“好吃太好吃了我头一回吃到这么鲜的虾仁儿,半点腥味没有,鲜的想让人把舌头吞下去”

    “啊烤鸭肉好嫩,铁定是刚刚长成的小鸭子齐大厨手艺太好了,烤鸭皮脆脆的,带着焦味儿,肉嫩又香”王二声音贼大,抑扬顿挫,边吃边用手疯狂把香味儿往贺明智那边散,比专业吃播还敬业。

    贺明智正丧丧地想自杀案,想到底谁陷害于他。鼻尖冷不防盈满饭香,讨厌人狱卒夸张的讲述声贺明智咽了咽口水。

    天然居,他出宫常吃。烤鸭,虾饺,还有那水晶芙蓉糕,都是他爱吃的

    想到这儿,贺明智肚子叽里咕噜叫起来。

    不由得将目光撇向隔壁牢房,然后,便瞧见极致熟悉的身影,正懒散靠着软榻,吃烤鸭吃的香呢。

    贺明智“王八蛋,是你”

    王二圆满完成任务,嘿嘿笑着跑了回去。顾鸣“多谢王二哥了,你瞧瞧有什么想吃的菜,端走与兄弟们一道吃吧。”

    这40多两银子的酒席足够七八个人吃的,一人根本吃不完,加上贺明智也得剩下许多。

    “好嘞,那就多谢顾公子。”王二也不客气,挑了几盘菜,干脆利落走人。

    顾公子可真大方,他不过干了点儿小活儿,就赚了近八两银子,还吃到了天然居的酒席,满足

    “你怎么在这儿长公主府出事了”

    贺明智瞬间联想了许多,脸色煞白。顾鸣懒洋洋抬他一眼“你想多了,我犯了点儿事儿,海大人便将我关进了大理寺牢狱。”

    大理寺牢狱里关的都是朝廷重臣,皇亲国戚。顾鸣一个白身,怎的能关进大理寺

    贺明智又想到了这王八蛋的尿性,一屁股坐下来,少年俊秀的脸蛋儿满是脏污狼狈“你又是特意跑过来嘲讽我的吧”

    “哼,我被人下了套子,你开心了。”

    “太子殿下多虑了。草民不过犯了点儿事儿,可开封府衙牢狱蹲满了人。海大人被迫无奈,只得将我关到了大理寺牢狱。”顾鸣慢条斯理地笑“我与太子殿下不同,我只需要坐三月牢狱,三月一到,便可出牢。”

    “太子殿下,可是一朝倾颓,连累了不知多少人啊。你在这自怨自艾的时候,可想过镇国将军府想过那些忠诚于你的朝臣想过家国社稷二皇子做事冲动阴毒,诡谲手段使得,可惜,并无治国之才。三皇子倒是有治国之才,也算睿智有脑子,可惜,他心胸狭隘,无容人之量。”

    “你呢”

    “太子殿下自幼学治国之道,可惜你养尊处优,不知民间疾苦,不知自己底下座位,来之不易。”

    “在大理寺衙门蹲了这些日子,你知道自己错哪儿了”

    贺明智抿了抿唇,他知道顾鸣眼神毒辣,也承认他有本事。可少年心性,他就是不想服输。听顾鸣教训他,怎么就这么不得劲儿呢

    这些日子他想了又想,就是想不明白自己栽在了哪里

    贺明智咬牙“我不知道,请赐教”

    他自认态度放的够低,隔壁却嗤笑一声,男子慢条斯理地坐起身,喝鱼羹“草民只是一介白身,与殿下无亲无顾,哪有资格给殿下说教殿下抬举草民了,草民不胜惶恐”

    贺明智肺都要气炸了。鼻尖儿又不停萦绕着鱼羹的香味儿,肚子叽里咕噜叫起来,贺明智眼神儿不受控制,往那桌酒席上瞧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哦。

    你个王八蛋,铁定是故意的故意拿酒席来馋他

    他深吸一口气,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你想让孤如何”

