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场面太过劲爆,全场一下子骚动了起来,宁纵刚回国,竟然就和林昼世纪同框了

    一时之间,台下议论声纷纷响起。

    林昼看到了自己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骄傲的beta不自觉紧抿着唇。少年的唇凉薄又坚韧,线条分明。

    他想知道,宁纵接下来会怎么做

    宁纵心思敏锐,他很快发现了台下的反应,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

    在全场的注视下,aha缓缓地转身,视线看向身后的大屏幕。然后,望见了林昼的脸。

    隔着大屏幕,两人无声地对视着。

    短短的几秒,却仿佛被无限拉长了一样。

    因为宁纵的动作,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紧紧盯着宁纵,却只能看见他的背影,根本猜不到宁纵的想法。

    大家纷纷猜测,宁神刚回国就看见和自己撕了这么久的林昼,他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

    全场鸦雀无声,都看着宁纵。

    一片死寂中,宁纵缓慢地转过头,面色没有一丝波动。

    仍是那张禁欲清冷的脸,他看着台下,视线却根本没看向林昼。

    仿佛他刚才只是纡尊降贵地瞥了一眼,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在这个年轻的aha心里留下痕迹,林昼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影子。

    就这么轻飘飘地把这件事情掠过了。

    因为宁纵的态度,镜头终于从林昼身上移开,颁奖礼继续进行,刚才发生的事情就是一个小插曲。

    颁奖礼结束后,网上早就炸了,全网都在疯狂讨论这件事情,这件事直接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彻底爆了

    宁纵林昼世纪同框

    宁纵时隔四年突然回国,粉丝们已经激动疯了,再加上和林昼的世纪见面,两个热度一叠加,不爆都不行了。

    很多人都在转载那张见面图,穿着黑色西装的宁纵偏头,看向大屏幕里的林昼,隔着屏幕,两人的视线无声地交汇在一起。

    即便照片是静态的,即便现场宁纵没什么表情,但网友们也能嗅见其中暗潮涌动的硝烟气息。

    “给宁神的神颜跪了,这个a到爆的顶级aha简直是在线索命啊”

    “我震惊得眼睛都要掉了,工作人员真会搞事,竟然直接把镜头切给林昼,又想挑起oga,aha与林昼的斗争吗”

    “宁神和林昼两人都是神颜,一个aha,一个beta,竟然还有迷之c感,谁来打醒我呜呜呜。”

    “只有我想知道,宁影帝为什么突然回国吗”

    网上的讨论热潮还在继续,这一头,浮光公司的车把eoch男团和林昼接上车,几人也兴奋得不行。

    “宁神竟然回来了多少oga今晚要睡不着了。”

    周庭是个oga,自然知道像宁纵这样的顶级aha对他们来说就是行走的罂粟,他很崇拜宁纵,纯带欣赏性的。

    刚夸完宁纵,周庭立即回头,看着后座的林昼喊了一句“阿昼,不过就算宁神再a,我还是站你这边。”

    林昼半靠在那里,唇懒懒地翘着“你崇拜宁纵也没事,我很大度的。”

    林昼一开始是定好和eoch男团一起出道的,但他的个人风格太鲜明,其他人完全压不住他,反倒会被他夺走光芒。

    公司最后决定,让林昼单人出道。

    同一年,eoch也出道了,几人都挺红的,和林昼关系一直很好。

    周庭又说“幸好我今晚提前打了抑制剂”

    “有那么夸张吗”林昼难以理解。

    “当然了,宁纵在我们oga眼里可是最完美的,不过他就像是神,我们只敢远观而已。”

    “其实阿昼你哪里恐a了,我和晴远也是aha,你还不是和我们关系这么好。”

    辛深有些为林昼抱不平。

    说林昼恐a的人,是想让林昼和所有aha对立吗林昼人这么好,不应该被这么对待。

    周庭忽然想到困扰他很久的一个问题,看向林昼“说真的,你到底对宁影帝是什么看法”

    几人齐齐看向林昼,他们都想知道林昼当时为什么会这么说。

    林昼垂着眸,随意把玩着手机,神色看不分明“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啊,我骗你们干什么”

    无论他们问多少遍,林昼似乎永远不会改变对那个顶级aha的看法。

    宋晴远坐在林昼的旁边,他见周庭他们在前面说话,小声地问“你哥”

