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光碟上那个oga还在一脸陶醉地叫着,林昼小心地瞥了宁纵一眼,宁纵果然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甚至还朝他扬了扬眉。

    像是在说,你的品味真的很特殊。

    林昼的脑袋一下子变得空白,他“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把插头拔了,屏幕黑了,那个令人尴尬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林昼长舒了一口气,世界终于清静了。

    但偏偏旁边那人丝毫没有要把这件事揭过的样子,他轻笑了一声,刻意缓慢地重复了一句。

    “哥哥好疼啊”

    宁纵的视线漫不经心地掠过林昼的颈侧,像是在想象这话从林昼嘴里说出的样子。

    他悠悠笑了“这么带感”

    林昼尴尬得耳根都热了“你没完没了是吧。”

    他索性一股脑全讲了出来“我买这光碟是想好好研究里面的爱情戏份,谁知道那人卖给我这种盗版的不正经片”

    宁纵却只是吐出两个字“是吗”

    林昼理亏,干脆不讲话了。

    宁纵瞥了一眼林昼,他站起身,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时间不早了,我经纪人估计也到了。”

    林昼巴不得宁纵快点离开“快走快走。”

    宁纵离开后,林昼一脸崩溃地躺在沙发上,该死的,他竟然在宁纵面前丢脸了。

    林昼盯着那张光碟,他立马站起身,把光碟扔进了垃圾桶,可是,烦闷的心情没有一点减少。

    他焦躁地踱来踱去,怎么样才能扳回一局怎么才能在宁纵面前找回场子

    林昼想了想,点开了和eoch的聊天群,聊天群名是最a男团,几个成员都在里面。

    林昼先发了一句“谁知道怎么在一个强敌面前找回场子”

    过了很久都没人回应。

    正当林昼准备放下手机时,周庭冒泡了“我们刚才在拍广告,现在刚有空。稀奇啊,阿昼也需要找回场子”

    “那人是谁啊aha,oga还是beta”

    林昼当然不会透露那人是宁纵“一个你们不认识的aha。”

    “先想想那人有什么缺点然后再对症下药。”辛深发了一句。

    林昼心想,宁纵有什么缺点

    他想了很久,竟然觉得宁纵似乎没有什么缺点。他演技好,长得不错,性子似乎也不错。

    林昼一个激灵,去他的没有缺点,他刚才是在夸宁纵吗他疯了吗他一定是刚才那个盗版光碟给他留下阴影了。

    他平复下心情,又发了一句“万一那人没什么缺点怎么办”

    “靠,世界上真的存在没有缺点的人吗如果真有的话,那宁神就算一个,神颜演技都是巅峰,无敌了。”

    “如果遇到宁神这样的顶级aha,劝你早点灭掉和他挑战的心,不然等着他虐杀你吧。”

    林昼唇紧抿着,问了以后,他怎么感觉更烦躁了。

    “阿昼阿昼”

    “怎么不回了人呢”

    “估计被打击到了”

    林昼早就把手机扔到了一旁,双手交叠在脑后,躺在沙发上。他越想越不甘心,不可能啊,难道宁纵就没有弱点吗

    难道他情绪永远保持这么淡然,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吗

    林昼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场景,印象中他似乎见过一次宁纵和平时截然不同的样子。

    那是宁纵出国前的那一晚,很久没有回家的宁纵竟然回来了,林昼已经不记得他们两人有多久没说过话。

    那时宁纵已经拿了国际影帝,一时之间风光无限。

    可他却突然回家了。

    18岁的林昼站在门外,门开了一条窄缝。透过那条薄薄的光线,他看见了宁纵的脸。

    这时,宁纵的父亲宁荆愤怒的声音响起“混账,你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吗”

