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Chapter 035
作者:郁礼   穿进游戏被迫修罗场肿么破最新章节     
    第35章

    chater035

    虽说是简单的言语挑衅,但耐不住摄影环境,成眷一不能反驳,二这挑衅还被录制下来,将在电视上来来回回播放很多遍。

    总之这是个闷亏。

    小庄同学把不能和姐姐单独共进午餐的错全部怪罪到了成眷身上。

    什么

    来搅浑水的明明有两个,怎么言攸就能置身事外

    事实证明,只要野鸡的职业是个圣骑士,只要他t得够好,仇恨就一点也不会落在言攸身上。

    成眷气呼呼地出去冷静一下。

    还拉走了言攸。

    言攸对天翻了个白眼。

    别对他动手动脚的好吗

    果然在吸烟室里成眷就开始疯狂吐槽“谁年纪大啊我吗他在暗示我吗我年纪才不大呢我怎么会年纪大你看我,我这脸,像有二十五的吗”

    言攸理了理被他捏皱的衬衫领子,慢条斯理地说“看上去再小有什么用,几万岁,你年纪不大谁年纪大”

    “”成眷梗住。

    可说到这里,成眷又炸了,“那说实际年纪,他也不小了啊”

    言攸还是那调调“比你小好几千岁,还是小很多的。”

    说完,他还反问“几千岁不多吗”

    成眷“”

    老男人成眷大龄鸟,此刻心塞得不行,说真实年龄吧,他比庄琮玉大,说伪装年龄吧,他还是比庄琮玉大

    怎么的,今天这老男人头衔,他必须得认下来不是

    但他转念一想,“不是啊,你怎么老拆我台,你到底帮谁啊”

    言攸冷淡地说“帮我自己。”

    成眷叹气“没良心,说好的我们结盟,先干掉那个小兔崽子再说呢”

    言攸没有做声。

    此刻他却想的是结盟也没错,只是要选队友的话,还是来个脑袋瓜子灵活一点的吧。

    这个看上去不太聪明的亚子。

    他们不多时便回到摄影棚里,摄像仍在继续。

    庄琮玉见成眷进来了,毒舌欲望立刻汹涌而出,毕竟今天素人嘉宾们之间的看点,主要在阿园、小陈和砖砖之间。

    于是庄琮玉又是一套辩论词,有理有据地声援砖砖,各种夹枪带棒,看似说小陈不适合阿园,其实全在吐槽成眷。

    成眷内伤得不行,牙齿恨得发痒,这梁子算是结大了。

    不过庄琮玉如此表明情感观,和他对姐弟恋的态度,也给他自己招了不少麻烦。

    就像庄琮玉自己说的,谁不想体验一下萧亚轩的快乐呢

    虽然大部分姐姐一没美貌,二没遗产,三不是天后,四也送不出法拉利。

    可,梦想总是好的,谁还没资格做

    个白日梦呢

    尤其是小庄老师这种可奶可a,有颜值有才华的弟弟,那简直不要太可口啊

    于是在录制中途休息的时候,庄琮玉就被一众“姐姐们”给包围了。

    莺莺燕燕,叽叽喳喳,不要太热闹,那视线也不要要赤裸。

    有人说“哎呀,小庄原来是喜欢姐姐挂的啊真意外,平时看不太出来啊。”

    “没有啊,我一看他就觉得他像是喜欢姐姐挂的。”

    “不过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啊我们圈子里别的不多,美女最多,要不要姐姐跟你介绍一下啊”

    几位嘉宾们聚集在一起聊个不停,她们把庄琮玉围在里面,别说,那画面还挺像饿狼们围攻一匹又白又嫩的小绵羊,流着口水要把他拆吃入腹。

    小绵羊这也算是挖坑,把自己埋了。

    但小绵羊不后悔,起码不能在情敌面前后悔,于是庄琮玉背脊挺得直直地,有礼应对。

    然而“有礼”这玩意,根本敌不过几位老油条,她们才几句话,便瞬间让庄琮玉面红耳赤。

    不巧的是,庄琮玉并不以“艺人”自居,所以经纪人只是帮他打理各项工作的,这种现场他也通常不喜欢对方跟着,就连助理都没带,此刻连个解围的人都没有。

    庄琮玉笑得脸都快僵了,额头也出了蒙蒙一层薄汗。

    顾筠溪见状,倒是有些心疼小白兔。

    你说这是为了啥呢

    啧啧,意气啊

    小兔子入别人的虎口,那还不如自己吃了划算啊。

    于是顾筠溪趁机让个化妆师去帮忙补妆。

    补妆这事,对于所有明星来说都很重要,谁都希望在镜头前美美的。

    果不其然,大家围得不那么紧了,不过没走,仍在一起和庄琮玉说话。

    不过突如其来的打断,倒是让场面不那么热络,顾筠溪趁机走过去问“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再聊庄老师喜欢的姐姐类型啊,真是万万没想到呀”

    此刻顾筠溪挥手,“害”了一声。

    她说“庄老师面子薄,不好意思说,这是他公司给他创的人设啊,今天该说什么,怎么说,稿子他经纪人还托我拿给他呢。”

    “啊画家也要人设啊”众人吃惊。

    顾筠溪耸肩“既然在娱乐圈发展,或多或少要点营销啊,为他下个工作做准备呢。”

    说到这里,顾筠溪稍微摁了一下庄琮

    玉的肩膀。

    “你说是不是啊,庄老师”

