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040
作者:煮芝麻汤圆   关于我嫁给史莱姆这档事最新章节     
    “阿悟,你怎么了”

    自打听到神之祝福这个技能名,丈夫就陷入漫长的沉默,淸沼时有些疑惑地在他面前挥了挥手“我的技能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问题。”利姆鲁叹了口气,说,“总之,我先让夏尔老师解开对你咒力的封锁。”

    “嗯。”淸沼时点点头,咒力泄露造成的灾难记忆犹新,淸沼时不自觉地攥紧手指,但微妙的紧张感并没有在心里引起多大的波澜,不如说,她现在十分平静,面对失去封锁的闸门,即将再次出现咒力泄露这件事,她一点儿也不害怕。

    是因为阿悟在身边的关系吗

    还是

    已经解除咒力封锁。

    随着神智核夏尔的话音落下,被强制封锁在体内的咒力开始涌动,庞大的能量从体内流泻而出。

    “这是”利姆鲁因为吃惊而瞪大了双眼。

    高密度的能量块迅速在整个洞窟溢满,并不断发生小范围的爆炸,爆炸的冲力令推挤的魔素团不断碰撞,从而形成一股覆盖整个洞窟的魔素风暴,并不断朝洞窟外溢出。

    身体被丈夫抱住,爆炸发生的刹那,丈夫设下了多重结界,以防她受到爆炸的冲击而受伤。

    爆炸持续了数分钟,淸沼时被丈夫护在怀中,隐约感觉脚下的地面在震动,她小心地从丈夫怀中探出头,高密度的魔素风暴在整个洞窟肆虐,风暴所过之处,岩石发生异变,从岩石内部透出隐隐约约的光亮,很快,岩石外层的灰色剥落,露出的内部是流转着彩色光芒的不明矿物,不明矿物如雨后春笋,驻满整个洞窟,在彩色光芒照耀下,贫瘠的泥土地上隐约冒出绿芽,高密度的魔素催生冒头的绿芽,绿芽迅速抽拔生长,绿芽顶端,白色的花朵绽放开来。

