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外头是寂静的黑夜,厅内却亮如白昼,星光之夜颁奖礼正在进行。

    流量小生林昼正在台上演醋溜儿文学首发唱他新专辑的一首歌,一首歌唱完,音乐声停了。

    林昼握着话筒的手垂落,他仰着头看向上方,身子向后倾着,弯折出锋利的弧度。

    骄傲的少年胸膛微微起伏,黑色的短发微湿,汗从他的喉结滑落。搭在黑色话筒上的手,肌骨分明。

    整个娱乐圈都知道,林昼是beta,却有着堪比aha的爆发力,刚才那首歌更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

    粉丝们都称他为最野的beta。

    林昼敛着下巴,重新望向台下。他的周围是万丈灯光,台下却是一半黑海,一半耀眼的灯牌。

    他的粉丝和黑子各占一半,黑子们大部分是oga,但aha和beta也不在少数,他们看着林昼的目光都带着厌恶之情。

    今晚他在台上演出,黑子也丝毫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不遗余力地想让他难堪。

    即便黑子们侵占了台下大部分位置,但林昼却连眉头都未皱一下,依旧是懒洋洋的笑。

    他侧头,单手随意地把耳返一摘,下一秒,迈开长腿,径直离开舞台。

    留下一个傲慢又帅气的背影,身后是粉丝们骤然响起的尖叫声。

    林昼来到后台,男团eoch成员围了上来,林昼和他们同属浮光公司,几人关系很好。

    宋晴远是个aha,和林昼关系最好,他皱着眉“太过分了,那些人怎么能在你表演的时候”

    他看到台下那一片黑都觉得心颤,更别说林昼本人了。

    林昼22岁一出道就爆红,他出道两年,总共出了两张专辑。每张专辑销量额都破千万,势头很强劲。

    但所有的辉煌都被那件事抹杀了。

    “阿昼,你没事吧,不要在意那些人。”辛深心思比较细腻,“这件事肯定会过去的”

    林昼身子半仰在那里,长腿懒懒散散地伸着,他无所谓地说“小事而已。”

    周庭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道“还能怎么办,还不是因为惹到了宁纵的粉丝,宁神粉丝战斗力太强了。”

    听到宁纵的名字,林昼的神情终于有了一点点变化。

    一个星期前,他参加了一档综艺,综艺上放了影帝宁纵电影里的一个片段,其他嘉宾都对宁纵赞不绝口。

    除了林昼。

    片段播之前,林昼身子微倾,手撑着膝盖,看着屏幕的神色很冷淡。片段播完后,他仍保持着这个姿势,面色依旧冷淡。

    好事的媒体之后采访林昼,问“你对宁影帝是什么看法”

    林昼微微低下身子,他看着镜头,靠近话筒,几乎是没有思考一样吐出了那几个字。

    “没什么感觉。”

    这句话一播出,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

    宁纵是aha,他的粉丝大部分是oga,但宁纵是全民偶像,很多aha和beta也生气了。

    他们直接视林昼为头号敌人,誓要把林昼撕到底。

    一个beta这么叼是几个意思,是要和所有人宣战吗

    宁纵粉丝战斗力强,但林昼粉丝也是一点就爆。

    别说两人一个是爱豆,一个是演员,只要给一个引子,天南地北都撕得起来。

    这一个星期里,双方粉丝的战争就没有停过。

    现在已经到了有宁纵无林昼的地步。

    宁纵的粉丝甚至给林昼编了一个极为讽刺的称号恐a症。

    林昼连这么完美的aha都看不上眼,可不就是恐a吗。

    林昼代言的两款阻隔剂产品销量疾速下滑,很多人取消了预定,还在洽谈中的beta运动广告也这么黄了。

    路人粉们也纷纷转黑,情势十分严峻。直到今天,林昼的名声几乎已经落到了谷底。

    林昼微博下早就被黑粉侵占。

    “林昼操恐a人设上瘾了是吧,想碰瓷滚远点,再瞎逼逼就滚出娱乐圈。”

    “林昼公然挑衅我们oga和aha的偶像,是找死吗宁影帝是你们这些小喽喽能碰的”

    “我本来挺喜欢林昼的,但为什么他要说这种话oga姐妹们硬气点,联合身边人把林昼撕到底”

    宋晴远他们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宋晴远安慰地拍了拍林昼的肩膀就离开了。化妆间重新安静了下来,只留下林昼一人。

    林昼应该回到台下坐着,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身子有些难受,头很晕,刚才表演的时候明明没事。

