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炸牛奶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56章

    “不去外面和大家认识认识”

    好不容易用“曾经为地下六层做过定制套餐”的借口忽悠完德古拉,林妧熟稔地拧开灶火,极快瞥一眼身后安静站立的迟玉。

    他斜靠在一旁墙壁上,还是一副不爱搭理人的模样,回应得不紧不慢“我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

    停顿片刻后,又按耐不住好奇心发问“你在做什么”

    “炸牛奶啊。”

    她念完这四个字就没再说话,笑容狡黠地对上迟玉困惑的目光,仿佛在直白且嚣张地告诉他我就是喜欢看你想知道答案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总结精炼成两个字“问我。”

    少年神情微滞,眸光阴沉地顺着她的意思“牛奶要怎么炸”

    “其实油炸的主体不是牛奶。”林妧说着将葵花籽油倒进锅里,因为他毫不情愿的别扭语气轻笑一声,“把牛奶和淀粉白砂糖加以混合搅拌,会形成糊状的粘稠液体,将其冰冻后软化,就得到牛奶冻。奶冻非常柔软易碎,所以要用面包糠包裹,才能放进热油里慢慢炸。要说的话,被油炸的只有面包糠而已。”

    她想了会儿,又说“本来想给你做些蛋糕,但收容所里没有现成的材料,只能先用其他的小甜点代替。别看炸牛奶制作简单,但其实吃起来特别特别美味,你一定会喜欢的。”

    言下之意,是她特意为迟玉做了这道菜。

    他自然听出其中的意思,在目光一亮后冷笑着淡声回应“大概要让你失望了,我的喜好可不太容易被满足。”

    林妧回头看他时,正好捕捉到少年唇角一抹转瞬即逝的上扬弧度。

    她没有反驳,而是专心致志地继续制作食物,顺便找到了一个新话题“你为什么会离开地下六层”

    “我权限不低,还没有沦落到被一扇铁门困住的地步。”他轻蔑地笑笑,“之前待在第六层,只因为对生活区的家伙没兴趣而已。比起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不如自己一个人。”

    迟玉只说了一半。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被严加控制的原因是力量总会不定时失控。后来身体逐渐与之适应,失控的时间形成了有规律的周期,除开疼痛仍然会经常发作,他在平日里已经和常人没有两样。

    长时间的能量侵袭在很大程度上对性格与心理状况造成了影响,当被批准前往生活区时,他早就没有了与人交流的欲望。

    第一次见面时,林妧没有被他恶劣的态度气走,倒也算是个奇迹。

    “哦”林妧略微侧过脑袋,饶有兴致地放慢语速,“那现在,是什么勾起你的兴趣了呢”

    迟玉顿了一下,指尖下意识攒紧衣角。

    他的声音迟迟响起,用毫不掩饰的嘲弄语气直白应道“无聊而已,你不要自作多情。”

    林妧似乎笑了。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她又开始了突

    兀的提问,说话时没有回头,声音和油锅里的呲啦声一起掠过耳畔,模糊成不甚清晰的一片,接着有些迟疑地补充,“我总觉得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见过你。”

    迟玉的眼睛仓促眨了一下。

    “这种搭讪的手法已经老掉牙了。”他发出一声冷冽的嗤笑,语气比之前更加漫不经心,“如果想和我套近乎,你没必要”

    这句话没说完,忽然见到背对着自己的林妧转身抬手。他只不过愣了刹那,嘴里就被不由分说地塞进一块炸牛奶。

    这道油炸小甜点呈现出焦黄色的长条方块形状,吃起来外酥里嫩、香香甜甜,金黄酥脆的外皮散发出植物油与谷物淀粉混合后的香气,咬起来能听见卡兹卡兹的脆响,在第一秒便调动食客的所有感官。

    破开并不坚固的外壳,内里软软弹弹的奶浆就会与口腔壁来上一场亲密接触。因为加了蛋清的缘故,固体状的牛奶口感类似于豆腐或布丁,吃起来还要比这两者更加软糯,能隐约感受到白白软软的点心在口中“duang”地晃悠开。

    油炸后的面包糠单调平淡,奶冻又很容易甜得发腻,可一旦将这两份食材组合在一起,淡淡的咸、浓稠的奶香与沁人心脾的甜便能实现完美融合,口感层层递进,每每咬下一口,都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少年浑身阴鸷张扬的气焰瞬间就被扑灭了。

    林妧笑着注视他乖巧咀嚼的模样,带了几分期待地问“怎么样”