    淸沼时认识这种花,她在魂之回廊与丈夫相遇的洞窟里见过。

    “呀咧呀咧,竟然这么快就催生出了魔矿石和希波库特草,不愧是阿时啊。”利姆鲁赞叹地说着,同时释放了万能感知,探查周围魔素的浓度。

    “魔矿石和希波库特草”淸沼时看向光芒流转的不明矿物和不断生长着的白色花朵。

    距离咒力封锁解除不过几息,荒芜的洞窟已经在咒力干涉下被盎然绿意填满,流转的彩色光芒令整个洞窟透出失真的梦幻感。

    而眼前不断舒展的绿叶令清沼时陷入呆怔,她泄露的咒力怎么会

    是否使用独有技鉴定家,yesno

    鉴定家小白你怎么知道这个技能

    清沼时恍然回神。

    横渡世界时,获得了淸沼时能力的管理权限。

    拟蓑白回复道。

    是吗那么,yes。

    淸沼时好笑地回复道,世界之声根据心愿给予技能,小白的心愿是希望能管理好她的能力

    随着那声yes,淸沼时再看周围,空中魔素的流动变得清晰,魔矿石以及希波库特草的用途迅速涌入脑海。

    希波库特草伤药的原料,只在魔素浓郁的地方生长,混合药草汁液与魔素后会变成回复药,若将叶片捣烂,跟魔素混合后,能制成涂抹伤口的软膏。

    魔矿石是普通矿石经年累月吸收大量魔素后变质形成的矿物突变种。魔矿石比钢铁硬度更高,又具备极佳的延展性,可以制作出与魔法相容性佳的武器。

    不曾接触过的知识涌入脑海,并且迅速理解,淸沼时不解地眨了眨眼,想要提出疑问,拟蓑白在她提问前十分了解地给出了解答。

    这是独有技鉴定家的效果

    森罗万象网罗这个世界未受屏蔽的现象。

    解析鉴定解析对象物,进行鉴定。

    因为森罗万象我不需要特地学习,就能立刻理解这个世界没接触过的事物,而解析鉴定可以对我所见的事物进行分析

    淸沼时惊讶地反问。

    是的。

    得到拟蓑白的回答,淸沼时既觉得不可思议,又莫名地接受了这样荒唐的技能。

    这个世界果然完全不一样,无论是她出生的时代,还是与丈夫一起生活的时代,她都未曾被世界如此眷顾过,这个世界的神明果然和阿悟说的一样,非常的温柔。

    这么想着的淸沼时突然觉得空中肆虐的魔素风暴渐渐开始平息,而丈夫也在这时撤去了结界,并主动走向碰撞的魔素风暴。

    “等等,阿悟”淸沼时急忙拉住乱来的丈夫。

    “没事的,阿时。”利姆鲁看出少女在担心什么,说,“这里的魔素来自阿时你的体内,阿时这么温柔,肯定不会伤害我的。”

    “这和我的个人意志没关系,泄露的魔素我不能控制,阿悟你知道的。”淸沼时皱着眉,仍不愿意松手。

    “你可以的。”利姆鲁说着,摸了摸淸沼时的发顶,说,“你看,阿时,魔素风暴在减弱,明明离风暴这么近,我却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

    “但是”淸沼时望向密度最高的风暴中心,确实没有过去的不适感,但碰触这股风暴真的会没事吗

    “别担心,我也算是不死不灭的龙种,一点魔素风暴伤不了我。”

    见少女不放心,利姆鲁轻快地提醒对方自己拥有的不死性,又解释道“我也得去确认一下,阿时泄露的魔素在这个世界究竟能造成多大的影响,因为害怕就放任不管的话,果然是不行的吧。”

    “那阿悟你要小心一点。”

    淸沼时终于被说服,她松开手,看着丈夫一步步走向魔素风暴,然后轻易地穿过了风暴,张嘴吞了一大口魔素团后,又回到她身边。

    “阿时,我大概了解了。”

    吞了口魔素团后回来的丈夫一脸深沉地如此说道。

    淸沼时“”魔素风暴一直处于高速运动状态,阿悟竟然吃下去了

    他不会闹肚子吗

    “过来,阿时。”

    小姑娘拿奇怪的眼神瞅他,利姆鲁只以为她还在担心,他伸手拉着淸沼时来到魔素风暴的中心,魔素风暴果然不可思议地没有产生任何伤害,两人轻易地穿过风暴,走出洞窟,而在洞窟外,繁茂的参天大树比来时更加茂盛了,无数枝干延伸,绿叶间挂满了果实,脚下原本铺满落叶的土地也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希波库特草,而希波库特草的生长没有停止,它不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眼前的视野变得昏暗,淸沼时抬起头,只见头顶的阳光已经被不断延展的枝干和茂密的树叶遮挡,枝叶间一个个果实迅速生长。

    利姆鲁摘了颗果实,吃了一口后,欣喜地说“真好吃,魔素含量超高的。”

    淸沼时“阿悟,你还是先别吃了。”

    “唔”利姆鲁咬着果子歪头,疑惑地看着身旁的姑娘,表情看上去十分天真可爱。

    “你没看到吗树在生长,希波库特草也一直在长”淸沼时语气微微激动。

    “我知道啊。”利姆鲁一脸认真地点头。

    “不是,我是说它们一直在生长,根本停不下来,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把城镇遮盖的”

    丈夫一脸状况外,淸沼时顿时头疼起来。

    “啊,我知道啊,因为阿时的业魔化还没治好嘛。”利姆鲁眯眼笑起来,说,“魔素还处于泄露状态,造成这种结果也是必然的。”

    “那你还”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淸沼时觉得心里憋的慌。

    “不过也差不多该处理一下了,夏尔老师,再帮阿时封锁一下泄露的魔素吧。”利姆鲁轻松地下命令。

    丈夫下达命令后,夏尔老师又一次将淸沼时的魔素封锁住,森林中疯长的草木停止了生长,淸沼时松了口气,她挫败地扶住额头,说“我还以为神之祝福的技能可以治好业魔化的病”

