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真实电影(八)
作者:纪婴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最新章节     
    第64章

    德古拉把一堆精心收集的材料交给负责与他接头的小警察,用有生以来最最严肃认真的语气一本正经地嘱托“一定要保管好它。此次行动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些材料可以发挥多大的用处了。”

    旁白醒醒,你这里是言情剧,不是打黑除恶的法律科普片,更不是讲述警匪卧底故事的香港电影,不要太出戏。

    小警察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俨然已经成为忠实小粉丝,听罢拼命点头“放心吧,德古拉先生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努力,请再忍一忍,卧底生涯就快结束了”

    这人居然还真就很配合地一起串戏了啊喂

    “言重了。”

    德古拉回以他一个淡淡的微笑“我只是想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进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接头不宜持续太久,如果被谢嘉仪的人发现,很可能导致之前所做出的所有努力毁于一旦,行动满盘皆输。

    他说完便匆匆道了别,只留给对方一个沧桑却执着的背影。徐徐清风撩起青年单薄的风衣,小警察握着材料的双手微微颤抖,他想起德古拉先生血红色的眼眸,被阳光照射时,会发出熊熊烈焰般夺目的光辉。

    那仅仅是一双眼睛吗

    不,那是鲜艳明亮的华国红,闪耀着五星红旗的光辉

    小警察被他感动得心潮澎湃,然而德古拉本人对此却一无所知,脑袋里全是和女主角谢嘉仪反复纠缠的那些破事。

    与林妧的时间线截然不同,他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大半个月。

    谢嘉仪的白月光在半个月前如期归来,听说肾脏出了问题。好在他那番关于“肾虚”的歪理邪说成功让霸道总裁放弃了直接摘取肾脏的想法,估计她也不希望白月光成为一个不太行的男人。

    按照这类影视剧的基本套路,总裁会在白月光归来后试图与主人公分手,而后者痴心不改,妄想能有一天等来浪子回头,于是选择继续与之纠缠。

    然后就是无尽的虐身虐心,顺带附赠头顶的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

    言情剧套路之二不管是渣男主动提出分手,还是男主角家长出面反对,对方一定会拿出一张数额巨大的支票。

    而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不为金钱折腰的气节,在绝大多数时候,女主角都会选择把它撕掉。

    谢嘉仪向德古拉提出分手的时候,很大方地给了他五千万。尽管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快接快接”,可一旦接过这些钱主动离开,就会失去接近谢嘉仪、套取她犯罪证据的机会。

    记起自己建设歧川市法治社会、扫除黑恶势力的承诺,良心迫使德古拉不得不把这卧底当下去。

    德古拉想,他就是个傻子。

    然后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模仿影视剧女主角歇斯底里的姿势把支票撕成碎片,死皮赖脸地继续住在谢家。

    好在这种影视作品里的总裁基

    本没什么智商,整天除了装酷耍帅就是和主人公玩虐恋情深,没时间和警方斗智斗勇,很多私人信息都放在家里的办公电脑上。

    寻找线索的过程并不算太难,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德古拉就成功掌握了谢嘉仪涉及违法行为的诸多证据。而正是在与小警察接头的前一天晚上,在把所有证据装进u盘的时候,他拨通谢嘉仪的电话,主动说出了分手。

    与白月光夜夜笙歌的谢嘉仪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在现实生活中,故事进行到这里基本就宣告终结。男女主角之间再无瓜葛,警方会根据德古拉的线索将陈嘉仪捉拿归案,一切顺理成章

    但对于言情剧来说,剧情只不过刚刚过去一半。

    言情剧套路之三追妻火葬场永远不会迟到。女主角痴痴奉献、为爱情付出一切时,渣男往往不屑一顾;等前者心灰意冷地失落离开,他才会陡然惊觉,原来自己爱的一直是那个曾经看不起的女人,她已经成为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于是情形瞬间逆转,男主角卑微追求却只换来女主一颗伤痕累累、不会再爱的心,在一轮又一轮的求而不得后,两人终于互通心意,迎来期待已久的幸福结局。

    唉,这是何必呢,跟转来转去的两个陀螺似的,难道以为自己在跳二人转么。

    正如他所想那样,在与小警察道别后不久,德古拉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来电显示上是三个方正规整的黑体字谢嘉仪。

