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听到宁纵的调侃,林昼又暴躁了“滚。”

    空气寂静了下来,两人不约想到了之前两人的一次打架。

    那时,林昼不习惯自己多了一个哥哥,宁纵成绩好,永远不会有情绪波动,永远不会有叛逆期的到来,就像一个完美的假人。

    那一天,他又和宁纵单挑。林昼倒在醋溜儿文学首发地上,装死不动。

    宁纵站在那里,散漫地用脚尖踢了踢他。这时,林昼忽然拽住宁纵的脚踝,把他用力往下扯去。

    宁纵单膝跪在地上,膝盖触到地上的那一刻,他忽然倾身,手肘抵在林昼的颈侧。

    他垂下眸子“叛逆期”

    林昼不答。

    宁纵嗓音清冷“哑巴了怎么不说话”

    “滚。”林昼抬眼。

    和此时的场景几乎重合在了一起。

    回忆结束,林昼也累了,他闭着眼睛开口“休战。”

    宁纵看了林昼几秒,翻身下来,躺在了林昼的旁边,很久,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么久了,你好像一点都没变。”林昼一只手横在眼睛上,声音有些低。

    宁纵还是那么自负,居高临下地掌控着一切。

    “你也一样。”

    林昼还是半点不求人,和以前一样莽撞。

    两个曾经做了十年兄弟的人,心思各异。过了一会,宁纵忽然问了一句“接受不了自己是一个oga”

    林昼很久没说话,他忽然轻笑了一声“还行吧,一开始是有些意外,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是beta时,就没觉得我比aha差,现在我是oga了,我也没觉得自己输了。”

    少年的声音缓慢又清晰。

    林昼侧头看宁纵,无所谓地笑了“是oga又怎么了,是我主导了身体,又不是身体控制了我,我怕什么”

    哪怕他是别人眼中娇弱的oga,但他会凭实力让所有轻视他的人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宁纵看清了oga眼底的自信和骄傲,他唇边也带着笑“你想通了就好。”

    “我向来很有想法,你要不要学学”

    宁纵没理他。

    林昼摸了摸颈后的腺体,“嘶”了一声“宁纵,你属狗的吗咬得这么用力故意报复我”

    现在伤口还有些疼,宁纵果然小心眼又记仇。

    aha却勾起一丝颇带深意的笑“这就用力了那我下次会温柔点。”

    林昼立即反驳“什么下次做你的梦去吧。”

    他会问清楚孟叔,为什么抑制剂没有效果能靠抑制剂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

    宁纵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不管怎么样,刚才”林昼想到刚才的事情,他顿了几秒,还是僵硬地开了口,“我还是要谢谢你。”

    如果不是宁纵及时把他标记了,他可能会因为信息素紊乱出事。

    但是他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一次。

    但下一秒林昼又补了一句“喂,话我只说一遍啊,以后你就听不到了。”

    宁纵勾了勾唇。

    过了一会,孟真到了,他问清楚情况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宁纵一眼“小子,动作真够快的,直接咬了”

    宁纵面色不变“咬了就咬了,还需要什么原因 ”

    孟真又瞥了一眼林昼颈后的腺体,怔住“这咬得有点重啊,阿纵,你怎么不对弟弟温柔点”

    林昼立即反驳“孟叔,我都说多少次了,我不是他弟弟,顶多算是一个屋檐下的同居者。”

    他才不要和宁纵攀上关系,这一次已经是意外,没有下一次。

    听到同居者这三个字,宁纵眸色微暗,下一秒,他又恢复了散漫的神情“刚才是谁帮了你白眼狼。”

    早知道他应该咬得更重点。

    “你”林昼刚要说话,连忙被孟真拦下,“说正事,说正事。”

    看在孟真的面上,林昼暂时把不爽先压下,孟真开口“你说,阿纵咬你的时候,你感觉挺舒服的。”

    “打住。”林昼说道,“不是舒服,是感觉好像没有那么难受。”

    孟真点头“那就是舒服的意思。”

    “孟叔”林昼无语。

    “这么看来,你们的信息素高度契合,所以阿昼的症状才会缓解。”

    “兄弟俩这是打算相亲相爱一辈子了”孟真调侃道。

    林昼彻底无语“谁特么和他相亲相爱孟叔,我恐a”

    只恐宁纵。

    孟真不开玩笑了,语气严肃“阿昼,你打了抑制剂反倒更严重了,看来你分化太迟,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

    林昼神情也变得认真。

    孟真继续说“现在抑制剂对你来说,反倒成了催化剂,我想来想去,有一个可能性最大。”

    寂静中,孟真的声音清晰极了“之前国外有项研究,他们发现了一种逆向信息素。”

    “体内有逆向信息素的oga们,所有药物在他们身上都会起逆向作用,不会抑制,反倒会促进。”

    孟真看向林昼“阿昼,你很可能就属于这一类群体。”

    林昼怔住,宁纵一直没有说话,他开口“能治疗吗”

    “药物可能还在研究中”孟真摇头,“我要和国外的专家联系一下才知道。”

    林昼抬头“抑制剂无效,那阻隔剂呢”

    “你现在试一试就知道了。”

