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靠信息素上位最新章节     
    肖想

    林昼嗤笑了一声“宁影帝,我可没有肖想你,你还不如说”

    他的视线飘向宁纵的领带,故意说了一句“我在肖想你的领带。”

    宁纵摆明了不信,淡声道“是吗”

    林昼忽然上前,一把扯下宁纵的领带,因为动作太过迅速,宁纵的领口一下子歪了。

    林昼把领带放在宁纵手上,大度地开口“你也用这条领带来肖想我吧,我不介意。”

    他转身就走,去准备下一场戏,背影十分潇洒。

    宁纵捏了捏领带,刚才林昼的手指擦过他的手背,留下冰凉的触感,他看着林昼,轻轻地摩挲了一下指尖。

    早上的几场戏就这么顺利地过了,林昼虽然才刚刚康复,但是状态却很好,下午的戏也拍得很顺畅,几乎不怎么ng,刘导越来越满意。

    今晚,林昼和宁纵要参加卡地亚珠宝展,这次活动是之前就定好的,他们和刘传羽提了这件事。

    刘传羽思考后,今天要拍的夜戏本来就不多,就算推迟到第二天晚上拍摄也能完成。

    宋晴远也参加今晚的珠宝展,他就和林昼一起坐车回了浮光公司。

    化妆师和造型师都在那里等他们,eoch其他两人今晚有别的活动,周庭和辛深简单和林昼他们聊了两句就离开了。

    林昼坐在那里,化妆师在一旁给他化妆,林昼皮肤很白,是冷调的白色,几乎不用涂粉底。

    他的眼型也生得好,狭长又不凉薄,瞳仁似黑色的琉璃,太多修饰反而会掩盖他本来的特点。

    因此,林昼每次化妆都不需要化太久,现在林昼化完妆试好造型后,就半仰着头,靠在椅子上,假寐一会。

    拍了一整天的戏,他有些累。

    宋晴远还在化妆,也快到最后一个步骤了,他随意往后一瞥。

    从镜子里看见坐在后面的林昼,头往旁边微微侧着,垂下几丝黑发,添了不驯和锋利。

    下颌分明,脖颈修长坚韧。

    宋晴远在心里感慨了一声,幸好林昼不是一个oga,不然这样貌也太惹眼了。

    一上车林昼就睡了,现在又在睡觉。于是,宋晴远问“阿昼,你很累吗”

    林昼也觉得今天他特别疲累,之前一直拍到晚上也没现在这么累。

    他轻轻道了一句“是挺累的。”

    不仅是累,腺体还有些隐隐的说不出的难受。

    这时,林昼鼻尖闻到了一个青草的信息素味道,他仍闭着眼,问了一句“晴远,你今天喷阻隔剂了吗”

    宋晴远是个aha,但林昼以前是beta,所以就算和他待在一起,也没闻过宋晴远的信息素味道。

    原来,宋晴远的信息素是青草味的。

    宋晴远“还没有,我出发前会喷的,今天珠宝展上会有很多人,为了以防万一,当然会喷。”

    珠宝展上有很多明星和名流,其中有很多oga和aha,大家会走得很近,信息素难免会有些外泄,所以所有人都会喷好阻隔剂再来。

    “阿昼,你为什么这么问”宋晴远觉得奇怪,林昼是一个beta,他基本闻不到信息素,这些好像和他无关。

    林昼缓慢地平缓呼吸“没事,我只是好奇而已。”

    闻到宋晴远的信息素,他现在好像更难受了,脖颈开始变得发烫。

    这时,宋晴远化好妆了,他准备去外面做造型,他经过林昼旁边的时候,青草信息素的味道涌入林昼鼻尖。

    化妆师也离开了,现在化妆间里就剩下林昼和娄恒两人。

    林昼紧抿着唇,信息素弥漫在空气里,他感觉他现在很不舒服。

    这样的感觉很熟悉,林昼心里有了一个预感,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脸还没有很烫。他又站起身,望向镜子,绯色还没有漫上来。

    林昼心里微微一松,看来还没有发情,应该只能算是发情的前兆。

    上一次发情来势汹涌,这一次还好,可能只是难受而已,但是林昼还是不敢放松警惕,他看向娄恒“阻隔剂带了吗”

    “带了。”

