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林昼盯着宁纵,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情绪。

    他怎么也想不到,和他演电影的人会是宁纵。两人向来水火不容,和他演电影,宁纵不膈应吗

    娄恒震惊地看着宁纵,在云端的另一个主演竟然是宁纵这是天上掉馅饼了吗

    他立即想到,如果宁纵能和林昼炒c的话,oga和aha一定会成为两人的c粉。

    他越想笑意越深,看向身边的林昼,刚要交代几句。

    这时,那个向来脾气暴躁的beta已经一把拉开椅子,椅角“刺啦”一声划过地面。

    林昼坐了下来,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看向宁纵。

    “原来要和我演电影的人是宁影帝是我眼睛出错了还是宁影帝找错人了”

    宁纵的经纪人万骊坐在宁纵旁边,他刚要说话,宁纵已经迎上林昼的目光,淡声道“我也没想到,另一个主演会是你。”

    一句话简单交代,是导演把两人聚集在一起见面,他事先并不知情。

    宁纵说话的时候,视线像是在缓慢又肆意地丈量林昼的一切。似隐着锋芒的刃,也似无声的窥探。

    林昼恍然,怪不得宁纵愿意来这里,他如果知道另一个主演是自己,会来就有鬼了。

    林昼身子往后朝后一仰,双手环着肩,慢悠悠道了一句“宁影帝,别人都说我恐a,我和你这个aha拍爱情片,不太好吧。”

    万骊见那人是林昼,已经打消了让宁纵演这部片的心,没想到,向来寡言的宁纵却直直看着林昼,反问道。

    “恐a就不能拍电影规则是你定的”

    林昼刺了一句“几年不见,你真是越来越讨人厌了。”

    宁纵慢条斯理地驳回“你还是这么任性。”

    娄恒和万骊越听越不对劲,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听他们的语气,他们似乎之前认识

    两人都发现了彼此眼中的茫然,这时,林昼忽然侧头,看向两人。

    beta漂亮的眼睛里带着戏谑“对了,有件事忘记通知你们了。”

    下一秒,林昼重新看向宁纵,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笑。

    “哥,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娄恒和万骊瞬间石化,他们的耳朵出错了吗林昼竟然叫宁纵哥,而且宁纵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

    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昼站起身,他唯恐事情还不够乱,指着宁纵开了口“哎,我和你们说,这位和我曾经是”

    这时,寂静中蓦地响起宁纵低沉的嗓音,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林昼“你们先出去。”

    万骊皱眉“可是”

    宁纵声线微低,向来寡冷的声线此时沉了几分“出去。”

    他的视线却始终望着林昼,一秒都没有移开。

    万骊知道宁纵的性格,他拉起仍在石化状态的娄恒离开,门关上,彻底归于寂静。

    宁纵的黑眸缓慢地掠过林昼的眼“林昼,别来无恙。”

    “宁大影帝,打住。”林昼满不在意地说,“我们俩不熟。”

    “不熟”

    宁纵似是轻笑了一声,短短两个字,却被他念出了几分别样慵懒的情调。

    他盯着林昼,身子忽然往前倾去,腔调意味深长“那刚才你不是叫得挺起劲的”

    林昼语结,他眯了眯眼,故意说了一句“我话直接说开了,我恐a,aha一靠近我,我就觉得浑身不爽,我们俩合不了。”

    他推开椅子,站起身往后走。

    林昼转过身的同时,宁纵就抬眼,放肆地把视线落在林昼的颈后,他眯了眯眼,仔细地审视着林昼颈后的皮肤。

    他很快做出了评断,白,光滑细腻,没有突出的腺体。

    是他记忆里的beta的骨骼,身量更高,单薄又带着韧劲,面对他时依旧带着一身嶙峋的刺。

    宁纵眸光微动,林昼长大了。

    林昼丝毫没有注意到宁纵在观察他,这时,他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微哑的声线“刚看到哥哥就走,这么没有礼貌”

    林昼脚步一停,他转身,双手环肩,迎上宁纵的目光“某人是不是记忆出错了”

    “我们两人”林昼抬了抬下巴,“现在有关系吗”

    宁纵望着林昼,忽然开口“你什么时候恐a了”

    林昼脸色微沉“那您应该挺清楚的。”你什么时候以为我喜欢你,那我就什么时候恐a。

    宁纵忽然唇角轻勾,视线似能望进林昼的心底“哦你是恐a,还是”

    他又凉又缓地吐出两个字“恐我”

    林昼被堵了一口气,他忍耐着问“你为什么要接这部片”

