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林昼和宁纵听到声音,两人同时看向门口,把万骊和娄恒的惊讶望进眼底。

    几秒后,是宁纵先松了手,他松散地靠了回去,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歪掉的领口。

    林昼也坐了回去,头仰在那里,唇紧抿着。

    万骊和娄恒面面相觑,万骊回过神来,坐到宁纵身边,问“刚才你们”

    宁纵淡声道“我和他谈好了。”

    娄恒看向林昼,林昼也点头。

    娄恒松了一口气,看林昼刚才的样子,他还以为林昼肯定不会同意和宁纵演电影了。

    万骊还在想林昼说宁纵是他哥的事情,他按捺下好奇,准备先说正事“刘传羽导演和我提过,如果你们都同意演在云端,那最好先开始营业c。”

    现在人人都知道宁纵和林昼不对付,而且林昼还有恐a的称号,刘传羽选这两个人当主角,确实太冒险了。

    所以他想先让两人营业,慢慢扭转大家对两人合体的印象。

    “要营业啊”林昼挑眉。

    他饶有兴致地看向宁纵“宁影帝如果和我营业的话,你就不怕我蹭你热度”

    宁纵面上没什么表情。

    “阿昼,所以你的想法是”娄恒问。

    林昼长腿懒散地往前一伸,朝宁纵抬了抬下巴“宁影帝同意我就同意。”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宁纵,这个难题,宁纵会怎么回答。

    林昼本以为宁纵会思考很久,没想到宁纵很快就抬眼,嗓音清淡“可以营业,我只想拍好电影,其他的都无所谓。”

    林昼扯了扯唇,侧头看向娄恒和万骊“看,我和他又达成一致了。”

    两人沉默,是达成一致了,但为什么火药味好像更浓了点。

    万骊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已经决定营业了,那么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都一笔勾销。”

    “之后我们会好好考虑怎么让你们营业看上去自然一点,还有,林昼最好慢慢洗掉他恐a的称号。”

    “尤其是你,阿昼。”娄恒担心地看向林昼。

    林昼点头。

    又聊了几句后,林昼和娄恒离开,宁纵仍坐在那里。万骊看着他问“你和林昼真的是兄弟”

    几秒后,宁纵开了口,他只说了两个字,嗓音却似能穿破冬日寂寂的日色“曾经。”

    “也就是说现在不是了”万骊又问,“那你们醋溜儿文学首发俩人的关系”

    “很差。”宁纵沉吟了几秒,又补了一句,“非常差。”

    “你这次突然和我说要回国,我真是吓了一跳。”

    万骊现在想想还觉得有些惋惜“你推掉了好莱坞这么多片约和广告,就是回来拍刘导的电影。”

    “看来你确实非常喜欢这个剧本了。”

    宁纵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

    aha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那里,旁人看一眼,就仿佛跌进了空空的雪地里,炙热化成了冷,光影织成了黑夜。

    许久,宁纵的声音响起,尾调漫着深浅不明的情绪“是挺喜欢的。”

    林昼和娄恒一走出来,娄恒就小声地问“你和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昼瞥了一眼娄恒,只说了两句话“别多问,事情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曾经就是那种关系。”

    “不过,我和他关系一直很差,没法挽救的那种,和两个陌生人没差。”

    “话说完了,就这样。”林昼说完后,就迈开长腿往前走,留下一脸震惊的娄恒在风中凌乱。

    他勉强消化了听到的惊天大料,林昼和宁纵曾经是兄弟、但关系很差、现在居然还要演亲密戏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这时,前面传来林昼的声音“消化完了吗我们可以走了吗”

    娄恒这才回过神来,坐上车。他看向林昼“阿昼,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一定要牢牢把握。”

    这可是国际影帝宁纵,多少人求着和他拍戏都来不及,林昼能和宁纵接戏,确实太幸运了。

    娄恒难掩激动“你现在被oga和aha讨厌,和宁纵炒c,不刚好可以重新得到他们的喜欢”

    “那样你就完全洗白了,便宜全被你占了”

    话还没说完,娄恒就收到了来自林昼的冷漠眼神,他立即换了一句话“不过像阿昼这么帅气的人,谁和你搭戏谁就赚到了。”

    不合格的彩虹屁接着来“宁纵天天对着你这个大帅哥,估计心里也偷着乐。”

    林昼这才收回了视线,他忽然有些郁闷,不想说话了。

    听见旁边的人一直在夸宁纵,他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阿昼,你过几天要去片场和宁纵演一场亲密戏,算是正式开拍前的一个磨合,刘导想看看你们两人搭戏时的契合程度。”

    “到了片场,刘导会给你们看剧本。”

    林昼嗯了一声“知道了。”