    电话接通,女人的声线比平时多了几分沙哑,像犯了错的小学生那样拘谨不安“拉拉,你在哪儿”

    “中央广场。”德古拉回答得不咸不淡,言谈间是不加遮掩的厌恶与反感,“你要干嘛”

    她似乎深深吸了口气,语气竟然带了不少哀求的味道“拉拉,对不起。我之前实在是太糊涂,居然没有发现自己爱的一直都是你。今天你没有陪在我身边,我感觉整个世界好像都缺了一大块,无论什么事情都不完整了快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好吗”

    看吧看吧。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对于人类这种生物来说,贪婪永远是不变的主题。

    德古拉很认真地想,或许在那些言情作品里,男主人公追的并不是“妻”,而是一种纯粹的占有欲与执念,是无法接受曾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人离自己远去。

    归根结底,他们最爱的还是自己,也只有单纯的女人会认为那叫浪子回头。

    “你还记得

    吗今天是五月二十号,我们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我特意给你准备了周年礼物。”

    见德古拉没有回应,她的语气急切许多“你再等一等,中央广场已经不远了。再过不久我就会从天而降,把礼物送到你手上。”

    德古拉正想出言拒绝,忽然大脑传来一声呲啦电音,随之而来的是旁白毫无情感色彩的冰冷声线警报,警报。检测到来自凶楼的剧情崩坏,电影中枢系统出现破损,服务器无法处理数据,很可能导

    致突发意外请注意,请注意

    凶楼

    德古拉略微愣住,那是林妧在的片子。

    旁白话音刚落。

    还没从这道语音中缓过神,德古拉就猝不及防地看见一个人影在过马路时被大卡车直接撞飞,在空中转了个圈后,径直摔落在他跟前。

    那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向来冰冷又不可一世的双眼直勾勾与他四目相对。

    还真是从天上直接落下来的。

    德古拉,懵逼了。

    女主,你怎么了啊女主为什么真从天而降了这剧情怎么回事啊啊啊

    旁白落在他跟前的,是一滩不可名状的恐怖之物。猩红鲜血一如绽放的艷丽花朵,自双眼流下的血泪满带幽异,滚落于女性死灰般毫无生机的脸颊。最终她微微张口,口中发出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昏沉诅咒,那是古神的低语

    旁白,你怎么了啊旁白快醒醒,这里是虐恋向言情剧,不是克苏鲁那样的恐怖故事这文风怎么回事啊啊啊

    “呵。”

    原本捧在手里的玫瑰花束四处散落,在逐渐模糊的视线里,谢嘉仪用破风箱一样沙哑的声音轻笑一声“我没事,拉拉,不用为我担心你别哭,落眼泪就不好看了,更何况我这种人哪里值得你流泪呢。”

    德古拉浑身颤抖着深吸一口气。

    然后努力整理思绪,用泫然欲泣的语气自言自语“还好还好,吓个半死,差一点就砸到我了。”

    谢嘉仪

    谢嘉仪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直接闭上眼睛。

    被气的。

    虽然不太愿意,但作为唯一陪护在谢嘉仪身边的人,德古拉还是大发慈悲地把她送进了医院。

    说老实话,这位总裁目前的生命情况究竟如何,他对此并没有知晓的兴趣。唯一困扰德古拉的问题,只有林妧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能达到让电影中枢无法处理的地步。

    想来想去也没个头绪,加上医院里人多声杂,吵得他心烦意乱,刚想坐在手术室旁的凳子休息一会儿,不经意间就听到一句无比经典的台词“保大还是保小”

    这年头,不经历一场流产,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虐恋作品女主角。不愧是虐身虐心的电影典范,连路人都逃不过这种保大保小的套路剧情。

    德古拉不由得唏嘘片刻,又见那个丈夫模样的男人颤着声问

    “可、可以都保吗”

    医生毫不犹豫地答“也行。”

    德古拉

    总感觉这家医院完全不能被信任啊喂

    不对劲。

    这里的一切都不太对劲了。

    德古拉下意识打了个寒颤,抬眼时正好望见推门而出的主刀医生。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神情格外复杂,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轻声开口“先生,病人已经脱离高危阶段,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言情剧套路之四在苦情戏里,男女主角其中一方表明心意时,一定会遭遇车祸、被检测出癌症或突然破产等糟心情节,并且绝大概率就此领便当说再见,从而赚足观众的眼泪。

