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林昼懵了,宁老师还身体力行教他宁纵这是要和他玩禁忌y

    林昼看了宁纵几秒,忽然痞笑着弯唇“不好意思啊,我怕我太野,您招架不住。”

    落下这句话,林昼就潇洒地下了车。宁纵看着他的背影,散漫地笑了。

    林昼回去后,还真的按照宁纵的话,去看了关于oga性教育的知识,看着看着,他就困了。

    当晚,他就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坐在床上,床头开着一盏灯,他背抵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oga性教育的书。

    这时,门忽然开了,窄光入内,林昼抬头,望见了那个高大寡冷的aha。

    宁纵逆着光,不急不缓地朝他走来,他手里拿着教醋溜儿文学首发鞭,一边走,黑色的教鞭一边漫不经心地敲击着他的掌心。

    行至床前,宁纵黑眸垂落,拿起教鞭挑起林昼的下巴,睨了他一眼。

    “性教育知识背熟了吗”

    林昼点头“背熟了,我背了好几遍。”

    闻言,aha眉一挑“背熟了啊”

    下一秒,宁纵就把手覆在西装扣子上,慢条斯理地开始解扣子,解到最后一颗扣子时。

    他微眯了眯眼,薄唇轻勾“来,让宁老师考考你。”

    林昼问“怎么考”

    aha轻笑了一声,他把黑色西装往地上一掷,轻巧地抽起林昼手里的书,往床上一扔。

    蓦地,宁纵倾下身,把林昼的双手按在床上,调笑的声音落下。

    “宁老师身体力行来考你。”

    下一秒,宁纵就吻了下来。

    林昼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天还黑着。他震惊地回想着刚才那个梦,他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啊啊啊

    而且,他还是被压的那个。

    林昼表示很不爽,后来他重新躺回床上,但仍睡得不怎么安稳,一大早起来脸色格外得差。

    林昼马上就要进组拍电影了,他已经收拾好行李,今天会住进剧组安排好的冠都酒店。

    到时候,宁纵和其他演员也会住到酒店里。

    林昼顶着黑眼圈上了车,娄恒惊讶“祖宗啊,昨晚没睡好梦里被蹂躏得这么惨”

    林昼心一揪,漠然看着戳中他痛脚的娄恒“呵呵。”

    “和宁神还磨合得来吗”娄恒不知死活地继续问。

    林昼又心一揪,他忍“还行吧。”

    娄恒叮嘱“你们俩马上就要一起拍戏了,只磨合得还行那还怎么拍阿昼,你一定要和宁神搞好关系。”

    林昼瞥了娄恒一眼“为什么不是他和我搞好关系”

    娄恒忽然想到宁纵和林昼曾经是兄弟,他了然地笑了“也对,宁神是你哥,他让你天经地义。”

    “喂”林昼不干了,刚要继续说话。

    这时,车子忽然往侧面一斜,哪怕及时踩了刹车,车身还是摇晃了好几下,然后停了下来。

    娄恒皱眉“我下车看看。”

    过了一会,娄恒上车,开口“车子轮胎爆了,不过,不要紧,我已经叫人来救急了。”

    林昼瞥见娄恒一脸莫测微笑的神情,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你叫谁来救急”

    “宁神。”

    果然是这个答案,林昼沉默,娄恒见林昼不说话,以为他担心宁纵不帮他,立马补了一句。

    “阿昼你放心,宁神说他会帮你。”

    他担心的是这个吗他怕宁纵以为,是他开口求人的。

    林昼死死盯着眼前这个脑神经粗壮无比的beta,娄恒还一脸茫然的样子“怎么了”

    算了,林昼深吸了一口气,他忽然问道“你怎么和宁纵说的”

    “我就说,你被困在路上了,如果他不帮你的话,你就不能及时赶去酒店,你赶不到酒店,明天就不能和他开始拍戏了”

    林昼暴躁地捂住眼。

    娄恒这话说的,好像是他主动求宁纵帮忙一样,只是他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开口,就让娄恒代为传达。

    但宁纵就是会以为,是他主动低头了。

    娄恒试探着问“阿昼,我说错话了”