    话音落下的同时,宁荆拿起一个茶杯,重重地朝宁纵砸了过去,茶杯堪堪擦过宁纵的眉心,划伤了他的皮肤,留下一道血痕。

    林昼注意到,那时宁纵明明看见了,却根本连避都不避。

    宁纵任凭茶杯砸了过来,唇边依旧是肆意的笑,甚至连弧度都没有清减半分。

    林昼皱眉,刚要推门进去时。这时,宁纵偏过头,黑眸恰好望进了他的眼底,林昼动作一停。

    aha对上了林昼的眼睛,他的神色略微浮动。

    霎那,他朝自己眉一挑,伤疤骇人鲜明,唇色微微苍白,他却只管看着林昼笑,那丝笑更加肆无忌惮了。

    那一年的宁纵20岁,林昼18岁。

    林昼记得那一年的冬天很冷,雪花似一蓬蓬吹不散的清灰,落个不停。第二天,城市温度降至最低。

    而宁纵坐上了离国的飞机。

    那是宁纵出国前,林昼最后一次见他。

    一别四年。

    林昼一直不理解,当时宁纵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宁荆这么生气

    可是,宁纵带着一身的疑团离开了,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永远令人捉摸不透。

    他想,那或许就是宁纵唯一一次情感波动的事情,虽然他现在也不清楚原因。

    林昼不再想,只觉得脑袋又开始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最近他怎么了,总感觉不舒服。

    今晚,他很早就睡觉了。

    第二天起来,林昼先研究了一天的爱情电影,晚上他要去参加南方时尚杂志十周年庆典。

    下午,娄恒接林昼去做造型,林昼一上车就闭上了眼睛,短短一段时间,林昼竟然睡着了。

    到了以后,娄恒叫醒林昼“阿昼,你最近很困吗”

    林昼睁开惺忪的眼“是有些困。”还很累,说不出的那种疲倦。

    林昼做好造型后就出发了,到了那里先走红毯,很多粉丝围在红毯门口,一看到林昼过来,粉丝们就举着牌子尖叫。

    “哥哥已经很棒了,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

    林昼抬眼,朝他们笑了笑,这个帅气逼人的beta一弯唇,粉丝们激动得都要晕了。

    但是现场更多的是黑粉,甚至有人发出鄙夷的嘘声,朝林昼竖中指,惊动了保安过来维持秩序。

    但林昼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走完红毯后,林昼和eoch的人坐在一起,几人一坐下,林昼眉头就微微拧起“怎么有这么多味道”

    周庭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有吗,我出门前喷阻隔剂了。”这种场合人太多,他都会提前喷好再来。

    周庭碰了碰辛深“是不是你发蜡的味道”

    “好像不是发蜡的味道。”林昼忽然开口,是那种很多人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的感觉。

    宋晴远不以为意“不是发蜡味,那可能是衣服上的香味吧,反正不可能是信息素的味道。”

    “阿昼是beta,怎么可能闻得到信息素的味道”

    林昼没说话,周围的味道很杂,刺得他太阳穴有些疼,身上也传来刺刺涩涩的感觉,像是有什么要从骨骸里涌出来。

    这时,空气忽然安静了下来,宋晴远小声地说“宁神来了。”

    迷弟周庭有些激动“宁神今天真是帅炸了。”

    林昼很难受,他没有回头,眼睛轻轻闭上。

    宁纵一走进来,目光就随意地扫过,他状似不经意地瞥了林昼一眼。林昼闭着眼,眼底似带着青黑,他很困

    宁纵眸光微闪,是因为昨晚的那声“哥哥,我好疼”,林昼觉得丢脸了

    想到这,他敛眸,黑眸情绪不明。

    林昼和宁纵同时参加活动,两人虽然没有交流,但是已经足够黑子抓着林昼不放了。

    “林昼闭着眼睛是几个意思是懒得看宁神,还是说这是他新的炒作方式呵呵,心机beta。”

    “林昼现在是恐a症,下面又要操什么人设人设换太频繁小心遭报应。”

    “一口一口恐a,黑子们,品品林昼的脸和腿,这么帅气的小哥哥去哪找”

    “林昼的脸确实可,但他碰瓷宁神,罪无可恕。”

    林昼不在意网上对他的评价,等到晚会结束,他走到外面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

    这时,一个令人厌烦的声音响起“阿昼,你在这里啊。”

