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奇怪斑点
作者:观复山河   寻宝记最新章节     
    李寻的话让大家陷入了深思,金教授有些不耐烦,说“都别琢磨了,看看笔记上还写了什么”

    此时,丹尼尔已将笔记翻到了最后的几页,说“关键时刻来了,我继续读啊。”

    大康催促道“赶紧的,别整的跟小媳妇上炕头一样磨磨唧唧。”

    丹尼尔开口道“我们满怀欣喜凿开了壁画的墙壁,在里面发现一些黄金,这些黄金与陵墓里的不太一样,因为它更精致,上面有漂亮的花纹,最让人惊叹的是那艘黄金战船,它的精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霍德华在战船旁边发现了一个圆形的金饼,上面有精美的宝石和奇怪的虫子图案,他用尽全力把金饼撬了下来。”

    “继续,不要停”李寻被笔记的内容深深吸引了。

    丹尼尔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翻到了笔记的最后一页,却发现上面的字体十分潦草,好像在气急之下写出来的。

    丹尼尔吃力的读道“法老的诅咒应验了,它们来了,我们都将死在这里,我不应该来到这里”

    听完这段话,大家的心头涌起一丝惊恐,猜测笔记中的“它们”究竟是什么法老的诅咒真的存在吗按照笔记的描述,这些人必然是看到了骇人的一幕,还有那个用匕首插入自己胸膛的人,他又遭受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痛苦。

    “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李寻仰望着头顶打开的石板。

    金教授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我猜你们一定听过这样一个传说,说是图坦卡蒙死后,他的妻子安克姗娜蒙先是嫁给了宰相阿伊,等到阿伊死后,她又嫁给了大将军何伦希布,可即便如此,安克珊娜蒙心中依旧深爱着图坦卡蒙,刚才我们看到的雕像就证明了这一点。”

    亨利猜测道“金教授的意思是说这地方是安克珊娜蒙修建的吗”

    金教授没有正面回答亨利,而是继续自己的分析“虽然古埃及是个重男轻女的时期,但也不排除有特例情况的出现,例如说十八王朝末期的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她就是在男权至上的时期,统领了古埃及的臣民。”

    威廉问道“可是十八王朝的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和安克珊娜蒙并不完全一样,前者拥有实权,而后者只是法老的依附。”

    李寻解释道“威廉先生,你说的有道理,但想没想过一种情况,那就是安克珊娜蒙把后来的法老给征服了,就像中国的苏妲己把纣王迷得找不着北,哪怕纣王再怎么残暴,却对苏妲己的话言听计从。”

    大康拍手叫好,说“按照这个逻辑下去,就应该是图坦卡蒙的妻子借助后面的法老的势力,来为自己修建陵墓了。”

    金教授点点头,说“有可能,虽然听上去很荒谬,但无法排除发生的可能。”

    大康双手叉腰,问“好啦,就算我们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谁来告诉我,现在这个地方是干嘛用的”

    大康的这句话着实把大家难住了,眼前这个空荡荡的房间,究竟是做什么的呢按照笔记的记载,以前这里堆满了黄金,难道是储藏财富的密室

    “这个石案子应该是堆放黄金的地方,笔记中说有一艘黄金战船,当年它应该摆在上面。”金教授走到空无一物的石案前,双手在上面抚摸着,好像在感受几千年前古埃及人的气息。

    李寻蹲在一架骷髅前,拿起一根长腿骨,仔细观看着,发现上面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坑点,好像被什么东西啃食过一般,随即向金教授喊道“金教授,快来,有新发现。”

    金教授快步走向李寻,问道“是不是确定死者的身份了还是知道死因了”

    李寻将手中的长腿骨递给金教授,指着上面的斑点说“这先天性的疾病还是后天的伤害”

    亨利见状,低头从另一架骷髅上撤下一根手臂骨,手指在上面轻轻滑动,感受着细微的坑坑洼洼,疑惑道“好像是被某种生物啃食过,又好像是某种细菌的侵蚀。”

    金教授脸色铁青,说“笔记中的它们来了,是不是和人体骨骼上的坑点有关系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康子,看看其他的骨头架子是不是都这样”李寻一边警惕观察四周,一边呼喊着。

    “这个骨头架子和你手里的一样。”大康拿起旁边的一根骨头边看边喊。

    威廉也加入了观察小分队,喊道“这个也是。”

    丹尼尔喊道“这个也有。”

    罗宾手拿两根长腿骨相互敲击,发出邦邦的响声,并且围绕石案转圈,整个人像魔怔了一样。

    李寻对大家喊道“我建议先撤离这个地方,立刻马上。”

    亨利斩钉截铁的说“我反对,很多事情都没弄清楚,为什么要离开,离开就等于前功尽弃,要走你们走,我一定要留下。”

    丹尼尔拍着胸口说“卡纳冯家族的人从不怕死,我也要留下查清楚这些人的死因和图坦卡蒙的秘密。”

    李寻解释道“你们怎么就不听呢,现在的情况比古墓里起尸还危险”,再晚了谁都走不了,大康,别管他们,咱们准备撤离。”

    大康应声道“得嘞,我时刻准备着呢。”

    说罢,大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准备撤离的绳索。

    “嘿嘿”

    罗宾盯着石案发出凄厉的冷笑,让人不寒而栗。

    大康喊道“老头,赶紧撤吧,待会别说笑了,就是哭都来不及。”

    罗宾的笑声戛然而止,侧着脑袋一动不动,好像在倾听什么声音。

    大康正准备开口大骂,结果也察觉到不对,侧着脑袋倾听着。

    呲呲哗哗

    一阵阵细微而急促的声音传来,就像无数只利爪在毛玻璃上抓挠,此起彼伏,由远及近,每一声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李寻对大康喊道“还愣着干嘛马上撤离。”

    丹尼尔双目圆睁,自言自语道“法老的诅咒显灵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