    娄恒把阻隔剂递给林昼,担心地问“阿昼,你没事吧,不会要”

    林昼把阻隔剂往自己身上喷了很多,镇定地落下一句“应该不会,只是保险起见。”

    林昼心想,虽然他不觉得自己等会会发情,但是马上就要参加卡地亚珠宝展了,人那么多,他还是和宁纵待在一起比较好。

    拿起手机的时候,林昼有些迟疑。

    但是他想,两人都拍戏拍了这么久,关系怎么说都比以前好很多了,偶尔主动打给宁纵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他拨了宁纵的号码,几乎是刚拨出去没多久,就被接起,aha低沉的嗓音响起“有事”

    林昼想开口,但主动打给宁纵还是让他的声线僵硬了一些“今晚我和你坐一辆车过去怎么样”

    骄傲的oga立即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我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营业了。”

    手机那头沉默了几秒,宁纵没有再说话,细细听着仿佛只有风声

    缓慢地掠过,又或许那只是aha轻浅的呼吸声。

    宁纵了解林昼,他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提出要和自己坐同一辆车,他沉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林昼愣住,宁纵感觉真够敏锐的,他总不能说他怀疑他等会会发情,可能需要宁纵帮他这种话。

    这时,门外传来宋晴远和经纪人的说话声,门被推开一条缝。

    “晴远,你这次造型和以前不太一样,风格转换了很多,你能适应吗”

    “我确实不太习惯,到时候看看网上大家的反馈”

    林昼快速落下一句“就这样,你把车子开到浮光公司楼下。”

    说完,林昼立即把手机挂了。

    宋晴远恰好走了进来,林昼转身看向他,宋晴远以前都是走干净温柔的风格,这一次他穿的衣服比较偏向冷酷风,发型也和以前有所不同。

    林昼打量了几秒,夸赞道“造型不错。”

    宋晴远原本还有些忐忑,听到林昼的话,笑了“我还以为你会说我不适合。”

    宋晴远一来,林昼就感觉空气压迫了几分,虽然不是很强烈,但身上更不适了。

    他原本想拍拍宋晴远的肩膀,想了想就收回手,只开口“自信点,你很适合。”

    林昼又说“对了晴远,等会我坐宁纵的车子过去。”

    宋晴远了然,这对兄弟可能需要私下进行沟通,说不定越沟通感情越会变好一些。

    他完全理解,点了点头。

    林昼和娄恒走出化妆间,关上门的那一瞬,林昼终于松了一口气。

    娄恒一直观察着林昼,看到林昼这幅样子,焦急地问“怎么了还撑得住吗”

    林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应该可以。”

    虽然他感觉体温在升高,但是在他的承受范围以内。

    “我们快点下去,说不定过一会宁神就到了。”娄恒稍微放下心,加快了脚步。

    林昼和娄恒走进电梯,林昼背抵在那里,不说一句话,只是唇抿得更紧了。

    林昼盯着电梯上的数字,数字一点一点地变小,当数字变成1的时候,电梯门开了。

    他刚要走出去,蓦地,一个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他眉峰凛冽,眼很黑,唇很薄,淡瞥一眼似乎能凝结成冰。

    林昼怔住,宁纵他怎么上来了

    看到林昼的那一瞬,宁纵就直直把视线落了过来,语气隐着情绪“你不舒服”

    林昼看清了宁纵眼底的担忧,思绪有些乱,是他看错了吗而且他明明让宁纵在楼下等,宁纵为什么要上来

    林昼想不通,他忍耐着不适开口“我可能快要发情了。”

    “但是”林昼又补了一句,“在我的忍受范围之内。”

    林昼没有嘴硬,现在的

    不适没有以前那么强烈,只是一阵阵轻微的难受,这次症状比较轻,他想试试,如果不被标记,可不可以撑过去。

    宁纵眸色深了几分,他瞥了一眼林昼的脖颈,还未泛着红,空气中oga信息素的味道也没有很浓,确实像林昼所说的,并没有很严重。

    宁纵转身,沉沉落下一句“上车。”

    车子停在浮光公司的后门,几人上了车,车子往珠宝展举办的展馆驶去。一上车,林昼就打算坐下,宁纵却长腿一伸,阻止林昼坐下,淡声道“和我坐一起。”