    顾鸣慢条斯理,掏出一张纸,“这是契约,殿下签了吧。”

    契约

    贺明智狐疑地接过那张纸,纸上总共书写了十条交易款项,最下头是顾鸣的签字。

    “顾鸣”

    “顾鸣是谁”

    “顾鸣就是我,不是同殿下说,我犯了点儿事儿吗我顶替了霍平之的身份,你懂的。”

    贺明智“孤就知道你不是个好玩意儿你这个冒名顶替的王八蛋,孤一定要告诉长姐,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冒充他人名姓,无耻至极”

    “想让我签字同意,还把长姐嫁给你,做梦”

    这是割地赔款,顾鸣这个王八蛋趁机勒索,趁他之危

    “孤要是能从大理寺衙门出去,他日登基,一定要你这狗王八蛋滚出京城,这辈子都见不到皇姐”顾鸣这心机深沉的狗男人,连契约都备好了,明显早有图谋,他不服他不同意别想让他答应

    “奥,那算了,殿下就在大理寺牢狱里,好好待着吧。”

    顾鸣“等你死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告诉你,你是被谁陷害的。你放心,我一定在你上刑场之前,将你皇姐带走,远走高飞。”

    贺明智

    “你,你”少年太子气得脸色涨红。怒到极致,竟搜寻不出最适合的词儿来形容这王八蛋的恶毒,无耻下流卑鄙“你,小人”

    顾鸣悠哉悠哉喝完那碗鱼羹“天然居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只是,某些人再也吃不到了,可悲可叹啊”

    贺明智又饿又困又委屈又愤怒又悲愤想哭。

    皇姐,你从哪里招来的王八蛋皇弟不服,孤不同意你们成亲

    “顾鸣,你这个王八蛋,孤告诉你孤就是饿死在这里,冤死在牢狱中,这一辈子只能含冤屈死,孤也不会食嗟来之食”

    一刻钟后。

    太子殿下委屈可怜地抱着喝完的一小碗鱼羹“孤要吃烤鸭。”

    呜呜呜呜呜呜,天然居的酒席越来越好吃了。

    好次

    “殿下多日不进食,不能吃太多,姐夫是为了你好。”顾鸣笑眯眯将已经盖上太子印鉴的契约收到袖兜里。

    太子“狗才不会信你,王八蛋”

    “随便你了,殿下晚安。”

    顾鸣侧躺下去,靠着温暖的床褥舒舒服服,美的不得了。贺明智看得眼都红了,跑过去咣咣砸牢房“你不是姐夫吗凭什么你睡被褥,孤要睡稻草堆”

    我不服

    我也要睡床褥

    这个乌龟王八蛋就是见不得他好,哼,他一定要好给他看

    太子殿下等我从大理寺牢狱里出去。等我登基为帝我摆上十桌酒席,让王八蛋看着我吃

    我要送皇姐十个面首,让他头顶长满青青草原,气死他

    *

    太子下狱,老皇帝将养了小半个月,才恢复清醒,开始审理案件。

    这一日,负责案件的重臣位列御书房。二皇子三皇子站在最前头,老皇帝脸色苍白,坐在龙椅上,显然是强撑着身体,坐在此处的。

    “太子之事”老皇帝说了一句话,突然面色猩红,哇的吐出了一口血,昏迷过去。西门丞相吓了一大跳,急急奔过去,海奇瑞同样面色沉如水,急急喊太医,整个御书乱成一团。

    二皇子,三皇子见到此种情形,心里疑惑又惊讶。

    太医院院令很快赶到,替老皇帝诊脉后,面色大变“陛下中了毒。”

    “什么”

    二皇子,三皇子表情有瞬间的变化,两人却不知,他们下了同样的决定,也都选择给老皇帝下慢性毒,想要悄无声息致老皇帝于死地,可惜,这两人选择的两种毒药毒性相冲撞,在一处反而提前激发毒性。

