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雪色相簿(四)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35章

    陆嘉言恍恍惚惚睁开眼时,发觉自己已经被转移到了卧室的床上。

    双手分别被绳索禁锢,撕裂般的剧痛自指尖源源不断地传来,他正想抬头一探究竟,却下意识感到脖颈发紧,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锁在脖子上。

    铁质的环形物件将整个脖颈全然包裹,陆嘉言几乎在瞬间就明白了那玩意究竟是什么。

    项圈。

    准备来说,是他特意为林妧准备的项圈。

    陆嘉言生性残暴,单纯的杀戮根本无法满足内心不断滋生的渴求。每每厌倦了一个女朋友,他都会把对方领来这栋位于郊区的别墅,在囚禁虐待一段时间后将其杀害。

    作为一个合格的变态杀人狂,陆嘉言喜欢看她们见到那盒指甲时惊惶失措的表情;喜欢听她们被折磨虐待时发出的凄厉哀嚎与哭喊;更喜欢闻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道,像萦绕在鼻尖的铁锈,带着丝丝缕缕的咸,那是泪水的气息。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曾经种下的因反噬成了恶果,一股脑报应到了自个儿头上来。

    被生理性泪水模糊的视线逐渐归于清晰,床前少女玲珑的轮廓把他吓得猛地一哆嗦,紧接着便听见林妧含笑的声音“终于醒了。看你昏迷这么久,我真的好担心啊。”

    陆嘉言明明是你自己下的手好吗而且一边担心一边给我套项圈这是人干的事儿

    他因为药物作用浑身无力,只能勉强朝她翻一个不屑的白眼,没想到冷不防又听林妧继续道“亲爱的,受到你的启发后,我也把你的指甲全部拔下来啦这样不管我们相隔多么遥远的距离,你都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开心吗”

    可怜陆嘉言白眼还没翻完,整个人就因为这句话疯狂抽搐起来。指尖仿佛被一万只虫子毫不留情地啃噬着,他也像蠕动的长虫那样开始扭动,一边挣扎一边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可以给你钱,多少都可以”

    他说完后微微一愣,隐约想起很久以前,有个女孩子对他说了同样的话,一字不差。

    林妧偏了偏脑袋,拧着眉头做出气恼的模样“我们之间的爱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吗你这是在侮辱它”

    她说着又猝不及防露出笑脸,用爱意浓厚的温柔语气对他说“从今以后,你再也没办法离开这间卧室。人际交往、学业事业、还有外面的整个世界都不值一提,你只需要有我就好了,我们是只属于彼此的所有物,永远也不分开。”

    陆嘉言淦。

    这女人比他还要更恐怖啊喂都怪自己生得英俊倜傥又风流,连这种万中无一的变态都对他爱得痴狂,老天为什么要给他这么一张完美无缺的脸

    隐匿许久的变态杀人狂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强中自有强中手”,如果能重来,他要做丑八怪,出没在漆黑一片的舞台。

    “姐,我错了,你以后就是我亲姐。”陆嘉言神志恍惚,胡言乱语,“我口臭、脚气、弱

    智、肾脏功能紊乱,我三岁掉进过下水道,五岁热衷于在便利店小偷小摸,直到七岁还尿床我真的配不上你啊”

    “没关系。其实我都不介意啦,但如果你心里过不去这些坎”

    林妧眨着眼睛,笑得如沐春风“口臭就把嘴巴缝起来,小偷小摸就把肮脏的双手砍掉,尿床就把不听话的○○剁掉。啊,还有你接触过其他女人的肌肤,它也被污染了吧,一想到你曾经和别人亲热的场面,我就生气得厉害,果然不惩罚一下不行喔。”

    无限好文,尽在小说网

    其实林妧不过是想唬唬他,没想到陆嘉言当场倒吸一口气,眼泪像断线珠子一样倏地落下来

    他被吓哭了,哭得好大声。

    人生好难,为什么他会招惹到这个祖宗。

    “别哭啊。”林妧皱着眉头笑,用了戏谑的语气,“囚禁和玩弄爱人,不是你最擅长的事情吗”