    第二个字还没说出口,宋晴远立即换了一句话“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林昼沉默了很久,他偏头看向窗外,冬夜的灯光是昏暗的剪影,沉在他的眉角,一点点无声地割裂。

    一半是明,一半是暗。

    半晌,林昼仍没有转过头,他看着窗外说了一句“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反正他回来也不关我的事。”

    两人做兄弟的时候,他们关系已经十分僵硬。现在他们兄弟关系解除,宁纵就更和他无关了。

    林昼回了家,几人和他告别。

    他开了灯,灯光落下,驱散一室黑暗。他把手机搁在一边,准备去洗澡。走了几步,他又重新折了回来。

    林昼倚在墙边,他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

    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和宁纵加了微信,他只知道两人加了微信后,几乎没有聊过。

    就这么冷冰冰地躺在他的通讯录里,被双方刻意遗忘了一样。

    林昼想起宋晴远问他的话,他垂头,输入了一句话。

    他想了想又立即删掉,重新输入一句新的,反反复复修改后,只发出了冷漠的一句。

    你离开四年,为什么突然回来

    发完这句话后,林昼面无表情地想,为什么宁纵偏偏在他被黑得那么惨的时候回来

    过了几秒,林昼又动动手指,发出的那句话和本人脾气一样欠。

    来看我笑话的

    然后,林昼把手机往旁边一搁,就去洗澡了。过了一会,他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瞥了一眼。

    他嗤笑了一声,果然,宁纵没有回复。

    林昼吹干头发后,躺在床上,一只手枕在脑后。他的思绪不由得飘远,他和宁纵是从什么开始关系彻底变差的

    他记得,那是他高一的一个周末。

    那一年的夏天格外热,蝉嘶哑地叫着,闹得喧嚣。

    几个朋友来到林昼家玩真心话大冒险,有一轮林昼输了,要去亲吻一个人五秒钟。

    林昼视线在周围的oga和aha身上晃了一圈,他总觉得如果他亲那几个人的话,他似乎亏了。

    这时,门忽然开了,穿着白衬衫的宁纵走了出来。

    林昼抬眼,高大的aha却看都不看他一眼,走到客厅拿了一杯水。

    宁纵的衬衫袖口微微挽起,露出的腕骨冷白匀称。他的神色寡淡,像是一块能够麻痹人神经的冰,泛着玻璃似的薄薄光棱。

    天气一热,林昼脑袋就昏昏涨涨地疼。他脑袋一昏,胆子就特别大,挑衅的心也格外旺盛。

    宁纵这个aha似乎比其他aha长得好看一点。

    在别人的注视下,林昼忽然起身,走到宁纵面前“喂,我游戏输了,帮我一个忙”

    宁纵睨了他一眼,神色丝毫未变,像是没听见一样,把水杯一搁就转身离开。

    林昼上前几步,一把拉住他,宁纵停步,偏头看他。两人离得近,林昼注意到了,宁纵刚喝完水的唇边似乎还带着一丝水珠。

    细小的,透明的,林昼看着忽然觉得有点渴。

    下一秒,林昼就勾住宁纵的脖子,把他往下一压,毫不迟疑地吻了下去。

    林昼亲下去的时候,起哄声蓦地响起,甚至有人吹了一声口哨。

    他的唇覆上去的那一瞬,察觉到了宁纵的唇很冷,像淬了冰似的,没有一丝温度,和外头闷热的苦夏完全不同。

    几秒后,林昼抬起头,他后退了几步,坏笑着说“不好意思啊占你便宜了,反正只是游戏而已”

    宁纵没说话,只是沉沉地盯着林昼。林昼看不清宁纵眼底的神色,只觉得很深很冷。

    平时本就冷淡的宁纵,此时更像是一座没有人气的冰雕。

    宁纵盯着林昼,他抬起手,指腹极为缓慢地擦过他的唇,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在压抑着情绪。

    “闹够了”

    他又一字一句地说“以后不要再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朋友们见林昼竟然真的这么做了,起哄声更响了“阿昼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阿昼够骚啊,竟然敢亲”