    顶上的光有些刺眼,刺得林昼头更疼了,他抬起一只手,横在眼睛上,准备休息一会再回去。

    这时,经纪人娄恒走了进去,他看向林昼。林昼肩懒懒地抵在椅背上,手遮着眼睛。

    他的皮肤是冷清清的白,像是质地极好的玉,通透却又带着少年难得的韧性,好看得惹眼。

    露出的那一线薄唇,仿佛晕着光。

    这种难以言喻的出众气质,让林昼一出道就爆红,发展势头很猛。

    可惜了。

    娄恒想到那件事爆发后,很多资本商联系公司,暗示如果林昼愿意被潜规则,他们可以解决林昼现在的困难。

    他当然大怒,按捺着生气把这些人全部驳了回去。

    娄恒看着林昼的侧脸,再一次发出了感慨,林昼长得太好,幸好他是个beta,如果他是oga的话

    听到有人进来,林昼也没有睁眼,娄恒坐到林昼旁边,看着他问。

    “阿昼,阻隔剂广告接不接”

    寂静几秒,传来他的嗓音“不接。”

    林昼淡定地反问“你觉得我现在接这个还有人买吗”

    娄恒沉默,之前林昼很红,是很多oga的梦中情人,即便是oga专属的阻隔剂广告有时也会找林昼代言,反响很好。

    但是现在

    “恋你小网剧接不接”

    又是毫不犹豫的回答“不接。”

    娄恒忧愁地站起身踱来踱去“祖宗,你这也不接那也不接,真完了怎么办”

    娄恒已经急成了太监了,可是,当事人却悠哉地躺在那里,完全没有一副未来风雨飘摇的恐慌。

    几秒后,林昼的声线响起。

    “慌什么慌现在走到绝路了吗淡定点,天又没塌下来。”

    娄恒试探着问“你和宁纵”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步

    林昼没说话。

    娄恒苦着脸,现在林昼未来岌岌可危,但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

    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全部明明白白摆在面上给别人看,随心所欲到了骨子里。

    娄恒是个心思特别敏感的beta,正当他唉声叹气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他走出去接电话,林昼仍保持天塌下来都不变的姿势,长腿交叠,闭着眼。

    林昼思绪浮动,宁纵刚出道以一张毫无瑕疵的冷感神颜面孔成名,他的第一部片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导演执导的,但没人把这部片放在心上。

    一个无名导演,一个只有好看皮囊的新人,能成什么气候。

    但谁也没想到,金雨奖那一次竟然爆了冷门,影帝被宁纵这个新人拿走了,从那时起,大家记住了宁纵的名字。

    有了名气,资源自然源源不断,但宁纵只挑他眼中的优质剧本。

    宁纵的第二部片直接提名了国际a类电影节的影帝,最后奖项也被他收入囊中。

    至此,彻底奠定神格。

    而宁纵那年才20岁。

    而宁纵却在四年前忽然出国,没人知道原因,他对外界也没有任何解释,任凭猜测纷纷纭纭。

    他们只知道,四年了,这个年轻又优秀的aha,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外界只知道他和宁纵关系不和,但他们却不知道,他和宁纵曾经是兄弟。

    十年前,林昼的母亲和宁纵的父亲在一起,虽然没有领证,但他们还是成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

    期间他们关系势同水火,虽然只有两岁之差,却有着极大的隔阂。

    四年前,父母决定领证,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了了之。同年,宁纵突然出国,没有任何征兆。

    半年前,两人父母正式分手。

    至此,他们的兄弟关系彻底解除。

    林昼思绪浮动,他到底讨厌宁纵什么

    是因为他不甘心自己凭空多了一个哥哥还是因为当年那件事

    宁纵对他的任何挑衅都无动于衷,好像他的所有举动在宁纵眼里都是小打小闹,他在宁纵面前,就像一个幼稚的小孩。

    算了,现在想这个做什么。

    过了一会,娄恒回来了,嘴里喃喃道“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

    林昼受不了娄恒这悲观主义的样子,他睁开眼,偏头看过去,露出的一双眼睛十分不驯。

    他手撑着椅边直起身来,抬眼。

    “叫什么,我还没死。”

    娄恒努力消化刚才听到的事情,看向林昼“刘传羽导演来找你,想让你演一部电影。”

    林昼沉思,刘传羽是国内著名导演,指导的电影入围过多个奖项,他还拿过国际a类电影节大奖。

    娄恒“电影里可能会有一些亲密戏,比如床戏,吻戏”