    “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和我说话。”林昼硬邦邦落下一句。

    那个心思敏感的beta委屈,不敢开口了。

    正当林昼思绪乱飞的时候,车门忽然被人拉开,林昼抬眼,是宁纵的经纪人万骊,也就是说,宁纵到了。

    万骊“上车吧。”

    林昼宁愿一直在这里呆着,也绝对不愿意上宁纵的车,但他如果一直耗着不上车,宁纵会不会以为他心虚

    他转念一想,他心虚个屁,又不是他叫宁纵来的。

    林昼干脆豁出去了,他站起身,手往车身上一撑,干脆利落地下了车。

    他走到宁纵车前,正想抬脚上去,当他对上车里aha似笑非笑的眼神时,动作又停了。

    宁纵斜靠在那里,眼尾微微勾起,在日色下勾着潋滟的光,像是调笑,又像是能洞察人的内心。

    昨晚那个荒谬的梦里,宁纵把他压在床上时,也笑得这么肆意。梦里和现实堪堪重合在一起。

    林昼忽然又不想上去了。

    宁纵自然知道,不可能是林昼让他来的,但看着林昼别扭的样子,他忽然又想逗逗这个脾气很傲的oga。

    他漫不经心地弯唇“有胆子叫我来,没胆量上我的车怕我吃了你”

    最后三个字,宁纵刻意咬着字道出,莫名带着几分缱绻旖旎的味道。

    林昼果然炸毛了“上就上,谁吃了谁还不一定呢”

    两人的对话,听得万骊和娄恒愣住了,戏都还没开始怕,这两人已经讨论到这个程度了吗

    真不愧是曾经做过兄弟的人,说话的尺度特别大。

    他们两人也上了车,万骊坐到驾驶座上,准备启动车子。

    林昼上了车,却没坐下,他径直走到宁纵前面,俯身,低头看着宁纵,懒懒道“我上来了,你别得意。”

    林昼总感觉宁纵能看透他的想法似的,他就先开口,证明自己一点也不心虚。

    宁纵眸光微动,这时,车子忽然启动,林昼没扶着任何东西,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他身子一斜,蓦地往旁边倒去。

    林昼倒下去前,两眼一抓黑,随便抓了个勉强能支撑的东西,但他还是整个人坐在了地上。

    他嘶了一声,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手里这触感,怎么这么不对劲

    林昼僵硬地低头,僵硬地看向他的手,等他看清后,瞬间有种想装死的冲动。

    现在,他的手竟然按在了宁纵的腿上,手里还抓着宁纵的裤子。

    甚至只要他一抬眼,就可以直直对着宁纵的某个部位。

    再加上他昨晚还做了个屈辱的梦。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宁纵抓住这个把柄

    奇耻大辱

    这时,上方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哑笑,似是十分愉悦,尾音挑起。

    林昼抬头,对上宁纵漆黑幽深的眼,宁纵先睨了一眼林昼还覆在他腿间的手,然后又睨了一眼石化的林昼。

    他慢悠悠地笑了“扯我裤子干什么投怀送抱啊”

    林昼尴尬极了,他刚才太过震惊,竟然忘了收回手。

    他疾速收回手,坐到后排座位上,头埋在领口,嘴硬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投怀送抱了误会,误会懂吗”

    宁纵也不反驳,笑意更深了。

    一旁的娄恒已经石化了,他目睹了刚才的一切,如果这件事是个大机密的话,他现在已经被灭口了。

    前面开车的万骊还一无所知,他听到了动静,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声问“谁摔着了有没有出事”

    宁纵依旧带笑,林昼冷漠尴尬。

    娄恒表面石化,心里却在想,出事了,出大事了

    几人都没有回答,偏偏万骊非要知道答案,问个不停“刚才是不是有人受伤了怎么没人说话”

    为了让万骊闭嘴,娄恒干脆一脸赴死地喊。

    “阿昼刚才摔倒了,他还扯着宁神的裤子”