    老皇帝的身子本该慢慢衰竭下去,却因为这两种慢性毒冲撞,衰弱身体受到重创,再次昏迷不醒。

    太医院的太医聚首寝宫,一碗碗汤水来去。寝宫外跪了一大片朝臣,所有人进若寒蝉,提心吊胆等着。

    西门乌等重臣站在一处,面色凝重。

    须臾半天过去,太医院首席脚步虚浮地踏出门槛,微微松了口气“陛下,已经转危为安。”

    “各位大人们先散吧。”

    西门乌同海奇瑞站在一处,海奇瑞脸色不是很好看,两人沿着宫禁,往皇城门走。

    西门乌“海大人觉得,陛下身上的毒是谁人所下”

    “有人要迫不及待动手了,太子身陷囹圄,若是陛下再”

    西门乌同海奇瑞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彼此的意思,在宫门口各自乘坐马车,回府去了。

    他们都是官场打滚的老狐狸,太子案子查的太清楚容易,有猫腻。

    老皇帝中毒,整个京城都笼罩在紧张的气氛中,朝臣们知道,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陛下若是撒手人寰,那

    一些心思活络的臣子开始站队,想提前站好位置,将来朝堂上,也能有自己的方寸之地。

    这一日,阴云笼罩,天色暗沉,仿佛随时都会下来雷霆暴雨。

    “嗡”

    “嗡嗡”

    丧钟的钟声鸣响在京城上空,百姓们听厚重丧钟钟声,便知道,是皇城里有贵人去了。

    御龙殿外,人群哭成一团。二皇子,三皇子悲怆的模样令人感同身受。

    老皇帝驾崩令人猝不及防。但是

    “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驾崩前可留有遗诏”

    “如今太子在大理寺牢狱,可陛下却未曾废位,依照礼数,应当让太子继承皇位。”

    “不可太子犯下刺杀君主的死罪,陛下只是没来得及废位而已怎能让身陷牢狱之人继承皇位,不可,不可”

    太傅张劲松挤出人群“诸位大人,陛下的确留有遗诏。”

    说着,张劲松取出一道明黄黄遗诏。他是二皇子外家,遗诏中所写的继承皇位之人,自然是二皇子贺明经。

    “太傅大人真会开玩笑,咱家一直守在陛下身边,可未曾见陛下留任何遗诏。”太监总管,老皇帝的贴身太监淳郄一抖浮尘“陛下驾崩前曾有口谕,三皇子贺明易人品贵重,日表英奇,当继朕之社稷,统家国安。”

    朝臣中,二皇子,三皇子一派中人各有理由,顿时吵成一团。

    二皇子,三皇子只表情阴阴立在原地。

    他俩谁都没想到,老皇帝会驾崩的如此之快,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虽说早已买通了人,可到底还是没有完全。

    “够了诸位大人,吵下去也无甚意义。继位之事急不得。太子虽然下狱,陛下却未曾废位,且此案尚未了解。待我等与海大人一同查证,了结此案,才能谈继位。”

    西门乌一锤定音“刺杀之事有蹊跷,本官觉得,太子天性纯良。不可能刺杀先帝,此案还有的审。且,先帝不曾废位,太子就还是太子。”

    西门乌一锤定音,门前的百官们虽然还想争执,却碍于西门乌的身份地位,只能暂时止息。

    贺明经回寝宫,几个属下忧心忡忡“殿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西门乌这个老狐狸,太子已经进了牢狱,他居然还倾向太子”

    “不成,不能等了”

    若是等西门乌那些老家伙查出太子无辜,他哪里还有机会

    “通知御林军,今晚动手。”

    依照规矩,先帝崩逝后,朝内三品以上的官员并家眷,要跪在灵前哭灵。

    从今夜开始,贺明经眼眸微微眯起他有兵权在手,他怕什么

    只要先登基,就算名不正言不顺,至少,他会是天下之主。

    贺明经与贺明易,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

    他们早就考虑过了京城兵力,觉得,他自己能赢,他们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贺明经领着御林军闯过宫城,打算绞杀三皇子一派时。却不料,他买通的御林军首领居然临阵倒戈,反过来刺了他一刀。