    林昼知道宁纵的意思,万一等会他发情加剧了,宁纵就会帮他。林昼想了想,没拒绝。

    但林昼存了一个心思,他走到后排坐下的时候,特意和宁纵隔了一个位置。

    宁纵瞥了一眼仅隔着他一个座位的oga,眸色微暗。

    过了一会。

    “那个”林昼深吸了一口气,“手借我一下。”

    他想看看,如果一直握着手,再加上宁纵用信息素引导他,可不可以就这么撑过去。

    宁纵顿了几秒“用手不够。”

    林昼看他,听见了宁纵平静的声音“效果没有我抱着你好。”

    aha淡定地继续说“我抱着你,你能完全被我的信息素包围。”

    心里却补了一句,抱着还能直接标记了。

    看着宁纵淡然的样子,林昼觉得听起来似乎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是被宁纵抱着,还是算了。

    林昼沉吟了一会,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这样吧,你把你的外套给我,然后,我们再牵着手。”

    闻言,宁纵嘴角又是一沉。

    几秒后,他抬手,缓慢地脱下西装,往林昼身上一罩,黑暗覆下的同时,aha的柚木信息素沉沉地涌动在空气里。

    林昼把西装披在身上,觉得身上舒服多了,他看了一眼宁纵,宁纵没看他,只是嘴角微沉。

    宁纵生气了他到底在气什么林昼完全不理解。

    林昼还有求于人,他咳咳了几声“还有手。”

    aha仍不看林昼,顿了几秒后,他慢条斯理地把修长的手移过去几分,林昼刚握着他的手。

    下一秒,宁纵就拽着林昼的手,把林昼整个人拉了过来,林昼的手肘抵在车座上,宁纵蓦地倾身,他终于把视线落在林昼的身上。

    只不过黑眸沉沉地盯着林昼的脖颈,漫不经心道“真的不需要我标记”

    因为宁纵的靠近,林昼感觉全身的神经都在被他蛊惑,不过幸好,热浪只涌过了一轮,就歇了下来。

    林昼抬眼,语气张扬“我说过,暂时还不需要。”

    说不定今天他继续坚持下去,真的可以成功。

    宁纵冷淡地开口“那恭喜你了。”

    他松开手,重新靠到椅背上,这一次,他半眯着眼,似乎准备完全不管了。

    万骊在开车,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但娄恒就坐在车子前排,两人说什么,都能进到他的耳中。

    他有心想让宁纵帮林昼标记,减轻林昼的痛苦,但他一想到这祖宗的脾气,就叹了一口气。

    车子还在往前行驶,林昼拢紧了宁纵的西装。

    aha的信息素舒缓了他发情的痛苦,林昼笑了,他总感觉他自己一定会成功。只要这次他战胜了自己,以后就算再发情也不需要宁纵帮他了。

    但是林昼刚立下fg,下一秒,他就察觉到身子传来一阵阵灼热。他的嗓子极度干渴,极度渴望旁边aha的碰触。

    身子瘫软,脖颈滚烫,他看了看他手上的皮肤,已经泛着绯色。

    林昼咬着牙,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宁纵刚碰了他一下,他发情就一下子加剧了

    宁纵也闻到了空气中骤然浓郁的散尾葵气息,黑眸墨色翻涌覆,他倏地解开安全带,完全侧过身,半站在发情的oga面前。

    他的声音居高临下地响起“准备嘴硬到什么时候”

    林昼抬头,望见了aha冷淡锋利的下颚弧线,似记忆里一般冷漠,却又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他僵硬地开口“难道我每次发情,每次都需要你吗”

    他不甘心每次都被欲望打败,哪怕只是因为信息素的原因。如果这一次他因为信息素屈服了,那下一次呢

    每一次都要因为这个原因,把两人牵扯到一起吗

    宁纵盯了林昼几秒,忽然俯下身,两只手撑在椅背上,把oga完全圈在他的臂弯之间。

    他又倾了倾身,瞬间缩短了两人的距离,黑眸一瞬不瞬,语气微冷。

    “在这关头还嘴硬,胆子够大啊。”

    矜冷的aha散漫地开口“提醒你一句,展馆快到了,所以”

    他敛着下巴,一字一句地问“要不要被我标记”