    一听到这声音,林昼眼底就浮起厌恶之色,这人叫管树,当他被全网黑后,经常来找他。

    虽然林昼根本连看都不看管树一眼,但管树却始终不放弃。

    管树坐在车里,他摇下车窗,看着那个beta堪称完美的脸和身形,露出贪恋之色“阿昼,只要你答应和我在一起,现在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综艺,电视剧,电影,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管树是个beta,他看上林昼很久了,像林昼这样气质出众的beta实在是太少了。

    哪怕他有些怕林昼,但现在林昼黑料缠身,正是他对林昼下手的好机会。

    林昼神色很冷,管树的纠缠令他不厌其烦,他完全可以直接忽视管树,但管树竟敢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人不行。

    这时,林昼第一次纡尊降贵地把目光望向管树,忽然问道“去哪”

    管树愣住了,他没想到林昼竟然答应了,林昼不耐地开口“你聋了吗我问你去哪”

    管树回过神来,心里狂喜,他连忙把车门打开“上车跟我来。”

    林昼上了车,他不知道,后面有一辆车也悄无声息地跟了上来,里面那人神情冷淡,正是宁纵。

    林昼刚上车,就拨通了娄恒的号码,没想到手一滑,打给了宁纵,可他已经没有时间挂掉了,只能任由屏幕亮着。

    算了,反正宁纵会全程听到他和管树的对话,宁纵会成为他的证人。

    宁纵一直跟在林昼后面,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低眸一看,是林昼打来的。他怔了几秒,似乎有些意外,回过神后随即接起了手机,里面一开始没有声音,很安静。

    过了几秒,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讲话声“阿昼,你长得真好看”

    闻言,宁纵眸色瞬间暗沉,覆在方向盘上的手泛着青筋,但他却屏住了呼吸。

    男人的声音又响起“我没想到你会跟我走,今晚我带你去我的别墅找点乐子”

    然后宁纵听到,林昼很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宁纵紧抿着唇,他想,他知道林昼为什么故意上那人的车了。他蓦地脚踩油门,视线落在前方,眸色幽深至极。

    前面的车上,管树本想去试探着碰林昼,但林昼一啧,他吓得立即把手收了回来。

    他想了想,认为林昼是因为保镖在这里,不好意思和他亲近。

    他立即看向保镖“你把车开到前面那条巷子口后,你就下车。”

    保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林昼“这”

    林昼哼了一声。

    管树更心急了,怒声道“到了巷口你就给我滚下去,有多远滚多远”

    他看了林昼一眼,眼底流露出贪婪的光“等会听到任何声音都不准过来打扰我们。”

    林昼冷笑了一声。

    过了一会,车子停下,巷口空无一人。林昼瞥了一眼窗外,懒懒地笑了,今晚无星无月,是个动手的好机会。

    保镖一离开,管树就迫不及待地看着林昼,眼冒精光“现在就剩我们两人了,阿昼”

    话未说完,林昼就扼住管树的颈骨,扯着他半仰着身子,又把他的头重重砸向车座。

    “砰”的一声巨响,林昼拽着他的头发,逼管树仰头,他字字锋利“你觉得我长得好看”

    这一下险些把管树砸晕了,他腿一软就要跪在地上。

    管树现在知道林昼是故意跟他上车,就是为了报复他,他哪敢应“没有,没有”

    下一秒,林昼又把管树整个人拎起来,单手把他的两条胳膊生生反拧过来,往上一抡。

    然后,林昼盯着管树,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往上折,不会让他受伤,却十指连心,牵扯到每一根神经,痛到极致。

    管树痛得连连惨叫,林昼唇边笑意却更冷了“想和我找乐子”

    没等管树回答,林昼又把管树狠狠地掼向车身,他的嗓音压得很低“你还敢肖想老子”

    这时,林昼忽然察觉到身子传来强烈的眩晕感,脊椎深处传来一阵阵刺骨的疼,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

    他的动作不由得慢了下来,他是怎么了为什么这几天总是这么难受

    管树察觉到林昼的动作停了几秒,他拼了命地挣脱,打开车门就要往外跑去“救命啊”

    但车门却只来得及堪堪露出一条细缝,管树就被身后的少年重重拖了回去,呼救声淹没在风里。

    林昼眼神很冷,啧了一声。

    “不是想找乐子吗老子今天就让你找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