    这时,刚成年的aha淡淡扫了他们一眼,在宁纵的强大气场下,起哄声戛然而止,大家都不敢说话。

    “砰”的一声,伴随着宁纵离开时的重重关门声,空气才终于又流动了起来。

    “你哥好可怕,你胆子也太大了。”一个oga忐忑地说。

    宋晴远撞了撞林昼的胳膊,问“你为啥亲你哥我们在场这么多人你不亲,偏跑到你哥那里去。”

    林昼没好气地白了宋晴远一眼“因为他比你们都好看。”

    回忆结束。

    林昼望着天花板,思绪继续翻涌。

    自从那天后,哪怕粗神经如林昼,他也隐约感觉到宁纵的醋溜儿文学首发态度变了。之前他挑衅宁纵,宁纵只是云淡风轻,漫不经心地驳回他的所有挑衅。

    但那天真心话大冒险后,即便两人仍住在同一屋檐下,宁纵却几乎对他视而不见,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他。

    学校里擦肩而过,宁纵连头都不会偏一下。

    林昼奇怪,不就是玩游戏亲了一下吗宁纵他至于吗宁纵不理他,如果他还主动找宁纵挑衅,不是显得他输了宁纵一头

    高傲的林昼嗤笑了一声,宁纵躲自己,不会以为自己喜欢他吧,真是荒谬。

    宁纵以为林昼喜欢自己,那他还想说自己恐a呢,巴不得宁纵离他远点。

    从此,aha和beta的斗争就这么开始了,始终相看两相厌,一直持续至今。

    林昼翻了个身,想起了今晚在车上,辛深问他的话。

    “你到底对宁影帝是什么看法”

    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问他了,但他每次都是相同的答案“没什么感觉。”

    林昼笑了,因为他对宁纵本来就没有感觉啊。哪怕有这么多oga喜欢宁纵,哪怕他的信息素是最顶尖的,这关他什么事。

    他向来不屑撒谎,只说真话。

    林昼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奇怪的是,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林昼却始终记得那年夏天喧嚣不歇的蝉鸣,墨绿浓郁的树,炽热得仿佛能烧尽一切的艳阳。

    还有刚成年的aha那冷冷淡淡的眼神。

    林昼睡前又看了一眼手机,信息栏里依旧没有回复。夜很深了,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林昼是被手机的夺命连环ca给催醒的,他眼都没睁开,手往床头柜上一伸,暴躁地抓起手机。

    “给我一个吵醒我的理由,不然”

    娄恒的嗓音传来“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什么”林昼打了个哈欠。

    “你今天要去见在云端的另一个主演。”

    林昼刚睡醒,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在云端”

    娄恒恨铁不成钢“刘传羽大导演的片子”

    林昼终于想起来了,他从床上坐起身,按了按眉心“给我十分钟,我马上下来。”

    十分钟后。

    林昼洗漱完,慢悠悠地晃了过来。坐上车,娄恒问“又没吃早饭”

    林昼闭着眼睛,头靠在那里“嗯。”

    “今天可能会聊很久。”娄恒递过去一个面包,“你先垫垫肚子。”

    林昼撕开包装,咬了几口,忽然问了一句“你知道另一个主演是谁吗”

    娄恒摇头“我只知道那人应该咖位挺大的。”

    “阿昼,如果见了主演你满意的话,就好好抓紧这次机会。”

    林昼忽然懒懒笑了“我恐a啊,万一那人是aha,那我是不是应该转头就走”

    娄恒下意识说“你哪里恐a了,你明明恐的是宁纵吧。”

    林昼不答,过了一会,车子停了,他下了车,冬日的天空带着灰白的色调,空气中漫着丝丝寒意。

    林昼和娄恒走了进去,两人走到包厢门口,推开了门。

    风卷了进来,掠过林昼的脚边,像是不成调的曲子。再往里吹去,调子就散了,只留下空荡荡的静。

    林昼抬起头,里头坐着一个aha,他也恰好抬起了眼。

    男人明明坐在暗处里,他抬起眼的那一瞬,像是把这昏昏沉沉的梦都着了色,一笔笔舒展成最矜贵的画卷。

    林昼看清了男人的脸,他怔住。对林昼来说,那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熟悉的是两人曾经相处过十年。

    陌生的是即便相处过十年,他却对男人半点都不理解。

    宁纵。

    林昼皱眉“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