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守夜人06
作者:妄鸦   日抛型人设最新章节     
    “你来了”

    高高的占星台上, 一直阖眸凝神的灰发占星教授忽然睁开了眼眸。

    这一瞬间, 他的眼眸闪烁成最明亮的金色, 但又比之金色更为璀璨,仿佛点燃了一簇星火, 摇曳万分。

    那不是人类该有的瞳孔色彩。

    空气中忽然响起一阵沉沉的笑声, 用的并非地球上任何一种已知语言。

    又或者根本就没有人出声,这不过是在意念之中完成的交流对话。

    占星台上依然空空荡荡。

    “一直保持着全知全能状态的你, 难道不会感到很无聊吗, 我的哥哥。”

    “别用那个称呼。”

    很显然, 塔维尔被这个称呼给膈应到了, 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波动“奈亚拉托提普,如果没有我, 你现在应该在幻梦境里和诺登斯对打。”

    众所周知,幻梦境深渊之主诺登斯是奈亚拉托提普的死敌。

    而奈亚拉托提普,正是代表“混沌”的外神, 和犹格索托斯同属三柱神之一, 属于位格相同的存在。

    祂和其他的神明不一样, 奈亚拉托提普擅长于欺骗和蛊惑人类,祂喜欢欣赏人类挣扎在痛苦和绝望之中的模样,据说正是祂蛊惑人类制造出核武器, 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拥有功不可没的成就。

    祂还被称为“无貌之神”,拥有千万种不同的化身。

    普通人根本无从分辨出哪个才是真正奈亚拉托提普, 而祂却有可能存在于地球的每一处。

    “真无趣。”

    那个声音拉长了声音, “你知道的吧, 我来的目的。”

    外神和人类之间并没有相同的亲属关系,即使奈亚拉托提普和犹格索托斯都是由阿撒托斯诞生的后裔,他们之间也绝对不可能存在什么兄弟手足情,更不可能有什么社会关系。

    “你注定要失望了。”塔维尔冷冷的说,“这是第二个变数。”

    “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塔沿的阴影忽然探出千百条憎恶可怖的虚影,每一条都附带着近乎毁天灭地的权能,它们穿越了现实的区间,几乎将占星台的楼顶覆盖。

    但是很快,那些虚影又在下一个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

    奈亚的确是少有的惊讶了。

    这个按照人类关系来说是他哥哥的外神犹格索托斯全知全能,万物归一者,时间与空间之主。同样掌握着宇宙的核心法则。

    这就代表着,整个宇宙,没有祂所不知道的事情。只要祂想,祂就可以随时随地注视着十一维度,掌管一切讯息,小到地球上一颗种子什么时候发芽,大到宇宙中那一刻星系悄无声息的坍塌,全部都逃不过全知全能之主的视野。

    “控制好你的情绪。如果你因为力量外泄而被诺登斯盯上,我倒十分乐意见得。”

    塔维尔眯了眯眼,忽然勾起嘴角“哦让我看看,是你召唤出了伊塔库亚的化身”

    时间空间之主的眼眸浅淡,内里仿佛倒映出亘古时间和空间的变迁,于时间轴上抉择出了一个点,无声的开始观测。

    在伦敦的场景里,冲向空中的白金色长发少年正卷集着暴雪,绿色的双眸在天地间烈烈摇曳。

    “什么”

    奈亚忽然有不妙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句话就来了“死亡行者出现在了伦敦。接手的有尖顶调查团的成员,他们如今似乎跃跃欲试,想要召唤克图格亚来对付伊塔库亚。”

    塔维尔的语气意味深长“与其在这里向我打探,倒还不如想想该如何应对你的死对头们吧。”

    克图格亚同样也是奈亚拉托提普的死敌,很多情况下,因为奈亚在地球的化身并不会拥有自己全盛的力量,所以祂们若是被召唤出来,每一次都会给奈亚造成不少麻烦。

    众所周知,奈亚拉托提普因为太喜欢搞事,树敌无数,其对头遍布无数种族。

    但恐怕这一次祂也没能想到,这个脱离掌控之外的变数吧。

    塔维尔愉悦的笑了,这一刻,他的背后隐隐约约出现了亿万光辉般的虚影。

    只要是他存在的地方。空间的限制全部都不会存在,而他,只需要在这里,观赏一处由奈亚拉托提普上演的好戏。

    “神明是不可逾越的。”

    密大生物学课程教给他们最多的东西,都可以用这一句话来概括。

    每一次讲述这些异种和神明的时候,达尔文教授都会强调一遍这句话,语气如出一辙的平淡。

    人类有多么渺小一位人类君主级的觉醒者只能够在下级异种面前而不落下风,一旦对上上级异种,那都是毁灭般的存在。

    对上异种尚且如此,更别说对上旧日支配者或者古神。

    当初上课的时候很多学生也和宗衍一样,无法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的深意。因为他们都还没有真正直面过异种和邪神所带来的恐惧。

