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演了
作者:天鹿   当主角身兼反派大魔王最新章节     
    偷听的叶凯歌“”

    哦豁。

    出问题。

    出大问题。

    猜到会出事儿了,但是没想到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这怎么办啊,眼看拉哈伯要被瞎补全的历史弄没了啊

    世界意识爸爸你不带这么坑儿子的

    叶凯歌一瞬间有些麻爪,在这一刻突然理解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拉哈伯不会真的要凉吧按照正常来说是的,可他插手了,拉哈伯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叶凯歌有点不忍心。

    他突然有些质疑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的,分出这几个人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是满足了自己过去的一些小心愿,看着“自己”走上和他截然不同的路,变得越来越好,心中很开心。

    但是他们呢拉哈伯他们,对于他们自己来说,现在是拥有独立人格的生物。猛的让他们知道一切都是虚假的,让他们发现自己活在楚门的世界

    叶凯歌发现自己不忍心了。

    哎,都是自己造的孽还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只能乖乖想办法弥补。

    还没等他叹着气想出办法,叶凯歌就听说地狱要和天堂打仗了。

    叶凯歌“”

    玩我是吧。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等他了解了一切以后,叶凯歌发现自己没资格逼逼。

    这个锅还是他的

    我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还没等叶凯歌盘算出一个办法,别的不说,在这几年里他算是把各族的顺毛技能点满了,要不然也不会拿到。

    说起来组委会的电话似乎被他当骗子电话给挂掉了,后来是别人没办法了,联络了其他人才解开这个误会

    咳。

    总之,得先想办法把拉哈伯的死兆星给灭了,不然这样一闪一闪的,闪耀的他有点心慌。

    正当他琢磨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感应让他睁开了眼睛。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不对,是有什么东西进到地狱里来了。

    再仔细分辨一下,这个精神波动是属于妈耶

    是阿青啊

    阿青怎么来了按照他之前的吩咐以及知情者造物的共识,阿青应该不会主动去涉及这些拥有自主权的地方。所以说叶凯歌唯一能想象得到的理由就是自己。

    说起来也是,在天堂浪了一段时间,又跑地狱来玩的太开心了,好像忘记和他们讲了啊

    叶凯歌之前才看到巴贝雷特心碎的模样,所以想到只顾着自己开心,忽略了他们感到有些心虚。

    而确实也如他所猜想的一样,阿青就是来找他的。冯夷与他对叶凯歌的动向比较清楚,知道他在天堂浪的飞起,结果最近流传出来了一些关于天堂与地狱的风声,让阿青他们有些疑惑。

    稍微动用了一些自己的势力,阿青终于知道叶凯歌已经不在天堂的事实了,他与冯夷莫名恐慌。

    虽说被魔王带走本身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叶凯歌孤身处于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他身边又有拥有伤害他能力的人,这就足够让他们不安。

    内心焦灼不已,阿青没有发现同样有人注意着他的动向,他只是通过手段进入了地狱之门内。

    在进入的第一时间,让他安心的范围就笼罩了他。阿青松了一口气,果然在这里。想到这里,他神色变得坚毅了起来,哪怕会遭到责骂也无所谓,阿青没办法放任叶凯歌自己乱跑,他想要做什么都行,只是不能收到伤害。

    叶凯歌察觉到他到来之后叹了口气,在他暂时的住所等待,他真的阿青有足够的能力凭自己找过来,而不惊动别人。

    果然,在他有的没的吃了几个地狱特产的水果之后,阿青来了,对方在他的视线里紧抿着唇,默不作声的突然跪下。

    这一下把叶凯歌惊到了,他可不是拉哈伯,看别人跪着比看别人站着要顺眼,而且这是阿青啊他吓的弹起来,一把将面前的高个子拉起,拍拍他不存在灰的膝盖,嘴里不禁抱怨“你这是干嘛呢,别整这些有的没的至于嘛”