    贺明易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平凡的脸上少见地显出张狂得意。这周围都是他的人,他也不需顾忌“二皇兄,你真以为自己有那本事,让御林军统领替你卖命就靠你拿出的那些银子可笑。”

    “要不是我提前帮你疏通,提前威胁那小太监,你真以为自己的刺杀会这么顺利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今晚过后,太子会因刺杀之事流放,而你,毒害父皇,深夜逼宫,还挟持重臣家眷,意图造反。”

    “我会一一替你说清楚明白的。”

    “哈哈哈哈哈”

    贺明易扬声大笑,他这么多年的隐忍,总算有了回报。

    然而,三皇子转身之际,猛地瞧见,角落处站着数道身影。

    其中一道明晃晃的身影格外显眼,贺明易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父父”父皇没死,怎么可能他明明看见他

    老皇帝只是做场戏,西门乌替他出了个主意,老皇帝一向信任西门乌,且他想确定到底是谁暗中捣鬼,太子是不是刺杀自己的幕后主使,却没想到他的两个儿子伪造圣旨,暗中刺杀下毒,谋杀亲父,陷害太子。

    “广平王,二皇子,三皇子意图谋逆,全部给朕拿下”

    老皇帝说完,唇角溢出血迹两个儿子,都要害他居然,都要害他

    老皇帝那日刺杀,受惊吓身子骨弱了许多。虽说有桦南栀暗中调养,可终究还是不复从前。

    从此,卧榻在床,再也无法处理政事。二皇子三皇子意图谋逆被下狱,太子洗清罪名,择选吉日,登记为帝,改年号天盛,史称天盛帝。

    天盛陛下登基为帝的第二日,见到了他最想报仇的某个人。

    少年皇帝内心笑开了花,表面装作朕很沉稳,朕很冷静,朕一点都不开心的皇帝丧丧脸“哪来的刁民,见朕竟敢不跪来人啊,给朕拖出去,打20大板”

    温岚公主眼皮子跳了跳,有些无语“皇弟。”

    “陛下是金鱼的记忆吗”顾鸣懒洋洋回了句,似笑非笑,掏出契约书“陛下忘性如此之大,那草民便得同天下百姓,好好帮陛下回忆回忆了。”

    “您放心,草民只是将契约书复制了百来份,足够贴满京城主街的。”

    天盛帝

    温岚公主瞧见天盛帝一脸人生不得意的颓丧模样,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皇弟,我这回来,有事想请陛下帮忙。”

    “没空,朕刚刚登基忙得很。”天盛帝斜眼睨顾鸣“朕啊最近忙的脚不沾地,心情不是很好。”

    “要是某些人肯唱个曲儿,谈个琴给朕听听,说不定,朕龙心大悦,就能腾出功夫来”

    天盛帝当皇帝真好,当皇帝太好了,当皇帝可以肆无忌惮刁难王八蛋皇姐也不会开口阻挠他

    顾鸣微笑起来“草民听闻,北乾又闹洪灾,灾民无家可归,饿殍遍野陛下心情如此好,看来是有法子了”

    天盛帝心里咯噔一下靠,看见这乌龟王八蛋,他就忍不住来气,忍不住找他茬儿,全然忘了重点。

    海大人昨日屡屡提起顾鸣,言说顾鸣对治水之策了解甚深。还特意暗示他,请教顾鸣。

    齐国屡犯洪灾,洪水年年泛滥,不知毁了多少家园田地。这些年,朝廷拨出去的赈灾银已达千万了。

    太子曾经亲临灾区,深知治水之难。若是洪灾有良方可治,他

    顾鸣幽幽叹息一声,特别恭谨地拱手“既然陛下忙于政务,草民便不再打搅。”

    “温岚,我们走。”温岚立在原地,瞧瞧顾鸣又看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皇帝,眼里漫出了温柔的笑。

