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白昼放纵”这个c名已经在网上传遍了,在云端剧组所有人都知道了,

    只有一直没有打开手机的林昼不知情。

    林昼进电梯,吃早饭的时候,一直觉得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他琢磨了一会没想出原因,就直接抛在了脑后。

    酒店是自助早餐,娄恒刚坐到林昼旁边,就欣慰地拍了拍林昼的肩膀。

    “阿昼,你昨天真是太上道了。”

    他后来也看了林昼直播的视频,当他看到宁纵假装要吻林昼的时候,他差点以为这祖宗装不下去了,幸好,宁神及时按掉了摄像头。

    反倒还留下一个令人遐想的空间。

    娄恒又补了一句“而且这c名也很有味道。”

    “什么c名”林昼正叼着三明治,闻言,动作一顿。

    娄恒露出一个十分微妙的表情“白昼放纵啊。”

    每当娄恒露出这种表情时,林昼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皱眉“白昼放纵”

    “c粉给你和宁神取的c名,很好听吧。”亲密中带着点露骨,露骨中又透着点唯美,绝佳啊。

    林昼沉吟了几秒,头一次觉得娄恒的脑回路和他在同一频道上了。

    他也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白昼这两个字放在放纵的前面啊”

    那就意味着,先林昼再宁纵,那宁纵不是被他压得死死的这感觉确实不错。

    接下来,娄恒看见林昼吃早饭时全程带着微笑,他欣慰,看来这祖宗今天心情不错,今天的戏份可以顺利开拍了。

    林昼吃完饭,就去了化妆间。

    他和宁纵是在同一个化妆间化妆的。他头一次这么想看到宁纵,和宁纵好好炫耀一下这个名字。

    他推开门,那个高冷的aha已经坐在里面了,化妆师正在给宁纵化妆。

    林昼咳咳了几声,懒洋洋地倚在那里,故意说了一句“知道我们俩的c名吗”

    aha淡瞥了他一眼“怎么了”

    林昼坏笑着凑到宁纵面前,歪了歪头“品出这名字的感觉了吗”

    “别人都认可,我”骄傲的oga点了点自己,下巴微抬,“会压在你头上。”

    宁纵看清了oga眼底的狡黠,因为兴奋,oga狭长的眼睛微眯,潋滟生光。

    宁纵喉结微微滚动,视线一直锁着那个痞气的oga,他轻笑了一声,蓦地倾身,两人距离瞬间拉近。

    他语调悠长又轻缓“我怎么觉得,这是在白昼里放纵的意思”

    那个“里”字他刻意强调着说出,舌尖散漫地抵在上颚,又轻轻巧巧地从唇间漫出,别有几分暧昧。

    aha又俯下身来,舔了舔唇“所以,在里面的感觉怎么样”

    “舒

    服吗”

    林昼感觉羞耻感一下子冲到了他头顶“舒服你大爷”

    这人真是翻着花样不认输。

    oga哼了一声,收回身子,头仰在那里,直接不理宁纵了。

    宁纵也不调戏他了,两人安安静静地化妆。

    化妆师是oga,她也是白昼放纵的c粉,看到两人的互动,心里早就兴奋地在呐喊。

    “白昼放纵”c真是太甜了,这糖真是太好磕了

    林昼和宁纵化好妆,换完衣服来到片场,宁纵走在林昼前面,他忽然停下脚步,看了林昼一眼,问“阻隔剂喷了”

    林昼莫名其妙“喷了。”

    宁纵笑了一声“喷了就好,不然我怕你”

    他没说话,漆黑的眼只是慢悠悠地睨了一眼林昼的后颈。

    虽然那里被衣服挡着,但aha的视线仿佛能穿透那层薄薄的衣料,抵达后面的腺体。

    林昼嗤地笑了,宁纵这么说,是觉得他太有魅力,怕自己等会和他演戏时信息素紊乱失控

    oga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要不您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我怕我太帅,您招架不住。”

    宁纵嗓音低沉“是吗,那我就期待你的表现了。”

    林昼坐下来,开始看剧本。在云端讲的是一个安静少年顾别和一个亦正亦邪的男人边崖的故事。

    第一场戏的内容是两人的初见,顾别站在台阶下,仰头看着边崖,边崖一步步走下来,来到顾别面前。

    林昼演的是顾别,宁纵演的是边崖的角色。

    娄恒在林昼旁边坐着,他探头瞄了一眼剧本,有些担忧“阿昼,这少年的人设和你好像不太符合吧,要不要宁神指导你一下”

    林昼压抑情绪,手按在剧本上,告诉自己,不要理他,就当他说话是个屁。

    向来只说真话的beta浑然不觉危机将来,继续自顾自说“听起来这角色似乎是隐忍克制那一挂的。”

    “你话这么多,脾气这么傲,和这角色天差地别,万一你演不好怎么办”

    林昼终于忍不住了,把剧本一放“闭嘴。”

    娄恒茫然,他又说错话了吗

    娄恒走后,林昼认真看着剧本,他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研究,体会角色的情感,等会他

