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吻得怎么样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蓦地让林昼想起了刚才的场景,林昼忽然觉得有些烦躁,他一把扯下盖在他头上的帽子,视野恢复光亮。

    然后,他往后退了几步,转身看着宁纵,懒散地开口。

    “呵呵,不怎么样。”

    宁纵轻飘飘问了一句“你和别人吻过”

    语气云淡风轻,视线却片刻不移。

    林昼啧了一声“可能吗宁影帝,你作为第一个亲到我的人,是不是应该感到相当荣幸”

    话音落下,宁纵紧绷的神色蓦地一松,抬眼时,眼底隐着一丝深意。

    他忽然开口“我也是第一次。”

    林昼怔住“什么”

    aha却不看他,迈开长腿径直走进了暮色里,风把他的声音吹了过来。

    “林昼,你作为第一个亲到我的人,是不是也应该感到相当荣幸”

    宁纵走远了,林昼站在原地。

    原来宁纵真的和别人说的那样,他从不接亲密戏,从不拍吻戏,他的第一次真的给了自己

    林昼心想,两人都是第一次,这样一想,他好像也不算太亏。他哼笑了一声,不管怎么样,还是宁纵占了大便宜。

    林昼回到酒店后,翻了翻微信,在最a男团里发了一句“晴远到酒店了吗”

    宋晴远和林昼说过今天就会到冠都酒店,但是林昼拍了一整天的戏,宋晴远都没到。

    信息发了很久,群里都没有人冒泡,过了一会,辛深发了一句“阿昼,先别等了,晴远估计晚上很迟才会到。”

    周庭“我们今天一整天都在拍广告,累瘫了。”

    林昼“我也累瘫了,一场戏ng了好几次,嘴都要废了。”

    刚发出这句话,林昼就察觉到不对劲,他这么说,他们不就知道他在拍什么了。

    他闪电般地撤回这句话,但哪怕他动作太快,群里已经沸腾了。

    “阿昼,为什么你的嘴废了你今天不会是和宁神拍吻戏了吧,啊啊啊啊”

    “你才进组多久,这么快就拍吻戏了,在云端的戏份这么野的吗”

    “啧啧,老实交代,到底拍了多少条,嘴才会废成这样。”

    “阿昼快回答,不准装死”

    “”

    但无论他们怎么发,林昼就是不回答,他郁闷地躺在床上,都怪他这张多话的嘴。

    林昼在床上躺尸了几小时,因为心情不好,没有心思吃晚饭。

    晚上十点,他随意翻了翻手机,发现宋晴远给他发了一条信息“阿昼,我到酒店门口了,一起去吃宵夜”

    “我现在下来。”

    林昼下了床,随便套了一件羽绒服,把拉链拉到最上头

    ,戴着口罩和帽子就下了楼。

    到了酒店楼下,门口停着一辆车,宋晴远戴着口罩坐在里面,林昼上了车。

    林昼看向宋晴远,宋晴远还闭着眼睛,一脸疲色。

    林昼“附近有家馄饨店挺好吃的,我们去那”

    “行啊,我就随便吃点。”

    宋晴远一整天都没歇下来过,现在只要填饱肚子就行。

    车子往前驶去,直行了一段距离,往左行驶了一会就到了。宋晴远的经纪人在车上坐着。

    林昼和宋晴远下了车,入冬了,空气弥漫着丝丝冷雾,落在脸上,都成了凉意。

    这条街在影视城附近,一条街上全是小吃。很多剧组都会派剧务助理来这里订餐,有些艺人在深夜还会自己出来吃宵夜。

    夜很深了,行人寥寥,街上不复白天的喧闹,有些店已经歇了。

    但还有一些店还开着,店名明晃晃地亮在黑夜里,像是一束束光。

    林昼和宋晴远到了馄饨店,店有些偏,但也不难找,拐几个弯就到了。

    是娄恒发现这家店的,他尝过觉得好吃,就给林昼打包带了回来,林昼也觉得味道不错。

    走进店里,店里没有一个人,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beta。老板抬头看见两人,神色没有一点惊讶。

    “要吃什么”

    来这里的明星太多,老板都见怪不怪了。

    “一碗馄饨。”林昼看向宋晴远,“你吃什么”

    宋晴远看了看菜单,合上“一碗鸭血粉丝面吧。”

