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入v公告)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宁纵都让林昼接手机了,这么私人的事情都可以互相分享了,两人关系能不好

    在场的群众们回去后,很多人把照片和视频传到网上。

    c粉们本来就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当他们看到视频里宁纵和林昼一开始吵架时,他们心都揪了起来。

    当他们看到后面两人的互动时,他们彻底打消了疑虑。

    这糖简直磕都磕不完很快,宁纵和林昼的照片以极快的速度在网上传播开来。

    万骊联系的工作室也在网上放出了林昼和宁纵的视频,视频一放出,很多人连看都不看,直接进来骂。

    “刚被质疑虚假营业,现在立即出来营业,假的不能再假了”

    “这两人是不是在演戏啊,假得都要突破屏幕了,脑残粉还信呢。”

    但是这一次,无数c粉理直气壮地开始反驳,因为有很多人都在现场亲眼看着。

    “黑子睁大眼睛看看,没看见两人一开始进火锅店前就是吵着进来的吗但是他们后来确实和好了,当现在这么多双眼睛都是瞎的”

    “虽然我还是不喜欢林昼,更不想林昼碰瓷宁神,但如果你们敢骂宁神,我就用唾沫星子淹死你们。”

    “宁神和林昼关系多好说不上,但是肯定没有不和,炒c怎么了,有本事你们在娱乐圈再找一对颜值这么高的出来”

    “黑脸说是虚假营业,和好了又说装,什么话都被黑子们说了,要不法律也给你们定得了”

    总而言之,宁纵的一部分粉丝愿意接受白昼放纵c,但还是有很多人不愿意承认林昼和宁纵关系好。

    只不过,为了宁纵,他们现在暂时会站在林昼这一边,把战火集中对准黑子。

    粉丝们的战斗力太强,两人口碑逐渐扭转。

    这时,网上忽然爆出尚戎的几个小视频,一个视频是尚戎掌掴助理的场景,视频里的尚戎和他卖的清纯小生人设完全不同,他表情十分狰狞。

    另一个视频是尚戎一脸冷漠地和一个人对话。

    话里提到他看上了一个人的角色,让剧组把那人踢出剧组,因为他想演那个角色。

    网友都震惊了,掌掴别人还抢资源尚戎原来是这种人吗

    尚戎工作室没想到吃瓜吃到了自己头上,他们连忙联系删帖,删视频,但是网友们的质疑声越来越大。

    这几个视频是宁纵让人放出来的,当宁纵看到有人在故意黑林昼时,他就让万骊去调查到底是谁做的。

    最后发现,很多水军都和尚戎工作室有关,宁纵本来不想理会这些人,但如果事情牵扯到了林昼,他就不会轻易作罢。

    这几个视频只是预热,后来万骊还找到三个人出来在微博说话。

    有一个是知名微博大v张瞻,有一个是已经退圈的oga明星丁琼珍,还

    有一个是已经转向戏剧表演的aha明星石乾。

    张瞻“第一个视频是真的,我之前就看见过尚戎对身边的助理态度很差,我劝过他几次,他依旧不听,我为我以前没有说出这件事而感到抱歉。”

    丁琼珍“尚戎一直在片场耍大牌,其实和他合作的人大都对他颇有微词,只不过大家想着忍忍就算了,希望以后尚戎能对别人宽容点。”

    石乾“我一直没有和大家提过平妖里尚戎演的那个角色本来是我的,但是当时尚戎看中了这个角色,他逼剧组辞退了我,现在真相曝光,人在做,天在看。”

    三个人在微博公然反驳尚戎,一众吃瓜网友们没想到还有这种后续,真是精彩了。

    没有人怀疑这三个人话的真实性,因为一个是微博大v,一个已经退圈了,估计退圈了才敢说这些话。

    而石乾曾经因为演技好圈了一些粉丝,但是为人太低调,从来不在公共场合说话,现在发声了,说明尚戎真的惹怒了他。

    而且那三个人谁都不黑,偏偏一起商量好黑尚戎明显是尚戎做错事,现在遭报应了。

    “尚戎人设全崩了吧,抢资源,耍大牌,欺压别人每样都做尽了,尚戎不滚出娱乐圈天理难容”