    话音落下,空气沉默。

    林昼皱眉“我没演过戏,刘导为什么会找我来演”

    娄恒也不知道,他观察着林昼的表情,说道“那部片叫在云端,据说另一个主演也定好了。”

    林昼刚才拒绝广告和小网剧,是因为他觉得没有什么挑战性。而现在,他听到刘传羽的名字,难得思考了几分钟。

    娄恒仔细考虑过,说道“阿昼,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很多喜欢宁纵的oga都讨厌你,甚至因为那个称号,连aha都讨厌你。”

    林昼不以为意“不就是恐a症吗。”

    娄恒叹了一口气“如果你能和另一个主角炒c的话,大家的注意力就会转移,不会盯着这件事不放了。”

    林昼不答。

    娄恒沉默了几秒,又开口“反正一切以你自己的意见为主,你可以见过主演后,再决定要不要接这部片。”

    林昼沉默了很久,视线在眼前的beta身上掠过。

    如果他不去看看,估计娄恒的头都要愁秃了,反正只是见见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林昼站起身,落下一句“等我见了那人再说。”

    林昼重新回到台下,无视黑子们的异样目光,径直坐在宋晴远旁边,周围都是eoch的成员,他们已经表演好了,都侧头关心地看向林昼。

    林昼用眼神示意他们,自己没事。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开口,oga的声音难掩惊喜“大家都知道今晚有一个神秘的颁奖嘉宾”

    蓦地,台下忽然爆发出粉丝们震耳欲聋的惊叫声,分贝太高,如果是实质的,屋顶估计已经被掀翻了。

    像是有一团无名的火落进了冰里,把寂静的黑夜点燃,气氛彻底沸腾了

    粉丝们激动疯了,他们口中都在喊着一个万众瞩目的名字

    “宁纵啊啊啊啊”

    林昼侧头,那个颀长的身影站在黑暗里,周围像是蒙上了一层昏昏沉沉的清灰,却难以掩饰他周身的气质。

    宁纵不急不缓地朝前走来,他每走一步,光线都似雾气一样,缓缓地延伸至他的脚下,所过之处像是燃起了耀眼不灭的火。

    光随他而动,像是为他而生。

    粉丝们的尖叫声又高了起来,无数人激动地看着这个四年未归的神级偶像,除了疯狂地尖叫,他们想不出其他方式来表现他们此刻的心情。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完美的aha,宁纵走向台上的每一步,都是对oga们无声的引诱。

    有宁纵在的场合,oga们都会提前打好抑制剂,喷好阻隔剂再过来。

    但是宁纵对他们来说,就像行走的罂粟,哪怕他一个淡淡的眼神,都会让人血脉涌动。

    他的存在,和别人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无论是实力还是信息素,都无可取代。

    宁纵走到台前,他的脸彻底展现在光线下。

    薄削的唇,深墨色的眼,敛睫时眼尾轻挑,本该是勾人的弧线,光沉到他的眼底,却成了冰,凛冽分明。

    身上的黑色西装没有一丝褶皱,窄腰,长腿。

    林昼瞳仁微紧。

    此时。

    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回来的人就站在那里。

    突然离开四年,期间和他音讯全断,近乎人间蒸发。

    比印象中更为英俊的脸,不变的是顶级aha骨子带来的傲慢和张扬。

    林昼曾经的哥哥,宁纵。

    他现在回来了。

    宋晴远是林昼的同学,他知道林昼和宁纵的关系,他讶异极了,小声地问“阿昼,他怎么回来了”

    林昼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清楚。

    宁纵走到台上,台下又爆发了粉丝们的尖叫声,他们都在喊着宁纵的名字。四年没见宁神了,粉丝们都激动疯了。

    宁纵拿起话筒,骨节分明的手握着话筒,是冷白与深黑的交错感。他刚把话筒移到唇边,台下又响起了激动的尖叫。

    这时,宁纵抬起一根手指,散漫地搭在唇边,低低哑哑的声音从话筒传出,抵达所有人的耳边。

    “嘘”

    他的声音似乎有平静一切的力量,场下瞬间安静了下来,只留下空荡荡的寂静。

    宁纵回来了,他和林昼那档子事再次被所有人记起,大家议论纷纷。

    这时,不知道是谁的主意,镜头忽然切向了林昼,林昼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骤然放大,清晰地映在大荧幕上。

    林昼也不知道为什么镜头会突然切给他,因为惊讶,他瞳仁微微睁大。

    此时。

    矜冷的宁纵站在台上,而他身后的大屏幕上清晰地映着林昼的脸。

    全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