    他还扯着宁神的裤子

    他还扯着宁神的裤子

    他还扯着宁神的裤子

    万骊终于沉默了。

    像是有一个慢镜头在无声地回放,让刚才林昼尴尬的一幕重复滚动,全程直播。

    林昼阴恻恻地看了一眼装死的娄恒,为什么他有一个猪队友

    这回,林昼彻底不想说话了。

    接下来的一路,异常安静。又过了好一会,娄恒忽然讶异地开口“酒店外面怎么这么多人”

    在云端入住冠都酒店的事情,并没有对外公布。但现在外面围着很多粉丝,看来消息还是泄露了。

    酒店门口几乎围满了人,只要宁纵和林昼一下车,就会被围住。

    万骊先打了个电话,让保镖过来,然后,他看向林昼和宁纵,认真地说“现在是你们营业的好机会。”

    林昼一直没说话,他现在一看到宁纵,就会想到他的尴尬糗事,没法和宁纵营业。

    察觉到林昼的沉默,大家不约而同想起了刚才林昼扯着宁纵裤子的事情,气氛有些尴尬。

    万骊理解林昼,他退了一步,看向宁纵“这样吧,林昼现在做不到,就靠你了。”

    宁纵瞥了林昼一眼,笑了笑“可以。”

    听到宁纵同意配合,娄恒松了一口气“等会阿昼只要别冷着脸就行,以后再慢慢改进。”

    “阿昼戴个墨镜吧,这样谁都看不见你的表情。”

    林昼点头。

    保镖到了后,宁纵和林昼在他们的包围下下了车,一下车,就听见粉丝们骤然响起的尖叫声,响彻天空。

    “啊啊啊是宁神,宁神真的来了”

    “宁神帅炸了,我死了”

    一看到这个顶级aha,oga们的信息素都快压不住了,阻隔剂失效,抑制剂失效。

    宁纵粉丝激动之余,瞥见了宁纵身边那个戴墨镜的高挑少年,大家集体怔住,那人是谁怎么和宁神一起来了

    这时,另一批粉丝的尖叫声陡然响起“啊啊啊是哥哥啊,哥哥加油”

    “期待你和宁神的合作,我们永远支持哥哥”

    宁纵粉丝终于知道了,这个带着墨镜的人就是林昼。

    昨天刚公布宁纵和林昼要一起出演电影,今天这两人就坐着同一辆车,一起来酒店了

    粉丝们懵逼了。

    两批粉丝们都聚集在这里,尖叫声始终不断,人实在是太多,即便有人护着宁纵和林昼往里走,但林昼还是不小心踩空了。

    林昼身子一歪,宁纵立即扶住他的腰侧,把他整个人往上一提,宁纵这一扶,周围的尖叫声瞬间又高了好几个分贝。

    “啊啊啊扶腰了”

    林昼已经站稳了,但宁纵却没收回手,林昼忍不住了,这营业还要一直扶着腰吗他转头,透过墨镜瞪了宁纵一眼。

    也不知道宁纵有没有看清他的威慑,下一秒,宁纵收回了手,只不过离开前,他的指尖若有若无地掠过林昼的腰侧。

    转瞬即逝。

    林昼震惊“”

    宁纵是不是营业过头了

    几人终于进了酒店后,所有的喧嚣都被隔在外面,林昼立即看向宁纵“你刚才”

    宁纵神色丝毫未变“怎么”

    林昼没继续讲,他忽然觉得,宁纵对着一个自己讨厌了十年的人,还能做到面不改色地营业,他真是佩服。

    “没什么。”林昼翘着唇,“我只想说,宁影帝真是好演技啊。”

    宁纵看了他一眼,情绪不明。

    林昼到了里面,也没摘下墨镜,他抢先拉过行李箱,走在宁纵的前面,留下一个嚣张的背影。

    到了房间,林昼输入密码,把行李都收拾好后,他打开门准备先通通风。他一开门,就看到了对面那个颀长的身影。

    林昼把墨镜往下一移,眉头拧起“你跟踪我”

    aha淡定地转过身,把行李箱往旁边一搁,然后抬眼看向林昼“我的房间在这里,有问题吗”

    林昼彻底懵了,为什么他和宁纵住在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