    老板去准备了,他们随意挑了一张桌子坐下,摘了口罩。空气太冷了,宋晴远站起身,把敞开的门彻底关了。

    宋晴远奇怪道“阿昼,你就吃这么点”

    一碗馄饨够吗

    林昼手撑着头“我没什么胃口,而且现在太晚了,吃太多我怕第二天状态不好。”

    明天还要拍戏,刘导对演员很严格。

    宋晴远表示理解,他拍戏时也是这样。宋晴远想到群里的对话,问“你的嘴怎么废了”

    一边说,他一边看着林昼的唇“好像还好啊。”

    林昼扶额“我嘴误,嘴误,不提了行吗”

    宋晴远笑了笑,不再提了“拍了几天的戏,和你哥相处得还好吗”

    林昼一顿“就那样吧。”

    这时,馄饨和面上来了,白汽袅袅上升,驱散了些许冷意。宋晴远吃了几口,感觉身子都变暖了一些。

    他看向林昼,想起一个困扰他很久的问题“阿昼,你不是较真的人,你为什么和你哥相处不好”

    高中时,他见过宁纵几次,宁纵看上去很冷淡,几乎没有和林昼说过几次话。

    可是看最近宁纵对林昼的态度,他也说不清为什么,总感觉宁纵的态度有些变了。

    宋晴远有心想缓和两人的关系,才问出了这个问题。

    闻言,林昼垂头。青白的葱花飘在汤里,点缀着奶白色的馄饨。

    不知怎地,林昼心情又躁了几分,下意识把勺子在汤里搅了搅。极缓极慢的动作,绿色和白色却霎时乱了,碰撞在一起。

    像是雪地里生长着苍绿的枝桠,树顶笼下了冷清清的白,绿色却依旧攀藤而上。

    热气拂上林昼的脸,在冬天里升腾着温度。模糊了冬日的界限,也模糊了林昼的声音。

    “谁知道呢。”

    宋晴远看了林昼几眼,每次提到宁纵,林昼总是这样的态度,他也不知道这两兄弟到底有什么矛盾。

    宋晴远转移了话题“阿昼,你猜我前几天看到谁了”

    林昼看他,向来好脾气的宋晴远冷笑了一声“我看见屈陌了。”

    闻言,林昼也眸色微暗。

    屈陌曾经是浮光公司的人,在eoch男团选拔期间,他,林昼,宋晴远周庭几个是最出挑的人。

    屈陌向来不搭理任何人,但他自负能力最强,把林昼视为了眼中钉。

    但林昼从来没有把屈陌的冷言和挑衅放在眼底,只做自己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公司宣布eoch的出道人选是林昼,宋晴远,周庭和辛深,屈陌知道了后,冷冷地扫了林昼一眼。

    后来,公司又决定让林昼单人出道,因为林昼个人风格太鲜明,其他三人成团出道。

    公司不让屈陌和eoch出道的原因是,屈陌和其他三人风格不符。最后,公司决定转变策略,之后让屈陌单人出道。

    但屈陌就是偏执地认为公司放弃了他,甚至还把全部的怒火转移到了林昼的身上。

    之后,屈陌忽然找到林昼,说请他们吃一顿和解饭,林昼答应了。

    他们来到食堂,屈陌破天荒主动给林昼打了饭,他知道林昼对海鲜过敏,特意在饭里加了海鲜调汁。

    林昼吃了几口,过了一会过敏症状就发作了,几近休克,屈陌就在旁边冷眼看着,不做任何事情。

    幸好宋晴远刚好来了这里,把林昼及时送到医院,从此,几人和屈陌彻底结下了梁子。

    这件事被浮光公司瞒了下来,一是林昼和eoch马上就要出道了,

    他们不想在这档口出什么事情,二是想给屈陌最后一次机会。

    结果马上就传出,对家公司签了屈陌的消息,他们爽快地付了违约金。原来屈陌早就找好了下家,就等着和浮光一拍两散。

    更过分的是,屈陌还直接用林昼的人设出道,林昼随心所欲是本色,而他本人阴冷,却想装作洒脱的人设,越装越不像。

    之后,林昼一出道爆红,大家更把先出道的屈陌称为小林昼,讽刺屈陌四不像

    。

    宋晴远“我听朋友说,屈陌在新公司过得很惨。”

