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冰糖银耳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4章

    俱乐部,即是由经营者出面组织,会员自主参加,并享受相应服务的自由团体。

    它更倾向于一种社团或兴趣爱好团体,但如果加上“地下”这个前缀,含义就变得暧昧许多。

    见不得光的、只能在暗处享受的爱好,着实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两个月前有人打来热线电话,声称在遥山山巅发现生有雪白翅膀的雄性天使。等保安队赶到现场时,却被告知他在不久前被其他人强行带走。”陈北词的语气里带了嘲弄,“三天前传来消息,花间俱乐部老板在成员间秘密宣布自己捕获了一名天使,将在明晚九点钟展出。”

    林妧一挑眉“抢了收容所的东西,还恬不知耻地公开展示我该说他胆大还是蠢”

    她说着打开邮件,在附件里大致了解到事件经过。

    得到消息之后,外联部尝试与俱乐部老板进行交涉,对方装傻充愣,称自己毫不知情。保安队随即动用搜查令,对俱乐部地下会所和他的私宅进行搜查,结果一无所获。

    后来经过技术部分析,发觉地下室之上的废弃楼盘存在一部分区域空缺密室藏在地表三楼,而并非俱乐部所在的地下一层,保安队从一开始就弄错了搜查地点。

    “那群鲁莽的棒槌用掉了搜查令,我们又没有天使存在于俱乐部的确切证据,再去那里调查无异于私闯民宅。本来以这个任务的难度系数,根本轮不到特遣队出面,但领导层被保安队气得不行,干脆让我们去密室里直接把他带出来。”陈北词笑了笑,“这样一来,即使老板猜出是收容所带走了他,也根本不可能前来质问。毕竟天使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谁能偷走不存在的东西呢。”

    这招真损。

    领导层那群正值更年期的叔叔阿姨果然不好惹。

    林妧悠哉喝了口清甜浓稠的汤汁,若有若无的枸杞清香盘旋舌尖“所以说,我要无声无息地秘密潜入”

    “尽量不要被察觉,事成之后江乾会去楼下接应你。”他顿了顿,半开玩笑地问,“队长,以你的身手,潜入应该不成问题吧”

    “别小看我,我曾经可是在刺客组织呆过一段时间。知道我们的教条是什么吗”

    电话那头的青年陷入沉默,她饶有兴致地继续说“要啥啥没,爱咋咋地。若被发现,全部杀光死人永远不会说话,只要杀掉所有目击证人,就算是潜入成功。”

    陈北词

    陈北词“队长,你现在是国家公务员,可不可以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点不过看你履历,没提到过在刺客组织工作啊”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林妧语气沧桑,轻叹一口气,“我与兄弟会途经君士坦丁堡、耶路撒冷和罗马,我的老东家叫育碧,组织是刺客○条。”

    倍感被玩弄的陈北词愤怒地挂了电话。

    城郊,花间俱乐部会所。

    会所本身建立于地下一层,地上

    的居民楼废弃已久。紧闭的玻璃窗覆着层灰蒙蒙的烟尘,蛛网遍布于墙角与窗台,迎着微风轻轻晃动。

    任谁也料想不到,这幢看起来破败不堪的楼房会是诸多富商巨贾秘密集结、夜夜笙歌的会所。

    俱乐部集会时间未到,郊外人迹罕至,寂静随晚风一同弥散于夜色之中。

    一切再寻常不过,但若细细看来,很容易便能发现猫腻。

    在荒废的三楼大厅站着两名男性青年,身形高大,露在衣袖外的手臂清晰可见小山般壮硕的肌肉。

    忽然一个娇小的人影跳窗而入,悄无声息地绕至其中一人身后。

    她动作极快,安静得犹如鬼魅,转瞬之间抬起右手,一掌击在他颈动脉上。

    对方闷哼一声,顷刻失去意识。

    另一名青年听闻声息,还不等他转身一探究竟,身畔便掠过一阵利剑般迅捷尖锐的风林妧一个侧踢正中脖颈,青年吃痛倒地,挣扎起身时,口鼻之上被蒙住一层涂满催眠药剂的白布。

    这一切所用时间不过五秒钟或是更少,短到连林妧本人都没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

    “就这样”她愣了一下,在视讯通话里问陈北词,“和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男性战斗,这就是他们保安队平时的任务”

