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面对记者的众多提问,宁纵只说了这一句话,却足以让网友们炸了

    宁纵回应直接空降微博话题第一名,无声吃瓜网友涌入,纷纷在下面发表言论。

    “我的妈呀,宁神竟然回应了,林昼可是恐a的啊,他不配宁神这么做。”

    “两人为什么深夜相会林昼为什么会衣衫凌乱这些谜题宁神都没有解释啊啊啊”

    “这个aha我真是太可了,人帅腿长演技好,世间上真的存在能和他匹配的oga吗”

    结果很多人在下面撕了起来。

    “谁说aha只能和oga配了,aha和beta也可以啊,只要那人优秀。”

    “那你就一直做着梦吧,能和宁神配一脸的人还没出生,当然,林昼绝逼是和宁神最不配的。”

    “林昼想和宁神炒c,呵呵,下辈子吧,先把恐a症这个称号洗白了再说。”

    因为宁纵的回应,短短一句话逆转了网上的舆论,黑子们虽然还是没有改变对林昼的想法,但是深夜约架这件事算是翻篇了。

    林昼关了电视,靠在床上想了一会。他忽然直起身,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通讯录。

    他点开和宁纵的对话框,输入了一句话“你其实没必要说的。”

    他们关系这么差,宁纵根本不需要帮他,现在这样他总感觉自己好像欠了宁纵什么似的,让林昼浑身都不自在。

    每一个字都打好了,林昼却迟迟没发出去。他看了几秒,又一个一个字全删了,退出了微信。

    从以前开始,宁纵就避他如蛇蝎,他也巴不得离宁纵远远的。

    现在他如果忽然发给宁纵信息,宁纵不会以为自己会纠缠他吧。

    切。

    骄傲的beta把手机扔到一旁,他才不背这个锅。就这样吧,两人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林昼看着天花板,光影勾勒出他的轮廓,略减锋利。

    时间飞快流逝,到了试戏那一天,林昼一上车,娄恒就迫不及待地问“准备得怎么样了”

    林昼白了他一眼“我是谁不相信我”

    “祖宗,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但是你的对手可是宁纵啊,拿了国际大奖的顶级aha啊。

    林昼又郁闷了,他落下一句“那你就等着看我怎么比过宁纵吧。”

    听到这句话,为什么娄恒更惆怅了呢

    两人到了片场,宁纵和万骊已经到了。

    除了他们,现场只有几个人,因为今天只是试演,并没有正式开拍,所以只有导演和执行导演岳风在现场。

    林昼走到刘传羽面前,开口“刘导。”

    他很佩服刘传羽,之所以接了在云端,虽然有被宁纵激的成分,但他也是真心想演好这部电影的。

    刘传羽仔细地打量林昼,毫无疑问,林昼长得很好看,他既有少年的不驯感,也有成人的荷尔蒙。

    和在云端的角色非常符合。

    刘传羽笑了“我很期待你和宁纵的对手戏。”

    岳风是宁纵的高中同学,他现在是组里的执行导演,看到林昼,他讶异道“这不是”他高中来宁纵家的时候,经常会见到林昼。

    刘传羽问“你们认识”

    岳风按捺情绪“见过几面。”

    林昼和刘导说完话后,转身离开。刚转身,这几天那种莫名的不适感又来了,他按了按太阳穴,忍住不适。

    他想着待会试完戏,再去一趟医院。

    刘传羽看向宁纵和林昼,讲解了今天他们试演的内容“今天这场戏是两个主角阔别两年重逢后的戏份。”

    “我截取了其中一小段,你们自己看一下。”

    林昼视线落在剧本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他明明盯着剧本,但那些字好像都在跳跃一样。

    每一个字仿佛都带着重影,刺得他眼睛都疼了。霎那,他眼前又出现了一片雾气,原本反光的字全消失了。

    雾气钻进林昼的每一根骨骸,都传来阵阵疼痛,林昼下意识手一松,剧本落在了地上。

    刘传羽问“怎么了”

    宁纵也抬头看了林昼一眼,眸色隐着看不分明的情绪。

    林昼捡起剧本,摇头“我没事。”

    他沉吟,难道他刚才出现幻觉了为什么会这样他皱眉,先把今天这场试戏演了再说。

    林昼忍着疼痛,重新看向剧本,当他看到他扮演的角色要躺在下面时,他视线一顿。

    他忽然想到了光碟里那句话“哥哥,我好疼啊”在空气中反复回放的尴尬情形。

    林昼磨了磨牙,那一天,他在宁纵面前丢脸了。

    林昼眼底闪过狡黠之意,他忽然看向刘传羽“导演,我想提一个建议。”