    “如果平妖是让石乾演该多好看,尚戎就这么抢了他的资源,姐妹们撕死这个清纯婊。”

    “亏我之前还觉得尚戎看上去很干净,感情都是装的所以他之前发的那条阴阳怪气的微博,也在故意引战林昼喽,心疼阿昼。”

    “是谁说在云端原来让尚戎演的,刘传羽才不会这么没眼光。原来尚戎还想踩林昼上位,做梦吧他。”

    在全网讨伐尚戎的时候,在云端剧组发了一条声明“关于网上说在云端的主演曾经是尚戎的事情,纯属不实,我们从未找过尚戎”

    好了,剧组都发话了。

    彻底坐实了尚戎碰瓷林昼和宁神的事情,宁纵和林昼的c粉把之前偶像被黑的怒火,全部发泄到尚戎身上。

    尚戎哪知道,这件事口碑会反转得这么快,但是他的口碑已经完全逆转不了了。

    林昼没有去管网上的事情,下午,他要和宁纵拍另一场对手戏。

    这几场戏的内容都是让顾别慢慢了解边崖这个男人,他越观察,越会发现这

    个男人让他琢磨不透。

    可是,越琢磨不透,他却越想去观察边崖,这个纠结的情节,并不需要太多台词,大都只要用眼神来表达。

    但是之后的戏份里,他和宁纵之间的肢体接触会变得很多。

    林昼快速扫了一眼之后的戏份,每一场戏两人的肢体接触和亲密程度会逐渐升级,情感越浓烈,动作就越亲密。

    其中不乏吻戏和床戏,粗粗瞄一眼,好像就有好几场。

    林昼“”

    一想到要和宁纵拍这些戏份,他就有些头大。

    林昼瞥了一眼旁边的宁纵,问“这些亲密戏好像没必要拍吧。”

    拍是可以,他当然不怕,就是一想到要和宁纵这个死对头拍,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宁纵神色很淡“为什么没必要”

    两人刚一说话,就听到前面传来几声兴奋的声音,林昼抬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场记小刘和化妆师钟映如捂着嘴,一脸兴奋地看着他们。

    林昼不解“她们在笑什么”

    宁纵淡声道了一句“你当白昼放纵这四个字是虚的”

    林昼琢磨了一下,好像是这样没错。这时,小刘和钟映如走了过来,两人仍是刚才那一脸兴奋的样子。

    小刘看看林昼,又看看宁纵,努力不让语调因为高兴而太飘“那个我是白昼放纵的c粉,这是给你们买的咖啡。”

    林昼接过咖啡,勾唇“谢谢啊。”

    他低头一看,咖啡上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白昼放纵,一生一世

    林昼“”

    谁要和宁纵一生一世

    宁纵也瞥到了那一行字,挑眉接过咖啡“谢了。”

    小刘和钟映如看到两人都接了咖啡,两人心里忍不住土拨鼠尖叫,他们拿了咖啡,也就是说,默认那句话。

    默认白昼放纵,一生一世啊啊啊

    林昼有些郁闷,喝了几口咖啡就放在了一旁,然后,他瞥了一眼好整以暇的宁纵,奇怪,这人对着这行字也没表现出任何异样。

    他有些感概,看来宁纵真的有一颗营业上瘾的心。

    这时,宁纵接到一个电话,他站起身走了出去。

    林昼重新低头看剧本,时不时和娄恒说几句话。这时,他忽然声音一顿,身上传来难以言喻的酸软感。

    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下一秒,身体骤然涌过比刚才强烈数倍的酸软,像是一阵来势汹涌的浪,抵达他的每根神经。

    而且林昼喉咙渴得要命,就连他的掌心他低头一看,掌纹似乎都泛着绯色。

    林昼心一沉,他竟然在片场发情了。

    娄恒见林昼一直没说话,他问“阿昼,怎么了”