    这一回,宗衍可算是明白了。

    他冲向空中,却感觉自己如同冰雕一般坠落,千万个大气压覆盖在他身上,原本由他执掌的风,全部都化作了对方的力量。

    那张面目可憎的脸狂笑着,口中吐出的风雪,只需要一点点,都足以将他整个人吞没。

    风之子逆着风暴冲向天空,却又被冰雹毫不留情的砸了下来。

    他铂金色的长发在空气里冷冻结冰,近乎凝固,连带着在皮肤下流动的血液也缓慢了下来。

    天地一片寂静。昏暗,视野能见度被压缩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压力,更多的还是心理之上的战栗。

    不知道是不是宗衍上次联通了宇宙之主的思维,他现在竟然没有感到任何精神上的不适,更多的还是身体的压力。

    千万道闪电从天空降落,宗衍勉强拖着自己寒冷的身体在闪电的收束线里穿行,偶尔有雨滴被电弧刮过,一阵阵白金色的电花便伴随着他的飞行轨迹而跃动。

    他指尖不小心划过一道,便被那电流灼烧得隐隐作痛,焦黑一片。

    陆陆续续的也有调查员赶到,他们指尖的魔纹开始绽放,火红色的烈焰从悬空的魔纹中诞生,汇聚成一条火红的河流,朝着天空中的脸庞冲去,像是一道绚丽的彩虹。

    “这是伊塔库亚的化身请求紧急调派君主级前往,请动用转移魔纹”

    因为这恶劣的暴风雪,所有的通讯设备都失了灵。调查员们只能使用通讯魔纹互相联络。

    “尖塔调查团的成员已经快要赶到了,该死的,那群疯子说他们不打算过来,想要在远处晴朗的夜空下直接召唤炎之精”

    调查员感觉自己要疯了“他们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现在召唤炎之精,万一把克图格亚召唤出来,两个旧日支配者,今晚大不列颠就得沉没在大西洋里”

    “等等。”

    其中一个穿着蓝色睡衣的调查员忽然瞳孔紧缩,伸手指向了天边“你们看那里是不是有个人”

    “怎么可能,那里可是风暴的中心。”

    另一个调查员下意识接了一句,但是下一刻却把话语重新吞回了嘴里。

    在风暴的中央,反而是压力最小的地方,其中遍布着上升气流,将地面上一切托举起来。

    那里真的有个人,身影在闪电之间穿行,手中产生了微弱的绿色风芒,正在不屈的同那暴风搏斗,仿佛正在进行一曲激烈的探戈。

    “邪神在上,那里真的有个人。”

    众人目瞪口呆。

    “能够和死亡行者正面对战这怎么可能,即使是君主级也难以在风暴中存活。”

    “难道是化作人形的异种”

    有人这么猜测,这个猜想得到了不少调查员的认同。

    古神和古神,古神和旧日支配者,旧日支配者和外神,外神和外神,神明的关系也并不如同人类那样想象的友好。

    就连异种和异种之间都会相互厮杀。也许维度会上升,但是生物之间的彼此厮杀,永远不会停止。

    他们纷纷敬畏的看着那道身影,转头打开了高清摄像机。

    对于新的异种,极有可能位列神明的存在,人类需要更多的情报。

    实际上,并不知道自己被所有人围观的宗衍苦不堪言。

    死亡行者并不能够被常规的物理手段所伤害,所以宗衍就试图用自己的能力操纵风,让风去和那一片云雾做对抗,妄想吹散祂。

    但偏偏他忘记了最致命的一点,或者不能说忘记,而是无可奈何,因为宗衍手上也没有更多能够对付这位旧日支配者的人设卡了。

    伊塔库亚被称为风行者,祂的化身死亡行者则被称为“狂怒风暴之神”。

    从字面意思来看,祂掌管天气和风雪,好巧不巧就和宗衍的风之子人设重合了。

    再好巧不巧的是,虽然对方被定位成a级异种,但人家真身却是实打实的旧日支配者。就算伊塔库亚在旧日支配者里是个弟弟,那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宗衍按在地上摩擦。

    风不听他的使唤,宗衍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够在这片风暴中勉强存活,至于反击,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是几分钟,宗衍就感觉自己四肢僵硬,几欲从空中坠落,他的视线开始模糊,手脚冷的像是极北的冰雪。

    就在这时

    忽然,死亡行者在空中一滞,自己撤退了。

    惨白色的乌云如同潮水般散去,被夜空中骤然出现的大洞吞噬,消失的干干净净,再无踪迹。

    宗衍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打着打着就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