    “他以为他算盘打得很响,没想到假的就是假的,他那种性子根本和人设不符,大家根本不买账。”

    林昼是不介意很多事情,但当时他真的以为屈陌是想和他和解的,但屈陌眼睁睁地看着他因为休克倒在地上,却毫无任何行为。

    林昼不找屈陌算账,已经是他仁至义尽。

    林昼没什么表情地问“他现在在干什么”

    “他炒人设失败,新公司基本不会给他好资源,他也就演偶尔客串一些小网剧,或者跑跑路演。”

    宋晴远“我们私下都觉得他可笑,如果他不动歪心思,不去害你,留在浮光肯定比现在强得多。”

    林昼笑了笑,不再提这件事“对了,你什么时候开始拍戏”

    “后天,明天导演会给我们讲戏”

    吃完夜宵后,两人上了车,一路上他们聊了很久,等到林昼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林昼走到房间门口,刚打开门。

    下一秒,对面的门忽然开了,那个向来寡冷的aha倚在门外,状似无意地扫了他一眼。

    “这么晚去哪了”

    林昼奇怪,他刚开门宁纵就知道了,他是一直在门口守着吗但林昼立即打消了念头“去见个朋友。”

    林昼慢悠悠地道了一句“宁影帝特地等我”

    他知道不可能,只是随口一调侃。

    话音刚落,宁纵就淡淡道“我是在等你,你忘记了刘导给你的任务”

    说完,宁纵就迈开长腿走回了房间,看都不看林昼一眼。

    林昼这才想起,今天拍完戏后,刘传羽给他们两人发布了一个任务,让他们今晚互相观察对方的身体。

    刘传羽的意思是,之后两人的戏份会越来越亲密,所以他们私下最好先对彼此的身子有一些了解,这样也更容易带入戏里。

    一听到这个任务,林昼下意识就想抗拒,所以他刻意不想去记得,没想到宁纵竟然记得这么牢。

    也不知道宁纵为什么这么热衷完成刘导的任务,他们两人互相观察有意思吗

    林昼不去想,回房换了一件衣服就出来了,对面的门一直没关,林昼走进去后,这一次,他特地看了一下,确定门真的关好了。

    不

    想再发生上次被众人围观的尴尬糗事。

    林昼转身,视线落在前面,宁纵的目光扫了过来,慢声道“关门了”

    “当然。”

    宁纵“可以开始了”

    林昼“”

    这话说的,好像他们要开始做什么不正经的事情一样,但仔细一想,互相观察对方,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正经。

    宁纵坐在床上,林昼特地坐在椅子上,两人虽然在对

    面,但他离宁纵隔了一段不近的距离,宁纵瞥了一眼,微微哂笑。

    林昼唇边勾起一丝吊儿郎当的笑“宁影帝,我先。”

    他先观察,宁纵必须排他后面。

    宁纵一挑眉,像在说,随便。

    空气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林昼纡尊降贵地把视线落在aha的身上。

    他看得很仔细,宁纵的皮肤是冷调的白,瞳仁很黑,是最纯粹的墨色,眼尾又轻轻挑起。

    却不轻佻,只有清贵和矜冷。

    林昼视线下移,宁纵的唇有些薄,唇色是清冷的淡色,即便吻下的时候,也会带着冰凉的触感。

    就像边崖亲吻顾别的时候一样。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林昼立即回过神。

    靠,他在想什么,都怪今天吻戏拍了太多次,给他留下阴影了。

    林昼重新镇定下来,他似乎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宁纵,不像之前那样,两人见到面只会争锋相对。

    这时,林昼脑海里忽然闪过,他第一次来到宁家的时候,母亲孔絮香问他,宁纵哥哥好看吗

    那时他看都不看宁纵一眼,只是倔强地偏头,说了一句,没他好看。

    林昼不禁想,如果当时他把视线放在宁纵的脸上,他还会说出那句话吗

    察觉到林昼的沉默,宁纵忽然开了口“得出什么结论了”

    林昼思绪散了,他坏笑着勾了勾唇“得出结论了,你比我老。”

    宁纵挑眉“我记得,我们好像只差了两岁。”