    直至此刻,潮水般汹涌的绝望与席卷大脑的悔恨终于一并占据全部感官。

    陆嘉言无端想起那些女孩子,她们或纯真或妩媚的笑,红着脸拥抱他时剧烈跳动的心脏,还有二人紧紧依偎时,靠近他耳畔轻轻说的那句“认识你之前我一直孤孤单单,没有家人和朋友,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好喜欢你呀,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原来被爱人背叛、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时候,她们是这样的感受啊。

    遇上林妧,或许就是他命中注定的报应。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知道答案,”林妧顿了顿,露出有些困惑的神色,“上次和我约会时,你所谓的朋友出了急事,必须马上离开到底指什么”

    “朋友是负责帮我清理遗体和打扫房间的人。”陆嘉言瑟瑟发抖,不敢撒谎,“那天关在家里的女孩子死掉了,我要全程监督他们的工作。”

    眼前的少女偏着脑袋想了会儿,忽然缓缓开口“也就是说,你在和我交往的同时,还与其他女人共处一室啰这岂不是出轨”

    她的口吻阴沉得前所未有,每个字仿佛都蕴含了毒汁,最后两个更是沉重得犹如巨石。

    陆嘉言当场吓得血液倒流,大脑里像炸烟花一样砰砰爆开。

    然而他怎么都不会知道,这个义正言辞斥责出轨、看似对他全心全意的小姑娘正无比愉快地脚踏四条船,都快进化成一只游刃有余的八爪鱼。

    林妧还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却

    不合时宜地响起。无限好文,尽在小说网

    自从得知手机丢失,谢昭第一时间带她买了个当季新品。主人公社交圈子极度狭窄,除了四名男性角色外再没有可供联系的对象,因此在将新号码告知他们后,对生活也并未产生任何影响。

    来电人是小学弟余航,想必是之前拜托他调查的事情有了结果。林妧一把拿起抹布塞进陆嘉言口中,当着他的面接通了电话。

    “学姐,我已经搜索到一些消息了。”少年人的声音清爽干净,带着一点点羞怯的意味,“你有时间出来一趟吗”

    她面色如常地与对方约好时间地点,道别时听见他自言自语般低喃了声“咦,学姐那里好像有股奇怪的声音。”

    “噢。”

    林妧笑着应下来,看一眼不停呜咽挣扎的陆嘉言“是街上的流浪猫,我偶尔会给它们喂食。小猫咪开心时会喵呜喵呜地叫,真可爱啊。”

    陆嘉言的眼泪一直流到林妧挂断电话离开的时候,临别前后者特意松开了捆绑在他手腕的绳索,却并未解开脖子上的项圈。

    连通项圈的铁链被锁在床头,链子长度非常有限,把他的活动范围局限在这间封闭的卧室里,无法逃离或求助。

    “可不要忘了之前说好的惩罚。”

    林妧用很认真的语气沉沉开口,就在陆嘉言忧虑着自己恐怕性命不保时,听见一句恶魔般的话语从她口中缓慢溢出。

    无限好文,尽在小说网

    “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纲领性文件认真抄五十遍,等我回来查收。”

    林妧坐在同样的咖啡厅,喝着同样的卡布奇诺,带着同样槽多无口的心情,面对着与之前不同的人。

    她请求余航调查的是主人公消失的青梅竹马,虽说游戏任务是调查他的去向,却并没有告知玩家任何关于此人的信息。

    他简直和整个游戏脱了节,仅仅是为了给女主角接近其他男性角色一个理由没有外貌,没有经历,只有在主人公曾经发过的网络动态里反复见到他的名字,秦洋。

    “我并没有找到秦洋的去向,只能告诉你其他与之相关的信息。”余航说话时撑着下巴注视她,黑黝黝的圆眼睛熠熠生光,“他在学校里是不大起眼的那类人,性格内向,长相平平,成绩也恰好处在不上不下的中游位置。去他班级调查时,甚至有人差点记不起来秦洋究竟是谁。”

    果然是没什么记忆点的路人甲设定。

    林妧喝了口咖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班里的学生倒是都记得你喔,说秦洋有个特别漂亮的朋友。至于说起他消失的原因,有三个嫌疑很大的人。”他咧开嘴角笑笑,语速渐渐变缓,“有同学见到你班上的顾怀瑜在操场和秦洋大打出手,一直暴怒地叫着一定要杀了他;三年级的谢昭学长似乎也经常找他麻烦,被目击用小刀威胁他;最值得

    注意的是,有人见到他连续好几天在郊外一栋别墅前转悠,即使被屋主暴打一顿也没有停止,不知道究竟是去干什么。”