    所有人都看向林昼,娄恒无奈,这祖宗又不安分了。

    “其实今天只是试戏,就算尝试一些新的也可以,比如让我和宁影帝的角色调换一下。”

    林昼挑衅地看向宁纵“这一次,让我在上面,宁影帝在下面怎么样”

    找回场子的时候到了。

    林昼话刚说完,空气安静了下来。

    闻言,宁纵挑眉,他慢悠悠地放下剧本,修长的手指抵在剧本上,对上林昼的视线。

    刘传羽思考了一会,没有说话,他先看向宁纵“宁纵,你的想法是什么”

    宁纵盯着林昼,唇边微勾“你不喜欢在下面啊可以,我今天就让让你。”

    让让你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

    林昼本想看到宁纵吃瘪的样子,没想到宁纵丝毫没有把他的挑衅放在眼里,他紧抿着唇。

    于是,两人重新记了对方的台词。过了一会,刘传羽让他们开始试戏。

    两人走到一张道具床前,床很大,床单上带着很多褶皱,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刻意弄过的,带着几分暧昧。

    试戏开始。

    宁纵躺在床上,林昼屈膝,抵着他的腿。然后,林昼直起身,把身体上的不适感压下去,开始解西装的扣子。

    林昼一边解扣子,一边看着宁纵。

    宁纵虽然躺在那里,但是神情相当坦然,挑起的眼尾甚至还带着几分戏谑和调笑。

    当林昼看清宁纵的神色时,不知道为什么,这最后一颗扣子,他忽然解不下去了。

    宁纵看见林昼犹豫的样子,眼底闪过兴味,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林昼,落在林昼喉结,脖颈的视线,像是燃烧着火,令人战栗。

    宁纵双手倚在脑后,朝他一抬下巴,薄唇漫不经心地勾起“脱件衣服都这么慢,等着我帮你脱”

    林昼怔住,这时,宁纵的声音又悠悠响起。

    “要不,你现在下来,我们换个位置”

    林昼被这么一激,好胜心一下子起来了,他勾住西装上最后一颗扣子,脱下西装,看都不看往地上一掷。

    下一秒,穿着白衬衫的林昼骤然俯下了身子,少年的骨骼高大却单薄,这样压下,仍笼下了一层无形的屏障。

    林昼俯视着宁纵,那股剧烈的痛又漫了上来,像是骨骸在撕裂着,然后又无声无息地重组。

    额间也渗出了汗。

    身下宁纵的脸忽然被一片雾气所掩盖,他的脸影影绰绰,看不分明。下一秒,雾气又散开,宁纵的黑眸对上他的视线。

    这是林昼今天出现的第二次幻觉。

    宁纵看见林昼的手在颤抖,他沉声道“你今天状态不对。”

    林昼深吸了一口气,痞笑着弯唇“别看不起人,我今天能演。”

    此时,宁纵躺在下面,林昼双手撑在他两侧,两人一上一下,在寂静的空气中对视着。

    刘导认真地看着,这场试戏终于开始了。

    林昼望着宁纵,他更加倾下身子,凑到宁纵的耳侧,一字一句地说“你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我会一直等你”

    听到这句话,宁纵瞳孔蓦地紧缩。

    林昼靠近的时候,他闻到了林昼身上清新的新叶调香,像是一种无声的介质,连接了现实和梦境。

    宁纵眸光轻不可察地浮动,光影穿梭过他的眉梢,都化成了沉寂。

    他定定地看着林昼,开了口,念出了那句台词“我很想你”

    刘传羽有些意外,他知道这两人在外面不对付,但是真到对戏的时候,两人却抛开了这些杂念,出乎意料地非常契合。

    特别是林昼,他是第一次演戏,却带给自己惊喜。

    林昼和宁纵靠得很近,他又闻到了宁纵身上的冷调柚木气息。他的头再次变得昏昏涨涨,从所未有的难受覆盖了他的全身。

    林昼强忍着不适,念出了下一句台词“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刚说完,林昼身子一斜,失去了支撑力,跌落在宁纵的怀里。林昼的下颌恰好抵在宁纵的颈侧。

    宁纵眸光微颤,这一刻,盛到极致的气息包围了他。

    那是被日色晒过的散尾葵香气,初初闻到只觉得干净清冽,但尾调却又带着点勾人的意味,漫在空气里的那一瞬,顷刻便燎了原。

    宁纵向来克制,此时,他的喉咙竟有些痒。

    像是有羽毛在撩拨他的每一根神经,他极力压制欲望,才能忍住不当场把林昼紧紧禁锢在怀里。

    宁纵闭了闭眼,缓慢地长舒了一口气,有一个念头忽然浮现在宁纵的脑海。

    他冷静了下来,林昼是个beta,身上怎么会有信息素的味道

    宁纵黑眸深沉。

    难道林昼其实是o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