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10】药
作者:喵崽要吃草   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言玥迟钝的思维还无法运作,只是出于本能,歪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乖顺地微微收缩下巴,低头,张嘴。

    叶安只感觉姐姐整个下巴都托到了他炙热的掌上,然后是微凉的下唇触碰他的掌心纹路,辅以舌尖一卷。

    叶安张开的手指抽搐般颤抖着一点点蜷缩,似回味,也似挽留掌心凹点那一阵风过即消失的濡湿微凉。

    言玥就着他的手,低头卷起药丸,红褐色药丸转眼间就消失在她重新闭拢的唇齿里。

    没有红唇,却也齿白,看得叶安视线忍不住跟随着久久徘徊在她像花瓣的双唇间。

    张了张嘴,叶安想问你就这么相信我吗不怕我害你吗不问问这是什么吗

    可是对上她温软的眼神,叶安又知道,自己什么都不需要问了。

    因为眼前女孩的眼神已经告诉了他一切疑惑的答案我信你,比信我自己更甚。

    药丸下腹,一开始是一股热流涓涓而流。

    然而这股热流越来越热,越来越烫,从温和的小溪逐渐变成大河,最后变成波涛汹涌肆意咆哮的大海。

    言玥也从一开始的忍耐,到最后忍耐不住地呻a吟挣扎。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言玥就感觉到了巨大的肉a体上的痛苦。

    好像整个人从完整到四分五裂,一寸寸被无形的力量毫不留情地打碎搓揉,然后再一点点重新捏造。

    因为太热,言玥总是无力的双手迸发出力量,不断撕扯束缚着自己的衣裳。

    同时,每一个毛孔开始流出大量的血液,她想要撕开自己的皮囊,将里面那股莫名流窜的存在狠狠,好让自己摆脱这种痛苦。

    叶安眼神慌乱,手足无措,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紧紧抱着她,防止她伤害自己。

    “别怕,别怕,马上就好,一切都会好的。”

    不知道自己说没说出声,叶安已经连自己都感知不到了,只全神贯注地用眼用手用耳朵用鼻子,用一切能接受外界信息的途径,去确定怀中人的情况。

    他迫切需要好消息来给自己信心。

    言玥最后彻底昏迷了。

    即便是在昏迷中,她也时不时弹跳一下,像挣扎着想要跃出水面的鱼,可怜又无助,便是挣扎也是注定失败的。

    不顾她浑身的污血,叶安坐在地上抱着她,唇贴在她的头顶,心里不断重复没事的没事的,吃了洗髓丹就能易筋换骨血肉再生,没事的没事的

    可他内心的惶恐害怕,还是一点都没少,只能不断去感受她温热的体温,以及她的呼吸脉搏心跳。

    只有确定她还活着,他的天才不会塌下来。

    再度醒来的时候,言玥第一感觉就是自己浑身清爽。

    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好好地躺在床上,贴身的是她最喜欢的柔棉睡裙。

    意识渐渐恢复清醒,言玥终于发现自己身上的变化,沉重的身躯都轻盈了,无论是呼吸头脑还是身体,都充斥着轻松与舒畅。

    叶安也终于换下了之前那套条状乞丐装,穿了一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衬衣长裤。

    衣服裤子空荡荡的,一看就知道很不合身。

    感应到卧室里的人醒来,正在厨房清洗一盘果子的叶安连忙跑了进来。

    对上言玥看过来的眼神,确定对方一切如常,叶安总算放心了。

    气氛一时有些过分安静。

    过了一会儿,言玥终于出声,歪头眼神清澈好奇地看着他“你给我吃的什么”

    叶安失笑,暗自给自己打气,面上做出淡定正常的样子,端着水果走过来,坐在床前的一个小凳子上“现在才问不怕我给你吃的是毒a药”

    他的声音也恢复了正常,是少年还没变声的那种清朗。

    言玥看了一眼床前这个明显是叶安拿进来的小凳子,笑着问他“那,是毒a药吗”

    叶安专注地看着她,脸上的淡定一点点收敛,变成了认真“不是。”

    言玥点头,没再继续追问,反而关心起他最近怎么样。

    叶安沉默了一下,只说自己有了奇遇,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另外一种只存在于传说里的人。

    不是叶安不想告诉她一切真相,事实上这一切,叶安最想分享的人,就是她,也只有她。

    可是为了姐姐的安全,叶安不希望她知道太多。

    知道得太多,反而可能会被那群正在追踪自己的人发现端倪。

    叶安获得了整个秘境的传承,少不得被许多人视为肥肉。

    对于那些追求长生大道已经陷入疯魔的人,对普通人使用搜魂术之类的种种手段,也不足为奇。在他们眼里,身为普通人,就是原罪。

    还没成仙成神,就端起了仙神的架子,视凡人如蝼蚁。

    想到那些人的嘴脸,叶安心头冷哼,又在感受到姐姐关切的眼神时一点点将这份仇恨沉淀下来。

    反正现在他已经拼命赶回来,在姐姐出事前把药送到了,也给姐姐服下了。

    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

    叶安再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言玥自然不知道,少年本应该在秘境中闭关成长两年有余。

