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六.四章
作者:薄荷冰茶   穿成校草的心机初恋最新章节     
    第64章

    有人推门进来,灯被打开,过了一会儿是保险箱开启的声音。

    “华国那边,不用等了,既然祁道远那个老家伙,活得不耐烦了,就成全他。”

    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冷意,手下不停地在保险箱里翻找。

    “祁斯铭也是个没用的,扶了他这么多年,还没坐稳祁氏的位子。”

    是孟协凯的声音,许觅呼吸屏住,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心下震骇难言,怎样也想不到楚管家是孟协凯的人,真正对祁爷爷下手的,是他。听孟协凯的意思,是想对祁爷爷下手了。

    “一个个不见棺材不掉泪,呵。”

    孟协凯冷笑着,挂断电话,取了几份文件到书桌边翻看。

    书房里除了纸张翻动的声音,静得可怕。

    就隔着一层木头,许觅缩着身子,额头冷汗直冒,心像是要跳到嗓子眼。只要孟协凯过来,拉开椅子就能发现他。

    “许觅”

    许觅心肝颤了颤,差点就应他了。

    “孟婉茹做的祁斯铭的意思”孟协凯沉思着,“暂时不用查下去,内斗由他们,连个小崽子都斗不过,那祁斯铭就真是个废物。”

    “祁道远手里的东西,楚望松拿到了吗”

    “告诉他,想报仇,不用再等了。”

    报仇楚管家的仇,和对祁爷爷下手有关系两人不是关系亲厚,看起来也是这样,怎么会有愁怨

    许觅一边警惕着,一边细细听孟协凯说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门“砰”的一声被带上,书房里彻底安静了。

    几乎是同时,许觅瘫坐在地上,手脚都是酸的,大口喘着气。还是不敢有什么大动作,怕他去而复返。

    终于从书房离开,已经是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了。

    回到房间,许觅也不开灯,坐在床上,点开祁曜的头像,对着对话框愣了会儿。

    承诺的事做完,就真的两清了。

    把照片一张张发过去,像是一刀刀切断过往。

    许觅这是我找到的孟协凯手里,祁斯铭的把柄,我答应你的做完了,也希望你守诺,以后别找我和妈妈算旧账。

    还有,我偷听到孟协凯要对祁爷爷动手,很快,可能就这几天。你注意楚管家,他是孟协凯的人。好像是,曾经和祁爷爷有什么仇怨。

    希望祁爷爷平安,也希望你快些好起来,我们这样,就是真的两清了,微笑jg

    长长的一段话发过去,许觅静默着,微微勾唇,没再犹豫,将他从好友列表删去。

    心情突然就轻松了很多,没有一点假装,他真的不欠祁曜的了,以后的人生也和他无关。

    华国,山脚下的小楼里,祁曜刚刚从昏睡中醒来,似有感应般,心抽痛了下。

    和以往无数次一样

    ,点开聊天软件,对着许觅的头像发呆,看到头像上的小红点,祁曜瞳孔收缩。

    盯着看了很久,颤着手指点开,最先看到的,就是那段话。

    静静读完,祁曜不知自己该有什么表情。明明都闹到关系破裂了,他还是祝自己好起来,希望他的家人也好。是他善良不,只是不在乎而已,或许还有解脱。

    不论心情有多复杂,都不允许祁曜再多想了。

    “沈则,楚管家有问题,盯着他,以防对爷爷下手。”

    交代好,挂断电话,祁曜躺在床上,一双眼比黑夜更黑,如一望不见底的深渊。

    他没有太多时间了。

    一晃半年过去了,许觅没有再回过华国,一直在孟家住着。

    孟家安排他在这边的高中入学,许觅适应得很快。

    “iche,你准备申请什么大学,我们一起”

    好友noah兴奋地问许觅,从今天开始,他们就结束高中生活了。

    许觅笑了笑,“c大文学院。”

    “哇,很难进的哦,你材料都准备好了吗”noah惊叹,“不过iche你这么优秀,肯定可以的”