    演戏的时候就算了,这种带着请罪性质的下跪,叶凯歌觉得自己可受不起,折寿呢这不是。

    看着阿青的表情,很明显他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垂下眼睛“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们限制你自由。”

    叶凯歌的动作停住了,他眨眨眼睛,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可是,你要是出事了,我们怎么办呢”阿青玻璃一样清亮的眼睛里是化不开的愁绪,哀伤极了,他有些混乱的组织语言,“想到这个,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好了,我也知道你很烦我们限制你这个,限制那个,你应该是自由的,让你只能靠着分身感受自由,我很抱歉,但果然还是接受不了。”

    阿青十分坦然的承认“有时候我会想把你关起来。”

    猛然听到虎狼之言的叶凯歌“”

    而他家狗胆包天的狗子还在继续自白“想让你待在最安全的地方。能一直看着,确认你安全的话是最好的了。因为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一丝一毫的意外。”

    狗子抬起手摩梭着叶凯歌光滑的脸颊,深深的凝视他“我看过一个鸡汤段子,一个主人的人生里,可以有无数的人事物,但狗的一生只有主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就是我全部的生活了。”

    “知道你希望我们有自己的生活,哪怕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们也能继续活下去,甚至活的更好。可事实上,据我自己了解就有许多造物不是这样想的,如果你出事了,我们就跟着你一起走。”

    叶凯歌一开始被这阿青语出惊人给吓到了,有点生气,随后又听到阿青居然说出鸡汤段子有点好笑,但他越听越沉默,最后咧咧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直藏在阿青袖子里,把自己团成团的粘液儿童,这时候也顺着阿青的手攀附到了叶凯歌的脸上,他熟门熟路的爬到叶凯歌身上,分出一小只触手,来回蹭着他的脸颊。

    叶凯歌感觉到了,脸上湿湿的。他知道这是冯夷又哭了,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巴贝雷特滴落在拉哈伯骨架手掌上的眼泪。

    明明冯夷的眼泪是凉的,他却觉得有些烫,被液体浸湿的部分有些烧灼感。

    心情复杂的叹口气,叶凯歌习惯性的把粘液儿童拎在手上团了团,而已经升格为都市传说的冯夷,则无比温顺的任由他揉搓。

    “啧,我知道了。”

    叶凯歌想着,这或许就是甜蜜的负担吧。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身后的家人都说出了,你死了我们也跟着一起死这种话,让他怎么好意思再任性下去呢

    果然还是好好过日子吧,作死得适当,至少不能当着他们的面作死,平白无故让他们担心了。

    在他心里下定主意的时候,叶凯歌终于注意到了一件事。

    “咦,不止你们两个过来了吗”

    阿青一愣,叶凯歌这样问,很明显是发现了什么,难道有人跟踪他们他与冯夷心神不宁,如果对方技巧十分高明,或者知道他们的路线没有刻意一同走的话,他没发现也说不一定。

    叶凯歌闭目感应,过了几秒,犹豫着睁开眼睛“博拉琪他怎么来了”

    他转念一想,大概是和阿青一样的理由吧,仔细想想人鱼也是个缺爱的粘人精呢,于是他再没多想。

    博拉琪很久没有动,叶凯歌开始还以为他是有其他事来地狱,结果等了两天,他还是在那个位置,稍微有点担心的叶凯歌想了想,干脆自己找过去了。

    一路上,很多魔鬼对他的外表侧目,但那些长着人形的或没长人形的魔物们,大多都知道了,他是魔王陛下带回来的“客人”。加上之前他跟着巴贝雷特逛了一圈,依然披着天使皮的叶凯歌在路上走,虽然有很多人盯梢,但是倒也没人敢随便拦他。

    博拉琪像一尊石像般站在地狱门附近的位置,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凯歌感到有些奇怪,难道他就像雕像一样站在这儿几天吗人鱼不是那么需要食物与水,但是一直站着也不会太舒服吧。