    林昼回到家,简单吃完中饭后躺到了床上。从中午躺到了下午,又从下午躺到了黄昏。

    他得出一个结论,他一定要在演戏上比过宁纵,就从在云端开始。

    林昼从床上起来,带着黑色口罩和黑色的帽子出了门,他要去买爱情片光碟,好好研究一下演员的感情。

    林昼有一个习惯,他看电影时喜欢看蓝光光碟,家里已经有很多光碟了。

    像现在这种大事,当然也需要看光碟。

    林昼开车离开的同时,他没注意到,有一辆黑色的帕加尼也无声地跟了上来。

    林昼开车逛了一圈,原来他买光碟的地方关门了,他只得拐去其他地方看看。天色已经变暗了,有一家小店亮着灯。

    附近似乎就这一家卖光碟的,他就准备进去看看。

    林昼停了车,走了进去。老板看了一眼全副武装,生怕被发现的林昼,心里了然,第一次来他这里买片的几乎都是这副样子。

    不过买多了就习惯了。

    老板主动开口“这位小哥,你需要什么”

    林昼抬头瞥了一眼,小店挺逼仄的,但东西倒是很多,一排排整齐地堆在那里,他眼都看花了。

    老板积极地问“小哥想买什么和我说,我帮你去找。”

    林昼咳嗽了几声,向来傲慢的声音难得轻了一些“帮我找个恋爱电影。”

    “要情节好看一点,最好能看出情绪变化的。”林昼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揣测好情感的变化,才能知道角色是如何一层层递进的。

    闻言,老板露出一个微妙的笑。

    情节好看就是表示喜欢看爱情动作戏激烈的,最好翻着花样来都不带重复。

    情绪变化就是表示喜欢感情表达露骨的,最好是不需要说话直接上手就行。

    老板蜜汁微笑“我懂了,看来小哥是个口味特殊的,不要紧,我的店虽然不大,但是种类特别丰富。”

    他看了一眼林昼,露出一个“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眼神。林昼觉得莫名奇妙,但没多想。

    过了一会,老板拿着一叠光碟过来,放在桌上的时候,似乎扬起了一阵灰。

    “小哥你看看,喜欢哪个类型的”

    林昼垂眸。

    几张光碟散乱地放在桌上,店里光线有些昏黄,但每一个字都清晰地映入他的眼底。

    论beta被aha压倒的二十种姿势

    爱火汹涌,oga的制服诱惑

    beta也有春天,求aha解放天性

    林昼看着这些名字越来越离谱的光碟,皱眉“这都”这都是些什么

    老板的眼神比x光还要精准,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林昼的不悦,立即开口“小哥不满意等等,我还有更激烈的。”

    没等林昼说话,老板很快就转过身,没几秒重新拿了两张光碟过来“小哥,这个怎么样”

    林昼不耐地垂眼。这一次,标题更放肆了点。

    哥哥在上,oga求放过

    oga弟弟请哥哥再温柔一点

    林昼看到哥哥这两个字,条件反射地想到了宁纵那张寡冷的脸,心里一下子起了火。

    “砰”的一声,他蓦地身子前倾,两只手撑在桌面上,看着老板,话从齿间一字字逼出。

    “我要的是正经片,正经片你懂吗”

    老板被吓到了,求生欲很强的老板脑电波瞬间和坐了火箭一样,短短几秒已经飞出了几百万里,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林昼生气的理由。

    有些人来他这里买片,打的是买文艺爱情片的噱头,其实私下喜欢非常狂放不羁的。

    只是话不明说,但是看片的心还是那颗心,永远不变。

    老板会意地朝林昼点头,对林昼展露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小哥,这回我真懂了。”

    林昼“”

    你又懂了你特么到底又懂了什么

    老板话不多说,拿起架子,爬到最上面,拿了一张最顶上的光碟。然后,又爬了下来。

    老板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把光碟递了过去“我保证,你肯定喜欢这个。”

    林昼按捺住不耐,他接过光碟,低头看了过去。光碟上写着几个字,放肆。

    林昼刚要皱眉,老板立即说“别看名字这样,你看看这封面是不是很唯美”

    封面上是两个男人脸抵着脸,他们相视一笑,背后是空旷的蓝天,确实挺唯美的。

    “小哥放心,这部片绝对能满足你的需求,要情节有情节,要感情有感情,具体精彩的部分这就需要你细细品味了。”

    最后一句话,老板说得颇有深意。

    林昼懒得体会老板的深意,看这封面似乎是一个安静,需要人沉下心来看的电影。

    林昼点头“那就这个了。”

    林昼付了钱,从头到尾脑回路和老板不在同一频道上的他,拿着这张光碟出门了。

    他低着头走路,眼睛一直在打量光碟,放肆讲的到底是什么他一直没看路,忽然撞到了一个人。

    那人轻轻扶了一把,又很快放开了手。

    林昼抬头,对上了一双清冷的眼睛,那人身量很高,虽然带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那双漆黑的眼,眼尾微挑,凛凛却又带笑。

