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变化
作者:伍拾蓝   引鲤尊最新章节     
    ,

    东方令急忙作揖“见过三师伯。”

    一封雪点头,往日冰清的脸此刻隐约挂着几分温热,看向台阶下面,司雪衣正执剑站在那里。

    兴许是因为晚风吹拂所致,司雪衣的表情带着几分伤感,不过迎上众人目光时又很快恢复正常。

    莫非辞压根没注意到她的存在,不免吃惊。

    难道刚才他们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司雪衣走过来,“师傅。”

    一封雪侧脸看了看莫非辞,终究什么都没说,漫过司雪衣离开。

    司雪衣好像有话要说,不过看到莫惊云也在场,看了莫非辞一眼,就那么走了。

    莫惊云叹口气,随后颇为严厉“你们两个不要动什么歪心思了,事已至此,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明天别给惊阙山添麻烦。”

    “是”

    二人憋了一肚子话,被莫惊云这么一喝,什么也不敢说,眼瞅着他离开。

    惊阙山三个字就像一座大山,压的两人喘不动气。

    明天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八荒上下,黑白两道,甚至连魔界也可能掺合进来。

    如果在这么重要的场合给惊阙山闯祸,不说百步琅,莫惊云就把他们生吞活剥了。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二人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在惊阙山已经决定参与到明日之战时,远在奇澜界的红炼雪站在长天之下,抬头看着天上黑月,皱起眉头。

    夜寰一直在后边长亭看着红炼雪,也在等他回头。

    人间界发生之事,奇澜界虽无影响,但鲤笙等人与红炼雪有牵扯,夜寰不免担心红炼雪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毕竟自那之后已经过了许久,而魔界与人间界的时间计算单位不同。

    人界每过一个时辰,魔界便过一日。

    红炼雪与好姝儿离别已超过六十多年,虽说这六十年对魔族而言不过弹指一瞬,但自从那日开始,夜寰越发觉得红炼雪难以琢磨君心。

    比如说,红炼雪会时不时盯着月轮黑月许久,兴致来了,一盯就是十多年也是常事。

    还有,之前红炼雪的性格乃是魔界人尽皆知的阴晴不定,而这几十年,即使他比较钟意的宝贝被打碎也不见他动怒。

    更有甚,从来都没性子钓鱼的人可以在鱼塘边耐着性子一呆就是几十年。

    这六十多年的时光流逝,红炼雪大抵只做了这么两件事。

    赏月、钓鱼。

    最近几日人间界不太平,红炼雪才从之前的状态出来。

    即使这样,夜寰依然不敢上前打扰。

    他忘不了之前因为打扰他赏月而被一巴掌扇到十万里之外的恶鬼窟,在里面与恶鬼斗了几年才成功出来。

    “主人,我们就这么看着”

    猥然从后头冒出来,从腮上还残留着果汁看来,他刚从森林里找蜜露回来。

    猥然这些年可能是长身体的缘故,突然喜欢上了喝蜜露。

    一种类似于果酒,但却比一般果酒的度数要高出很多,果香突出不说,更重要的是能强劲身体,给人带来浑身的愉悦感。

    当然,喝太多也容易上头。

    猥然因为喝蜜露大醉的次数太多了,看到他红着脸过来,夜寰想要按住他,但还是晚了一步。

    猥然一步上前,正好蹦到红炼雪身侧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

    趁着醉意,问红炼雪;“王,我们不出手吗”

    红炼雪侧眸看他,知他醉了,因此并不回答。

    猥然因为醉酒难受,不由得拱起背,长长呼了口气“王,我们真的不出手”

    不死心的问话让红炼雪微微侧转身体,望向后边的夜寰。

    夜寰一看,赶紧拉着猥然往后退,按着猥然的脑袋,匆匆跪在地上“属下定当好好教训这个家伙”

    “我怎么了”猥然推开椰夜寰,进酒醉的关系,力气倒是很大。

    夜寰想要再将他按下却没能如意,索性拿刀背狠狠敲在猥然膝盖上,此时也带着几分怒意“还不跪下认错”

    这一下,由着夜寰用了五分力,因猥然没有用劲抵御只听咔嚓一声,膝盖骨顿时震裂,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

    猛烈的疼痛这才使他清醒过来,一看夜寰脸色发青,也知道自己又喝多了说了浑话,赶紧爬起来给红炼雪磕头认错“大王恕罪”

    红炼雪看着二人一来二区的,岂能不知他们也是担心自己猜会做出这种事。

    懒得搭理,径自下了长天台,走的时候还不忘将猥然那一身酒气拂去。

    猥然这下酒全醒了,看着夜寰要吃了自己的表情,无奈的耸肩傻笑。

    夜寰再次用剑敲了他的脑袋,“再有下次你这脑袋就别想要了”

    猥然知道他说的气话,虽归气话,但一来二去这么多次,恐以后是绝对不能喝酒了。

    哪一天定然会闯出大祸也不为过。

    “主子,明天”

    “当做不知道吧”夜寰还能怎么说,瞪了猥然一眼,“王君自有想法,我等枉猜不得。”

    “是”

    “既然你已醒酒,看你闲的厉害,就去西边边域巡逻看看吧”

    夜寰说罢随即离开,冲这了事的态度,他那脾气看来也磨平了不少。

    猥然摸着下巴,将夜寰这话里的意思想了又想,“西边边域那不是抚狐看管的地盘吗”

    有抚狐看着,难道还能有什么动静不成

    没有多想,猥然按照夜寰的吩咐前往西方边域。

    因缘命定,他去之后才知道了连夜寰都尚未发现之事。

    由着猥然的决定,以至于成为了改变一切的钥匙。

    离着天亮还有最后一个时辰,卯时。

    此时,不管哪路人马都开始往羿后平原移动。

    因妖川可随意在任何地方出现,因此鲤笙带着妖族最先出现在羿后平原。

    然而,向来景色平平、无雨亦无风的羿后平原,此刻在太阳升起之前的一个时辰里却突然降下大雾,浓重的白雾将一切笼罩在阴影之下,浓郁到对面相见不相识的地步。

    在妖川内看着外头白茫茫的一片,鲤笙看着青珏色送来的黑色战衣,无奈的笑了笑。

    既然是青珏色所赠,这战衣自然有很多妙用,只是,鲤笙今日的目的可不是战斗

    不过,若是不穿,青珏色的性子定然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