    一定要好好表演他的第一场戏。

    绝对不要被别人看扁。

    过了一会,刘传羽和岳风到了。

    他们已经知道林昼那天晕倒是因为大龄分化的原因,林昼这么迟才分化成一个oga,他们也很惊讶。

    刘传羽能理解宁纵的担忧,但是既然林昼坚持,他也同意林昼继续演。是宁纵推荐他,说林昼很适合这个角色,他相信宁纵的眼光。

    当他亲眼看到林昼的时候,也觉得林昼的形象和气质非常符合顾别,他也很期待,林昼会给这个角色赋予什么样的灵魂。

    在云端前半部分场景是在冬天进行的,恰好和现在深冬的天气符合,因此,剧组只要搭好每一场戏的道具就行了。

    刘传羽没有给两人细讲剧本。

    他向来喜欢演员自我发挥,完全把演员圈在条条框框里,反而会限制他们的表演。

    刘传羽让宁纵和林昼看了一会剧本后,就让两人准备开始拍摄。第一场戏是初见,顾别主动来找边崖,镜头对准了两人,正式开始拍摄。

    冷风凛冽,吹过绿而泛着苍白的树,树叶战栗。

    宁纵居高临下地看着少年,目光垂下,声线低沉“抬头。”

    林昼脊背挺直,在光影中缓缓地抬起了头。

    宁纵依旧面无表情,眸色却一怔。他盯着少年几秒,忽然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站定在少年面前,宁纵肆无忌惮地把目光落在少年的身上。

    远远看着少年,他便觉得,这是一个长得比别人好看的人。

    近看他才发现,他想错了,这是一个好看又特别的人。

    林昼眉眼带着韧性,唇有些薄,是那种嶙峋和青涩并存的感觉。极大的差异感共生在一个人身上,却奇妙融合在一起。

    在宁纵内心深处带来宿命般的悸动。

    这时,宁纵的声音不自觉哑了几分“名字。”

    林昼望着宁纵,吐出的每一个都微微绷紧“顾别。”

    宁纵不知道,他在观察林昼的同时,林昼也在不动神色地打量着他。

    眼前的男人比自己大四岁,他的瞳仁是最纯粹的黑,眸光由明转薄,折了又散开。喉结如刃,目光似刺,腰窄却力量澎湃。

    他看向自己的那一瞬,自己喉咙有些痒。

    林昼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打量一个陌生人,他只是想到就这么做了。

    宁纵又问“多大了”

    “十八。”

    他一开口,宁纵便觉得,林昼怎么能连声音都让他愉悦。

    “才十八啊”宁纵轻轻笑了。

    短短几个字,却在他齿间缓慢又温柔地滚了一圈,别样暧昧。

    宁纵俯下身,直直盯着林昼“他们都说我是坏人,你不怕我”

    林昼视

    线不闪不避,嗓音很淡“不怕。”

    这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话不多,甚至没有肢体接触,只是在不动神色地观察对方的身体,表现了对对方的强烈兴趣。

    宁纵和林昼并不清楚,在他们看见彼此的那一秒开始,欲望就似焚烧的火焰,在彼此之间无声滋长。

    他们终将会像疯子一样相爱,将贪婪的渴求的一切,倾覆生命。

    “卡”

    刘传羽不

    经常夸人,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们完全演出了我想要的感觉。”

    这场戏台词很少,几乎全靠眼神来表现出对对方的兴趣,可以说难度比较高。

    但林昼演出了少年的青涩和欲望,宁纵演出了男人的欲望和渴求,让人不禁期待,接下来他们会发生什么。

    林昼笑了,看向宁纵“演戏也没我想象得这么难。”

    他第一次演戏,难免会有些紧张,但刚才他受到了刘传羽的夸奖,就不怎么紧张了。

    宁纵眼神还有些深,不知道是不是还沉浸在刚才那场戏里。

    但很快他就敛下神色,淡声道“你演得是挺好的。”

    这下林昼愣住了,刚才宁纵是在夸他吗他听错了吗

    下一秒,宁纵又散漫地笑了“好好演,不会的话就来问宁老师,老师教你全套。”

    林昼懵了,宁老师还教全套宁纵这说的这都是什么荤话

    留下风中凌乱的林昼,宁纵惬意地离开了,岳风走到宁纵旁边,感慨道“你们两个能在一起演戏,我到现在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高中时,岳风去过宁纵家几次,每次他都能看见林昼和宁纵争锋相对的样子。

    两人水火不容的人,竟然要一起演电影了,

    “不过,林昼确实演得不错,看来刘导很有眼光,知道他很有潜力。”岳风继续说了一句。

    这时,宁纵淡淡地开口“是我向刘导提议让他来演的。”

    岳风震惊了“是你主动向刘导推荐的你和他不是”完全不和吗

    宁纵神色丝毫未变,瞥了不远处的oga一眼,眼底隐着轻不可察的笑“我和他一起演戏,不是挺带感的”

    岳风怔住,但aha已经走远了。

    之后,林昼和宁纵又拍了几场戏,因为林昼是第一次拍戏,刘传羽特地挑选了比较简单的几场戏来拍,就是为了提高林昼的自信,让他慢慢进入演戏的状态。

    林昼想要让宁纵对他刮目相看,于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林昼点开了宁纵演过的电影片段。

    虽然林昼很不想承认,但他知道宁纵能拿影帝,肯定有点本事。

    那他就勉为其难地研究一下宁纵的表演方式,说不定能看出宁纵哪里演得不好。

    抱着这样的念头,林昼拿着手机坐在一个比较偏的位置,然后,他点

    开了一个片段,视频开始播放,声音被他定成了无声。

    林昼一开始很想挑刺,但看着看着,他竟然被宁纵的表演带入了电影中。

    这台词念得好像挺不错的。

    这情绪表达得似乎也挺到位

    这

    林昼正看得入迷,这时,他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散漫低哑的声音,尾音轻轻挑起。

    “偷看我的视频,就这么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