    林昼拿起阻隔剂,往自己身上喷了很久,过了一会,也没有出现oga气息发散的情况,他松了一口气。

    孟真点头“看来阻隔剂对你还是有效的。”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发情周期不定,发情时抑制剂又无效,在我找到药之前,只能找一个aha帮你临时标记。”

    孟真视线晃过宁纵“比如阿纵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林昼想也不想“不行。”

    如果他每次都要找宁纵标记,还不如杀了他,那他的尊严不是每次都被宁纵按在地上摩擦了。

    孟真“阿纵不行的话,那让其他aha给你标记”

    林昼又拒绝“不行。”

    谁都不行,他宁愿回炉重造,谁敢靠近他,他会直接把那人打趴在地上。

    孟真无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想怎么办”

    林昼不以为意“不是还有抑制剂吗”

    “那现在抑制剂还没找到呢万一找到抑制剂也没效呢你想过吗”

    林昼不说话了,但还是满脸抗拒。

    孟真叹了一口气“以你们俩信息素的匹配度,目前来说,阿纵是你最好的选择。”

    这时,孟真的手机响了,他看向宁纵“阿纵,我现在有事先离开了,你是哥哥,等会劝一劝阿昼。”

    听到哥哥两个字,宁纵眸光微动。

    孟真离开后,林昼一直没说话,他仔细思考后,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现在似乎只有宁纵可以帮他了。

    现在两个选择摆在他面前。

    第一,不要抑制剂,拒绝宁纵帮他,最后他会成为史上第一个因为发情信息素紊乱而死的oga。

    第二,让宁纵暂时当一个没有存在感的工具,他用完就可以脱身。

    林昼思考,如果他死了,他可以想象得到,宁纵很可能会笑他,连这点小事都跨不过,有没有点出息。

    他一个激灵,那还是勉强让宁纵成为他的工具吧。

    林昼打量着宁纵,那句话就卡在他的喉咙口,但是他怎么都不想说。

    又过了好一会,林昼才纡尊降贵、大发慈悲般僵硬吐出一句“你帮我标记也可以,但我们必须谈好条件。”

    宁纵眉一挑“还要条件行,那免谈。”

    他站起身,假装要走,身后响起oga咬着牙的声音“宁纵。”

    宁纵笑了,他本来就是逗林昼,重新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开口“什么条件”

    “第一,除了我在那个时期的时候,你可以标记我,其余任何时间你都不能靠近我。”

    林昼故意模糊了发情那两个字,偏偏旁边那人还故意说了一句“哪个时候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林昼直接忽视了宁纵的话,继续说“第二,拿我拿到抑制剂后,你就可以滚了。”

    一副摆明了用完就扔的无情模样。

    宁纵盯了林昼几秒,忽然身子前倾,落下一句“行啊,你叫我哥,我就帮你。”

    他的瞳仁很深,在光影下晕着清清浅浅的光。

    林昼只在鼻尖哼出一声笑,来表示他的回答。

    免谈。

    宁纵早就料到林昼的反应,他什么话都没说,漫不经心地站起身。经过林昼身边时,他停下了脚步。

    他垂眸,先是扫了一眼林昼的腺体。

    接下来,视线又缓缓地,自上而下地打量着林昼的身子。当目光重新落在林昼脸上的时候,他慢悠悠地笑了。

    宁纵离开后,林昼还想不清楚,他那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昼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他气得一下子站起身。

    宁纵那斯文败类明明在说,他说了这么多,标记的时候他不还在宁纵身下

    林昼又郁闷了。

    宁纵今晚要参加公益慈善晚宴,本来林昼也要去的,但他刚分化结束,孟真交代过,林昼最好在家里休息。

    林昼还是挺听孟真的话的,就没有强撑。

    到了晚上,宁纵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走了进去。很多明星纷纷侧目,看着这个a到爆的顶级aha。

    有几个oga明星甚至看着宁纵,就不由得脸红心跳了起来。

    今晚,岳风也在这里,他家里本来就有钱,做执行导演只是爱好,他走到宁纵旁边问。

    “那天林昼怎么了”

    宁纵瞥了一眼周围“以后再和你说。”

    他拿起一杯酒,刚把酒杯抵到唇边,这时,身后传来几个人的笑声。

    “你听说了吗管树被人打了,问他是谁干的也不说,看来是吓惨了。”

    “管树不是一直很喜欢林昼吗他现在被打了,难道是林昼的金主找人干的”

    听到这句话,宁纵眸色一暗,把酒杯搁在桌上。

    身后那几人还在讲着“要我说,林昼长得比oga还好看,如果他不是beta,我也想”

    后面一句话没说出来,但其中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宁纵缓缓地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几个人。

    他一步步朝那些人走过去,霎那,那几人忽然感觉到了恐怖至极的信息素沉沉压来。

    平时的冷调柚木气息,此时没有一丝温度。

    像是有一双手从雾中伸出,毫不留情地扼住他们的喉咙,又把他们的骨骸寸寸粉碎,痛苦至极。

    那几个aha痛得身子往旁边倒去,“砰”的几声响,酒杯碎了一地,周围响起一阵阵惊呼。

    其他明星aha也察觉到了这里信息素的波动,当他们转头看过来时,那个颀长的身影已经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