    许觅笑着点点头,没说他已经拿到offer了。虽然他还有很多别的事要做,学习也没放松过。不管在哪个世界,学历都是很重要的东西。

    前世他学的是戏剧影视文学专业,这一次学个相关的就挺好。

    “iche,我就去你隔壁的f大吧,还可以找你玩。”

    noah笑得很开朗。

    许觅看着他,笑容也更大了。

    这边的生活,有紧张有危机,也有惬意和放松,国内的那些,不刻意去想,已经不会想起来了。

    “觅觅。”

    孟皆在不远处等着他。

    “先走了,noah,下回见。”

    许觅笑着和好友告别。

    “皆哥,晚上,妈妈会来吧”

    孟皆点点头,“做好心理准备,阿姨的态度可能会冷淡一些。”

    “能见到她就很开心了,明天,明天她真的,要嫁给你三叔”

    半年来,见到夏染的次数,一只手可以数过来,像吃晚餐这么近,今天是第一次。

    孟皆点点头,“觅觅,有件事要告诉你,明天祁曜会来。”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许觅愣了下,“啊他好了吗”

    “差不多

    了,祁家的实权,现在在他手里。”

    说起这个,孟皆也有些感慨。

    短短半年,祁家就变了样貌,祁斯铭还是祁氏明面上的掌权人,实际上手里没了任何权力。

    他以为祁曜念着父子亲情,才让他面上没那么难看,实际上,作为合作者,孟皆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祁曜这个人,对自己狠,对别人更不用说。正常人腿伤成那个样子,怎么的恢复也要一年以上,甚至两三年,他治疗了四个月

    就回了s市,一刻不停地收权算账。

    如果不是孟婉茹痕迹抹得太干净,祁曜又保存实力,还有别的打算,局面不仅现在这样。

    “那还挺好,迟早的事,皆哥,当年的事,我们忙了这么久,还需要多久”

    许觅眼中含着期盼,越是见了黑暗,就越怀念向往光明。

    孟协凯不是祁斯铭,不是轻易可以对付的。当年,孟皆的爸爸,祁曜的外公,一个个的都被他暗害了,他的心机之深,难以想象。

    即使许觅表现得唯唯诺诺,一副老实样,至今为止也没能光明正大上过三楼,和孟协凯见面的次数也有限。

    “觅觅,我们可能还要更努力一些,我二叔他的实力,远远不止明面上看到的。这么多年了,我不是还没做到么”

    孟皆苦笑着。

    “我能活下来,都是侥幸。现在他们防备着我,我能用到的资源非常有限。能为了我,和他作对的,除了你和阿姨,还有关联的祁曜,没有谁了。”

    孟皆情绪有些消沉。

    “这个世界,我不想负面地看他,但是的确是,有时候坏人过得更好。心机算尽,一步步攀升,受害者只能仰望叹息。”

    孟皆看着许觅,神色认真“觅觅,这个局不走出去,我们谁也逃不了。”

    许觅沉默着,“皆哥,我们一定可以的。”

    不仅仅是许觅知道,孟协凯他们最终会败,也是他真的相信孟皆,相信祁曜,相信世界规则。

    孟皆看着他沉默又严肃的样子,温柔一笑,“小孩,怕了吗”

    “怕,就不会在这了。”

    许觅笑着看他,又看向不远处的大楼。

    “等下,知道该怎么做吧”

    孟皆笑里带了些鼓励。

    车子在路边停下,许觅下车,往那栋大楼走去。

    孟皆来,可不是为了接他放学的,而是带着孺慕之心,告诉继父他考上大学的好消息,托他告知母亲,希望母亲晚上看到他,也能高兴一些。

    许觅被拦在了前台,鼓着勇气和前台解释自己的身份。

    这个时候,孟皆恰好从外面进来,目睹了这个场面,替他解围。

    “这是我弟,以后记住了,他来找三叔,可不许拦着。”

    孟皆笑容轻佻,说是警告,一点也不像警告的样子。

    孟皆毕竟是孟家的人,哪怕不被两个叔叔重视,明面上也没人敢

    不给他面子。

    顺利地带着许觅到了孟协归在的楼层。

    “喏,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去了,有事办。”