    “甜的。”

    他顿了顿,等舌尖蔓延的奶香稍微褪去,才低低地沉声说“还要一块。”

    炸牛奶只是甜点小食,要想填饱肚子,还是要看主菜与米饭。

    等着开饭的人数不算少,林妧经过一番考量,最终决定把晚餐锁定在大盘鸡上。

    作为新疆地区的特色食物,这道以鸡肉与土豆块为主的菜肴可谓家喻户晓。当迟玉帮她把满满一大锅食材端进餐厅时,立即就获得了所有人的一致注目礼

    不仅因为德古拉普及的那段能把小孩吓哭的往事,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手里的那道菜太香,也太太太大了。

    “这个锅比我的两个头还大。”陵西取下脑袋,一本正经地认真比划,“我们真能吃完”

    林妧端着盘子走进来“不止它,还有两道小菜和一份甜品哦。”

    另外两道菜分别是小炒菠菜与番茄金针菇,等菜品全部上齐,

    德古拉控制不住扭动的手指,抢先夹了第一口番茄炒金针菇。

    从外形上看,红彤彤的浓郁番茄汁遍布整道菜肴,将金针菇和日本豆腐也染出淡淡绯红色,鲜红的小米椒点缀其间,平添盎然生机。

    夹上一些,和白米饭同时送进嘴里,整个口腔瞬间就被无与伦比的酸甜气息霍然占据。清香可口的番茄被煮得很烂,只要轻轻咬一口,就会溢出非常开胃的滚烫汁水;日本豆腐吸收了通红酱汁,面粉外皮被炸至金黄,内里则又

    轻又软,裹挟着番茄汁咬下去,软糯内馅瞬间溢出,软软滑滑地弹动在舌尖;金针菇则是与它截然不同的口感,香嫩脆口、每咀嚼一次都能听见碎裂后的轻微声响,酸溜溜热乎乎的汤汁从每个缝隙里溢出来。

    爆香后的葱花与蒜瓣香气扑鼻,生抽与白糖的味道悄然交融其间,每一丝口感都融合了番茄浓郁的酸香。

    米饭被汤汁浸湿,原本白白胖胖的身体变得更加绵软,谷物香气与茄汁相辅相成,几乎不用费太大功夫咀嚼,就能将其畅通无阻地咽下肚子。

    “这种感觉居然是真实存在的”德古拉吃下第一口就再也停不下来,开始疯狂夹菜、大口扒饭,“呜呜呜怎么会有这么下饭的东西华国美食天下第一”

    南离闻言好奇发问“德古拉先生,你的国家应该也有很多好吃的食物吧”

    “黑暗料理倒是挺多。”德古拉满口包着饭,深吸一口气,“比如连带汤汁一起冰冻后形成的鳗鱼干,把剁碎的羊心、肝、肺和燕麦一起放进羊胃的羊杂派,还有巧克力酱配茄子。”

    他说完便继续大口开吃,陵西看得咽了口唾沫,也迅速拿起筷子,伸向餐桌中央的大盘鸡。

    这道菜的用料非常丰富,橘红色的浓稠汤汁只有浅浅一层,上面堆满了大块鸡肉、块状土豆与绸带一样的长条白色宽面。

    宽面厚薄合适,吃起来略有嚼劲又不会显得太过干涩僵硬,因为充分吸收了汤汁,整条面都格外入味,又香又辣又麻的口感只需吃上一口,就让人口舌生津;鸡肉滑嫩块大,一口下去全是紧实的肉块,顺着细密纹理咬开,能感到肉香与酱香一同爆发而出,吃起来十分满足;土豆经过长期大火烹饪变得绵密粉糯许多,轻轻一抿便在口中碎开,伴随着咸鲜入味的酱汁扩散于唇齿间。

    啊,这香;啊,这辣。

    小朋友浑身颤抖,变成一架只知道狂吃的机器。

    “姐姐你看,男人都是只会自己享乐的坏东西。”身边的米诺夹上一筷子菠菜放进林妧碗里,不吃饭,只是撑着腮帮子静静打量她,媚眼如丝地低喃,“看我多疼你呀。”

    虽然但是,吃饭时被这样死死盯着,真的非常影响食欲。

    林妧刚想出声制止,冷不防听见另一边传来一道熟悉的男音“宝贝妧妧,哥哥疼你,张嘴,啊”

    这声音甜甜腻腻,矫揉造作的每个字上都写着“温柔暖男”。林妧横竖听着难受,终于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句都写着四个字是“变态大叔”。