    两岁怎么了,那不还是比他老林昼不以为意。

    林昼抬了抬下巴“宁大影帝,您知道什么是年轻的活力吗”明明两人只差了两岁,却被林昼故意说大了一轮。

    骄傲的oga手指指向自己,吐出一句“年轻气盛这种东西,我有,你没有。”

    宁纵顺着林昼的动作,深深地瞥了林昼的腿一眼,他不紧不慢地重复了林昼的话“年轻的活力”

    aha神色忽然变了,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这位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oga,你带我体会一下这种滋味”

    林昼嗤笑了一声,表示了自己的回答。

    你做梦。

    宁纵声线微沉“现在,轮到我了。”

    林昼不答。

    窗外是寂静的黑夜,月色藏进云层,树影黯沉,在静默的夜色中,宁纵缓慢地抬起了眼。

    宁纵打量着林昼,他的视线漫长又放肆,视线一寸寸掠过,由上至下,肆无忌惮,没有放过他视线之内的任何一个地方。

    从眼睛到唇,他的眸色微微深邃了几分。

    从唇再落及喉结,他的喉结也不经意滚动了些许。

    再往下看,他眸色又稍微暗了些。

    从头到尾,宁纵的目光都仿佛一把锋利又温柔的刀,刀锋似冬日一样冷冽,落下的时候,刀尖却笼着烈夏灼烫的光。

    一点一点窥见其中藏匿的隐秘。

    林昼注意到,宁纵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很久很久,恍若带着实质性,他忽然有着被冒犯的错觉。

    林昼皱眉“喂,你往哪看呢”

    上一个敢这么看他的人,早就被他揍得爬不起来了。

    宁纵终于收回了肆无忌惮的目光,嗓音微微下压“看你啊。”

    林昼不耐“看够了没”

    他看五分钟,宁纵至少要看二十分钟,这么久了,宁纵到底在看个什么东西

    宁纵黑眸越加深了,蓦地,他身子松松往后倾了倾,慢条斯理地落下一句。

    “不够,领口再拉开点。”

    林昼蓦地站起来“没完没了了”

    他都勉为其难地让宁纵看了,现在宁纵还提要求

    “不打算完成刘导的任务了”宁纵却淡定地回了一句。“一次没完成,之后你每晚都要来我房里被我观察,更喜欢这样”

    林昼当然不想每晚都来,而且刘导布置这样的任务一定有原因,他也想认真完成。

    林昼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偏头,懒懒地抬起手指,捏着领口,不耐地往外扯了一点。

    “要看就快点。”

    宁纵直直看向敞开的领口,oga的锁骨深深凹陷出一道潋滟的弧度,别致的光。

    宁纵轻不可察地笑了,漫不经心说了一句“还有,腰带再松一点。”

    林昼紧抿着唇,这还能忍他“腾”地一声站起来,走到床边,俯身,盯着宁纵,他面无表情地勾唇。

    “宁影帝,看来您今晚很有兴致啊。”

    林昼站得很近,本就极短的距离,瞬间又缩短了几分,宁纵干脆身子往后压,手撑在床上,抬眸,视线往上,平静地对上林昼的眼。

    因为林昼俯身,浴袍更加敞开,从宁纵的角度看去,恰好能瞥见那令人遐想的线条。

    宁纵眸色深沉。

    此时,林昼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宁纵,但宁纵气势却分毫未减。

    唇边那丝笑,莫名让林昼想到,宁纵离国前的那一天,他被杯子砸到,伤势骇人,笑得却更加肆意了。

    宁纵注意到林昼的失神,散漫道了一句“你现在就害臊了,以后床戏还怎么拍”

    床戏

    这两个字仿佛一道惊雷,重重地劈向林昼的脑袋,他差点忘了,以后两人还有几段床戏要拍。

    吻戏他都要熬这么久才能接受,呵呵,去他的床戏。

    林昼按捺情绪“我管你床戏怎么拍,反正今晚我不干了。”

    反正看都看过了,任务已经完成,刘传羽那也可以交代了,

    这时,宁纵略带深意地开口“想知道我对你的评价吗”

    林昼无所谓地说“不好意思啊,我不怎么想知道,您就藏在肚子里一辈子吧。”

    林昼直起身,理了理衣领,就径直离开了。

    宁纵望着林昼的背影,思绪翻涌。对林昼的评价,简单来说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

    “想上。”

    黑夜笼上宁纵的眉眼,他悠悠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