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骑士之证(三)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43章

    名为“洛伦”的小镇终年大雾弥漫,石板铺就的巷道被房屋阴影淹没,变成黑茫茫的一条蜿蜒曲线。

    林妧饶有兴致地走在街头,遇见喜欢的景色,甚至拿出手机拍上一两张。明明是高危级别的任务,愣是被她玩成了一场欧洲小镇自由行。

    迟玉安静跟在她身侧,用了玩笑的口吻轻声发问“走走停停、消极怠工,你一直是这样执行任务的”

    “这次不一样啊。”

    林妧抿唇笑笑,目光极短暂地掠过身侧人的眼眸“毕竟某人不知道多少年才出门一趟,旅行结束得太快,就没有什么乐趣了。”

    居然是为了让他能在外面多待一些时候。

    迟玉只是打算小小地开个玩笑,怎么也没想到林妧会这样回答。他原本以为是自己在纵容身旁的小姑娘,结果却是林妧无限地迁就他。

    少年怔怔地眨眨眼睛,眸底略带嘲讽的冰冷笑意刚刚褪去,嘴角又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这抹笑极轻极淡,不含有或嘲弄或阴沉的情绪,像一缕转瞬即逝的风,倏地就消失不见了。

    “喔。”他的声音似乎清亮了些,微微偏过头去不看她,“这里风景还不错。”

    行至小镇中央,便见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哥特式大教堂。

    教堂占地广阔,通体洁白,干净利落的垂直线条贯穿全身。顶部诸多大大小小的高耸尖塔直刺苍穹,高大的钟楼也砌有玲珑锋利的尖顶,仿佛与天堂紧紧相接,使整个建筑显得更加巍峨。

    从外部望去,石雕窗棂由流水形状的曲线组成生动图案,窗花层层叠叠,在斑驳光影下显出几分华美静谧之感。

    教堂正门大大敞开,站在门前可以望见宽敞庄严的礼堂。

    高耸深邃的顶饰恍若穹顶,玫瑰花窗色泽绚丽,映射出五彩斑斓的瑰丽光影。创世纪的内容被一丝不苟雕刻于壁画之上,给人以置身天国的神幻错觉。

    “在发生事故之前,洛伦镇原本是个小有名气的旅游景点。”迟玉淡声道,“听说这座圣玛利亚教堂受到神明庇佑,如果诚心祷告的话,心中所想的愿望就能变成现实。”

    林妧不信神。

    但她还是瞬间脱口而出“真的吗”

    能下意识问出这个问题,说明心里藏有妄图实现的执念。迟玉略一抬眸,噙着笑开口“想知道的话,就去试试吧。游玩期间总是要体验一下新事物,不是么”

    他说得语气淡淡,带着不容拒绝的邀约意味,像是在怂恿小孩尝试崭新的玩具。

    而事实是,他也的确成功了。

    林妧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为了不打搅她,迟玉提出留在门前等待。

    穿过礼堂漫长的坐席,尽头处的祭坛便近在咫尺。祭坛正后方恰有一扇玻璃制成的方正窗口,光线穿过玻璃一股脑涌进来,照亮高台之上端正摆放的十字架。

    她静静地看了会儿,半晌缓缓阖上

    眼眸,双手合拢上抬,放在胸前。

    神啊,请保佑她找到那个人。

    哪怕是尸体她也想见他最后一面。

    礼堂内沉寂得恍如时间凝固,与它相比,教堂外就要热闹许多。

    水灵自下水道逃脱之后,大规模地向镇民们宣扬有外来者闯入的事实。这里已经许久没有外人进来,无法抑制的杀戮欲望被一并唤醒,魑魅魍魉开始了全镇范围的大搜捕。

    而第一个发现他们的,正是以凶残迅捷著称的牙女。

    从外表来看,牙女与普通人类并无太大差别,但如果她猛地张开嘴,就会露出满口骇人至极的钢针。

    没有舌头,锋利密集的钢针犹如密密麻麻的灌木丛遍布整个口腔,连喉咙里也生长着不少,只要被咬上一口,难逃血肉模糊、疼痛难忍的命运。

    她不知多久没有进行过狩猎,对那两个闯入此地的愚蠢人类格外感兴趣,因而在教堂门口见到猎物时,忍不住咧嘴狞笑起来。

    那是个瘦削高挑的东方男性,穿着件黑色连帽衫,侧着脑袋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教堂里。

    毫无防备、看起来并不强壮,简直是最容易捕获的猎物,她迫不及待地闪身向前,朝着他的脖子张开嘴。

    然而就是在转瞬之间。

    少年极快地扭头与她四目相对,一个侧身躲开攻击。就在牙女扑空的间隙,他一把按住对方后脑勺将其固定,另一只手猛地按住女人下巴,用力往右下一转。

    一阵清脆的咔擦声。

    只不过一秒钟的功夫,她的下巴就轻而易举地被卸了下来,旋即一把小刀抵在脖子上。

    牙女无限好文,尽在97ks

    牙女懵了,懵得很彻底。

    因为进攻时张大口腔的缘故,此时她的嘴巴张开成深渊般大小,下巴摇摇欲坠,口水不受控制地流下来,加上呆滞无高光的双眼,活像个满脸茫然的低能儿童。

    她浑身上下唯一的武器就是那口尖针,如今却根本没办法把嘴合上。

    这让她怎么打啊怎么打

    还不是像个母亲把这小破孩原谅。

    “啊啊”