    也就是说,这三个人都可能与他的消失紧密相关。

    这个结果林妧并不意外,游戏里的所有男性角色都拥有极其强烈的占有欲,一旦知道女朋友身边有其他异性的存在,都会产生致其于死地的想法。

    就连眼前看似无害的余航也必然在凶手之列,只不过这小子隐藏了所有对自己不利的

    信息,把其他人的线索一股脑推给她。

    “除却秦洋,我还发现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余航隽秀的眉毛微微皱起,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用了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你也知道,学校里流传着许多关于你的不好的传闻。我一直对这件事格外关注,在寻根究底逐一排查后,发现这些谣言的始作俑者正是顾怀瑜。”

    林妧早就有过这方面的推测,因而此时也并没有觉得多么诧异,隔了两秒钟才敷衍地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余航以为她被吓得呆住,一时间又懊恼又心疼,轻轻握住林妧双手“那家伙一定是想把你身边的人驱逐殆尽,然后以伪善者的嘴脸骗取信任。顾怀瑜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你以后不要再和他交往,好不好”

    “好。”

    林妧不爱与他人进行肢体接触,于是把手挣脱出来,低头做抹泪状“多亏有你在我身边。”

    在距家两百米左右时,林妧下了出租车。

    雪下得很大,银白色鹅毛纷纷扬扬落下来,把整个世界都笼上一层银装素裹的新衣。天空是一团一团软绵绵的云朵,房屋变成沉默寡言的高大白色巨人,就连空气里也飘着雪白雾气,让人有种置身于梦境中的不真实感。

    凛冽寒风裹挟着冷空气席卷而来,仿佛锋利的刀片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刮在脸颊,她深吸一口气,打了个寒颤。

    然后毫不犹豫地脱下外套与毛衣扔进垃圾桶,只留下最里层的一件白色衬衫。

    渗骨寒意顺着血管流经全身,林妧面无表情地解开第一颗扣子,用力在锁骨处挠出一道血痕。她就这样抱着胳膊,佯装步履蹒跚地走到家门前,倚靠着门缓缓坐下。

    根据近期以来的观察,谢昭不时会透过窗户窥视她家门口的情况,发现倒在屋前的林妧想必不需要太久。

    而正如她预料的那样,少年连外套都没来得及披上,便在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内匆忙冲了出来。

    身形纤弱的女孩子眼眶通红,原本乖顺柔软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身后,单薄衬衣第一颗扣子被解开,露出一条渗着血的长痕。

    谢昭炸了,炸成天边一束烟花。

    “谁做的”他一把将林妧抱进怀里,咬着牙问,“谁做的”

    “我同学带着他的一个朋友,把我堵在巷口里。”林妧带着哭腔,双肩不住地颤抖,“他们想对我拳打脚踢,还想要我拼命挣扎才终于逃出来,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谢昭哥哥。”

    她说着又是一阵恶心。

    要不是谢昭这人渣害死了人家小姑娘的父母,就算某天当真遭遇不测,她也不至于无依无靠,沦落到向邻居求助的地步。

    怀中的小姑娘柔若无骨,每次颤抖都沉沉击打在谢昭心头。他气得脸色发白,又听她哭着小声说“别碰我,我脏。”

    林妧快演不下去了,呕。

    “乖,你干净得很。”他摸摸她的脑袋,眸底涌上一层戾气十足的阴翳,沉声道,“那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林妧的声音轻飘飘传来,如同星星之火燃起燎原之势,转瞬之间便让谢昭眼底蒙上浓郁的血红“顾怀瑜、陆嘉言。”

    “顾怀瑜,陆嘉言。”少年将她抱得更紧,虽然用了温柔平和的语气,却从骨子里渗出一股寒凉杀气,“别怕,我向你保证,以后这两个人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不仅是不会出现在林妧面前,谢昭要让他们彻底消失。

    他喜欢的小姑娘,可不是能让人随便欺负的。

    林妧安静点头,嘴角微不可查地扬起一抹轻笑。

    计划已然拉开序幕,所有人汇聚在一起的场面

    真让她迫不

    及待。

    作者有话要说林妧女人,要对自己狠一点。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kg25瓶;qy5瓶;小矮子中也、今晚吃瓜2瓶;scenery、25398609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