    她笑了笑“不用了爷爷,照顾好自己几百岁的身子骨吧。”

    按照辈分来说,德古拉的确算是她的祖宗。

    瞬间发觉残酷年龄真相的伯爵脸色惨淡,黯然地继续扒饭。

    “笨蛋老年人。”

    陵西不甘示弱,千挑万选出一个最大的鸡块夹进林妧碗里,还不忘嘟着嘴露出满面春风的微笑“林妧姐姐,我对你最好了,哼唧哼唧。”

    德古拉目眦欲裂、咬牙切齿“臭小子”

    米诺拍案而起“混蛋”

    于是林妧的碗顺理成章变成了这三位的战斗场,堆积如山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增高,看得她太阳穴突突地疼。

    几乎整张桌前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这场大混战上,只有迟玉不动声色地抬眸,目光兜兜转转,悄悄落在餐桌另一边的小姑娘脸上。

    他的视线很轻,如同飘然而至的羽毛,一点点拂过林妧精致白皙的面颊。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向来笼罩在少年眸底的阴翳与冷漠才会陡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胆怯又小心翼翼的温柔。

    他们真是很久没有见面,两人比起从前都变了很多。她终于从地狱里爬出来,身边出现形形色色的其他人,而他却坠入更加无法脱身的炼狱

    迟玉想,他无法被认出那时的身份,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的视线没有挪开,忽然林妧抬起头。

    在吵吵嚷嚷的一大桌人里,隔着半张餐桌的距离,直勾勾地望向他的眼睛。

    原本神色悠然的少年浑身一僵,仿佛做了亏心事后被当场抓包,久违地感到手足无措。这时如果贸然移开视线,难免显得有几分心虚;但要是就这样一动不动地与之对峙

    那样也太奇怪了。

    心跳没由来地快了几拍,每一次跳动都无比清晰地敲打在胸膛。不知道是由于慌乱,还是某种幼稚的逞强,迟玉把所有无措与狼狈匆忙地藏在漆黑眼底,一言不发地与她对视。

    林妧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玩味地挑起眉头。

    两人都没有立即转开视线。这本来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眼神交汇,却奇怪地变成了暗地里的相互较量,好像最先移动眼珠的那个人会变成莫名其妙的输家。

    忽然林妧眼波一转,无声息地笑起来。

    她的模样本来就属于清甜温柔的那一款,此时眉眼弯弯地笑起来,整张脸颊都显得格外鲜活可爱,被薄纱般的白炽灯悄然笼罩。

    桃花眼微微弯起时,让人想起月牙形状的小型湖泊。同样拥有好看的弧度,也同样映着莹莹水光,只需那么轻轻一眨,就有无数涟漪一层层地荡漾开,仿佛要把他淹没。

    不对。

    他已经被淹没了。

    她怎么能这样笑呢绝对是犯规。

    温热的暖流在转瞬之间涌上头顶,少年面无表情地仓促垂下眼睫,紧紧盯住面前堆成白色小山的米饭,握筷子的指节因为用力而暗暗发白。

    他表现得若无其事、神色淡淡,林妧没想太多,只当迟玉是不擅长与其他人进行眼神接触,终于没忍住噗嗤笑出来。

    陵西正忙着献殷勤,抬头望见她心情很好的模样,好奇发问“笑得这么开心,想到什么了”

    “在想一个幼稚鬼。”她答得云淡风轻,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说真的,白痴这种属性还真是会传染啊,思维不知不觉就被他带跑了。”

    “举双手赞同。”沉迷于搬运作战的德古拉忘乎所以,大脑回路变成磕磕巴巴的好几截,“最开始白吃的只有我和陵西,现在大半个生活区的家伙都来了。没办法,你做菜这么美味,以后来吃饭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

    陵西狂翻白眼“滚啊白痴别带上我”

    “再不夹菜的话,就要被大家吃光了。”南离绝对担得起“人美心善”的称号,即使在如此激烈的食物争夺战里,也不忘提醒身边一动不动的迟玉,“你快去咦,你的脸怎么红了”

    迟玉没有抬头,声音哑了一些,低低地闷在嗓子里“菜有点烫。”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感情线会在很后面捂脸

    天

    使x恶魔和各种毛茸茸的修罗场还没有安排,以及新人物未出场xd

    下个副本应该挺欢乐的hhh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执暮、irror、澜澜、灌灌灌灌灌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橼凩5瓶;木南rrr2瓶;只想嗑糖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