    以宁纵现在的地位,多少片约找他都来不及,他却突然回国拍戏,他实在不理解。

    宁纵却垂眸,只说了两个字“报恩。”

    林昼语气带着淡淡的讽刺:“报恩顺便再拿个影帝呦,宁影帝真是好志向,才拿了影帝,现在又看准下一个了”

    面对林昼的挑衅,宁纵连眉头都没皱,只是漫不经心抬眼“你怕了还是输不起”

    林昼一听到这句话,好胜心一下子被激起来,他重新走回位置上,双手撑在桌上,看着宁纵。

    “宁影帝,是你怕了吧”

    他看着宁纵的眼睛,故意刺了一句“一想到我要和一个aha拍亲密戏,我这恐a症就犯了。不好意思啊,我不喜欢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话音落下,宁纵一怔。

    林昼的话,和他印象中的某句话重合在一起。相同的字眼,不同的语气。

    记忆中那个炽烈的夏天呼啸而至,喧嚣的蝉鸣,苍绿的树木,还有那个beta少年勾住他脖子吻他的场景。

    皆像一重重幻影,沉沉向宁纵压来。

    光怪陆离,又清晰如昨,梦与现实扭曲成模糊的界限,感官闭塞,时间流转。

    而此时,他置身于凛冽的寒冬,那个在夏天恶作剧亲他的人,就坐在他的对面。

    林昼刚要起身,忽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道倏地扯过他的手臂,把他往下一拉。他身子不受控制地往下倾去,手肘砸到了坚硬的桌面上。

    林昼“嘶”了一声,皱眉看向宁纵“干什么”

    林昼对上了宁纵幽深的眼。

    aha的手状似轻轻巧巧地按在林昼的手上,却牢牢地禁锢着他。

    林昼下意识垂眸,看见了覆在他臂间的那只手,指骨凸起料峭的弧度,半指的日影落下,带着金属的冷感。

    寂静中,宁纵悠悠的声音响起“几年不见,你胆子倒是变大了。”

    林昼重新看向宁纵,宁纵倾着身,因为动作幅度大,领口敞着,领带松松斜斜地歪着。

    他似是觉得有些不舒服,眉头微皱,抬起手,干脆把领带一把扯下,黑色的领带勾在冷白的指骨上。

    领口更歪了。

    两人靠得很近,林昼闻到了年轻aha的气息,是沉郁的柚木味道,尾调偏冷。

    卷在周围的空气里,涩的,烫的,从他的神经末梢处开始蔓延,触到皮肤时,又像潮汐一般幽幽地散开。

    林昼没有思考,为什么他可以闻到aha的味道。

    他只是觉得头很疼,甚至还有点忍不住想要向宁纵靠近。

    他声音下意识轻了几分“你仗着自己是aha就拿信息素压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宁纵怔住,他并没有释放信息素,林昼是beta,为什么会这么敏感

    宁纵没有多想,他看向林昼“林昼,我们做了十年的兄弟,就算嘴巴碰嘴巴也没感觉。”

    他的黑眸缓缓扫过林昼的脸,似笑非笑道。

    “你这么不想演这部片,难道说你有感觉”

    林昼刚要反驳,这时,宁纵的手缓缓往下移,指尖移至他的脉搏处忽然停了,触感微冷。

    宁纵的手仍抵在林昼腕间,他盯着林昼,轻晒了一声。

    “我现在握着你的手,你心跳也没加快,你这都不敢接”

    林昼体内的好胜心一下子被激了起来,和宁纵做了十年兄弟的种种飞快掠过他的脑海。

    像是一团无声的火,把理智和冷静尽数烧成了灰。

    话音落下,有火轰然在林昼脑海里炸开,燃烧了他所有的理智。

    宁纵这么讨厌他,都可以为艺术献身和他演亲密戏了,如果他不接的话,不是显得他没有宁纵有气度。

    林昼无所谓地笑了“宁影帝都可以为艺术牺牲这么多了,我当然也可以。”

    闻言,宁纵扬了扬眉。

    这时,门忽然开了,在外面已经等了很久的万骊和娄恒走了进来,他们生怕这两人在里面吵起来。

    结果,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他们都震惊了。

    林昼站着,却半倾着身子。宁纵坐着,手却覆在林昼的腕间。

    一个aha和一个beta的手握在一起,两人似乎还是兄弟,现在更是在外头撕得天翻地覆的对家。

    想想两人微妙的关系,再看看此时暧昧不明的姿势。

    他们彻底凌乱了,这闹得又是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