    天盛帝臭着脸“等,等等。朕虽然心系天下,但你我也算是朋友,有事可直说。”

    有求于人,他忍

    回头等水灾解决,他就过河拆桥摆上十桌酒席,让这王八蛋看着他吃

    “那便请陛下履行诺言,替我们赐婚。”

    天盛帝不知想到什么,竟然特别干脆地答应下来。

    为了百姓黎民,为了海清河晏,他忍

    天盛帝下了赐婚圣旨,选了良道吉日,将温岚长公主下嫁顾鸣。

    赐婚圣旨出乎所有人意料。顾鸣冒充霍平之的事情已经传遍天下。许多人赞他知错就改,又叹息霍平之天妒英才,英年早逝。

    读书人中,不乏有赞叹二人情意非凡,赞叹顾鸣坦荡君子,知错就改胸怀宽广的。

    可不管如何,顾鸣说到底是白身,连秀才都不是。

    这样的顾鸣,居然能打动天盛帝,亲下旨赐婚

    大部分人都觉得,温岚公主被情爱迷了眼,愿意下嫁平民百姓,甚至,暗地里有不少人嘲笑温岚公主自断后路。

    更多人嚼舌根,觉得顾鸣走了狗屎运,祖坟冒青烟,才能让温岚公主这等天之骄女下嫁。

    顾鸣再会弹琴也,只是个琴师,家中更无门第,他要拿什么娶温岚公主

    只怕,连聘礼都得让温岚公主自己倒贴。

    天盛帝也暗戳戳观察,想知道这王八蛋用什么来下聘礼。

    唉,实在不行,为了不让皇姐丢脸,他也能

    下聘那日,长公主府门围的水泄不通,许多人都来瞧热闹。

    直到

    一箱又一箱艳红色的聘礼送进长公主府境,生生从府内排到了长街上。

    唱礼的小太监口干舌燥,嗓子都哑了“东海明珠十颗,碧玉珊瑚摆件一对,玉如意一对”

    十里红妆,财大气粗。这般贵重的嫁妆,将从前公主的聘礼比到了天边去。

    所有人都惊了,包括温岚公主和微服私访的天盛帝。

    温岚公主一直担心顾鸣拿不出聘礼,还旁敲侧击,问了他好几遍。顾鸣却始终不曾答复,这会儿,温岚公主张着小嘴“你,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奇珍异宝”

    唱礼官终于喊完了全部聘礼,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顾鸣“别急,还有最后一样。”

    还有

    那么多奇珍异宝,居然还有压箱底儿的宝物。天盛帝也跟着转头去,却看见一个女子迈着盈盈碎步,走到近前,向温岚公主躬身行礼“媚娘见过公主殿下。”

    众人懵逼压箱底聘礼是个女子

    这

    媚娘“殿下别误会。民女可不是聘礼,聘礼是这个,彩玉阁。”

    彩玉阁

    “你是彩玉阁的掌柜”温岚公主知道彩玉阁,最近半年刚兴起的店铺。里头的商品金贵又稀罕,短短半年时间,彩玉阁压过了京城所有店铺的风头,甚至,在京城之外开了许多分铺子。

    “是的,殿下,从今日起,您便是彩玉阁的老板了。”

    温岚公主接过账册,看到最近一月的收入,咽了咽口水。

    天盛帝顾鸣这个王八蛋,居然还会赚钱想到自己友情赠送的万两银票。少年帝王捶胸顿足,恨不得立刻从顾鸣这王八蛋手里抠回来

    不行他是皇帝,他要冷静,矜持,威严

    忍不了了,还我私房钱啊混账

    如此丰厚的聘礼,温岚公主在京城中,一时风头无两。所有人都在讨论唱了老半天的奇珍异宝。

    成亲那日,温岚公主紧张得不行,一直攥着喜帕。直到帕子皱皱巴巴不成样子,她才有些慌乱得松手。

    “新娘子,下轿了”

    喜娘指导着顾鸣去踢轿帘,同时将喜绸的竟一端递给温岚公主“殿下,捏紧了。”

