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宁纵发现林昼的不对劲,他的脸甚至比刚才更红了,身上的信息素味道也更浓烈了。

    他哑着嗓子“抑制剂是不是没用”

    林昼一听到宁纵的声音,他觉得四肢更软了,体内对宁纵的渴望铺天盖地向他涌来。

    “没那回事。”林昼快速落下一句,四肢虚浮地飘向前方。

    哪怕林昼再不承认,但是连娄恒都觉得不对劲了“阿昼这”

    宁纵望着林昼的背影,漠然吐出两个字“嘴硬。”

    娄恒担忧地问“现在怎么办”

    “你先回去,我去看着他。”

    娄恒迟疑,放一个aha和oga在一起真的好吗虽然他们曾经是兄弟。

    但宁纵淡淡看了娄恒一眼,娄恒就不敢再想“宁影帝,那阿昼就拜托给你了。”

    林昼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那一瞬,宁纵手挡在门缝间,手拉着电梯门,往两边撑开。

    林昼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宁纵,一看到宁纵,他就觉得他的脊椎深处都在渴望着他。

    “你来干什么”

    宁纵不答,长腿一迈,漫不经心地倚在另一头“看看我的营业对象死了没”

    一看到宁纵,林昼就觉得他的嗓子又渴了,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逼自己清醒过来,然后嗤笑了一声“你现在看到了,我没死,慢走不送。”

    宁纵双手环肩,放肆地把视线落在林昼身上,唇一勾“这么怕我靠近,你心虚啊”

    林昼冷笑“我心虚什么,就算我是oga,也不要”

    身侧的aha忽然开口,盯着他的目光灼灼慑人,一字一句地问“那你在怕什么”

    林昼没说话,宁纵视线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重复问了一句“那你在怕什么”

    宁纵的声音响起,林昼忽然想到了那个被艳阳灼烧,热浪漫天覆盖的绿色烈夏,还有他玩游戏亲了宁纵,宁纵抬起指腹擦嘴冷冰冰的眼神。

    那个眼神就像冬日消融的雪,当头罩下,彻底浇熄了他因为发情而发烫的脸。

    林昼忽然笑了,他怕什么

    他怕宁纵再靠近,他会忍不住oga生来对aha本能的渴望。

    不想因为原始的欲望向宁纵低头,更不想让宁纵以为自己会纠缠他。

    林昼懒懒地倚在那里,眉梢一挑“我真是好怕啊,怕你说我碰瓷啊,宁大影帝。”

    宁纵看着林昼,发情的oga微微挑眉,眉间就漾起了潋滟的风情。

    他喉咙忽然涩涩地痒,下一秒,他偏头不再看林昼,淡声道“别自作多情,我不是因为你来的。”

    林昼立即懂了“私底下也要这么营业宁影帝也太尽职尽责了。”

    宁纵闭着眼睛,头靠在那里,没再理林昼。

    林昼也没有说话,两人站在电梯的两头,林昼一副莫挨老子的抗拒样,宁纵也没有和林昼搭话的意思。

    电梯停下,林昼刚走进门,就快步走进房间,把自己关在了里面。他坐在地板上,撩起袖子,快速把一只抑制剂注射了进去。

    他闭上了眼,头靠在墙上,静静等着抑制剂发生效果。

    过了一会,林昼睁开了眼,原本微微泛红的眼,此时蒙上了一层深深的胭脂色,他的心脏跳得更快了。

    哪怕他和宁纵隔着一扇门,对门外那个aha的渴望更是在他胸腔里剧烈翻涌。

    该死,为什么他感觉他的发情加重了

    林昼想要思考,但是由于发情加重,他现在满脑只渴求着那个aha的靠近。

    他立即咬了自己的舌头,疼痛让他清醒了一些,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拿起了另一只抑制剂。

    林昼进去后,里面一直没有声音,宁纵薄唇紧抿,凝神注意房里的动静。过了一会,他正要出口询问的时候。

    房里忽然传来重重的声响,似乎是林昼摔倒了。

    宁纵心一紧,抬起手,手刚覆到门上,又缓慢地放下,他隐忍着情绪问“林昼,你怎么了”

    里面很安静,没有一丝声响。

    宁纵又问了一声,压抑着嗓音“林昼”

    缓解一个oga发情痛苦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一个aha对他进行暂时标记。

    宁纵知道,按照林昼的性子,他绝对不会同意被标记,但必要时刻,就算林昼不同意,他也会强行这么做,不然林昼就会因为性激素暴乱而出事。

    他皱眉听着,几秒后,里面传来林昼和平时相比虚弱很多的声音“不需”

    几乎是林昼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宁纵就蓦地打开门,闯了进去。

    在宁纵眼里,当林昼说出不需要那几个字时,那个必要时候就到了。

    宁纵看了过去,那个单薄又好看的oga倒在窗前,他手撑在地面上想要站起身,手却无力地一松。

    宁纵刚走近几步,林昼就往后退去,他的声线很哑“别过来。”

    他知道宁纵进来是为了什么,但他也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接受一个aha的标记,尤其那人还是宁纵。

    闻言,宁纵脚步只是微微一顿,下一秒,他就完全忽视林昼的话,快步朝林昼走去。

    宁纵走到林昼身前,他身子微曲,膝盖半抵在地上。然后倾身,打量着林昼的情况。

    此时,林昼眼角泛着绯色,和刚才相比,脸更红了,身子更是软软地靠在那里,他手紧紧地扣住地板,似乎在拼命压制着什么。

    宁纵眉头一皱,情况很不好,林昼发情热不仅没有缓解,还更严重了。

    他往地上扫了一眼,看清了地上空掉的两个管子,皱眉“你又打了两只抑制剂”

