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修)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慈善晚宴上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那几个aha丢脸的事情,成为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资。

    宁纵离开后,坐在车上。那些人的声音还回荡在他的脑海里,他眸色暗了暗。

    林昼现在是oga,到时候在云端上映后,会有更多人看到林昼戏里的表现。有些人甚至会去肖想这个好看得过分的oga

    宁纵眸色一暗,拨通了刘传羽的号码,沉声道。

    “刘导,关于在云端主演的人选,我想和你谈谈”

    林昼一整晚都在努力消化,自己每次发情都要宁纵帮忙的事,就连睡前他都在想,以后宁纵给他标记的时候,他一定要占上风,绝对不能被宁纵看扁。

    第二天早上,林昼刚起来,就接到了娄恒的电话。

    娄恒迟疑地说“阿昼,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事”

    “我有个朋友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他碰巧听到宁纵和刘导的对话,说由于某些原因,宁纵可能想要换人”

    林昼握着手机,一下子坐起身,沉声“我被踢出剧组了”

    他和宁纵都已经试过戏,都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为什么会突然变卦

    林昼忽然想到了宁纵,昨天他分化成oga,宁纵刚回去他就得知自己不能演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他吐出了一口气,开口“你有万骊的号码吧,告诉我。”

    “阿昼,你干什么”

    “放心,我心里有数。”

    林昼拨了万骊的号码,按捺情绪,问“宁纵现在在哪里”

    万骊还不知道宁纵取消林昼演在云端的事情,他答道“在广陆大厦拍广告。”

    他刚说完,手机就被挂了,只留下机械的忙音。

    林昼开车到了广陆大厦门口,车子停下,他迈开长腿走了下来,径直往宁纵的拍摄场地走去。

    一路上有很多人都看到了林昼,他们十分惊讶,忍不住小声议论。

    “林昼来这里干什么宁神在拍广告,他不会是来找宁神的吧”

    “靠修罗场啊,这两人等会不会要吵起来了吧。”

    在场有很多oga,他们看着林昼,心情有些复杂。

    因为林昼和宁纵不和,他们讨厌林昼,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脾气暴躁的帅哥单单站在那里,哪怕他只是个beta,也足以让人信息素紊乱。

    林昼毫不在意那些异样的目光,当他视线瞥到某人时,脚步一停。

    他盯着那个熟悉的背影,拨通了宁纵的号码。他看着助理把手机递给宁纵,看着宁纵停下拍摄,接起手机。

    宁纵的声线从手机里传来,十分平静“什么事”

    林昼忍着躁意,一字一句地说。

    “我在门口,你现在给我滚出来。”

    宁纵挂了手机,抬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林昼。他敛下眸色,偏头看向助理“和他们说一声,我有事,广告等会再拍。”

    不等助理应了,宁纵直接朝林昼走去。

    宁纵站在林昼面前,低下眸子“什么事”

    林昼面无表情“你自己心里清楚。”

    他不信,宁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过来,宁纵心里肯定门儿清。

    宁纵看着林昼,不答。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门口,高大的aha,骄傲的beta,两人极其养眼,还是在外面撕得昏天暗地的对家。

    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只不过,他们都不敢靠近,只一脸好奇地看着。

    宁纵知道不宜在这里多讲,淡淡落下一句“进来说。”

    伴随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两人的事早就已经在网上传疯了。一个楼主在网上发了贴,全程直播。

    帖子题目是宁神林昼再次世纪同框

    “我在宁纵拍广告的地方工作,目睹了全程,事情的过程是这样的。”

    林昼突然来到宁纵的拍摄场地,打了个电话。

    然后宁纵就走了出来,站在林昼面前。

    两人对视,不知道说了什么,就一起离开了。

    “这是真的吗林昼又去找宁神茬了,能不能消停点。”

    “大家有最新消息一定要实时播报,体谅一下山高水远无法到场的姐妹们的心。”

    “收到,我就在现场,保证消息第一手奉上。”

    事情一牵扯到宁纵和林昼,总会在第一时间吸引来无数网友,哪怕现在只有一点点蛛丝马迹,但网上已经闹翻天了。

    但一切的纷扰都和房里那两人无关,在很多人的注视下,林昼和宁纵走远,“砰”的一声,门彻底关上。

    两人走进宁纵的化妆室,里面很大,抬头就能看见偌大的镜子,桌上摆满了很多大牌化妆品。

    林昼刚走进来,就背对着宁纵,“咔嚓”一声,把门锁了。宁纵瞥了一眼,面上没什么表情。

    宁纵靠在桌前,林昼转身朝他走来,直截了当地说“是你和刘导说,不让我演在云端的”

    “是我。”宁纵先是怔了几秒,随即坦然承认。

    可他最后改了主意,林昼仍然会出演,而没等宁纵解释,林昼就开了口。

    林昼皱眉“为什么”

    明明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开拍了,为什么突然变卦是因为他是一个oga吗

    还是说,宁纵心里一直瞧不起他,忍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宁纵清淡的声音响起“你是一个oga,如果你”

    还未说完,林昼就冷笑一声。

    “我是oga招你惹你了啧,宁大影帝出尔反尔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无论林昼怎么挑衅,宁纵始终是那副寡冷不惊的模样,只是声线微沉“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莽撞,从来不考虑事情的后果。”