    林昼抬头看他,娄

    恒看见了林昼脸上和平日截然不同的绯色,和之前那次林昼在车上发情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娄恒立即站起身,担忧地开口“我去找宁神。”

    上次就是宁纵帮林昼度过发情期的,现在只要找到宁纵,林昼就没事了。

    清新浓郁的散尾葵气息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其他人也闻到了这个味道,他们问一个oga道具师。

    “你出门忘了喷阻隔剂”

    道具师一头雾水“我喷了啊。”

    “还有谁没有喷阻隔剂”

    “有人信息素外泄了,你们闻到了吗”

    “这里有很多aha,再不补喷会引起骚乱的”

    林昼深吸了一口气,他“腾”地一声站起来,快步往外走。他不能再呆在这里,再待下去别人就要起疑了。

    林昼垂眸,快步往前走,他一直没看路,撞到了岳风,岳风扶住林昼,讶异道“阿昼,你”

    岳风是aha,他闻到了浓烈的oga信息素的味道。

    岳风碰了林昼的手臂,林昼疾速退后几步,和岳风隔出一段很远的距离。然后,他缓慢地抬起眼睛,压抑着吐出两个字。

    “让开。”

    岳风知道林昼是oga,但此时林昼瞥过来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眼底很红,那丝绯色却锋利至极。

    柔中带着坚韧。

    他下意识就往旁边退了几步。

    林昼继续往前走去,他的脚步越来越虚浮了,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脚步。

    他一边走,思绪一边飘散,岳风是aha,刚才岳风碰到他的时候,他非常抵触,只想把任何靠近他的人都撂倒在地上。

    但是

    他对宁纵就没有这种感觉,宁纵标记他的时候,就像孟叔说的那样,确实挺舒服的。

    林昼立即掐了自己一下,他发个情连脑子都变傻了吗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可耻的念头

    舒服什么他只是和宁纵的信息素高度契合而已。

    林昼忍住不适,只往人少的地方走,最后,他进了一间道具室,刚一进去,他就把门锁了。

    “咔嚓”一声,林昼转过身,室内光线有些暗。

    他背抵着墙,一直紧紧绷住的那根弦,终于断了,他控制不住地往下滑去。

    当林昼的身子触到地上的那一刻,全身的力气堪堪泄尽,只留下连绵不绝的渴望。

    他眼底已经覆满了胭脂色,但他死死咬紧齿关,拼命忍耐。该死,宁纵怎么还不过来,他快要撑不住了

    如果宁纵一直不来,他就会一直在这里待下去。

    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他发情的样子,反正现在门锁了,别人进不来,他也出不去。

    空气很安静

    ,林昼垂下头,头抵在膝盖上,手指紧紧地扣着手臂,无声地攥紧,指骨苍白。

    仿佛只有这么做,才能拼命按捺下心里的渴求和欲望。

    林昼的脸因为发情热度愈加升腾,身子因为欲望愈加软了下去。

    但他没有抬头,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长久地保持着这个动作,身子微微颤抖。

    这时,又一阵热浪席卷了林昼的全身,他死死攥着手,不让齿间溢出任何声响。

    想想什么可以转移注意力,冷得似冰的那种,可以立即浇熄他的欲望。

    之前林昼分化的时候,就产生过幻觉,这时,他脑海中闪现光怪陆离的画面。

    或许是因为两人信息素高度契合,林昼脑海里忽然浮现了一张寡冷矜贵的脸,淡淡瞥一眼就能冻结人所有的神经。

    宁纵。

    林昼的思绪越来越乱,他又想到了四年前,宁纵毫无征兆地离国,没人知道宁纵离开的原因。

    他只知道,宁纵离开了四年,期间和他音讯全断。

    宁纵消失得太彻底,斩断了和所有人的关系,尤其和他这个和宁纵争锋相对了十年的人。

    林昼几乎都要怀疑,他生命中到底有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林昼死死抵着牙,下颌因为隐忍着发情的痛苦,绷得很紧。之前宁纵答应过会帮他。