    宁纵。

    林昼奇怪“你在这里干什么”

    宁纵没答,他低头瞥了一眼林昼手里的光碟,挑了挑眉,语调意味深长“放肆看不出来,你的癖好还挺特别的。”

    林昼莫名有些尴尬,他立即指着光碟上的封面说“你懂什么别看名字是这样,你没看到封面这么文艺吗”

    林昼又说“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在这里”

    “我经纪人有事先离开了。”宁纵简单讲了一句。

    林昼不信,刚要说话。这时,宁纵侧头,瞥了周围一眼“你确定你要在这里和我一直争论下去”

    林昼往周围看去,旁边虽然人不多,但是因为两人显眼的气质,已经有人看了过来。

    宁纵忽然开口“他还要过一会再回来,我没开车,先跟你回去。”

    “去哪”林昼奇怪。

    宁纵坦然地说出两个字“你家。”

    林昼也不想继续在这耽搁下去,他朝车子走过去,声音落下“上车。”

    车子往前行驶,宁纵坐在副驾驶座上,他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你一直都没搬家”

    “习惯住那了,没必要搬。”

    说完这句话,空气又安静了下来。他们两人本就不熟,谁都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

    宁纵往外淡淡瞥了一眼,黄昏下,巷角的墙泛着又灰又白的色调,被余晖割出一方方斑驳的影子。

    墙角攀附的绿色植株,像是不知疲倦一样地往上延伸,任性又繁盛。

    春去冬至,新绿换了霜白,他离开的时候是寒冬,回来的时候依旧是凛冽的冬天。

    一晃竟已过了四年。

    车子继续往前开,宁纵却闭上了眼。一切似乎都是记忆里熟稔的模样,但有些事物却在无知无觉地变化。

    比如他,和他。

    彼时骄傲的少年已经长大,而他也变得更加成熟。

    又过了一会,车子停下,林昼的家到了。宁纵抬眼,天空彻底暗了下来,入夜了。

    两人进了电梯,依旧无话。电梯门打开,两人又往里走。林昼打开门,宁纵看了过去,目光有些深。

    是他印象中的那个明亮宽敞的房子。

    他记得,走过一段路,前面是一个阳台,他知道那里日头很晒,坐在那里,影子映在地面上,会延伸成细细的轮廓。

    这时,林昼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宁纵的思绪“随便坐吧,反正这里你也挺熟的。”

    林昼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宁纵没坐下来,看着他忽然说了一句“你后天就要去试演第一场戏了,做好准备了吗”

    林昼没说话,空气中传来一声低低的笑“我忘了,你还没演过戏”

    这是在讽刺他

    林昼抬起头刚要反驳,这时,似有一道阴影覆了下来,不知何时,宁纵已经走到了他的身侧。

    宁纵身子微微下压,黑眸直直盯着他,嗓音自上而下地传来“我倒是经验非常丰富。”

    他身子又向下倾了几分,视线却一瞬不瞬,他的眉眼氤氲着冷月似的光,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极慢,极缓。

    “你开口求我,你要我就亲自教你。”

    林昼怎么可能会让宁纵教他,他立即拒绝“开什么玩笑,我需要你教我现在要看光碟了,劳烦您去其他房间,别在这里打扰我。”

    刚说完这句话,林昼就又闻到了那冷冷涩涩的柚木气息,像是在蛊惑,又像是在刻意的引诱。

    他的感官和神经都在告诉他,他无比渴望这个味道。

    “等等”林昼忽然开口。

    他有些僵硬地说“如果你想和我一起看的话,我大人有大量,勉强可以让你瞄一眼。”

    宁纵眉一挑,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

    光碟开始播放,林昼的注意力终于从宁纵的身上转移,影片一开始,两个男主角坐在草地上,两人在野餐,背后是蓝天,周围是绿草。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正常。

    林昼得意地笑了“看到没,我和你说过这是文艺片”

    话没说完,林昼声音蓦地止了,oga忽然倒在了草地上,画风突变,衣服散落了一地。

    接下来的事情简直让人捂眼。

    林昼暗骂了一声“靠,那人骗我”这哪是文艺爱情片

    宁纵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这就是你说的文艺片”

    林昼脸色一暗,这时,原本播得好好的光碟忽然开始卡了,刚好停在了某种尴尬的画面。

    更尴尬的是,躺在地上的oga重复说着一句话。

    哥哥,我好疼啊。

    哥哥,我好疼啊。

    哥哥,我好疼啊。

    空气中反复回荡着这句话,清晰极了。

    林昼的脸彻底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