    德古拉想,谢嘉仪目前的处境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少苦情剧都以男女主角天人相隔作为结局,她好歹成功保住了一条性命。如果患上不治之症,那就真的人生无望了。

    “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情,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接受。”

    医生停顿一下,目光里多了些许悲悯的意味“据我们检查发现,谢小姐不仅在这次车祸中脑部受到重创,还罹患了肺癌、白血病和心脏病。她时日无多,抽空多陪陪她吧。”

    还真的患绝症了啊喂这是把所有苦情剧的套路一股脑全加在她身上了吗原著里并没有这么奇葩的剧情啊

    这也太太太苦情了吧

    因为有主角光环,即使被大卡车撞飞,谢嘉仪昏睡的时间也并不算长,硬生生把爱情电影变成了玄幻剧。当她昏昏沉沉睁开眼时,正巧有一个德古拉从未见过的中老年大叔破门而入。

    他身形高大、举止干净利落,五官完美得如同隽永雕塑,穿着身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黑西装,走路带起一阵清凉的风。

    只可惜神情太冷漠了些,看起来像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

    旁白终于正常了一些这是谢嘉仪老爹,叫谢霆。

    “爸”

    谢嘉仪眉头微拧,不屑地嗤笑一声“只有我快死的时候,你才肯来看我一眼,对不对”

    言情剧套路之四渣男渣女的偏执心理主要来源于童年时期的阴影,并且“父亲”这一角色向来被塑造得冷血无情,是导致总裁心理扭曲的重要。

    这个设定主要是方便洗白。虽然他囚禁、人身羞辱、强取豪夺,可他也有苦衷,一切都来源于不幸福的童年,都是他那个不近人情的冷血父亲的错。

    说得好像自己童年悲惨,于是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一样。哪怕遭到谴责,只要怼上一句“我也很可怜不是吗”,就可以免受责罚。

    莫名其妙的强盗逻辑。

    谢霆欲言又止,谢嘉仪说完就不再看他,而是目光温柔又痴迷地转向德古拉这边。

    “是你救了我。”她的神情居然莫名多出一分娇羞,违和得像是钢板上开了朵花,“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他只想说他好困,好想走。

    可德古拉终究还是容易心软,想起谢嘉仪浑身的病,停下了准备离开的脚步。

    他思索半天也找不出可以说的话,最后只得期期艾艾地开口“那个歧川市正在评选全国文明城市,发生行人闯红灯的事故,在评比中是要扣分的。你以后记得小心点,别让我们再扣分了,那什么,构建文明城市人人有责嘛。”

    谢嘉仪又被哽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她捂着嘴咳嗽一声,像所有电视剧里那样,把手拿开时见到满手掌的血,“我命都快没了,你在这里讽刺我不讲文明非得这么绝情吗我们之间难道连一点希望都不剩”

    德古拉一字一顿“一点都没有。”

    “可是,你明明都说了爱我”谢嘉仪奋力挣扎,拼命想从床上翻身而下,被她父亲匆匆忙忙按在原地,“五二零,我爱你。一年前的今天,你特意选在这个特殊的时间亲口向我表白。五月二十号是我们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你曾经告诉我,每到这一天,时间都会提醒你究竟有多么爱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今天的你却变得这样绝情呢”

    对了。

    按照一贯套路,无论主人公表露出多么明确的拒绝态度,总裁都会以死缠烂打的蟑螂精神坚持到底,直到把对方重新追到手的那一天。

    为了彻底摆脱谢嘉仪,看来,他必须使出荟萃毕生所学的必杀技。

    “不是这样的。”他强装出非常严肃的模样,“你从一开始,就把五二零理解错了。”

    见谢嘉仪露出困惑不解的神情,德古拉沉声开始解释。

    “5,是5个落实落实经济结构调整,落实精准扶贫,落实社会保障,落实环境政治,落实反腐提倡。2,是2个要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0,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0容忍,表现了我对你进行涉黑活动的强烈斥责”

    德古拉横眉冷对,义正言辞“谢嘉仪同志,看来你的思想觉悟水平还没有达到标准。党员的五二零,怎么能用爱情这么肤浅的字眼解释”