    正是因为心里挂念着一个人,叶安用自己的命去拼,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得到了秘境传承的认可,而后带着能治好姐姐的药离开了秘境。

    同时,他也将面对尚且沸腾的隐世众人。

    叶安没多说,言玥也就没追问,“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遇到什么人什么事,都要以自身安全为重。”

    顿了顿,言玥翻身侧卧,垂眸,轻轻道“要不然,我会担心你。”

    她不想说这样暧昧不清的话,可又实在按捺不住这份担忧的心情。

    叶安定定地看着她,耳根一点点红了,收敛过于灼热的视线,垂下眼帘,看着手上的水果盘点头答应了,“你放心,有你在,我”

    有你在,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叶安算不上白皙的脸颊一片通红,说不下去了,只埋头抬手,“姐,吃、吃水果。”

    看他露出腼腆羞涩的样子,言玥反而有些想笑。

    坐起身看了看他端来的水果,认出不是母亲买回来的。

    或者说,也不像市场上能买到的。

    水果看起来像是圣女果,皮却更加薄,颜色更粉,还透着一股扑鼻清香。

    只是闻到味儿,就让人口舌生津。

    言玥猜,这应该是什么奇珍异果。

    “还是你吃吧,我现在不是很想吃水果。”

    这样的东西,应该是好物,给她吃不是糟蹋浪费了么。

    叶安如何看不出她是猜到了什么。

    明知道这是非同寻常,对人很有益处的东西,却偏要说不想吃,只为了留给他。

    在秘境中见惯了为了一颗上了年份的药草,就能亲人手足翻脸无情的叶安心里很是感动。

    果然,只有姐姐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

    叶安却更想对她好了,想把所有好东西都堆到她面前,任她挑选“我那里还有好多,这个果子我吃了也没用。”

    意思是吃了对他修为没好处。

    事实上这样对神魂有好处的奇珍异果,便是随便拿一枚出去,就能引来那群隐世之人的疯抢。

    不说他现在修为堪堪练气,便是金丹大修士也对这天女果趋之若鹜。

    天女果,一千五百年成熟一回,落到现在灵气越发稀薄的时代,更是能延长到两千年成熟一回。

    若不是叶安把整个秘境都一锅端了,也不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枚。

    也怪不得那群人如今对他恨得牙痒痒了,真是挖坟掘墓翻江倒海都想要把他给揪出来。

    言玥想了想,不太肯信他,“水果还要有什么用,能补充维生素就够啦,你不吃的话我也不吃。”

    见她如此坚持,叶安无奈,只能同她一起分吃了这几枚。

    果子是单数,二人分吃了三颗,还剩下一颗。

    言玥捻着最后一枚,细白的小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

    叶安许久没看她这样笑了,且这个笑还是正对着他展露的,一时不由看得怔怔。

    言玥就趁此机会,眼疾手快地把果子往他嘴里一塞。

    叶安回神,果子都已经塞到他嘴里了,如何还能拿出来争辩该谁吃呢。

    吃过了水果,言玥确定自己身体真的好了,才想起身上的睡衣,昏迷前混混沌沌间她也记得自己身上很黏很脏。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能给她换衣服洗澡的只有眼前这个屈膝坐在小凳子上的少年。

    对上言玥的眼神,叶安瞳孔一跳,忍不住视线下滑,落到了她的睡裙上。

    显然是也想到了这事儿。

    刚刚才褪下的红晕,顿时又猛然蹿回了脸上,眼眸也飘忽着上下左右地看,偏生眼角余光还要一下一下的去看言玥。

    言玥其实也很不自在,脑海里控制不住跳出一帧帧画面,不是他为自己脱衣服的,就是他为自己清洗身体的,着实让人面红耳赤。

    可她是姐姐,比少年年纪更大,这样的事当然该由她来解决。

    努力佯装没事,言玥扯了扯裙子,嘴角僵硬地翘起,眼神躲闪““没关系,反正你也叫我姐姐,必要时刻弟弟给姐姐帮忙,也没什么”

    对吧言玥尽量控制自己语气里的不确定。

    因为她也不知道正常姐弟该怎么相处。原主没机会,她自己也没记忆。

    叶安羞红的眼一点点冷却,唯余失望。

    抿唇彷徨片刻,叶安轻轻问,“你只把我当成弟弟吗”

    话里未尽之意,已经显露无疑。

    言玥细长的睫毛颤抖,细长的眉毛也无意识地垂了眉梢,别开脸避开对方灼灼视线,点头“不然呢”

    她很卑劣,明明知道少年现在对她是有心思的,可还是想要用姐弟之情拴住他,让他与自己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她现在已经能像正常人那样活下去了,完成了原主的执念,她的执念也就如此。

    明知道他能走向更广阔的世界,有更精彩的风景要看,有更漫长的岁月要渡,自己如何能去拖他后腿,妨碍他走上那个世界的巅峰

    至于这份懵懂的心动

    或许就在那里,还会有属于他的更纯更烈的爱情在等待着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