    这一栋行政楼,各个机关的都有,楼层不同而已。平日里,也会来很多孟皆这样的商人来这里办事。

    “进。”

    听到孟协归的声音,许觅轻轻推开门进去,轻声喊了句“孟叔叔。”

    孟协归看到他

    ,下意识地皱眉,态度倒也算还好,淡声问他“来这里做什么怎么进来的”

    “孟叔叔,我,我考上c大了,听说,妈妈以前就是在那里毕业的。我”

    许觅紧张地说不出接下来的话。

    孟协归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哦”

    还以为,之后要费心帮便宜儿子安排个大学去混,倒没想到这么出息。别说许觅这个半路转来的,就是很多从小在这边念书的,能上c大的,也是难得。

    “你是想让我转告你妈妈你晚上直接和她说不就好。”

    孟协归和他并不亲厚,除了讶异,也没说出赞赏的话。

    许觅沉默了下,低着头,“晚上,妈妈不一定愿意看到我,我想,我就在房间不出来吧。”

    现在换孟协归沉默了,他其实是有这个心思的,越是喜欢夏染,就越没办法容忍她和别人的孩子。夏染不愿意认他,他乐见其成。

    “知道了,我会和她说。你先回去吧。”说完顿住了,孟皆带你进来的他人呢”

    “皆哥办事去了,让我自己过来。”许觅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麻烦孟叔叔了,我,我先走了。”

    孟协归犹豫了下,叹了口气,“算了,去休息室等着吧,和我一起走。”

    他这个大侄子,想方设法给他添堵,还偏就不能如他的意。

    许觅眼睛变得亮亮的,直直地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孟协归扶着额头,叫来秘书带他去休息室,准备些吃的喝的。

    “不,不麻烦了,孟叔叔,我就在这里等可以吗”

    许觅看看孟协归,又看看不远处的待客沙发。

    孟协归隐隐能察觉,这孩子想靠近自己,觉得烦躁。再一想,自己现在也算他爸,他亲爸早没了,有这种渴望也正常。

    毕竟是夏染的孩子,再不喜欢也不能把他怎样,孟协归摆摆手,“去吧。”

    许觅眼中笑意一闪而过,孟皆对他三叔真了解,他今天过来可不是真的为了演戏。

    “哎曜哥,你真要去啊”

    都到机场了,王浩东还是不太相信。

    他不知道祁曜和许觅怎么闹掰的,但是掰都掰了,他曜哥的性子可不是个会低头的,别是去算旧账吧那许觅可就太惨了。

    王浩东想说的都摆脸上了,祁曜冷冷看他一眼,“让我现在回去”

    王浩东还真就想点头,好容易现在日子过好了,还折腾什么。国还有个孟家呢,又不是什么安全地方。

    李千城一把把他嘴捂住,笑着对祁曜说,“去,一定去,尽管去哈,见到许觅了,帮我们带个好,让他有时间回来聚聚。”

    沈则也走过来,语重心长的“曜哥,想想你在千山县过的什么日子,千万管住嘴。都说开了,就好聚好散啊。”

    王浩东深以为然,不能说话就重重点头。

    祁曜黑眸暗沉,声音清冷“怎么,你们都觉得我是去找他”

    三人沉默对视,一头。

    “曜哥,我们就送到这了”

    声音越来越远,祁曜身边就剩下了和他一样的面瘫脸郑刚。

    “你也这么想”

    祁曜心里不得劲,火力转向郑刚。

    郑刚认真想了想,一板一眼的“少爷想做的,我双手双脚支持。”心想,这个回答真高明,表了态度,又表了忠心。

    祁曜冷冷扫了他一眼,径直往安检口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乌拉那拉曜崽,嘴上从不认输感谢在2020031903:

    40:472020032021:42: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是潜力股3个;4154965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可能是一只废羊了50瓶;灯与桃花、米奇妙妙10瓶;月满蔷薇5瓶;挤蘑菇、39991190、江湖人称阿昊、纸上苍生软嘟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