    林昼没开口,空气依旧沉默,他掌心紧紧握着车座,手背泛着青筋,对aha汹涌而来的渴望已经覆盖了他的全身。

    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想开口,但是现在

    娄恒不想打扰他们,但是他看着越来越近的展馆,心都提了起来“阿昼,展馆真的快到了”

    林昼闭了闭眼,扬高了声音,因为压抑太久,声线有些沙哑“停车。”

    车子蓦地停下,林昼的下颌像是一条绷得很紧的弦,他看着宁纵,齿间逼出两个字“帮我。”

    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标记就标记。

    宁纵挑了挑眉“现在知道服软了”

    眼看oga又要暴躁了,他屈身,半跪在

    地上,轻轻地揽过林昼的肩膀,撩起林昼的领口,露出腺体。

    他偏头,在oga耳侧极轻地道了一声“别躁啊,哥会帮你的。”

    林昼感觉他的信息素又因为宁纵变得紊乱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快点。”

    再不标记就来不及了。

    这时,万骊慌乱的声音响起“糟了,记者一定认出了我们的车,他们现在全都围了过来,我们被包围了”几人看向车外,很多记者朝这里走了过来,他们手上都拿着相机,还未走近,已经对着宁纵的车,连拍了好几张。

    现在车门紧闭,记者看不见里面,但只要他们开门,车内的情景就会一览无余,这样就会暴露林昼是个oga。

    甚至还有记者在浮光公司外面看到,林昼和宁纵上了同一辆车,现在这两人都在里面,他们好奇极了,争先恐后地问。

    “宁神,你和林昼是不是都在车里两人商量好一起来的吗”

    “你们到了展馆,为什么不下车”

    “远远就看见车子停了,发生什么事了”

    如果换做其他咖没这么大的明星,有些胆大的记者就直接过来敲门了,但是现在车里坐着的,一个是顶级爱豆,一个是国际影帝,他们不敢这么做。

    但即便如此,两个流量超大的人在一辆车上迟迟不下来,已经足够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了。

    记者们越围越多,都想知道车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还有人在说。

    “为什么空气里有oga信息素的味道,能不能出来解释一下”

    “是谁没有喷阻隔剂还是说有人发情了”

    车子根本无法往前行驶,他们完全被困在车里。而且现在宁纵还要帮发情的林昼标记,进退两难。

    娄恒慌了“现在怎么办”

    当事人林昼沉默了几秒,却扯了扯唇“被他们围着就围着,我们在里面办事,就让他们在外面等着,不是很带劲”

    办事这两个字,莫名取悦了宁纵。

    宁纵唇微牵“开始吗”

    林昼点头,早点标记好,事情早点可以结束。

    林昼感觉身上已经快被烧干了,但他又不想让自己被宁纵标记的样子被娄恒看到,宁纵察觉到了林昼看向娄恒的视线。

    宁纵转头,冷冷地瞥了娄恒一眼“转过去,别回头。”

    林昼不愿意被看到,他更不想让他的oga发情的样子被人瞧见。

    娄恒当然配合,他立即转过身,甚至还十分积极地捂上了自己的耳朵,不看也不听。

    宁纵垂下视线,oga的腺体就在他的眼前,触手可及。可他仍是压抑着欲望,声线低哑。

    “还有什么要求”

    林昼死死扣着自己的掌心,他不想让自己太过失态,因为发情,他的脖颈泛着一层层胭脂色。

    但他却嚣张地舔了舔唇,痞痞地笑了。

    “哥,现在外面这么多人,你这是现场犯罪啊。”

    话音落下,宁纵的视线一寸寸掠过发情的oga。

    车外是冬日重重的黑夜,但他却仿佛望见了那个蔓草丛生,蝉鸣不休的夏夜。

    墨绿色的植株沿着灰墙延伸而上,他

    注视着少年的黑眸里欲望升腾。

    此刻,这种真实与虚妄交织的错乱感,勾出宁纵内心的晦暗隐秘,摧枯拉朽般席卷了他所有的理智。

    宁纵轻声地笑了,他的声线极低,极哑。

    “那就犯罪吧。”

    下一秒,宁纵揽过林昼,毫不犹豫地咬了下来。

    寂静的冬夜里,车外人声喧闹,隔着一扇门,车内两人相拥,信息素炽热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