    “博拉琪你怎么了”叶凯歌出声询问,博拉琪像是现在才注意到了他一般,他收回不知投放到何处的视线,不错眼的盯着自己最重要的人类。

    叶凯歌注意到他衣角都被附近沿江产生的热气给燎的有点卷,不由得有些不满的伸手拉过他“你好歹也是个水生动物,这样不难受吗唉我知道你也许在生气我乱跑,不过呢,我也有在反思了。”

    博拉琪声音嘶哑“反思”

    叶凯歌笑着捏捏这张与自己原本都模样一模一样的脸上有些干燥的脸颊肉“嗯,以后不会随便丢下你们不管了。”

    没想到听完此言,博拉琪却没有露他意料之中的欣喜神色,他只是垂下眼帘“是吗这是您对他们的承诺吗”

    叶凯歌注意到他周身气质有些晦暗,没好气的拍拍他的头“什么叫他们,也是对你的啊”

    博拉琪扯扯嘴角,看起来高兴了一些,但眼中依然黯淡无光“嗯也是对我的承诺。”

    发现周围有越来越多的市县在注意他们这边,叶凯歌开始考虑该用什么借口先忽悠拉哈伯了,哪怕他们都心知肚明,但是表面上总得有一个借口糊弄别人嘛。

    在他准备拉着博拉琪走人时,地狱之门再次打开,出现了几个他十分眼熟的身影,魔罗带着西装革履的恶魔们,闲庭若步的走了进来,态度自若的好像在自己家庄园一样。

    与整个地狱的画风十分不搭。

    叶凯歌“”

    哦豁。

    说起来,他之前是好像听到,拉哈伯说要和魔罗重归于好,要把他那个献祭了全族的爹交给他好修复和恶魔一族的关系,不让他们继续仇视魔鬼们,增加敌人来着

    这不巧了吗刚刚好撞了个正着。

    叶凯歌微微退后几步,将翅膀尽量收拢于身后,本着不想找事的想法,躲在了博拉琪背后,希望自己被魔罗一行人无视掉。

    结果那是万万没想到啊。

    不知道是故意卡着点,还是真的巧合。拉哈伯一脸笑意的带着魔鬼们走来了。大概魔王叮嘱了些什么,哪怕魔鬼们一脸不爽,但也没有对着恶魔们发难,当然了,恶魔那方也是一样的。

    看见叶凯歌后眼前一亮,故意笑的暧昧“你怎么没在宫殿待着,自己跑出来了”

    魔罗闻言眯着眼睛在陌生的天使和魔王之间来回审视了两眼,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回头对背后一脸褶子,表情严肃的老人道“你老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类型,你看我就喜欢那样的。皮肤白,长的好,还有翅膀,一看就很纯洁。”

    说完还回头对着叶凯歌抛了个差点没把他恶心吐的媚眼“这位天使先生怎么称呼”

    叶凯歌“”

    老管家“”

    拉哈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叶凯歌猜就是单纯恶趣味发作“那不行呢,他可是答应了我求婚的,是不是呀亲爱的,凯西”

    叶凯歌“”

    怎么说话呢你,放尊重点。

    魔罗笑容玩味,老管家瞪大眼睛,博拉琪面无表情,冯夷刚刚还黏在他身上亲昵的到处蹭蹭蹭,这时候也僵硬住了。

    阿青在释放杀气。

    叶凯歌面无表情“”

    哦草,我被自己给演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从未见过如此教科书般标准的修罗场震声

    原本想趁着现在身上没啥不舒服多写一章,结果猫来叫我睡觉了,我家猫屁事特别多,我不睡它就一直叫一直叫一直叫

    甚至为这件事儿还去咨询过医生,结果医生说,如果我生活不规律会让它焦虑,尤其我家的公猫,如果一直焦虑泌尿系统可能出问题。可能我之前车祸有关系吧,它大概怕我死了,最近更准时了,不仅叫睡还叫起,我已经被迫和它同一生物钟很久了

    你这猫怎么破事这么多jg

    睡了睡了,大家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