    下巴脱臼后,女人无法说出任何一个完整的单词,只能从嗓子里挤出些含糊不清的音节。这道声音哀怨又绵长,可等她看清眼前人的模样,任何怨言都被全部吞回肚子里。

    柳叶眼,黑眼珠,苍白薄唇自始至终都挂着淡漠又嘲弄的笑,一副

    “我就是看不起你们而且你们马上就会被我杀光”的模样。

    确认过眼神,是曾经把她打爆的人。

    在亡灵骑士的影响下,洛伦镇鬼怪频出,过往行人无一生还,皆命丧于这片人间炼狱里。不少神棍与雇佣兵慕名而来,也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直到一个东方人出现。

    没有多么华丽昂贵的武器,那人仅凭一把小刀就把所有进攻的恶灵轻松解决,硬生生在群魔乱舞间杀出一条血路,最后

    更是制服骑士本人,成为了所有小镇居民的噩梦。

    此时此刻,隔着时间的长河两相对望,牙女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

    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别为我担心,我有快乐和智慧的桨。

    虽然目的地是地狱的另一边。

    她在电光火石间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然而黑发黑眸的少年只是微微垂下眼睫,手中匕首虽握紧了些,却并没有刺进牙女要害。

    “嘘,你太吵了。”

    左手食指覆在唇瓣中央,迟玉的声线压得低低柔柔。他眼中杀机未褪,戾气阴沉沉笼罩在漆黑眸底,说话时却含着笑,十足温柔地轻声开口“保持安静,我就不会伤你。千万不要打扰祷告。”

    祷告

    牙女一时没能理解这个词语的含义,浑浑噩噩地朝礼堂方向转过脑袋。

    视线穿过长长的走廊,最终抵达礼堂尽头的祭坛旁。身形纤细的黑发少女双手合十,背对着他们笔直站立,光线穿透遍布于教堂的玫瑰花窗,化作五光十色的粼粼水波将她全然笼罩。

    正对着的玻璃窗漏进一抹黯淡阳光,如同披荆斩棘的光剑划破幽暗,白莹莹地覆盖在少女头顶,将她的影子拖成长长一条。

    那是一种幽异却神圣的美,在周围死寂般的寂静中显得尤为庄严沉静,仿佛只要稍一出声,就会把它骤然打破。

    那应该就是与他同行的人。

    目光辗转于二人之间,牙女若有所思地眨眨眼睛。脱臼的下巴稍微复原了一些,她战战兢兢地小声开口“水灵那家伙四处散播消息我、我会告诉其他人不要接近你们。”

    “那倒也不必。”

    迟玉笑了笑,不着痕迹地瞟一眼教堂内部,似是若有所指“旅行结束得太快,就没有什么乐趣了。”

    “都准备好了吗”

    锤锤邪笑着摸了把手里闪着寒光的铁锤,势在必得地看了看身旁两个伙伴。

    小镇中的亡灵没有生前记忆,因而也不知道彼此名姓。他们三个趣味相投,都擅长用铁制品发起攻击,便干脆用武器名字称呼自己。

    阿斧点点头“当然准备好了。等那两人路过这条街道,我们就一起冲出去干掉他们。”

    小棍兴奋得浑身发抖“好久没有遇见人类了,我要狠狠地折磨他们”

    根据水灵的情报,那两个外来者似乎准备前往山巅之上的古堡,这条街道是他们的必经之路,三人在很

    久之前就设下了埋伏。

    正如他们料想那样,没过一会儿,两道人影便出现在朦朦胧胧的迷雾里。

    锤锤握紧铁锤压低声音“兄弟们,冲”

    一声令下,三名壮汉舞着铁器就往外狂奔,那两人似乎愣了一下,脚步顿顿地停下来。

    果然是怕了吧哈哈哈

    无限好文,尽在97ks

    锤锤越跑越嗨,从口中发出得意的狂笑,忽然听见身边的阿斧自言自语般喃喃道“奇怪,那个家伙怎么好像很眼熟的样子。”

    “案板上的肉,难道不都长一个样吗”

    他不屑地出言反驳,再把视线聚集到那两人身上时,也隐隐约约察觉到几分不对劲。

    之前因为距离尚远,加上有雾气遮挡,两个外来者的面孔都隐匿在层层白雾中,只能依稀分辨是一男一女。这会儿离得近了,他们的五官逐渐显现出来,那个男孩子好像还真有点眼熟。