    陈北词看一眼那两个倒地的大块头。

    有没有搞错,这两人涂一点原谅绿都可以直接去sy变身后的绿巨人了好吗他们分明是两座大肉山啊喂

    拜托不要侮辱“手无缚鸡之力”这个俗语了它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歪曲俗语不要尊严的吗

    林妧新上任不久,这是她的第二次任务。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实力了得,但透过摄像头亲眼目睹这场单方面虐打

    陈北词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下,他之前是不是很没礼貌地挂过她电话

    “真是的,把集会地点定在这么隐蔽的地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的活动肯定不单纯。大隐隐于市,这个道理都不懂。”

    林妧漫不经心地吐槽,被空气里弥漫的烟尘熏得皱起眉头。

    根据拦截的情报,花间老板会在六点钟准时与一名基督信徒共进晚餐,大概率商讨与天使相关的事宜。

    楼层内只有两名保镖看守,毕竟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收容所会恬不知耻地直接来抢人。

    这栋居民楼还保留着些许老旧的家具,途经大厅向房间深处走去,依次路过卫生间、卧室与书房

    。

    陈北词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队长,看见那个靠着墙的书柜了吗把它挪走。”

    这一层的面积明显比其他楼层要小,根据技术部的数据,密室最有可能藏在右侧书房里。

    林妧依言将空空荡荡的书架推开,果不其然,在本应是墙壁的地方立着一扇防盗门。

    “队长,别着急,我在你工具包里准备了把万能”

    陈北词话没说完,就见到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片锡

    纸,低头摆弄一番后,将其插进钥匙孔。

    随指尖轻转,传来咔嚓一声响动,门锁应声而开。

    “锡纸开锁”是盗贼常用的入室方法之一。锡纸的韧性在锁孔内能随着锁齿的牙花变形,并咬合在牙花上,所以可以很快打开门锁。

    以上是目瞪口呆的陈北词在搜索引擎里找到的资料。

    她的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接受过专门培训,但就档案看来,林妧家中极为阔绰,根本用不着学习这种偷鸡摸狗用的技巧。

    果然很不对劲。

    陈北词眉心一跳,安静喝了口咖啡,指尖沉沉按在鼠标上,第无数次调出她的个人履历。

    孤儿,出生后生活于云川镇福利院,十岁时被著名服装设计师林清妍领养,随后搬来歧川。在女校内成绩拔尖,一路顺风顺水考上帝都大学,却不知为何中途停学,应聘了特遣队队长的工作。

    最为诡异的是,他从初次见面起就对林妧产生了好奇心,但搜索遍全网络,也找不出任何问题。她的人生轨迹与其他普通女孩子并无不同,出类拔萃的身手、突变的人生轨迹、与身份浑然不符的技能,一切都没有可供解释的缘由。

    对于林妧来说,没有猫腻,就是最大的猫腻。

    咖啡的苦味重重刺激舌根,将倦意一并驱散。陈北词微阖眼眸,把注意力转移到屏幕上的摄像镜头里。

    密室中没有窗户,只有空调不知疲倦地换着气,冰凉沉闷的空气如同无形手掌般铺天盖地往下压。

    黄昏时刻黯淡的光线从门口照射进来,比一缕袅袅炊烟更为单薄,如丝如线,极清浅地落在蜷缩于角落的人影上。

    夕阳勾勒出他模糊的身形,林妧望不清对方模样,只瞥见两抹纯粹的雪白色,如光剑刺破黑暗。

    似是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那人微微抬头。

    他的声音如一泓澄澈潭水,带着些胆怯与试探,在听者心头荡起轻柔水波。

    “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