    结果不止没治好,反而因为长时间封锁,解开封锁后咒力的泄露会迎来积压后的大爆发。

    桥本阿培巴姆症候群果然不是这么容易治愈的,把希望寄托给技能,是她太天真了。

    “神之祝福虽然不能完全治好业魔化的病,但是心灵宁静还是有效果的。”利姆鲁说。

    “心灵宁静”

    “嗯,神之祝福的效果之一,可以消除恐惧心等会导致意志薄弱的负面情绪。”利姆鲁说着,看向结满了树梢的果实,说,“希波库特草是很难培育的珍贵药草,魔矿石也是要花费很多年才会突变的稀有矿物,以及这些果实也是树人族特产的蕴含丰富魔素的水果,这些水果卖价很高哦,因富含丰富的魔素,普通魔物吃一颗,七天都不会饿。”

    “是是吗”淸沼时出神地看向满树的果实,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业魔泄露的咒力会带来异变,花草树木会枯萎,果实会变成毒物,动物会畸变,人类也会遭到基因污染而死去。

    但是这次

    “因为心灵宁静消除了阿时你潜意识里的恐惧心和攻击性,所以现在,咒力虽然还会泄露,但是泄露的咒力不再具备攻击性。”利姆鲁分析着解析的结果,温柔地说,“阿时一定不喜欢死亡,你看,你泄露的咒力没有一点恶意,它为这个世界带来了生机。”

    咒力的发动效果由意识来决定,当恶德的意志被抹去,内心只剩下美好,无法好好控制咒力的业魔也并不是不能存在于这世上。

    “所以我也可以继续活着吗”淸沼时失神地喃喃,千年来业魔没有治愈的案例,除了她,没有一个人在被确诊为业魔后,还能在庇佑下继续活着,而她虽然活了下来,却不曾认为自己可以活得问心无愧。

    而现在,她的丈夫告诉她,她身为业魔,并不只会带来死亡,还可以为世界带来生机。

    所以所以

    “你当然可以继续活着。”利姆鲁捧住淸沼时的脸颊,他抵着她的额头,说,“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现在你泄露的咒力不会再伤害周围的事物,所以以后你不需要再有负担,我会安排你的训练课程,咒力控制和体能训练都要好好跟上来哦。”

    “阿悟”

    淸沼时失神地看着眼前少女模样的丈夫,那双金色的眼眸像明媚的阳光,只要看见就能感受到温暖和希望,他现在离她那样近,落在她脸上的气息也那么暖。

    丈夫捧着她脸颊的手缓缓移向她的肩膀,他朝她靠得更近了,淸沼时听见他结结巴巴地说“阿时,我我想”

    想亲吻你。

    “利姆鲁大人”

    “中央广场突然刮起很强的魔素风暴,魔素来源是从这里出现的”

    “我身上的魔素量突然增加了,是利姆鲁大人您又进化了吗”

    “我觉得不是利姆鲁大人,气息有点不一样,应该是”

    数道激动的呼喊声由远及近,淸沼时陡然回神,她慌乱地从丈夫怀中退出来,远远地看见数道身影飞奔而来。

    这几人有几名她见过,分别是红丸、苍影、紫苑还有正帮忙处理国事的管家迪亚波罗,以及一名银发的女性和一只巨大的狼。

    “阿悟,那个城里好像也刮起了魔素风暴,我们还是先去解释一下吧”

    因为先前的气氛太过暧昧,淸沼时此刻满心别扭,刚刚丈夫是想亲吻她吗总觉得有点害羞

    明明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为什么现在反而像刚恋爱时那样觉得不自在呢

    “嗯”丈夫看起来垂头丧气的,他焉嗒嗒地应了声,再看向远远跑来的下属,眼里颇有些杀气腾腾。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迈出一步,刚刚就差一点点在一起那么久,他一次都没亲过阿时,一次都没有

    主人,您和淸沼时有过一次接吻的记录。

    利姆鲁

    哦,被阿时做噩梦强吻那次

    那次完全就不算吧

    一想到那次,利姆鲁心中更加悲愤,他觉得有必要再开一次斗技场,把添乱的下属一个个揍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