    一些零碎的记忆涌上脑海,整个大脑都是匕首不断闪动的寒光、少年唇角一抹嗤笑、还有其他居民被一刀割喉时发出的破风箱一样的惨叫。

    锤锤淦。

    淦淦淦怎么是这个瘟神他把这里当做重复打卡的旅游小镇了吗给我滚啊,给我滚

    “对不起哥,”锤锤还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办,就见阿斧面无表情,双手像涡轮一样疯狂摇摆,“我走了”

    他说到做到,话音刚落就风骚地一个扭腰,直接转道跑了。

    跑了。

    了。

    居然直接背叛了啊啊啊这和说好的同年同月同日死完全不一样吧喂倒是等等他啊

    锤锤也想跑。

    但牛顿叔叔的棺材板还在,惯性让他不得不继续往前冲。

    即使知道前方是万丈深渊,却也依然不曾停下脚步,这句话听起来热血,但事实是,他只想哭。

    小棍之前没和迟玉正面交过手,只当这两人是普普通通的游客,当即就抡着铁棍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喊“白痴情侣,给爷死”

    让他们看看他的必杀真单身狂怒恶龙的咆哮

    铁棍在空中舞出一道圆润的弧度,却再也没有重新挥动的机会

    迟玉一个矮身避开攻击,用力握住小棍手肘,像拧麻花般反手一扭,骨骼错位的声音、小棍的哀嚎与铁棍落地的声音便同时响彻耳畔。

    他的视线冰冷狠绝,眼尾略微一弯,居然笑了一下“拜拜。”

    手起刀落,刀光映在对方脖颈上。

    恶灵消散时并没有血迹,而是无声无息地瞬间溶解,与空气化作一团。

    目睹了一切的锤锤ovo乖巧。

    老三被秒了,老二直接跑路了,留下他一个人憨憨地举着铁锤,活像个一动不动的猛男雕塑。

    他果然就是个锤子。

    “不劳烦您高抬贵手。”锤锤瑟瑟发抖,猛男落泪,“我

    自己来。”

    当沉重无比的铁锤砰地砸在自己脑袋上时,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

    啊,人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平凡才是福。

    不对。

    在昏迷过去之前,锤锤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无限好文,尽在97ks

    垃圾水灵,给他死

    今日新闻就在欧洲,就在欧洲,最大亡灵小镇洛伦镇倒闭了黑心老板烧

    杀抢掠无恶不作,如今带着他的小姨子回来了

    那一天,洛伦镇居民们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那个东方少年支配的恐怖,还有哭喊着逃窜求饶的那份耻辱。

    所有恶灵都怀抱着两个共同的信念活下去,以及把水灵塞进马桶永世不得翻身。

    “我觉得不太对劲。”林妧看着空无一人的大街与房屋紧锁的大门,索然地转了圈匕首,“他们怎么全跑了”

    明明她和迟玉才是拿着受害者剧本的那一方,按照恐怖电影里的情节,反派们不应该各显神通地把他俩干掉么他们只不过是和屠夫、水灵、拿锤子的大叔友好切磋了一下,吧

    没有居民的阻拦,二人很轻易便抵达了小镇尽头的山脚。

    自中世纪起就屹立于山巅的堡垒巍峨雄伟,如同沉默的巨人俯视苍茫陆地。从绵长石梯往上,古堡的近景逐渐展现在眼前。

    由白石筑成的堡垒并不算太大,矩形主体庄严直立,顶部两侧都建有尖顶高塔,中端则略微矮上一截,修成了城墙式平顶建筑。

    而正是在那段城墙之上,无声矗立着两道高大人影。

    立于墙边的中年男子满头枯黄乱发,魁梧身形如同静默无言的雄狮;恭敬站在他身后的青年体型修长俊美,身着一袭简朴白袍,周身萦绕着儒雅沉稳的肃穆气质。

    “如果后面那位是亡灵骑士的话,”林妧回忆起曾经看过的收容档案,不由勾唇笑开,“像大哥大那样站在他前面的大叔岂不就是领主”

    “看来我们运气挺好,恰巧撞上那位也苏醒过来。”迟玉与金发碧眼的青年无声对视,轻嗤一声,“领主的实力尚且不明,你可不要掉链子。”

    林妧把脑后黑发绑成利落短小的马尾,微仰起头朝他眨眼一笑“别小瞧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亿万骑士买一送一。”

    她说话时眸光流转,黯淡的日光尽数透过眼睛溢出来。一些碎发停滞于小姑娘干净流畅的下颌,被风吹起时飘荡在乳白色雾气里。

    迟玉安静地与她对视一瞬,又很快转开视线,淡淡的语气听不出有什么情绪“君臣双双把家还也不错,你觉得呢”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中秋节快乐

    从反派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我的取名功底有多烂了xd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cyyy30瓶;

    叶执暮10瓶;葡挞的曲奇饼、再闹卖了你5瓶;ni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