    他说得斩钉截铁,把厚脸皮的特长发挥得淋漓尽致。谢嘉仪听得目瞪口呆,就连旁白也一时间愣在原地,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德古拉说得激昂慷慨,说完才觉得不对劲,这句话听起来没心没肺的,人家亲爹还在这儿呢,要是惹那个看起来就很凶的大叔生了气,他这小身板绝对受不了资本主义的毒打。

    “小伙子,你说得对”

    出乎意料地,谢霆并没有感到遭到冒犯,反而神情激动地上前一步,紧紧握住他的右手“虽然你五官不太行,但好歹三观正啊现在这个年代,能有这种思想觉悟的小青年已经不多见了”

    对不起,这种夸奖完全不想要而且这根本不会是亲爹在女儿车祸后应该说出的话吧喂太不正常了大叔

    “拉拉你怎么在这里”

    又是一道陌生的声线传入耳畔,德古拉应

    声回头,见到一个金发碧眼、身着白大褂的漂亮女人。

    她看起来年纪不小,但岁月并没有完全抹去曾经风华绝代的痕迹,一双圆滚滚的杏眼晶莹剔透,眼尾向上翘起小钩,简直能把人的魂魄也一并钩去。

    旁白继续耐心解释,用平稳的声调告诉他这是你妈,在这家医院工作。

    德古拉呆呆点头。

    又是爹又是妈,这是要演家有儿女黄昏之恋

    万万没想到,

    谢霆的反应居然比他更加激烈,在浑身一震后手腕发颤,玻璃杯掉落在地时发出摔碎的刺耳声响。

    不要问正常人怎么可能抓不住玻璃杯,电影里总得有那么点情节来表现人物的震惊心理。

    “他是我女儿的男朋友。”

    谢霆眼眶发红,嘴唇惨白“你是,琴琴琴”

    “霆哥”

    理论上是他老妈的女人声线颤抖,一滴泪从眼角无声滑落“难道”

    旁白一夜缠绵,她带着儿子落跑,多年后再相逢,两人已不再是当年模样。这男人冷心冷清,不懂爱为何物,却只愿对她一人深情款款“我爱你,做我的女人”当泪已成殇,相爱已成往事,他与她能否再续前缘敬请关注天才萌宝娇俏妈咪霸总爹

    这,什,么,情,况。

    德古拉没说话。

    他忽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你们不能在一起”

    谢霆和他老妈异口同声地大喊“你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啊”

    德古拉淦。

    德古拉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剧情会以这么奇葩的方向发展。

    好好的言情作品,莫名其妙变成谍战剧、警匪电影和苦情戏他也就忍了,结果现在居然画风又是一变,愣是成了部伦理片。

    或是说,他原本以为自己和谢嘉仪是虐恋情深的男女主角,没想到番位整个降了一截,变成了霸总小娇妻带球跑剧情里的那个球。

    还是中老年夕阳红恋爱的那种。

    再一次地,伟大的伯爵大人再清晰不过地感受到了被神秘力量支配的恐惧。

    大概,也许,可能,这就是东方故事的魅力吧。

    德古拉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剧情和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一边感慨自己命途多舛,一边隐隐为林妧和陵西担心。

    他拿到的剧本虽然狗血,但好歹没什么生命危险。另外那两位的电影名一部比一部丧心病狂,显然是高难度级别的生存恐怖片,一不留神就会命丧当场。

    太可怜了,德古拉暗自摇头,也不晓得以他们俩的水平能撑多久,陵西大概已经被电锯剁成一块块的乐高积木了吧。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

    他神情恍惚地想,林妧到底做了什么,才让电影变成这个样子

    此时,柳树街电锯杀人魔片场。

    风和日丽的马尔代夫,云朵在一望无际的蔚蓝天幕飘飘悠悠,像是柔软香甜的棉花糖。阳光洒落在海面、树梢与少女们的脸颊,为整个世界镀上一层莹亮碎金。

    在海浪拍打沙滩的哗哗响声里,视线所及之处全是摇摇晃晃的比基尼。漂亮大姐姐们接二连三发来一起冲浪的邀约,甚至有几个为此争吵起来,小朋友对此报以微微一笑,只觉得今天的风儿真是格外喧嚣。

    陵西“艾瑞巴蒂嗨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把昨天的补起来\

    这一章大量玩梗。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玉小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叶执暮15瓶;五十嵐10瓶;suki3瓶;三花前男友2瓶;回眸浅风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