    哥,你要食言了吗

    林昼因为发情的酸软被宁纵的冷漠削减了几分,他没什么表情地看着空气。

    岳风终于打通了宁纵的手机,手机一接通,岳风就急急开口“林昼出事了”

    手机那头立即响起宁纵隐忍的声线“他现在在哪”

    “他不理任何人,我不知道他在”话未说完,手机就挂了,只留下机械的忙音。

    宁纵来到片场,向来平静的脸上头一次染上了别的情绪,近乎失控。

    他瞥了一眼,走到娄恒面前,娄恒正在忧愁林昼去哪里了,他一看到宁纵就迎了上去。

    宁纵黑眸盯着娄恒,声线很沉“林昼在哪里”

    “我一回来他就不见了。”

    宁纵逼自己冷静下来,万骊瞥见宁纵神情不对,他喊了一声“宁纵,你”

    但宁纵却恍若未察,他快步往外走,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个倔强的oga现在究竟在哪里

    他不能漫无目的地找,必须快点找到林昼,不然林昼就会因为性激素暴乱而出事。

    宁纵缓慢地长出一口气,他闭上眼睛,任由思绪覆盖他的脑海。

    他记得林昼之前和他吵架的时候,有时会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面。

    但是过了一会,骄傲的少年会主动从房里走出来,恢复以往痞气的模样,倚在他的门前,嚣张地朝他一挑眉。

    “我刚才没输,我们再打一次”

    宁纵睁开眼,寂静的眸底被墨色覆盖。

    所以,现在林昼不可能在空旷的地方,他很有可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房里还上了锁。

    因为发情,林昼的信息素也会蔓延到外面,只要走近,他就会闻到散尾葵的香气。

    宁纵紧抿着唇,之前林昼会主动走出房间,但这一次,他一定宁愿把发情的他一直关在里面,都不会踏出一步。

    所以这一次,换自己来找回他,把他带出来。

    一确定下来,宁纵就立即往几个可能的地方走,他一个一个地方找过去,却始终找不到林昼的身影。

    宁纵心里的不安逐渐加深,是他告诉林昼,林昼发情的时候,必须和他待在一起。

    但现在,是他食言了。

    这时,宁纵来到道具室前,才刚走近,他鼻尖就闻到了被日色晒过的散尾葵清香,因为浓郁,仿佛一张网,顷刻就覆盖了他所有的理智。

    宁纵脚步一顿,他确定,林昼就在这里。

    宁纵立即把手覆在把手上,门锁了。他又抬起手,敲击紧闭的房门,声线克制“林昼,你在里面吗”

    里面很安静,没有人回应他。

    宁纵担心林昼已经出事了,他压下情绪,又敲了敲门,声线提高了几分“我是宁纵。”

    然而,房里依旧死寂一片。

    宁纵隐忍着不安,如果林昼一直不开门,他就要闯进去了,寂静中,他最后一遍开口。

    “阿昼,是我。”

    蓦地,“咔嚓”一声,锁开了。宁纵瞳孔一紧,直直望了过去。

    林昼抬头,日色晒进了寂静的走廊,外面那人身形颀长,他逆着光,眉眼不辨。

    但林昼却仿佛看见了那一年盛夏的炽热艳阳,落在那人的脸上,连呼吸都带着冷清清的光棱。

    光影里的那人忽然往前踏近几步。

    林昼因为发情太久,身子支撑不住地往下一软,此时的他已经意识不到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只凭本能打开了门。

    宁纵伸开手,将林昼拥入怀中。这一瞬,他们的气息缠绕在一起,柚木气息层层叠叠地在散尾葵上舒展开来。

    冷的,涩的,笼住了林昼所有的痛苦。

    林昼抬眼,视线有些模糊了。

    “你”

    还未说完,宁纵的声线落下,又凉又缓,荡在寂静的走廊上,像有着清冷的回音。

    “省点力气,等会再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