    抑制剂打太多,也会对oga造成伤害。

    林昼点头,他逼自己不去看宁纵,脊椎深处像是回荡着一个声音,在呼唤着眼前的aha。

    但是林昼知道,这个感觉是错的,他永远不会这么做。

    他垂下眼,撑着窗沿站起身,嗓音因为发情变得很低很哑“从现在开始,你离我十米远,别靠近我半步。”

    林昼勉强站了起来,他没注意到旁边沉默的aha眼神变深了,林昼丝毫没有察觉,踉跄着走过宁纵身边。

    这时,宁纵蓦地伸手,把他拦腰一勾,他的手似锁链一般,扯着林昼往后倾去。

    “如果我说不呢”

    林昼生气“喂,你听不懂人话吗要我再重复一遍”

    宁纵的手仍困在林昼腰间,拥着他转身,下一秒,林昼整个人被按在了窗前。他肩靠着窗,腰也抵着窗,他抬手想挣脱。

    宁纵又扣住林昼的手腕,往后一按,把他的腕骨沉沉抵在窗前,冷意袭来。

    林昼离宁纵太近,他闭了闭眼,散尾葵气息像是一张网一样笼住了他的所有理智,他勉强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林昼一动,宁纵就用膝盖压住他的腿,把他完全禁锢在身前。宁纵的视线缓缓垂下,声线又沙又沉。

    “知道哪种人最不听话吗”

    宁纵的声线似烟草磨过炽烈的火,哑得要命“你发情了还想往外跑,当我是摆设”

    林昼因为发情,绯色已经蔓延到了脖颈,但他的声音依旧沉下。

    “宁纵,别以为我被逼着叫了你十年哥,你就可以标记我。”

    高大的aha嗓音绷得很紧“你倒是提醒我了你是该听我的话。”

    标记一个oga,对每一个aha都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但是宁纵不同,他从来不愿意在任何人身上留下气息。

    但是今天,他要破例了。

    林昼性子傲,就算他现在因为性激素紊乱死在这里,他也不想让aha的气息留在他的身上。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宁纵绝对会生气的理由。

    林昼抬眼,挑衅地朝宁纵笑了笑“那一天,我亲了你一次,你就恶心成那样,如果你现在标记我,那你不是要被恶心死了”

    他刻意放缓了语调,痞笑的唇又凉又薄。

    “纵哥,你现在还敢标记我吗”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宁纵总该被他膈应走了。

    林昼话音刚落,宁纵眼神忽然深了几分,记忆里那个喧嚣的夏天再一次撕开了尘封的屏障。

    少年勾住他脖子吻下的场景,是那个闷热的夏天里,唯一浓墨重彩的一笔。

    宁纵忽然轻笑了一声。

    蓦地,他就勾住林昼的脖子,俯下身,唇靠近林昼颈后的腺体,喑哑着吐出四个字。

    “如你所愿。”

    下一秒,他毫不迟疑地咬了下去。

    两人逆着光,空气中是燥热的寂静,信息素无声地燎原,气息缠绕在一起。

    林昼被咬住的那一刻,他察觉到aha的信息素缓慢地蔓延进他的腺体,似是一场寂静又翻涌的冷浪。

    他因为发情泄去了大半的力气,身子堪堪往下滑的那一瞬,aha又把他整个人更深地拥入怀中。

    林昼的信息素已经逐渐平稳下来,但是身前那个aha却仍咬得很重,齿间刻意深深地烙在他的腺体,似是发泄,又似是在宣告他才是掌控的那一方。

    林昼只有一个念头,宁纵果然是个记仇的,他不就提了一句当年的事,宁纵就咬得这么重,是报复他吗

    暂时标记完成,两人却仍靠在那里,宁纵没有起身,林昼也倚在窗前没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宁纵直起身子,敛下黑眸里的情绪,落下一句“我先去给孟叔打个电话。”

    宁纵刚转身,身后那个看上去一直很安静的oga忽然闪电般地伸手,去勾宁纵的肩颈。

    从刚才开始,林昼心里一直憋着一团火。

    本来分化成oga已经够让他吃惊了,分化也就算了,但他竟然在宁纵的面前接连发情了两次,甚至还在无法反抗的时候,被宁纵强行标记了。

    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

    耳后有风声掠过,宁纵似有所察,他唇边勾起,肩蓦地往下一沉。然后,他疾速转身,手抓住林昼的腕间,把他往自己身前一拉。

    林昼刚发情完,身子还有些虚弱,被这么一扯,整个人就到了宁纵面前。

    宁纵朝林昼眉一挑,他倏地屈膝,勾住林昼的长腿,直接把他撂倒在地上。

    林昼仰面躺在地上,下一秒,宁纵身子微屈,大腿夹在林昼的腿侧,手肘抵着林昼的颈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接下来,谁都没有再动,两人都微微喘着气。

    宁纵俯视着林昼,光影下,林昼的脖颈修长,锁骨凸起的弧度往下隐没,覆着深浅的阴影。

    宁纵视线视线一瞬不瞬,这确实是一个长得相当好看的oga,从骨相到整体的轮廓,都堪称顶尖。

    林昼见宁纵一直看着他,不耐地说“看什么”

    宁纵眉尾带笑,刻意放缓了声音。

    “还想要我的信息素直接提啊,你说难道我还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