    庄琮玉连忙点头。

    见庄琮玉都确认了,几位女嘉宾顿时觉得没了意思,客套了几句,散开了。

    综艺继续录制,而下一个休息时刻,她们不再缠着庄琮玉了。

    庄琮玉暗松一口气。

    他去了于聪的休息室,找顾筠溪。

    而门内的顾筠溪,知道庄琮玉要来。

    原因无他,系统来提示

    了。

    叮咚

    奖励可攻略人物“庄琮玉”好感度5。

    一进来,庄琮玉就扭扭捏捏,对顾筠溪说“姐姐,刚刚谢谢你帮我解围。”

    顾筠溪就知道是这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小事。”顾筠溪说到。

    “可是对我来说很重要啊,说明你还是在意我的,愿意对我好的。”

    庄琮玉看过来视线格外炽热。

    说着,他执起了顾筠溪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印下一吻。

    很绅士很标准的吻手礼,而且他也只握住了顾筠溪的手指部分,并没有冒进。

    而且庄琮玉有长期在法国生活的经历,贴面礼也很正常,对此,顾筠溪是不介意的。

    就在此时,少年抬头。

    他现在的视线已然和之前的腼腆大不相同,像是嗅到芬芳的蜜蜂,看见猎物的狼群,长久压抑自己食欲的苍白吸血鬼一样,在接触到自己所渴求的东西的一瞬间,欲望像烟花一样引爆。

    少年如琉璃珠一般的眼中,满是复杂浓重的情感,交织,沉坠。

    此刻他的手往前一探,手指便接触到顾筠溪的手心,另一只手臂在同时摁在墙上,顿时隔绝出只属于两人的空间。

    顾筠溪心中一颤。

    不知是因为他忽然触碰到手心的原因,还是距离的原因。

    鼻尖有浅浅的皂角混薄荷叶的香味,非常的干净纯粹。

    而少年的眼,却不再清澈,而是汇聚着墨一般的浓烈情感。

    顾筠溪怔住,心中暗叫一句不好。

    于聪去洗手间了,好像吃坏了肚子,一时半会出不来,休息室的门虽关了,但墙壁是活动板材,隔音很差。

    大吵大闹,绝不是个好办法。

    你说揍吧,等下还要录节目。

    顾筠溪见眼前忽然崩不住了的小白兔,很是头疼。

    少年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似要吻上来。

    就在此刻,忽然一道力量,猛地把庄琮玉拽飞了。

    顾筠溪侧头,只见言攸脸上挂着寒霜,把庄琮玉甩到一边。

    成眷也面色不善,插兜站在他身旁。

    言攸冷声对庄琮玉说“我以为大家都有底线,才默认公平竞争。”

    “你没看到她不愿意,却还顾及你的声誉么”言攸说这话时,刻意声音压小了点,俨然

    是忌惮这破休息室的隔音水平,“你这和性骚扰有什么区别”

    庄琮玉顿时眼睛大睁,似乎也没想到这个词会和他扯上关系。

    成眷只对顾筠溪说“没想到你心挺软的么,以前是怎么干出一声招呼不打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事的”

    然后他呲笑一声,对庄琮玉说“都说兔子容易发情,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匪夷所思地,叮咚声响了。

    奖励可攻略人物“成

    眷”好感度5。

    奖励可攻略人物“言攸”好感度5。

    庄琮玉顿时脸上跟滴血了一样,通红,他低下头,给顾筠溪道歉,身上微微颤抖着跑了出去,隐约可见眼角还有泪,也不知道是自责还是怎么地。

    倒是一身轻松从厕所出来的于聪,见自己休息室这么多人。

    于聪“”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我姐最爱的儿子这事,不会动摇了吧

    他赶紧问“发生了什么你们要对筠溪姐干嘛”

    言攸和成眷异口同声“一边去。”

    于聪“”

    然后低落的于聪小朋友蹲旁边划了好长时间的圈圈。

    第二期节目全部录制好,也是晚上十二点的事了。

    顾筠溪毕竟对“弟弟”还是心软,方才那事,其实也不算大事,却搞得大家这么尴尬,她难得提议说一起去吃个宵夜,并且主动叫了庄琮玉。

    庄琮玉还是有些低落,节目录制完毕后,还私下和顾筠溪道歉,说刚才脑袋像断了根弦一样,一通解释。

    成眷倒是还好,言攸对此反应最大,一路上气压都有些低。

    这附近摄影棚多,宵夜店铺、摊子都多,几人选了附近业内人士比较多的店进去了。

    顾筠溪充当气氛活跃组。

    她拿出菜单“别客气呀,顾扒皮的我今天难得请客,都多吃点。”

    说罢,她先点几样菜。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在不远处的烧烤摊子,扬声问“老板,我打包的好了吗”

    顾筠溪眼睛顿时一亮。

    这长发,这明艳的脸蛋,这不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美人吗

    而且上次她一个不小心还冷落了美人,让美人自己一个人回家

    顾筠溪心中充满了懊悔,她想也没想,放下菜单,说“你们点,我买单,我有点事去去就回。”

    说罢,只见她一路小跑,笑容灿烂地凑到阙文歌的身边,说“好巧啊文歌”

    阙文歌一愣。

    然后顾筠溪接着说“你以前喜欢的三位小哥哥们都在,要和我一起吃饭吗”

    阙文歌看向不远处,真的是成眷、言攸,还有庄琮玉

    人数增加了

    她赶紧摇头走人,顾筠溪只好说“那好吧,我就和你一起走吧。”

    另外在夜宵摊上的三人皆是一惊。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中惊愕夹杂着恍然。

    内斗了半天,原来这才是最大的情敌

    作者有话要说兔兔我们兔兔发情很正常。

    小鸟突如其来的羡慕

    小言

    感谢在2020032103:27:542020032201:30: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谢白玉12瓶;君主9瓶;木瓜、长老长安6瓶;兔儿神真是个奇葩5瓶;咸鱼想晒太阳。2瓶;却二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