    温岚公主手心都是汗,抓住喜绸还未用力,便觉手背覆上来温暖的手,将她紧紧握住,顾鸣“别怕,有我。”

    顾鸣的声音奇异抚平了温岚公主一切慌乱,她点了点头,跟着男人的脚步,一步步跨进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顾鸣带着温岚公主转身,正中央的席位上,天盛帝大刀阔斧坐在那儿,满脸得意。

    他是皇帝,拜他理所应当。

    想娶皇姐,那就拜吧天盛帝搞了这么多幺蛾子都失败了,只能得意这一回。

    顾鸣轻描淡写瞥了他一眼,便随唱礼官的声音,缓缓俯下身子。

    “夫妻交拜礼成”

    “送入洞房”

    参宴的朝堂重臣,皇亲国戚数不胜数。毕竟,温岚素来与太子感情亲厚,只要温岚公主发帖的人家,没有一个敢不来的。

    天盛帝一杯杯往顾鸣肚子里灌酒,誓要将这混帐灌醉,错过一生一次的洞房

    温岚公主安静坐在房间里,摇曳烛光微微晃着。房间内,只她一个人。可温岚公主却不觉得孤寂冷清,反而,心里甜滋滋的,直到房门咔嚓一声。

    她呼吸微微停滞。

    感觉到男人行到自己身边,盖头缓缓被挑高。

    烛光下,两人四目相对,女子画着精致妆容的眉目,如梦似幻,带着些羞怯和期待。

    顾鸣目光久久落在她温婉美丽的容颜上,看的温岚心跳越发快了,忍不住偏开头“你,你别这样看我”

    顾鸣低低笑起来,笑音仿佛也透着暧昧的热度,他骤而将女孩抱起“我偏要。”

    大红色衣袍魅惑而张扬,男人眉目似画,唇齿间还带着酒气,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那含着酒味的吻,温岚晕晕的,被半压在塌上,由着他挑开了红裳。

    墨发披散,雪肤红唇,顾鸣瞧着女子,黑眸墨色浓烈,唇角散漫而勾。

    叮任务完成,恭喜

    红烛帐暖,短。

    佳人如玉,一生度。

    作者有话要说撒花,应该还有章番外。五章完结,刚好

    对啦,下个故事提前说明一下修仙正道小白脸因为每个故事人设不同,所以,下个故事男主会跟随原主人设改变哦,这个故事节奏有点慢了,下个故事我会尽量稍微简短点。

    西西又来打广告了,甜甜的幻言画里养残龙球球大可爱看看我家不成器的三闺女叭

    治愈向小甜饼

    梁晨晨是个业余小画手,爱死了神话传说。一日,她画了九天混沌图。

    第二天,画布边缘冒出不明小尾巴。

    第三天,梁晨晨发现小黑点,刷墨盖瑕疵的时候,随意拿起放大镜妈呀好逼真生动的蛇尾就是惨了点,皮肉翻卷,尾巴带血。

    梁晨晨不忍心,拿出画笔,遮盖伤口。

    第二个星期小尾巴轮廓越加清晰,梁晨晨盯着一片片鳞“蛇好像没有鳞吧”

    第三个星期,梁晨晨出了个差。回家后,九天神龙盘旋宇宙星辰图,断鳞断爪,惨的一批。梁晨晨更不忍心了,用绷带把神龙绑成了木乃伊。

    梁小姐日日画药治惨龙,被龙帅了满脸后,伸出了她罪恶的爪子摸角顺鳞。最后,还准备瞧瞧龙是公是母。

    后来,被人类调戏不够的龙,自己飞出画布。男人金瞳烈焰燃烧,掌心热烈发烫,盯着女孩红润樱唇,“晨晨,我是公还是母”感谢在2020032219:11:392020032319:01: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谨奈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盛夏﹌浅殇°、3975158310瓶;20920704、逃跑的红烧肉、aii5瓶;家有二哈的天晴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