    林昼嗤笑“彼此彼此,你还是和以前,屁都不说一个,擅自做决定。”

    气氛剑拔弩张,十分沉闷,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这时,万骊和娄恒已经赶到了门口,他们发现门打不开,就焦急地敲门。

    娄恒想起林昼一点就炸的脾气就觉得焦心“阿昼,你不要冲动”

    万骊想起宁纵和林昼曾经的兄弟关系,也担忧他被林昼带得冲动了“宁纵,你也冷静一下。”

    娄恒现在才知道自己给错了情报,原来在最后,宁纵又否决了这个提议,林昼还是继续出演在云端。

    可他还没来得及和林昼解释,林昼就来这里找宁纵了,都怪自己没打听清楚,才引起这场纷争。

    门外的敲门声一声又一声,任凭万骊他们的声音响起,但宁纵和林昼却恍若未察。

    这时,宁纵手撑在桌沿,缓缓地直起身子,他的视线自始至终盯着林昼,忽然启唇。

    “知道一个aha看到像你这样的oga,他们会想做什么吗”

    “他们敢吗他们只会被我揍到跪地求饶。”林昼双手环着肩,抬眉。

    之前的管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哪怕他现在成了oga,少年的骄傲和戾气也一点都没有减少。

    林昼盯着宁纵,故意挑衅“我什么都不怕,难道宁影帝怕我被欺负”

    宁纵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林昼。

    是,他怕。

    宁纵突然沉默了,好像林昼刚才话里的某个字眼刺痛了他,他第一次有种被戳破心事的狼狈。

    在片刻的安静里,林昼有些意外,他竟然看不懂此刻宁纵眼底的情绪。

    宁纵很快就敛下神色,他一向清楚林昼的性格,宁折不弯,比任何人都骄傲。宁纵想保护他,同时也想维护他的骄傲。

    所以最后一刻,他还是决定让林昼出演电影。

    但是,宁纵想借着机会让林昼明白,在娱乐圈里有多少人会觊觎他这个好看的oga,他必须提高警惕。

    更重要的一点,是抑制剂对林昼根本无效。

    万一林昼以后发情的时候,他不在身边,后果不堪设想。

    宁纵忽然扯了扯唇“是吗”

    蓦地,宁纵忽然上前,拎着林昼的手臂,把他扯了过来。林昼刚抬手,aha就把他的手反扣到身后。

    动作幅度太大,桌上的化妆品散了一地,噼里啪啦砸向地面。

    林昼身子被迫后仰。

    下一秒,沉沉的柚木信息素罩下。宁纵刻意释放了信息素,冷而涩的柚木气息铺天盖地压在林昼的脊背上。

    第一次向oga展露了他的攻击性和侵略性,逼林昼低头。

    林昼紧紧咬着牙,他抬头,前面是明晃晃的镜子,镜中清晰地倒映着他们的脸。

    他伏在桌前,身子压得很低,而宁纵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宁纵俯下身子,镜子里勾勒出他冷冽的光,话从齿间一字字溢出。

    “我也是aha,那我现在求饶了吗”

    林昼脾气直,他自认从来没有吃过亏。

    但是,自从十年前,他和宁纵成了兄弟,一直以来无所不能的他,忽然有了弱点。

    他打架会输给宁纵,他挑衅宁纵,宁纵就当他是个儿戏,就连现在,宁纵分化成了顶级aha,轻而易举地就把他压在身下。

    这让他怎么不生气

    万骊和娄恒都听到了里面激烈的动静,他们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震惊的表情。

    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打起来了

    但两人担心也没用,里面那两人气氛依旧越加紧张。

    宁纵抬眸,盯着镜中林昼的脸,沉声道“你知不知道,一个成年aha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而易举地捏死oga。”

    “这就是aha和oga的差距,你懂吗”

    闻言,林昼神情丝毫不减桀骜。哪怕额间已经沁出了冷汗,他依旧不在意地笑着。

    “哦像你这样的aha又有几个”

    一个平时寡言,疯起来比谁都变态的aha,世界上有几个

    宁纵瞥见林昼隐忍地咬着牙,他垂眸,敛下了一些信息素,又问。

    “你告诉我,如果别人看到你演的亲密戏,他们想做什么”

    林昼脊背上还承受着强大信息素的威压,普通人早就求饶了,但他仍一点点挺直了身子,痛苦加倍,颈线绷直,唇微微颤抖。

    但他睨过来的目光仍气势惊人。

    “你夸我好看啊,他们只会觉得这个oga太牛逼了,厉害起来连aha都会害怕。”

    宁纵盯了林昼几秒,他到现在还不明白,他这么好看,在别人眼中意味着什么

    下一秒,宁纵突然意识到,他现在对林昼做了什么。他暗骂了自己一句,立即彻底收敛了身上的信息素。

    每次碰到林昼的事情时,他都会失去平时的判断力和理智。

    他都变得不像是他了。

    林昼感觉上身上的压制一松,他以为宁纵会退开。

    没想到宁纵忽然启唇,似笑非笑道“如果我说我现在对你有欲望,你打算怎么做”

    蓦地,高大的aha忽然倾身,和林昼越靠越近。

    几乎是下一秒,他就会吻上林昼后颈的腺体,像是要把口里的话彻底坐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